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50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50

作者:沈沧眉 字数:4435 热度:23
胸,站在那堤岸上向着一川逝水静静凝望。身板挺立如一棵笔挺的树干,满头发丝披拂如镜,面容亦如冰封镜湖。
我走到他跟前。他亦没有动静。漆黑眼眸幽深若寒潭,神光敛含,叫人莫名感到心惊,我不由得选择缄默,倚着树干定定看他。
终于。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影,侧头微笑道:“昨晚睡得好吗?”
我摇头。
他谑笑道:“是我不够卖力嘛?”
我故意板着脸不看他,道:“一起来就不见人影,谁知道你昨晚到底在干什么?”
他也故意惊叫一声。道:“世人都说善变女人心,他们不知道女人还有一样绝活呢——”说着停住,笑嘻嘻等着我问。
我哼一声,问道:“是什么?”
他轻轻道:“倒打一耙!”
我瞪大眼:“我有吗?”
他哼道:“还说没有,自己懒床不知道伺候丈夫,反而怪我——”
我立刻打断他,叫道:“啊!河里有鱼。”
他并不上当。一步步逼过来,左手撑在树干上,右手竖起食指在我眼前摇了摇,微笑道:“这一招对我不管用。百步之内,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我的耳朵。”
我捉住他的手指轻咬一口。他的拇指顺势抚过我唇,慢慢俯下身来。
我笑起来,道:“这样不太好吧,青天白日就干这事……”
他停住,皱眉叹道:“也是啊,那算了——”
说着作势要走,我连忙拉住,笑道:“好象也没人规定青天白日不能干这事啊……”
他大笑起来,伸手握住我的腰,定定看我半天,道:“人家都说灯下看美人,怎么你白天都这么好看。”
尽管我对赞美一向是来者不拒,但是不包括这一次,我想我一定脸红了。
于是,我极难得的谦虚道:“人家说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一定因为你太爱我了,所以看我皱眉都是好的。”
他嗤笑一声,低头吻我。
过了半晌,我推开他,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快回去吧。”
“恩?”
“我一开始,就停不下来——”
他似乎愣了一 下,随即爆发一阵大笑,再次吻住我。我觉得我要疯了。
待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艳少地脸近在咫尺,目光炯炯看定我,浓密的眉睫上沾了一颗颗晶莹的雨珠,越发显得眼瞳清凉惑人。
我五指细细描过他的修长地眉,挺括的鼻,消瘦的脸庞和性感的下巴,轻轻问道:“出什么事了?”
他不答,只是含笑看着我。
过了一会儿,才道:“回去吧,小心着凉。”
说着握着我的手,转身往回走。
他既不说,我便不问。两人携手回去,却见杜杜鸟忙着将一些贵重行李往客栈里搬,嘴里念念有词,显然是在抱怨。
我忍不住笑起来。这个可怜的孩子,我放开艳少的手,正要去帮他搬一下,艳少便沉声道:“回来。”
杜杜鸟偷瞥他一眼,连忙赔笑道:“容姑娘,我一个人就行了。”
艳少不语,径直进门去。我也只好乖乖跟在他身后上楼。
刚一进门,他就开始脱我地衣服。我以为是要继续刚才的好事,自然是积极配合,谁知他转身自一堆衣物中挑了一件衣服递过来,微笑道:“当心着凉。”
“多谢关心!”我接过来那衣服往床上一扔,微笑道:“你也别着凉了。”
我说着伸手去解他的腰带,顺势一路往下摸索揉捏,他微微蹙眉,佯怒瞪我。
我看着他笑道:“你不喜欢啊,那就算了。”
他哼一声,反手将我推倒在床上,宽大的袖袍和他的气息铺天盖地罩下来,此刻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室内的光线暗淡而柔和,我自一床的绫罗绸缎中拥抱艳少,像拥抱一个安稳而闲适的人间,他温热的唇覆上我的,我便感到塌实,似乎将人生妥善安放了。
我们反反复复的吻,分开,彼此傻看一会,再吻。终于,他失去耐心,唇舌一路延伸下去,十指不遗余力的煽风点火。我仿佛置身生与死、梦与醒的边缘,脑子既迷糊又清醒,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如丝如吟,销魂蚀骨,撼人心魄。
27  (1)
室内很静。外面雨势渐大,屋檐下的雨断线珍珠一般流下去,这滴答的雨声越发趁出室内的安静。我躺在艳少身边,听着他规律的心跳,觉得这是世间上最美妙的声音。
他静默不语,宽厚的手掌握住我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
忽然,他轻轻说出三个字:“有杀气。”
我一愣,下意识就要起身。他抬手按住我,微微一笑,将我重新纳入他的怀里。
我低低问道:“我怎么感觉不到杀气?”
