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十七妾 > 分节阅读_188
《十七妾》

分节阅读_188

作者:舒歌 字数:4615 热度:12
一丝冷笑:“忠叔其实早就死了,豺狼和梅花都是你杀的。你利用忠叔的身份,在背后与乌尊国的皇帝刘明远合作,想要一统天下,对吗?”
  锐利的目光让鸽子面色苍白,她缓缓地揭下脸上黑色面巾,一张美丽的容颜现在众人的面前,她看向十七说道:“别以为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如若你都知道,豺狼和梅花又怎会死在我的手上!还有,你认为你就没有被设计吗?”她的脸渐渐的变得狰狞:“慕容十七,我现在便可以让你生不如死!让你今后变成行尸走肉,只受我的控制!而且,今日,你们谁也别想控制住我!”
  “鸽子!”牡丹摇头,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张狂的几乎与疯狂的女人是与她从小一起长大同睡一张床的鸽子!
  鸽子对牡丹的呼唤置之不理。
  飞剑搀扶住了牡丹,轻语道:“别担心。”
  场面诡异,几百人盯着房顶上身穿黑衣的鸽子,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的肩膀处鲜血不断的外流,面色苍白,这时,她从怀中拿出一根翠绿色的笛子。
  她一边阴冷的笑看着十七,一边将笛子放在唇边。
  一阵阵清脆的笛子声弥漫在黑夜的上空。
  笛声似乎具有穿透力,不过吹奏的曲子与十七修炼宣琴时是同一首曲子。
  十七眉尾挑了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双眼不离鸽子。
  过了大半刻左右的时间,笛子声停止,之间鸽子身形颤抖,手指着下方的十七,不可置信的怒吼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这样?!”
  “想要用抵制的声音控制十七是吗?”龙隐来到十七的身边,抬头看向鸽子,声音平稳无波的说道。
  “我早就已经发现了宣琴的异样,早就没有继续修炼下去了!”十七淡淡的说道。
  牡丹为十七的话震惊,什么?刚才鸽子说的那些不是诳语,而是真的!修炼宣琴就会变成行尸走肉被别人控制!若这么说,从一开始,忠叔就是知道的?鸽子也是知道的?怎么会这样?牡丹忽然发现,她似乎从小就生活在陷阱之中!而且还是这么可怕的陷阱之中!
  鸽子似乎受不了这般打击,她一直以为只要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控制住慕容十七就好似她最大的决胜之计,可却没有想到,望着十七,满眼的怒恨,“你!慕容十七!该死!你该死!你竟然将我玩弄鼓掌之间!”一步步的朝下走着,她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脚下的路。
  ‘砰’的一声,她从高高的房顶坠落。
  百名侍卫蜂拥而至,将鸽子团团包围。
  十七望着掉落在脚旁边的鸽子,黑眸暗沉。当真相摆在眼前时,还是让她无法不心痛!她曾经对鸽子是信任的,却想不到行了吧换来的却是她的背叛!
  也许应该说,鸽子没有背叛她,因为鸽子的主人自始至终都不是她。
  这场用性命留下的棋局,残忍之至!
  重重的摔落在地上的鸽子吐出大口鲜血,双眼迷蒙的望着慕容十七,最后落在牡丹的身上。“牡丹……”嘴里喊着鲜血的唤着牡丹的名字。
  牡丹踉跄的步伐走过去,她的面色苍白如纸,望着鸽子,颤抖着声音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鸽子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鸽子重重的咳嗽一声,口中鲜血全数吐出,她虚弱的抬头望着牡丹,唇边浮起一抹笑容:“牡丹……我好想回到小时候,你我睡在一起聊着心事。我多么不想长大,不想知道那些事情,可是事情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也许这就是我的报应,暗中设计让人杀了豺狼,又杀了梅花。”
  “当初虎豹的背叛和你有关是不是?”牡丹难忍眼中的泪水艰难的问道。
  当年,他们六人是多么的快乐,以为这辈子都会这么快乐的下去,只要在天下楼内,他们的友谊就绝对不会被摧毁。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这不过是一场噩梦!
