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携手熙手 > 分节阅读_31
《携手熙手》

分节阅读_31

作者:…… 字数:4500 热度:8
儿子啊……老爸可以问一下是哪个倒霉鬼用了你的杯子吗?」左三不是八卦,可是他实在好奇,很想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简向朋。」左云熙脸上又出现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认识。」左三摇摇头,不要说认识,这个名字他连听都没听过。
「你很快就会认识他了。」左云熙掀了掀嘴角,露出了一抺淡淡的微笑。
这件事,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简向朋都还不晓得原来自己的悲惨人生,导火线竟然是因为一个杯子……


番外三  婚礼的内幕
婚礼预定是下午才开始,而宴客的时间在晚上。
所以上午准新郎简向朋还是窝在左氏的某一层楼里头刷着厕所。
这几年只要是空闭时间他就必须乖乖去扫厕所。
手里拿着牙刷,简向朋非常认命,乖乖的蹲在地上刷磁砖缝,他的使命是把每一块磁砖都刷得亮晶晶的才能罢休。
还好他不用穿西装打领带在这里刷马桶,虽然第一年的时候他的确是这么做的。
哼着歌,简向朋觉得自己也还挺有扫厕所的天份的。
至少这第四年厕所起来既干净又舒服,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芳香呢。
没错,左氏大楼二十八楼的厕所都被他刷了四年,从一楼到二十八楼每间厕所都轮了好几遍,所以现在第个楼层厕所都是香喷喷、亮晶晶的,不但一点异味都没有,还能在里头约会、吃便当呢。
四年前因为差点阴错阳差的把老板的宝贝给弄嗝屁了,害两人差点天人永隔不说,还让曲境误会了左云熙,所以事后简向朋非常认命接受惩罚。
还好那个时候曲境让蓝郁杰给救回来了,不然他简向朋可不是像这样刷刷马桶就能算了的了。
每次想到这里,简向朋都还是觉得很庆幸。
上午准新郎在刷厕所,而准新娘化好了妆,穿好了美美的白纱礼服,在本家里头发难。
「下午都要结婚了现在向朋还在刷厕所,爸,你去跟三哥说啦,我老公好可怜噢!」左云芯假哭,在自己老爸面前装得楚楚可怜。
左云芯和简向朋的感情是在这几年发展出来的。
本来认识了十多年却互相看不顺不眼的两人因为左云熙的强制,所以被硬凑在一起工作,也许是因为在同一个老板的暴政下有着同病相怜的感慨和革命情感,所以这几年两人暗通款曲往来了好一阵子,直到现在都决定要结婚携手一生了。
「这个……」左五为难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是颇为心疼,不过虎须上拨毛这事就算是为自家女儿,风险也太大了。「小芯啊……不如……不如你去找你三嫂商量看看?」
他还想多过几年逍遥的日子呢……
「不行……曲境根本就听不懂……而且上次我说了以后,三哥把我的司机和车子都取消了。」说到这个左云芯就更是一脸悲惨。
好的所有的资金、存款和户头加上一堆动产、不动产都已经被三哥冻结,每个月只能靠去上班的薪水过活,现在出入还没有车可以用,简直哀怨得要命。
左五为难的看着女儿,面对左家最难搞的左云熙,他也没辄。
左云芯气得跺脚,提着裙摆就拦了车往山上那栋白色的美式洋房别墅去。
「三哥,我都要结婚了,可以不要让我老公再去扫厕所了吗?他都已经扫第四年了!」左云芯拿出生平最大的勇气站在左云熙面前大声说。
说起来,左云芯和简向朋最常约会的地点竟然是左氏大楼的厕所,每次想起来左云芯的脸不黑了一大半。
她可是左家左五小姐耶!
左云熙坐在客厅的那张鹅黄色三人座大沙发上,曲境从厨房端了冰红茶出来,有点搞不清楚这两人在大眼瞪小眼些什么。
放下杯子后,左云熙对曲境招招手,曲境笑着跑去坐在左云熙身国,喝了一口冰得凉凉的冰红茶后,左云熙转头在曲境的脸上印上一个冰冰的香吻,曲境觉得不好意思小小推了他一把,然后脸红红的就跑上二楼。
「三哥本来不打算你结婚这天送你一份大礼。」看着自己的宝贝跑掉,左云熙整肃表情又回到正题,嘴角勾起,露一抺似笑非笑的表情。
「真的?」左云芯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左云熙是这么善良的人,她没听错吧?
这么说来,她老公可以不用扫厕所啰?!
「是啊,你这几年在公司表现得不错,而且也要嫁人了,三哥打算把之前冻结你的那些东西都还给你。」左云熙突然得人畜无害,把左云芯一颗心吊得老高。「不过……一码归一码,这几年公司的厕所因为有向朋努力维持,变得委干净舒服,我觉得这样很好,除非……」
「除非什么?」左云芯觉得听他三哥讲话简直像在水里火里来过几回,听到自己的钱能拿回来时她差点都要跳起来三呼万岁了,可是又听到自家老公要继续扫厕所方才的雀跃又一下子被抵销了不少,最后听到左云熙说除非两个字,她又突然振作了起来,有但是就表示有希望,左云芯双眼亮晶晶的。
「除非这样,你和向朋两个凑一点钱,帮三哥把左氏大楼整栋厕所都翻新,这样我就觉得他可以不用扫厕所。」左云熙喝了一口
冰红茶,他的小家伙手艺真是越来越好,现在泡出来的红茶又香又醇又好喝。
左云芯瞠目结舌。
魔鬼!她三哥一定是魔鬼!
「向朋这几年也赚了不少钱,加上你的,我算算,左氏总公司有二十八楼,每个楼层两间厕所,每层楼翻新厕所打预算一百万,加一加总共两千八百万,也不是很多。」左云熙笑笑,笑容还十分和蔼可亲。「三哥觉得两千八百万替你老公赎身算便宜了。

