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43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43

作者:沈沧眉 字数:4830 热度:16
其右者。”
  他看着艳少,忍不住又长叹了一声,颇有股意兴萧索的意味。学武之人说出这番话,是有些悲哀的吧?
  我看着艳少,他脸上毫无欣色,唇角似乎隐有讥诮之色。我微微一怔遂即明白过来,他一早堪破这世间没有绝对不败的剑法,虽坦然,却不免悲哀。
  曜灵城主又道:“请教这套剑法的名字?”
  “这套剑法尚没有名字。”
  艳少忽然侧目看定我,笑道,“疏狂,不如你来取个名字?”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正要推辞,转念想起他的灵慧聪绝,简直通透洞明到令人惊惧的地步,我私心里倒宁愿他蠢笨些的好。当下便道:“老子曾说过,绝学无忧。我看就叫无忧剑法好了。”
  “绝学无忧。”他低低重复了一遍,沉吟片刻,抬起神光内敛的眼眸望定我,点头笑道,“好!就叫无忧剑法。”
  曜灵城主沉默着打量我们,这时忽然说了一句很无厘头的话。他说:“见识过这套剑法,我确实可以做到无忧了。”
  我一愣。“为什么?”
  他道:“这二十多年来,我日思夜想的无非是能在武学上有所超越。如今——”他看定艳少,长叹。“如今他既创出这套剑法,超越二字便难于登天。我索性也不用去想了,岂非就是无忧了嘛。”
  他说着大笑起来,极其豪放张扬,一扫适才的低沉阴郁。
  艳少亦面泛笑意。
  外面日光明媚,和煦的轻风送来阵阵春意。这两个刚刚还针锋相对的死敌,忽然之间心平气和的谈笑起来,颇叫人有些无所适才。
  我干笑道:“看来我这个名字还真是取对了。”
  艳少握住我的手,含笑不语。
  曜灵城主的笑声渐渐弱下去,面色由红转白,额头青筋暴跳,高大的身躯隐约晃了晃,好似一柄空空的剑鞘斜倚在虚无的人生的边缘。
  沈醉天箭一般窜上前,似乎想去扶他,但终究没有,只是叫了一声:“义父!”
  曜灵城主没有应他,注目艳少道:“适才那一招,你的真气若偏左一点,我便……你为什么……”
  艳少不动声色道:“因为疏狂不喜欢我杀人。”
  曜灵城主微微变色,过了一会才叹道:“楚天遥,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话音刚落,一道血线喷薄而出。
  沈醉天扶住他的手臂,面白如纸,却紧紧闭住唇。
  曜灵城主静默一会,方才缓缓张开双目,道:“额森,我们输了。”
  沈醉天全身一震,俊秀的容颜升起一抹奇异的红,映着春日的阳光,端的是绯丽惑人,一双漆黑明澈的眼眸忽而变得深若寒潭,死死望住自己的义父,那神情酷似一个贫穷孤童被人抢走唯一的心爱玩具。
  曜灵城主仿佛也不敢面对那样的目光,微微侧过了头。
  厅堂寂静,烈日当空,庭前清香四溢,炽烈花事如火如荼,却分明已开到极致,将要萎谢了。
  终于,沈醉天转过身,自左侧的兵器架上拿起一柄宝剑,唰的一声抽了出来,雪亮剑锋映得他一张容颜越发苍白。
  我一时不知他想干什么,下意识的握紧艳少的手。
  他神色肃穆的走到大厅正中,沉声道:“此后十年内,鬼谷盟的弟子将绝不踏入中原半步,若违誓言,有如此剑。”
  说着手腕一抖,宝剑顿时折为两截。
  然后,他侧目看着艳少。
  艳少不动声色,淡淡道:“告辞!”
  沈醉天喝道:“且慢!”
  艳少蹙眉道:“怎么?”
