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女皇请你狠一点 > 分节阅读_89
《女皇请你狠一点》

分节阅读_89

作者:月亮蛋挞 字数:4660 热度:8
邪面色青紫,毫无生气地阖着眼睛平躺在那里。
  宋清瞳只觉得心忽悠一沉,身体不由轻晃,风凌雪连忙抬手扶住,宋清瞳勉强稳住心神,目光看向跪在地上的御医。
  御医禀告:“荣贵君动用内功,致使胸前旧伤迸发,若非华贵君及时为他输入真气,现在荣贵君恐怕——但是现在的状况也只是维持。”
  宋清瞳摆摆手,御医太监会意退出寝殿,宋清瞳唤出湛卢:“去请文贵君,要快!”声线极度不稳。
  湛卢离开后,宋清瞳看一眼床前站着的风凌雪,黯然问道:“怎么回事?”
  风凌雪垂着眼帘,撩衣摆跪倒在宋清瞳脚边,回道:“昨晚,臣因担心荣贵君搅扰,便派人假传消息,荣贵君以为太傅突发急病,便匆匆赶回太傅府,今早回宫,听说臣在陛下寝宫过夜,猜到是臣动的手脚,便来长信宫兴师问罪,臣一再躲避没有还手,谁知他忽然昏厥。”
  宋清瞳的眼睛疲惫的阖上,良久复又睁开,冷君邪与风凌雪素有积怨,所以昨日才会阻挠她为风凌雪和楚天墨接风,风凌雪心高气傲自然不会任由他摆布,现在闹出事来不怪别人,只怪她考虑不周。
  “曼卿平身,此事不怪你,阿邪胸口中箭,从此不能运用内功,朕因为不忍所以一直没有如实相告。”
  风凌雪没有平身,而是说道:“当日,若非臣在江上故意——”
  宋清瞳打断他的话:“不要说了,曼卿,你不是说过,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谁都不要再提!”
  风凌雪的心豁然通透,她已完全原谅了他,站起身来,这时候水镜赶到,宋清瞳行动不便,向前迈了两小步,被风凌雪搀扶住。
  “水镜,你救救阿邪!”
  水镜宽慰道:“瞳瞳,你放心,我先看看他。”快步走到床前,为冷君邪把过脉,看过伤口,点了点头,“幸亏及时输入真气,否则大罗神仙难救。”
  宋清瞳听水镜这样说,知道冷君邪有救,激动难抑地说:“水镜,阿邪就摆脱你了!”
  水镜匆匆看一眼宋清瞳,一笑:“瞳瞳,你和华贵君在外面等候。”
  “好!”宋清瞳应着,在风凌雪的搀扶下出了寝殿,刚走下台阶,风凌雪便将宋清瞳揽入怀里,相拥良久,宋清瞳仰起脸,深深注视着风凌雪,柔声说:“曼卿,我知道你一向大度,他身体不好,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对他多加照拂?”
  风凌雪释然而笑,若是之前宋清瞳这样说,他一定会觉得刺痛,可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她不但没有怪罪他,还好言安慰,他终于相信,她是爱他的。
  粲然一笑:“这个你无需担忧,你重视的人,我自然会放在心上。”
  此时,在西罗,一伙人还在寻找……
  一名高大阴翳的男子看着眼前残破的宫殿,侍卫在殿里殿外挖掘忙碌,男子脸上闪过不耐。
  这里是西罗建在山林里的一处行宫,曾经气势恢宏繁华热闹,然而,十年风霜令这里成了废墟,唯一高高挺立的是殿檐最顶端雕刻的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他们两个月前便找到这里,那时候天寒地冻,不适合挖掘,现在天气转暖,他们才开始进行搜找,可是一连挖了半个月,愣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紫煞手中拿着图画,第一千次核对眼前的景象,是这里没错。忽觉身侧恶风袭来,紫煞毫无防备,被风凌宇一掌击翻在地,手中的画抛向半空,风凌宇眼中寒芒一闪,抽出佩剑划向半空,只见剑花闪过,画纸变成轻扬的纸屑!
  侍卫全部停下铲子,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幕。紫煞一只手捂着肩头,一只手撑着地,美眸瞪向风凌宇,眼中闪过一道杀气。
  风凌宇怒道:“没用的狗奴才,搭上本王全部护卫,得到的就是一幅没用的画!本王现在就杀了你,给本王的护卫陪葬!”
  紫煞的身体不由一哆嗦,侍卫跪下求情,他们是紫煞的贴身护卫。
  风凌宇瞥一眼跪在地上的人,不耐之色更加明显,要不是看在她有这群肯听令于他的侍卫,他早就把她给解决了!
