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女皇请你狠一点 > 分节阅读_90
《女皇请你狠一点》

分节阅读_90

作者:月亮蛋挞 字数:4630 热度:9
的孩子,楚天墨将孩子递到宋清瞳眼前,温柔地说:“瞳儿,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宋清瞳接过婴孩,仔细观瞧,宝宝瘦得可怜,眼睛闭着,唇色苍白看不见血色,宋清瞳的眼泪刷地流出来,一串一串溅在小被上。
  水镜轻拍宋清瞳的肩头,也觉得心酸,楚天墨输入真气后,孩子还是不见多少起色,风凌雪和上官潋月也输入真气,孩子脸上的青黑之气总算褪下去。
  “瞳儿,孩子已经没事了,你为他取个名字吧。”楚天墨的声音极为轻柔,掏出帕子为宋清瞳拭泪。
  宋清瞳点点头,有水镜在,宝宝不会有事,止住泪水,看着宝宝想了想,取什么名字呢?他的模样真可怜,伸出指头,轻抚宝宝的眉心,额头,面颊。
  沉睡的宝宝似乎感觉到母亲的抚摸,眼皮动了动,眼睛睁开一道缝!宋清瞳的心几乎停止跳动,这就是所说的母子连心吧!心中涌起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含笑道:“这孩子就叫小宝吧。”
  此话一出,床前的人全部愣住,水镜的脸上带着好笑的表情,亏她想得出,这个充其量只能用作小名。
  楚天墨明确反对:“瞳儿,他是北秦皇子,名字应该叫得响亮些。”这是他楚天墨的儿子,取这样的名字会被人笑掉大牙!
  宋清瞳瞥一眼楚天墨,让她取名字的是他,如今反对的也是他!皇子怎么了?她就要他叫小宝!可没等宋清瞳出言,下一刻,怀里一声嘹亮的啼哭声划破寝殿,众人听见不由一喜,这孩子终于能哭了。
  然而,孩子哭个不停,也是无比闹心的事,床上床下的大人全部乱成一团,用尽各种方法都无法令婴孩止住哭音。
  一名身穿月白色宫装的宫女说:“皇上,小皇子是不是饿了?”这是为小宝提前找来的奶娘,名叫惠娘。
  众人这才恍然,目光齐刷刷看向宋清瞳,宋清瞳觉得惠娘说得有道理,连忙解开衣带,拉开衣领,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变得灼热,看一眼毫无自觉,目光直直盯着自己看的男人。
  水镜看她也就罢了,至于楚天墨,她差点忘记,他现在是外臣,怎么可以出现在她的寝宫里,方才还对她取的名字品头论足,让她十分的不爽!
  脸沉了沉:“相父在这里恐怕多有不便,还请相父移步。”
  楚天墨面容一僵,深目凝视着宋清瞳,现在她生完孩子,他也该明确表态了,今天先这样吧,她累了。
  起身行了一礼:“皇上早些安歇,臣先告退。”看一眼小宝,目光在宋清瞳身上略作停留,转身走出寝殿。
  宋清瞳这才拉开衣裳,孩子紧贴到胸前,看着他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吸着小嘴,宋清瞳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水镜坐在床头,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被甜蜜装满,凤目不由自主看向那团雪白的浑圆,她那里明显大了,真想摸上去试试手感……
  十日后
  宋清瞳半个多月来第一次上朝,楚天墨将朝务处理得井然有序,看来她当初的选择没有错,一个人只有放对了位置,能力才会最大化施展出来,所幸他们有一个孩子,就让这个孩子为她的初恋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吧。
  应天府尹出列禀告:“皇上,通州不单失踪了五名年轻男子,失踪的还有十五名少女,在附近山林里发现一堆白骨,仵作验看,死者身上依旧没有伤痕。”
  宋清瞳眉头蹙起,听他话里的意思,这种事不止一次发生,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楚天墨走到殿心,步子显得沉重,此案他查了近半个月,也派侍卫蹲坑据点,但是,令他措手不及的是,凶手来无影去无踪,而且居然敢将魔爪伸向侍卫,已经有三名侍卫不翼而飞,看来是凶多吉少。
  宋清瞳听着楚天墨的禀告,眉头紧拧,听起来很恐怖,大活人怎么会那么快化成骷髅?就听楚天墨沉吟道:“男尸从开始时的一天一具变成现在的一天五具,又出现大量受害少女,据臣推测,凶手很有可能利用青壮男子和少女修炼某种邪门武功。”
  大殿上死一般寂静,刑部尚书陈冕出列禀道:“西罗最先发现受害男子,从男子失踪的路线上看,此人正在逐渐接近京城,凶手的目的恐怕不简单。”
  兵部尚书陆谖道:“皇上,当日庆王及其余党侥幸逃脱,后来西域蠢蠢欲动,庆王会不会勾结了西域卷土重来?”