  沈醉天转目看着我,道:“容姑娘似乎忘记了一样东西。”
  我笑道:“解药在林少辞身上,他刚刚已经走了。”
  沈醉天似要发怒。
  我抢先道:“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负责到底……”
  艳少忽然冷哼一声,拉起我就往外走,身如幻电。
  我高声叫道:“三天之后,你到大明湖找我。记住了。”
  ——
 
  第二十二章(2)
  更新时间2008-3-280:22:21字数:0
  暮春明丽的阳光从高不可及的淡蓝天幕上照下来,照着风光旖旎的济南城,照着这座城里闲适慵懒的人们。
  艳少牵着我的手,一路都面无表情的沉默着,不免使我有些不安,便找些话出来说。
  “你有没有看过那个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啊?……那个泓玉和杜杜鸟怎么样了?……哦,还有林晚词,南宫俊卿他们……”
  他终于打断我,冷冷道:“三天之后,大明湖。哼!他死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叹了一口气,道:“他死了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是因为咱们的缘故就好。”
  他待要说话。
  我抢先道:“不管他是什么来历,我们自然是不怕他。但他前次帮过我,这回就算还他个人情,两不相欠。”
  “此地无银。”他冷哼一声,“你明知他大有来头……”
  我连声笑道:“是是是。他来头很大,我确实不愿意得罪他,更不想因为他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我讨厌麻烦。”
  他叹息一声,道:“我也讨厌麻烦。”顿了一顿,忽又忿忿道:“但是我更讨厌他,不准你再去见他了。”
  我忍住笑,道:“好,我叫林少辞去……”
  他怒气冲冲道:“也不准再见林少辞。”
  我抗议:“那我岂不是一点自由也没有了。”
  “我还不是一样。”他的语气近乎赌气。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稍后回味过来不由得整个人都温软起来。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眼看前面就是大明湖畔,顿觉神清气爽,这才感到一阵饥饿,便撒起娇来。“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好饿啊。”
  他冷冷道:“活该!”
  “啊?”我吃了一惊。
  “身处险地却毫无警觉,不打招呼便四处乱跑,轻易上当受骗令我担心,饿了也是活该。”
  我看着他,扮楚楚可怜状。“那就罚我再饿一天好了。”
  他立刻道:“不行!”
  我喜笑颜开,挽紧他的胳膊。“就知道你舍不得……”
  他打断我。“再加一夜。”
  我叫起来。“啊,家庭暴力,我要投诉。”
  他哼一声。“快回去换掉这身衣服吧,臭死了。”
  我也哼。“臭你还拉着我干嘛。”
  他道:“我是怕你四处乱跑熏到了别人,佛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说着声音里已有了笑意。
  我笑道:“哈,人家要误会我们有断袖之癖了。”
  他笑。“真稀罕,你什么时候开始介意别人的看法了。”
  我道:“我一直都很善解人意的。”
  他撇撇嘴,道:“是嘛,没看出来。”
  我抓住话柄,迅速回他。“哦,这说明你根本没有用心看。”
  他低呼一声,叹道:“伶牙俐齿,而且蛮不讲理,唉,娶你真是自讨苦吃——”
  我干咳两声,做出郭芙蓉即将排山倒海的表情,还没排出来,忽然一眼瞥见凤鸣迎面过来,只得停手,好似中了白展堂的葵花点穴手。
  艳少嗤笑一声,哼道:“想谋杀亲夫吗?”
  我干脆两只手挽住他的胳膊,笑道:“怎么舍得呢。”
  这时,凤鸣侧身站定,对我微微施礼,方才道:“汉王晌午忽然派人过来,请您日落之前务必去一趟王府。”
  艳少蹙眉道:“什么事?”
  凤鸣道:“来人没有说。”
  艳少沉默不语,直至进入院子,方才笑道:“快开饭吧,有人要饿坏了。”
  “我去叫他们上菜。”凤鸣说着立刻去了。
  我看定艳少,笑道:“我看我还是先洗澡吧,有人要被熏坏了。”
  他但笑不语。
  我忍不住问道:“汉王找你,会有什么事呢?”