  森冷地道:“本王给你三天时间,若是还找不到秘籍,休怪本王无情!”
  夕阳西下,侍卫们挖了一天都已精疲力竭,回到山下农庄投宿,紫煞没有走,双臂环抱在胸前,澄观已经永久的失去记忆,肯定不会记得这里,而他手中会有这幅画,说明秘籍应该就在这里,可是,为什么没有收获?
  眼睛望向夕阳,心中忽然一动,画上就是早春时节夕阳西下的场景,难道这里面有文章?
  紫煞绕着行宫走了两圈,仰起头,目光落在殿檐最高处的石雕雄鹰上,这是西罗皇室的象征,足尖点地跳上殿檐,近距离观察石雕,剑柄敲击,传来的是实音,秘籍肯定不会在里面,美眸转动,低垂的目光忽然落在远处的影子上,心中一动!
  噌地跳到地上,快步走到石鹰投在荒草地的影子旁,拔剑在影子上画了一个圈,拿来铁锹开始挖掘,一个时辰过去了,土坑已经挖了一米余深,还没有看见一点宝物的迹象。紫煞有些气馁,但是还是没有停手,又一个时辰过去,铁锹忽然撞上一个硬物!
  紫煞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正要伸手刨土,头顶响起阴郁的声音,“你在这里?找到什么了?”
  风凌宇说完跳下土坑,紫煞闪过一抹算计,宝物若是让他得到,肯定会被他独吞,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想到这里,紫煞玉指指向地底,娇媚一笑:“王爷,秘宝就在这里,奴婢正想献给王爷。”
  风凌宇闻听低头看去,坑底一处闪着一道乌亮的光泽,心中不由一喜,他已同西域秘密结盟,若再练成神功,世间便无敌手,他就可以集结南朝残部会同西域,到时候别说是复辟,就是踏平北秦也是可能的!
  然而,风凌宇心中所图只能是梦想了,紫煞美眸眯起,手中铁锹抡起来,以雷霆之势击向风凌宇的后脑!
  三个月后,六月天气,气候炎热,此时已进入伏天,
  金銮殿上,御座的位置是空的,宋清瞳已经连续十天没有上朝,朝议由楚天墨主持,应天府尹出列禀道:“应天府收到各地奏表,各地陆续有青壮年男子失踪,同时在荒郊野外出现男子的骨架,据查,正是失踪男子的骨头,骨头上没有任何伤痕。”
  大殿上响起议论声音,楚天墨剑眉紧皱,两个月前,他接到西罗发来的奏折,奏折上说,西罗的一座农庄里,一个月内接连失踪四名年轻农夫,现在又出现大量男子失踪化为骷髅的诡异之事,不过死人应该很长时间才会变成骨架,不会这么快,一时间他也觉得匪夷所思。
  朝议良久,无果,楚天墨宣布散朝。
  这件事他该禀告给宋清瞳,可是最近她身体不便,他还是自行处理吧。刚走到宫门口,一名太监气喘吁吁跑来,楚天墨收住脚步,这是他在宋清瞳身旁安插的人,她明确表示跟他做君臣,他怎能甘心,但是她有了身孕,他不好迫她就范,又着实担心她,便命人留意。
  太监禀道:“丞相大人,皇上她要生了!”
  楚天墨闻听手不觉一抖,折子脱手掉在地上,然而他顾不得去捡,大步流星向内廷走去,身后的太监叫道:“丞相?您的折子!”
  楚天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永安宫的,这一路上,脚就像踩在了棉花上,心悬起来,时而飞上云端,时而沉落谷底,一面担心宋清瞳的安危,一面想象着即将出世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只要她安然无恙就好!
  走到永安宫时,里衣已被汗水打透,宫门前侍立着百余名太监宫女,楚天墨快步走向寝殿,寝殿的门关的很严,门外的几个男人神情各异,风凌雪利剑般的目光紧紧盯着寝殿大门,似乎要在门上戳个窟窿,水镜的手中握着拂尘,拂尘随着他的手不停抖动,冷君邪胸膛起伏,不住在做深呼吸,澄观双手合十面向西方,嘴里咕咕唧唧不知叨咕些什么。只有上官潋月还算正常,目光望向远空。
  寝殿里传来尖叫声,那是宋清瞳的声音,楚天墨的心都揪起来,脱口问:“她怎么样了?”声线极度不稳。
  立在殿门外的几个男人听此一问,同时醒过神来,风凌雪转过身来,水镜的手停止抖动,冷君邪屏住呼吸,澄观也不再念经,上官潋月也不数天上的云朵了,四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瞪向楚天墨,脸上不约而同现出怒火,要不是为他生孩子,她怎么会遭这么大的罪!