走出白色洋房的大门,左云芯花了一早一让人化的妆全花了。
想到那些钱,左云芯觉得自己不但头痛、胃痛、手痛、脚痛还心也好痛。
两千八百万呀……左云熙这个恶魔……
左云芯顶着一张哭花的脸跑去找自己的准老公哭诉。
「熙,云芯刚刚是在哭吗?」曲境下楼时刚好看见左云芯走出门那个模样,心不禁觉得有些纳闷。
「喔,是啊,女孩子出嫁之前都这样,正常的。」左云熙喝完最后一口冰红茶,然后回答。
没有人知道,在这场盛大的世纪婚礼开始的前几个小时,一对准新人正窝在左氏的厕所里头抱头痛哭……
婚礼时,这对新人眼眶都红红的,大伙儿还当他们俩是喜极而泣呢……


番外三   新恋情
在左家那种大富大贵的环境,其实如果养出一、两个纨袴子弟也不算什么新闻。
左家这一代八个兄弟姐妹大多都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不过,在这样养尊处优的环境价值观难免有所偏差,至少,和一般人是不太一样的。
左云樵不算个纨袴子弟,左家一大堆事业里头,他至少还挑了一样圣莱斯大学的校长来做做。
不过他和大多数的富家子弟差不多,总是把眼睛放在头顶上,对于那些身分地位跟自己悬殊的人,左云樵从来就没有好脸色。
本来就已经是私立贵族大学了圣莱斯在左云樵的领导下,作风和走向了越来越高级,整间学校富丽堂皇不说,收的学生也都是家世一等一的政商名人二供、富家公子之流。
关于资优保养生,其实是从建校以来就有的传统。
左云樵对于这些穷人家的孩子一向没有什么好脸色,从小奢华富丽的环境让他对于贫穷下意识的就排斥,总觉得会污辱了自己的身分地们。
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希望学校在他的领导下有这些穷人子弟在。
所以那一天黄校医来校长室求他帮忙一个快死掉的孩子连络自己三哥的时候,左云樵明显就不想帮这个忙。
左云樵当时并不知道这样一个自私的决定,造成了他往后几年的悲惨命运。
那件事情这后,他不但丢掉了校长这个轻松的活,补三哥抓去公司一个人当三个人来操用,然后工作之余,他还必须认份的乖乖到圣心医院当免钱的义工,日子过得水深火热。
头一年时,无论谁看到左云樵他都是一副惨兮兮十足被虐待的模样。
不过,左云樵很清楚三哥是为了什么而罚他,倒是自己彻底的深刻反省过。
隔年开始,左云樵已经很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因为忙碌,他渐渐改掉了那种花天酒地的私生活,成了一个朝九晚五的认真上班族,闲暇时到医院帮忙老人、小孩复健、到植物人照护中心去读报纸的热血青年。
接触过这么多不同阶层的人群、听闻过各式各样的人生百态后,左云樵慢慢清楚人并不分贵贱,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也不是用金钱。
一颗善良漂亮的心,原来是千金万金也买不起的。
在圣心医院当义工迈入和四个年头之后,左云樵现在已经能反这份工作做的得心应手。
这天,左云樵照例来到植物人照护中心为一个听说已经在这儿躺儿八年的老先生读报纸,很巧的又遇上了当年他任职校长时的校医。
基本上他们没有任何的交集了,可是就是这么凑巧,两人竟然很常在这个人流稀少的植物人照护中心碰到面。
没记错的话,黄校医的名字就叫黄孝一,左云樵记得多年前他来学校报到的第一天,总条部那群人还笑了好久的。