  陆飞江禀道:“皇上,臣愿率兵前往西北边境,以备西域来袭。”
  宋清瞳垂帘看向陆飞江,银色战袍穿在身上,周身透出勃勃朝气,半年前,她亲自为他和祥运公主主持了大婚,二人婚后生活美满,听说祥运公主腹中有喜,这个时候,他该留在公主身边。
  宋清瞳微微一笑:“陆少将军,此事还要从长计议,容朕考虑考虑。”
  退朝后,湛卢现身禀告:“主子,刚刚收到赤霄的消息,冷姑娘怀上了两个月的身孕。”
  宋清瞳闻言如同吃了顺气丸,计划进行的一切顺利,下一步就是毒杀萧煜!
  吩咐:“摆驾玉璋宫--”
  玉璋宫里的装饰素雅清淡,为炎热的夏季平添一抹清凉,太监禀告,贵君正在偏殿炼丹。宋清瞳走向偏殿。
  偏殿里烟雾缭绕,水镜盘膝坐在炼丹炉前,为了方便水镜炼丹,她特意命人将炼丹炉大费周章抬到皇宫里,听说,水镜炼丹时能做到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
  宋清瞳在一旁的蒲团上坐了良久,水镜方收功,睁开凤目,美丽的面容落入眼帘,额角鼻翼渗出细密的汗珠,她来多久了?
  水镜面露不悦:“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我?”说着站起身,走到宋清瞳身边。
  宋清瞳已经起身,看着水镜微微一笑:“才到,水镜,这些天辛苦你了。”
  水镜眸光闪动,忍不住抬起指头,照着宋清瞳光洁得如同鹅卵石的额头弹去,宋清瞳早有防备,如今她的武功跟水镜不相上下,脚步都没动,身体已向后移出去三米开外。
  向怔在原地的水镜嫣然一笑,“水镜,若不是朕躲得及时,你可就犯了欺君之罪。”
  水镜不以为然的目光瞥向宋清瞳,现在她越来越爱拿皇帝的身份压人,上官潋月、风凌雪和冷君邪买她的账,是因为想她帮他们生孩子,他不考虑后嗣,所以根本不当一回事,只是,她生完孩子不坐月子也就罢了,还要上朝理政这么劳神,他很心疼的。
  从怀里掏出药瓶递给宋清瞳:“安神用的,每日睡前服下。”
  宋清瞳眼睛闪亮,生完孩子这几天经常失眠,他怎么知道的?这药送的及时,可没等她道谢,水镜的指头便到了,躲已经来不及,宋清瞳硬生生接下一记爆栗,无比怨怒的眼神看向水镜。
  水镜心情大好,口中念念有词:“明日若是再敢上朝,我这里还有一下。”
  说笑归说笑,宋清瞳还得说正事,“水镜,你那里有没有一种毒药,人吃了死时像是病死的?”
  水镜凤目闪动,提起各种药他就格外有精神,声音里底气很足:“当然有,我这里有一种药,用的时候分两次服用,中间需隔七天,只要半个月,服药的人就会高烧不退,同感染风寒的症状一样,死在睡梦里。不过,你要这个做什么?”
  宋清瞳看着水镜勾起唇角,萧煜死后,冷红菱怀有身孕,身份尊贵,又有右院大王协理朝政,辽国不会乱,等她生完孩子随时想回来都可以。
  长信宫
  风凌雪立在窗前,清风徐来,拂动墨发白衣,窗外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去年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皇宫,那时怎会想到收获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他会一直守护着她,有些事他不会让她知道。
  今日一早,他收到消息,沉寂一个月的鸽子楼终于有信鸽飞回,信鸽从北方飞来,而宋清瞳下朝后便去了水镜那里,难道她开始行动了?