“时间久了,你就能感觉到了。”
“对方厉害嘛?”
“这得看你厉害的标准。”他的声音里带一丝笑意:“真正一流的杀手,你是感觉不到他的杀气的。”
那就是说来人不厉害,我暗送一口气,但是我们在样子总不适宜面对杀手,我将丝绸被拉起,遮住他赤裸的精悍上身——万一来的是个女杀手,岂非让她大饱眼福了。
他唇角笑意渐深,眸光却攸忽变得寒冷。
然后,我看见一支箭穿过窗纸直射进来,近一点,才发现不是一支箭,而是三支;再近一点,变成六支,排成一个“山”字,山峰对准床上的人以一种极其缓慢极其钝重的速度射来。
箭锋每进一寸,杀气便重一分。我的肌肤似乎能感受到那冰冷的铁质,不由自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利箭射到床前,在即将刺破幔帐忽然停住。宛如遇到无形的铜墙铁壁般再也无法前进分毫,颓然无力地齐齐跌坐在地上。
与此同时,我感觉有一股强大地力道掠过我的腹部,恍若电击,有着近乎高潮般的酥麻感觉,一声惊叫脱口而出。
艳少嗤笑一声,笑了出来。
随后,我听见杜杜鸟的叫声:“什么人?喂,有本事你别跑啊!”
紧接着是一阵拍门声,“容姑娘,你没事吧?”
我连忙高声回复他:“没事!你自己当心一点。”
他却不走,继续问道:“我刚刚听见你的叫声,没有受伤吧?”
我待要说话,艳少忽然翻身压住我,温热的手掌贴着我的腹肌缓缓向下,恶作剧一般。我顿时无法呼吸。很严肃地沉脸瞪着他,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杜杜鸟兀自在门外追问:“那人是什么来路?跟你们有什么恩怨啊?”
我一边去捉艳少的手,一边气急败坏叫道:“跟你说没事了——”
终于。艳少大笑出声。
门外的杜杜鸟发出恍然大悟的抽气声,似乎不敢相信有人如此明目张胆的白日宣淫。
我迅速穿好外衣,搬张凳子到床边正襟危坐,拿出法官的口吻,将杜杜鸟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那人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刺杀我们?”
他不答,拥着艳丽织锦丝被斜斜靠在床头,睁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看定我,满头银丝披散如瀑,衬出一张容颜端地是清俊诱人。我心里一荡,禁不住凑过去吻他的脸。
他的胸腔一阵震动。笑声更大了。
我直起腰,干咳一声:“快说。”
他收起笑意,做出一个无奈地表情,表示不知道。
我瞪着他,又道:“听说你给泓玉一封信,让她和凤鸣走了?”
“哦,没错。我让他们去见雷攸乐了。”
“咦?”我一愣:“有什么阴谋?”
“我关心一下老朋友不成吗?”
“哈!还得写信去问候?”
“更显诚意嘛!”
“确实很有诚意。”我移到床沿坐着,继续问道:“那信是怎么写的。让我也学习一下。”
他微微挑眉,道:“这个不太好吧,别人写给你的信,我也没有看啊。”
“哦,原来说半天是为这个——”
我说着起身去找沈醉天的那封信,翻过两件衣服没找着,倒找出了那张藏宝图,青墨线条绘在一块淡淡黄地手帕上,手帕不像丝织的,许是天气的缘故微微有些泛潮。我背对着艳少蹲着看,忽然听到他叹息一声,道:“迷糊虫,在这里。”
我回头一看,那封信好端端在他手里,便笑道:“啊,你——”
他打断我。“是你乱丢东西,我可不是故意要看的。”
我笑笑不理他,低头继续研究手里的藏宝图。
“那玩意有什么好看的。”他哼一声。
“这可都是钱啊。”我头也不抬地回复他。
“咱们不缺钱。”
“哪有嫌钱多的。”
“听你的口气,似乎准备私吞这笔钱?”