他们其实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不过因为彼此不熟识的关系,照面时也只是点个头便过,左云樵是有些纳闷,但是却也没有太大好奇心去追究这个人怎么总出现在这里。
他总是会轮流为每个躺在这里的植物人念三篇文章,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听得到。
左云樵还在病床旁念报纸,黄孝一轻轻推开病房的门,一室六床,他偏偏拉了张椅子来坐在左云樵身旁,然后听着他缓缓、稳稳的读着报纸。
老先生跟其他的植物人一样,没有任何动静,只是浅浅呼吸着。
第二篇到第三篇文章中间,左云樵停下来喝了一口水,然后顺便瞄了黄孝一一眼,接着又继续。
「今天的部分念完了,下次换念给隔壁床听,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跟着听一点。」左云樵把报纸折好,然后对着老先生这样说。临走前,他还不忘替他把被子拉好。
站起身,左云樵算是完成了这边的工作,走的时候,黄孝一也跟了上去。
「左先生,你真是个好人。」在楼梯间跟着左云樵的步伐,黄孝一不禁这样说。
左云樵一愣,转头看了他一眼,脚步仍持续着。
这个人是脑子有毛病吗?当年曲境的事情,他可没少刁难他的,结果现在却跑来说他是个好人?
「我看了你好久,一开始还觉得你夫浅,认为像你这橷公子哥儿大概持续不了多久就会放弃,可是你却出乎我的意料。」黄孝一笑笑,跟着左云樵步代走,不快也不慢。
「这是我看着你的第四年,你一年比一个有耐性,一年比一个要来得谦和,对着这些不认识、不会动甚至不能讲话的陌生人,没有任何的报酬,你一做就是四年,这非常不容易。」
左云樵这回听完连看也不看他,迳自走自己的路。
其实,他的确不是自愿的,刚开始发时候带着赎罪的心情,多少他也有些不平衡,拉不下脸、放不下身段。
不过,磨了一年之后,他再怎样大少爷脾气也都被磨平了。
医院就是个人生百态每日上演的地方,慢慢的、慢慢的,心里再多,也都放下了。
等一下走出去,拐个弯后,左云樵还要去隔壁栋的烧烫伤中心。
不知道这个人还要跟着他多久。
「我母亲……受你照顾了 。」走出大楼量,黄孝一停了下来,在左云樵后头这样大声的说。「三楼第三床,她在这里躺了十年,你出现的这几年感觉她的气色好了很我,我想,她应该是很喜欢你,也很喜欢你每次细心的准备文章读她听。」
左云樵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盯着黄孝一看。
三楼第三床,他有印象。
那是个每次看都觉得面容慈祥,彷彿只是睡着,随时就会睁开眼的老太太。
「谢谢你。」黄孝一见他不再对自己无视,心里感到很高兴,眯着眼对他笑了笑,然后诚挚的说了句自己这几年来一直想要他说的话。
「不客气。」左云樵也笑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不再是当年赎罪般的心情,而是很踏实,可以发自内心很自信的接受这样一句道谢。
黄孝一轻轻对他鞠一个躬,四十五度。
左云樵又愣了一下,良好的教养让他随即也做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