  他笑道:“八成是为那盒子的事。我们先去洗澡,不管这个。”
  我看了看他,道:“你这么干净,就不用洗了吧。”
  “都走好半天的路了……”他挑起眉,严肃思考问题的样子,“说起来,我们好像还没有一起洗过澡……”
  我不禁笑出声来。“那就走吧,我还饿着肚子呢。”
  ——————
 
以下是手打VIP章节,如有错字请多包涵!!
  第二十二章(3)
“你说,那个铁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一边帮他梳理头发,一边问道。
“不知道。”镜子里的容颜清秀俊雅,一双窅黑眸子微笑看定我。
我没好气道:“你猜一猜嘛。”
他也没好气,撇嘴道:“你怎么不猜猜。”
我笑起来,道:“谁叫你比我聪明呢,恩。真要我说,这个东西绝不可能是武功秘籍……”
“为什么?”
“直觉。”
“哈哈,你的直觉有时候还真是可爱。”他笑着站起身来,自我手中接过梳子搁下,说道:“不论那是什么东西,等我见过汉王就知道了。”
我取过一件钢蓝色的外衣为他披上,束好衣带,顺势搂住他的腰,将脸贴着他背上摩挲那一头雪白发丝,轻叹道:“真不想让你去见那个汉王。”
他握住我的手,柔声道:“不是饿了嘛,去吃饭吧。”
我故意长叹了一声,依言放开手。
他转过身来亲一下我的脸,含笑道:“我不和你一起吃了。”
我一愣。“恩?”
他微笑道:“我现在就去汉王府,争取今晚就赶回来。”
我皱眉道:“那也不在这吃饭的功夫。”
他但笑,也不理我,径直出门吩咐凤鸣备马。我只好随他去了,独自吃完饭,两名丫鬟上来将残羹剩菜撤了下去。
我打着哈欠准备回房睡觉,路过游廊,忽然听到后院花园传来一阵响声,忙快步走到园中,只见艳丽蔷薇架下有一个白色人影正在舞剑,剑随影动,恍若蝴蝶轻盈,荧荧剑光映日生华,青电耀目,惊得蔷薇花瓣纷坠如雨,尽数落到架下的青衣少年身上,他目不转睛盯住那剑光,仿佛痴了。
我也看的目眩神迷,禁不住要脱口叫好。忽然。那剑光一闪,急电般对着我刺了过来,伴随一声娇叱:“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我不假思索,施展流云指迅速去捻她的手腕。她剑身一荡,改削我的手掌,我手腕急翻,手指已然拂中她腕上的太渊和列缺两处穴道,她的宝剑应身而落,身子急退开去。
我顺手接着剑柄,递还给她,笑道:“没事吧泓玉姑娘?”
她面露惊疑之色,忽然叫道:“啊,你是容疏——”话到一半猛地住口,一双大眼上下打量我。
我笑道:“是,我就是容疏狂。”
杜杜鸟立刻叫起来,“御驰山庄的庄主,那你一定和晚词小姐很熟吧?”
我不想他竟有此一问,不由得一愣。“算是吧。恩,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上前几步,正要说话,泓玉忽然移步挡在他前面,微微欠身道:“容姑娘,适才多有得罪。”
“没关系。”我笑笑,道:“你的剑法似乎进步了不少。”
她抿嘴一笑,掠了掠耳边的发丝,道:“昨晚在明玉坊得楚先生指点几句,我忽然茅塞顿开,以前一知半解的地方,全都明白了。”她直直望定我,明眸闪亮,语气透出一股惊叹的味道。“这套剑法乃是家师昔年从一位高人那里学来,其中有许多精妙深奥之处,就连家师也未能全部参悟透彻,想不到楚先生只看了一遍就……”
我忍不住打断她,道:“令师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传她剑法的这位高人的名字吗?”
她摇头道:“家师从来不曾提过,只说是一位前辈高人。”
杜杜鸟嬉笑一声,擦话道:“还是一个性情诡异的怪人……”
“不得胡说。”泓玉厉声喝止他。
杜杜鸟嬉笑一声,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我有一次听雷姨说的,嘿嘿……”
我不禁暗自奇怪,艳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