“假如你不反对的话。”
“你要这笔钱准备干什么啊?”
“干什么都可以啊。想想都让人兴奋。”
他没说话,过了一会才道:“过来。”
我一听,语气不对,一瞥,眼神不对,立刻赔笑道:“外面雨停了,你饿不饿?快起来我们吃午饭——”
话没说完,忽觉双腿一麻,不由自主就倒在他身上,他伸手握住我的腰,微笑道:“是有点饿了。”
我干笑道:“那就赶紧起床吧。”
他低声应道:“假如你起得来——”
他话还没说完,我就觉得腰间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向全身迅速蔓延,整个人顿时酥软掉,他的两只手游滑到哪里,我便感觉那里敏感到极点,情欲如山崩洪流一发不可收拾。
我气若游丝道:“你居然用销魂——”
功字还没说出来,他便咬住我的耳朵问道:“现在还喜欢藏宝图嘛?”
我意识不清迷迷糊糊就道:“喜欢……”
他停下来,将那张藏宝图递到我跟前,哼道:“你喜欢它,就让它来满足你吧。”
“谁喜欢这玩意,我喜欢你。”
我喘息着打掉他地手,掀开锦被钻进去。
他嗤笑一声,按住我不依不饶的问道:“你喜欢我什么?”
我欲火如炽,自被底摸到一个火热坚硬地东西,当即握住,笑道:“我喜欢它,不晓得它喜不喜欢我?”
他冷哼一声,用力打一下我的屁股,双手十指顺着我后备的穴位一路刺激下去。
我全身颤栗不能自禁,连声告饶,他方才挺身入巷。
那一刹时,我觉得,我就是立刻死了也值了。
27  (2)
五月的太阳一天天的热起来,车厢里颇有一些气闷,若是卷起帘幕吧,就得吃那漫天飞扬的尘土,谁知道那里面含有多少畜便成分?更兼杜杜鸟的驾车技术远逊于凤鸣,艳少自是坐得稳如泰山,我就惨了,腰酸屁股痛。
据说有一些穿越女主,能将许许多多的现代科技带回古代应用到生活中去,她们可以造出若干令古人瞠目结舌的现代玩意(可以肯定不是手工制品,那是古人的强项。)我就大大的不行了。假如我想要早一辆汽车来代替马车的话,即便我熟知造车理论,但我要去哪里找齐这些材料和工具呢?更别说什么前轮转向后轮驱动汽缸钢板悬架等实践问题了……再退一步,即便我能造出汽车来,怎么发动它也是一个难题啊,我知道明朝有大炮,但是我不知道是否有汽油?假如没有,那我还得设法去提取这玩意……别说汽车,就是自行车的一根链条我也搞不定啊……一言蔽之,仅凭我的智商和能力是绝对整不出一辆汽车的,就算有一个造车方面的全能专家,假如她穿越了,就算她带来了全套的现代设备,那她也得先找一个电源插口是不?
所以,我常常感叹,同样是穿越女主,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红楼梦里说贾宝玉的有一句叫:天下无能第一,我真是当之无愧啊。
我还听说,有些女主能根据地球仪判断出哪里即将发生地震洪灾,并且亲临现场有条不絮地进行指挥,我对这些女同胞们佩服的五体投地。我不禁又好奇的去想,她们都是怎么指挥的呢,是像电视里演的一样,拿着扩音器对着洪水里的武警官兵喊话嘛?(否则我担心她的声音会淹没在恐慌的潮流里。)还是说,她像两军交锋的大将军一样坐镇营中,等着各路兵马前来报告洪水流淌地速度。即将流过哪里,淹没多少亩农田庄稼,毁坏多少村庄人口等等……总之,这些女主,假如她们没有穿越的话,估计得到世界名人录上去找她们的大名了。
咳,做人要适可而止,不能再这样欺骗稿费了。言归正传。
话说我一路颠簸得全身酸痛,便卷在车厢里胡思乱想希望天下掉下一辆汽车用以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