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55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55

作者:沈沧眉 字数:4573 热度:23

轿夫专拣小巷子走,拐弯抹角的进一座宅子的后院。林晚词从轿子里出来,立刻便有人迎了上来,扶湖北房里,婢女打来一盆热水,在水中泡了一包绿色粉末,然后将木盆放在她的脚下,一一躬身退了出去。
她慢慢褪下鞋子,将脚上的白色裹布一层层解开,露出一双洁白而怪异的脚。你绝相信不到这是怎么样的一双脚,你更无从相信,竟然有人能用她来走路。
这双脚泡在碧青的热水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仿佛是海水里某个叫不出名目的怪物。
林晚词看着自己的脚,慢慢的,美丽地脸忽然一阵抽搐,全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她的声音不复往日的温柔,变得尖锐且刺耳:“楚先生也搞这套偷鸡摸狗的把戏吗?
“抱歉林小姐,来的时候没有送拜帖。”艳少面朝纱窗背对着她,站在一片皎洁的月光里,满头银丝映华生辉,声音清冷而淡薄。
“林小姐,我很欣赏你的聪明才智,但这不表示你可以一再欺骗我。”
“楚先生这是什么话?”
“那批宝藏现在在何处?”
林晚词笑了:“我还以为楚先生会问,容疏狂现在在哪里呢?”
艳少淡然一笑,道:“林小姐,我不一个怜香惜玉的人,亦非多情少年,更兼耐心不好。”
林晚词冷笑道:“我知道楚先生武功盖世,但我既然敢这么做,自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艳少回过身来,冷然的目光看住她:“林小姐不折手段费尽心机要杀疏狂,是我不能理解的,难道就因为她有一双健康的脚吗?”
林晚词嗤笑一笑,不答,低头抚摸自己的脚,用布把它们细细包起来,神情专注极了,像在做什么极神圣的事情。
艳少看着她,心里生出一种怜悯之情。
这双脚对于林晚词这样一个人来说,确实是一种遗憾。
终于,林晚词穿好鞋子,站起来掸了掸衣裳,用一种既谐谑又得意的口吻道:“你是今晚第二个如是问我的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有损林家的声誉,有损御驰山庄的声誉。不是谁都能知道的,但是,对于楚先生,我是毫无保留,没有秘密的。”
她停下来,望定艳少微微一笑,皎白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圣洁不可逼视。艳少背光而立,看不清表情,只是微微侧过头,仿佛不敢迎视她的目光一般。
她的声音轻柔似水:“我之所以非杀容疏狂不可,是因为家母的遗命。”
“林老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那张藏宝图。”
艳少眉头渐紧,眸光愈锐。
林晚词走到桌边,往香炉里的薄银碟上添了一枚小小地香饼,一边缓缓道:“那张藏宝图本是属于容疏狂的,昔年家母收养她的时候,她的身上就带着这张图,为此他们特意请苗疆的巫师给她洗脑……”
她说得轻描淡写,极其轻巧,好象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家常事,艳少却听地莫名惊诧。
“家母是白莲教的人,这个楚先生想必也已经知道了……而容疏狂,她身上地藏宝图正是白莲教千方百计要得到的东西。那时家母虽然怀有身孕却仍不惜千里追至苗疆……”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停下来看定艳少,似笑非笑道:“现在,你理解我为什么要杀她了?”
“她是林家的一个隐患,家母在遗言中再三交代:一旦发现容疏狂有任何不寻常的举动,必须立刻杀了她,也是这个原因,她绝不能嫁给少辞。”
她说着拿起香箸轻轻拨弄香炉中雪白的香灰,像是做什么万分紧要的事情。
忽然,艳少发现林晚词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她无论做什么事,都极其专注、极其认真。
他略一沉吟,问道:“藏宝图为何会在疏狂身上?”
林晚词放下香箸,淡淡道:“这个家母遗言中没有提及,我也无从知晓,或许她跟皇室有什么关系也未可知。”
艳少不动声色道:“既然如此,为何又要收养她?”