  风凌雪静思良久,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席地坐在案几前,铺上纸张,提笔蘸墨修书一封。吹了吹墨迹,折叠好,唤来心腹太监交待一番,太监领命离去。
  这件事解决完后,风凌雪走出长信宫,正好遇上宋清瞳的龙辇路过,宋清瞳也看见了风凌雪,艳阳下颀长秀丽的身影,只望去一眼,便令人移不开视线,命侍从停下龙辇,招呼风凌雪上来乘坐。
  风凌雪勾起唇角,登上龙辇坐在宋清瞳身旁,宋清瞳垂帘看向风凌雪裸露在袖子外的大手,如同冰雪雕成的一般,完美到极致,手忍不住覆上去,清凉细嫩的触感令宋清瞳忍不住覆上另一只手。
  抬眸看向风凌雪,同样洁白如雪的面庞,唇中皓白整齐的牙齿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宋清瞳越看越爱看,忽然想到还不知他要去哪?问:“曼卿,朕要回寝宫,你去哪儿?朕先送你。”
  风凌雪一笑:“臣正好也要去皇上的寝宫。”见宋清瞳微怔,补充道,“今日轮到臣为皇上的小宝输入真气。”
  宋清瞳不禁感动,这些天来,楚天墨,上官潋月和风凌雪轮流为小宝输入真气,水镜更是彻夜不眠炼制丹药,眸光闪闪望着风凌雪,柔声说:“谢谢你,曼卿,我——”声音哽在喉咙里。
  风凌雪早已伸手将宋清瞳揽在怀里,指头摩挲着宋清瞳的肩膀,“夫妻之间,说什么谢不谢的。”只要侍寝记得找他,就好。
  走进寝宫时,宋清瞳发现,她的后宫除了水镜都到齐了,目光落在楚天墨身上,楚天墨注视着宋清瞳,眸光深沉似海,启唇道:“臣虽是外臣,但是臣也是小宝的生父,请皇上不要剥夺臣探视自己孩子的权力”
  宋清瞳心中微动,他说得没错,她也看出来他对小宝真的疼爱至极,不过还是感觉他天天往这里跑,目的似乎不单纯。
  “相父虽是小宝生父,但是外界并不知,所以相父要避嫌。”宋清瞳气死人不偿命地说。
  楚天墨剑眉紧皱,现在出了失踪此等大事,又要为小宝输入真气,他无暇分心在她身上,等忙完了这段再说吧。
  奶娘抱着孩子从帘幕后走出来,禀道:“皇上,小皇子刚刚吃过奶,已经睡下了。”
  宋清瞳从奶娘手中接过孩子,脸上早已现出笑容,天气炎热,小宝身上只穿了一件小兜兜,小家伙很贪睡,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二十个小时都在睡眠里度过,现在他的嘴唇有了血色,虽然看起来依然脆弱,但是,比第一次见时好了不知多少,她已经很满足了。
  将小宝轻轻放在小床里,注视着他小小的身子舍不得离开,好一会儿,才发现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自己身上。
  上官潋月道:“皇上,臣早已听闻失踪一事,此事涉及一个古老的传说。”
  澄观道:“我也听说了,好可——唔!”声音大了点。
  宋清瞳上前捂住澄观的嘴巴,转头看一眼小宝,还好他睡得很沉,风凌雪看一眼上官潋月,长目里微微闪动,失踪之事他自然知道,他命离宫弟子探查过,但是对方神出鬼没,根本无从下手。撩衣摆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将小宝翻一个身,手覆在他的后背上,运功输气。
  这边,澄观憋得满脸通红,手跑脚蹬,可是现在他的武功不及宋清瞳,根本挣脱不开,等宋清瞳松开手时,澄观险些昏死过去,呼呼地喘个不停,又被宋清瞳扯着衣袖拽出寝殿。
  偏殿里,宋清瞳坐在罗汉榻上,澄观紧挨着宋清瞳坐着,冷君邪坐在宋清瞳另一侧,上官潋月和楚天墨坐在罗汉榻旁的椅子上。
  宋清瞳看向上官潋月,说道:“皇后有话请讲--”
  上官潋月沉吟着说:“传说世上有一种邪门功法,修炼的人靠吸取男子元阳或是女子阴气提升功法,而被吸走精元的人十二个时辰后会化作一具骷髅,若是炼成此功,不但武功高超,还可以永葆青春。”
  澄观眼睛锃亮,插言道:“那不就是你们寒冰谷的武功吗?”
  上官潋月道:“不是,寒冰谷的武功虽然可以令人返老还童,但是到了寿终正寝之时,还是逃不过一死。而修炼那种功法,只要不断吸取精元,便可以延续寿命。”
  楚天墨沉声道:“如此看,是有人修炼了这种邪功,受害者有男有女,看来修炼的不止一人,现场做得不留痕迹,她们的武功已经很不简单了。”
  冷君邪眉头拧起来:“秘籍过去从未现世,凶手怎么会突然得到邪功秘籍?而且,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类事。”
  上官潋月摇首道:“这件事以前发生过,在十六年前。”
  宋清瞳注视着上官潋月,年轻的面庞没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