  冷哼一声,众人的目光又齐刷刷移开,楚天墨一向受人敬仰,从没有过如此冷遇,头顶飞过一只乌鸦。
  湛卢看不过去,现身禀告:“皇上已经进去一个时辰了,还没生出来!”
  楚天墨的心差点蹦出嗓子眼,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危急!在殿门前来回踱步,也加入到紧张的队伍里。
  日上中天时,寝殿里变得悄无声息,寝殿的门忽然打开,殿外的人面色骤变,内心被恐慌占据,稳婆最先走出寝殿,五个人同时上前一步,异口同声问:“她现在怎么样了?”面目各种狰狞。
  稳婆哪里见过这阵势,吓得倒退了两步,好容易喘上来气,颤巍巍地说:“生的是位皇子,皇上才睡过去,孩子——”话没说完,就见面前身影晃了几晃,定睛再看,眼前哪还有人影。
  冷君邪走在最后,因为他不能运用内功,三个月前,水镜亲自为他诊治,告诉他,只要按照他的方法保养,经过三年五载,还是有希望重拾武艺的。
  尽管水镜的话留有余地,冷君邪知道这个消息时,心还是像针扎一般疼痛,意志消沉茶饭不思,有一段时间,宋清瞳每日退朝后,都会来陪伴他,且经常留宿在铜雀宫,这让他很感动!所以,他很快振作起来,积极配合水镜治疗。
  当冷君邪走到床前时,龙床前已围满了人,冷君邪的目光看向玉儿手中抱着的婴儿,婴儿被裹被包裹着,听不见一点声息,冷君邪剑眉皱起,听说女人生孩子,孩子都会大声啼哭,瞳儿生的孩子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大步走到玉儿面前,低头看去,心不由一沉。
  这孩子小的可怜,脸上的皮肤皱皱巴巴,双眼紧闭,面色发青,沉声问:“他怎么了?”
  玉儿哭哭啼啼说不出完整的话,御医上前一步,叹气道:“小皇子身体虚弱,元阳不足,恐怕难以长久。”
  水镜听到御医的话,转身走过来,打开小被子,仔细检查,不出所料,这孩子先天不足,若是现在不及时治疗,恐怕活不到掌灯时分,可是即使治疗配以特制的续命丹,活到成年可能性也不大。
  楚天墨也走过来,宋清瞳呼吸均匀,睡得很沉,她没事他就放心了。看一眼无声无息的婴孩,视线投向水镜,“道长有办法吗?”
  水镜道:“这个孩子需要尽快输入纯阳真气,否则有性命之忧,楚相,你来吧。”
  楚天墨接过孩子,心忍不住颤栗,他是那么小,比他的巴掌大不了多少,他不会哭不会说话,小眉头蹙起来,这孩子太可怜,楚天墨的心软成一汪水,小心翼翼接过婴儿走向偏殿,水镜紧随其后。
  寝殿上只点着一盏琉璃灯,光线柔和,烘托得寝殿里的氛围温馨宁静。
  宋清瞳醒来时已是夜幕降临,目光看向守护在床前的玉儿和承影,问:“宝宝呢?他怎么样了?”
  玉儿和承影相视一眼,承影回道:“小皇子被楚相抱到偏殿,文贵君已为小皇子诊治,目前小皇子——一切正常。”承影硬着头皮说,皇上刚刚生完小皇子经不起刺激。
  宋清瞳闻言心中稍安,手扶着床坐起身,“朕要去看看。”
  玉儿承影相视摇头,承影道:“皇上,您现在不宜下地,属下这就将孩子抱过来。”
  宋清瞳颌首,心中止不住激动,他睡在她的腹中,她曾不止一次在心底描画宝宝的模样,如今终于可以见到,抬手理了理散乱的头发,不无担忧道:“朕的样子会吓坏他吧?玉儿,给朕把梳子拿来。”
  玉儿险些失笑,小皇子连眼睛都没睁开,怎么会看到皇上的模样,又想到,小皇子身体不好不是福寿之命,又觉得心酸,“皇上端庄美丽,小皇子喜欢还来不及呢。”取来玉梳为宋清瞳梳理,又见宋清瞳面色苍白,说道,“奴婢再为皇上擦些胭脂。”
  不多时,寝殿门外响起脚步声,一前一后进来两个男人,走在最前面的是楚天墨,怀中抱着包着裹被的婴孩,在他身后是水镜。
  楚天墨抱着孩子坐在床沿上,深目看着宋清瞳,心中涌起浓浓爱意,她的头发柔顺地散在胸前,容色仿佛三月桃花,柔亮的目光看向自己怀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