“家母为藏宝图而死,自然是为了报复。”她的声音极其清冷。“她有忠诚听话的特质,便令她忘记过去。重新教养,由她来做御驰山庄的庄主,再一步步引导她亲手去推翻朱家天下。”她顿住,笑了笑,又轻轻叹息一声:“家父终其一生都在完成家母的愿望……只可惜,如今年代不同了,凡事顺应大流,白莲教起义失败,几乎是被连根拔起。百年之内绝成不了什么气候,御驰山庄风头正劲,没必要再去趟这趟浑水,也绝对趟不过去,唯有迅速和白莲教划清界限。”
艳少暗道:难怪南宫俊卿说她是要摆脱白莲教的控制,原来是明哲保身,她果然是个厉害之极的角色。
夜色下,林晚词的声音清冽而冷静:“进半年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证明了这一点。父亲不听饿的劝阻。直到在太原惨败,方才心灰意冷。沈醉天的图谋不可谓不深,那又如何呢?还不是一样铩羽而归。局势从最初来肯似乎是极为有利的,汉王谋反,外族入侵,然而局势千变万化,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便万事具备,还得向老天借三分运气。”
艳少听到这里,忍不住发出由衷的赞叹:“林小姐惊世才华,若生为男子,当是大明朝之幸。生在江湖,便是御驰山庄之幸。”
林晚词淡然一笑,却不言语。
香炉中冒出一缕淡淡的轻烟,香气在热力下渐渐散发。和着冷霜一样的月光丝丝袅袅的弥漫开来,香味是极轻淡的,低回而悠长,弥久不散。
艳少忽而话锋一转,道:“只是,你既然已经知道她不是昔日的容疏狂,为何仍然不放过她?”
林晚词面不改色,红唇轻启悠悠道:“或许是因为楚先生的缘故吧,我忽然很想知道,在楚先生的保护下,我究竟有没有能力杀死她?”
艳少不禁微笑:“这么说,倒是我害了疏狂,林小姐真是妙人啊——”
林晚词的声音募然变得冰冷:“楚先生,自负将是你最致命的弱点,你何以料定我不敢杀她?”
艳少但笑不语。
林晚词忽然挥袖自桌子一扫,只听“啪嗒”一声,一个黄色盒子落在地上,里面掉出一束头发,乌黑柔亮。
29  (3)
艳少不动声色:“不过是一束头发。”
林晚词冷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艳少静静看着她,半晌,发出一声叹息:“自负,又何尝不是林小姐的致命弱点呢?”
林晚词微一侧目。
艳少缓缓道:“你在太原抛出藏宝图,欺骗沈醉天。再到聊城一站,重创鬼谷盟白莲教,甚至离间我与汉王,都是可以说是成功的,而且极大的成功……也因为这样,你不免有些飘飘然了……可是,你忘记了,风净漓是一个女人,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善变,她们的情绪反复无常,最不易把握……”
林晚词的脸色慢慢变了,一双明眸却愈发亮起来。
“林小姐,你不能凭借一张藏宝图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别人,你既然将藏宝图送给了我楚天遥,就最好不要将它再给别人,即便这个人是未来天子。”
林晚词静默有顷,面色越发苍白,终于缓缓点头道:“你早就知道那些杀手的来历,这么说……”
“不错,我早知那些杀手是锦衣卫的人。开始我以为他们是因为汉王的缘故,冲着我来的,后来才知道是为了疏狂——他们既是冲着疏狂来的,就绝对不可能要置她于死地,肯定是另有原因——”
林晚词笑了起来,道:“你早知风净漓背后的人是我,所以,你们一起来演戏,利用我……”
艳少一笑:“林小姐冰雪聪明,一点即透。和你谈话真是快意之极。没错,我们是借助了一下御驰山庄弟子众多的优势,还谈不上利用。”
林晚词怒极而笑:“我让御驰山庄的人四处去打探容疏狂的生死,原来却是散播她的死讯来着……只是,为什么?容疏狂为什么要诈死?”
“为了摆脱一个人。”
“谁?”
“皇太子,即是未来天子。”
林晚词眸光一紧,问道:“难道她的身份果真与皇室有关?”
艳少闻言,不由得静默,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皇太子要见疏狂,自然是因为她的预言成真,给他造成了震撼——而林晚词却因为藏宝图的关系,怀疑她的身份,呵呵……
他笑了笑,道:“不管什么原因,我们都不想和皇家有任何牵连,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我知道这件事只能瞒林小姐一时,事后你必然能想通其中的关节,所以我并不打算隐瞒。正如你所说,对于林小姐这样的聪明人,没有秘密。我只想让林小姐明白一点,容疏狂不是御驰山庄的敌人。”
林晚词不语,面色煞白。
她像一切骄傲的人不能接受失败一样,有着极大的愤怒与懊丧:“风净漓居然拿一束头发来骗我?而我居然相信了?”
“这束头发确实是疏狂的,她倒是没有骗你。”艳少轻笑一声,道:“而林小姐,你自命是最善随机应变、因势成事地,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自然没有将风净漓放在眼里……呵呵,林小姐可以玩弄男人,也可以玩弄女人,但是你不能同时玩弄男人和女人,尤其是我这样的男人和风净漓那样的女人。”
林晚词怒极反而平静了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笑起来。语气颇为讽刺的说道:“容疏狂究竟是怎么招揽人心的?竟令楚先生为她这样死心塌地,殚精竭虑?”
艳少毫不动怒,冷冷回复她道:“论及招揽人心的手段,她是万万不及林小姐,但是,她比你多一样东西,那就是真诚。”
“你问我,容疏狂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现在想想……”他说着微微抬起头看向窗外。声音里有一丝淡淡的迷茫与自嘲:“我爱她竟是没有为什么的,但是我就是喜欢她了,她乐观豁达,爱恨分明。但是糊涂犯蠢的时候也有不少,可是连她的蠢笨,我看着也是欢喜的,单单觉得可爱,有时候简直巴不得她闯些祸出来,好替她去收拾……你也许会说,像她这样的女孩子世上有很多,不错,我也相信这一点,但是很可惜,我没有语上她们……”
他停下来,轻轻叹息一声:“世人看我楚天遥武功高强,不可一世,其实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这世上有一样东西,是我永远都无法打败的,就是时间,它是最冰冷的杀人武器,它有时使我激进,有时使我颓然,更多时候使我寂寞。但是唯有疏狂,她令我感到快乐,在她身上,我看到人生光亮的色彩和无限可能……世间的阴谋、权术、算计、勾心斗角甚至杀戮,这些东西都是我懂的,也都是我擅长的,但这些东西已经令我感到深深的厌倦了……”
这时,外面的天空是青琉璃一般的明湛,一弯弦月只余一抹极轻极淡的,浅浅的月痕。天已然大亮了,广袤高远的天幕上有鹤羽一般轻洁的云影在飘荡,清风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吹过来,掠过艳少飞扬的发丝,掀动他洁白的衣衫,将他那一把独特的低哑的嗓音吹散开来,化作一池温柔的春水……
“真的吗?你真是这么说的嘛?”我拉住他的胳膊连声追问。
艳少苦笑,佯怒的瞪着我,还没有说话。有人已经先受不了的叫起来:“容姑娘,你已经问很多遍了,你不觉得太肉麻了嘛?”
我放过艳少,转身狠狠敲一下杜杜鸟的头,喝道:“大人的事小孩少插嘴。”
他跳到一边去揉脑袋,道:“还是说说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吧,别尽说这些叫人起鸡皮疙瘩的话。”
我怒目而视:“闭嘴!”
他迅速走远,嘴里仍然在嘀咕:“这头发成什么样子?简直和庵堂里的姑子没分别……”
我一听,立刻咆哮起来:“臭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嘛?”
丫的,艳少已经对我的新发型表示不满,这小子还来火上浇油。
“好拉,别闹了。”艳少握我的手。
我回头见他面带微笑,眼底不无揶揄之意,不禁感觉两颊发烫,不好意思再继续追问了。
他握着我的手,在凉亭里坐下去,笑问我:“容疏狂来历不凡,想不想查个究竟?”
我连忙摇头:“千万别,容疏狂已死。她生前的事,我一概不问。她即便贵为公主,那也与我不相干。”
他笑起来,故意道:“咦,我倒很想去做驸马爷呢。”
我不接他的话茬,直望着他笑,心里细细回味适才听到的。越发觉得高兴,越发笑得欢快。终于,他也忍受不了,露出极端无奈的神情,单手抚额,长叹着调转过头去:“老天,我本来不觉得那些话肉麻,倒给你看得肉麻了……”
我大笑起来。
29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