  “从忠叔将我们收养之后,我们便是一颗棋子,这辈子都是。在五年前,我只有十一岁之时,忠叔假意用教武功的名义,占有了我。牡丹,还记得那天吗?我痛哭,一直喊着自己冷吗?”鸽子声音细小的说着,她是在用生命的最后时光回忆着以前。
  牡丹点头,她还记得,那天她以为鸽子是身染风寒,却没想到她会发生这件事。
  十七皱了皱眉,五年前?忠叔竟然就强占了鸽子!这与记忆中的那个老人太过不相符。
  “忠叔选择我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你,梅花,还有芍药聪明。我的命是忠叔救的,就当做报恩吧。一年前的一天,慕容十七出现了。忠叔将一个秘密告诉了我,修炼宣琴,固然可以统御万兽,甚至可以号令天下。可是一旦通过第八层,就会走火入魔,变得没有了神志。这时就会受人控制。可世上能够吹响宣琴的恶人只有天下楼楼主的传人。”鸽子幽幽的说道。
  “小姐出现后,忠叔立即将琴谱交给小姐,想的便是让小姐能够被控制?可是忠叔明明可以做这些,为何他要选择将内力全部给了小姐,反而让你来做这些?”牡丹立即追问道。
  十七皱了皱眉,等着鸽子的回应。
  鸽子扫了一眼十七后,说道:“其实忠叔与慕容十七的外祖父有着灭门之仇,而慕容十七的外祖父的死也是忠叔在背后做的手段。知道慕容十七的出现,忠叔的仇恨重新被燃起,忠叔与乌尊国的皇帝早就合谋,忠叔想要借由龙隐一统天下。忠叔选择死也是迫不得已,他发现慕容十七身上没有内力,而没有内力就无法用最快的速度修炼宣琴。他冒险想将内力的一半放在琴谱之上,可谁知,琴谱具有一股邪恶的力量,将他的内力全部吸出。一切超出他的想象,而他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最后只有让我来替他完成这一切。”
  “你怎么这么傻?就这样答应他了?你这样做不值得!”牡丹声嘶力竭的朝着鸽子怒吼着。
  “忠叔是我唯一的男人,他虽然强占了我,可在我的心中,他如同父亲,也如同丈夫。他是我的恩人,为了他我做这一切都甘愿。不过,杀了豺狼和梅花,我的心比谁都痛。豺狼和梅花都选择了背叛忠叔,他们宁可为慕容十七付出性命,也不愿意完成忠叔的遗愿!豺狼和梅花的那点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共同喜欢上了慕容十七!所以才会甘愿为慕容十七死!”鸽子看向十七时,眼中又浮现那抹嗜血的仇恨。
  十七缓缓的闭上眼,脑海中浮现豺狼和梅花的身影。他们用死来护她,看他们临死前,是受到了多大的心里创伤!死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手中!
  “小姐曾经救过他们的性命,而忠叔固然是我们的恩人,可这么多年来他将我们当做棋子来设计。如今,我们跟着小姐才知道被人尊重的滋味!小姐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来救我们。梅花和豺狼怎么可能会背叛小姐?!”牡丹吼着,似乎让鸽子能够转醒。
  十七叹息,“那么虎豹呢?”
  “虎豹与我一样对忠叔最忠心,他本想着在忠叔死后,渐渐的将天下楼掌控在手,不让慕容十七夺去,可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其实这暗中都是我才操控。为了不让慕容十七发现这些阴谋,虎豹选择用死来保护我。”鸽子回道。
  牡丹的心犹如被人用烧红的烙铁狠狠底烙上去!嗜骨的痛。
  “之后,我便在背后策划一切,等着慕容十七修炼到第八层后就控制她统一天下!届时,只要踩着刘明远就可以登上王位。”鸽子激动的说着。
  谁能想到鸽子竟然想要做女皇!
  与刘明远合作也是利用!
  这漫天的阴谋,让牡丹喘不过气。
  龙隐揽住十七,心中暗暗庆幸,还好发现了宣琴的诡异!否则,这天下楼将会大乱!
  “可惜,刘明远死了。我只有再找能够利用的人。我得知慕容十七已经察觉出了什么,为了让她不怀疑到我的身上,我开始在暗中动手脚,让乔洛替我传话。可还是没有想到,竟然泄露了身份!本来我还可以等些日子再动手,不会急切的来见唐若轩。可今日竟然得知慕容十七有了身孕!一旦慕容十七有了身孕,过了两个月后,她根本就不会受宣琴控制!所以这次是我唯一的机会!想不到,想不到,如此轻易的就掉入了你们设下的陷阱之中!我失败了。”鸽子说道最后时,眼中都是不甘,眼中眼泪狂流。
  鸽子的双眸渐渐的迷离,渐渐的没有了焦距。
  冷风呼啸的刮着,黑夜中,洁白的雪花飘落,鸽子的嘴角弯起,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哈哈哈哈……豺狼,梅花,虎豹,芍药,牡丹,你们看……那些风筝飞的好高啊!你们都飞的好高……为什么……只有……我……的……飞的……那么低”
  欢快的笑声停止,刺目的鲜血自她的嘴角流淌,她瞪大双眼望着天空。
  牡丹也随着她抬起头看向天空,眼泪随着眼角流落,她控制眼泪不让它掉落,似乎在对自己说,也在对鸽子说:“因为我们的线都很长,而你的线最短,以后再做风筝的时候,多用些线。”
  那些年,那些往事,那些没有污染的童年。
  牡丹闭上双眼,冰冷的雪花落在她的脸上,脑海中浮现着仍旧清晰的画面,六个小孩子追逐着放着风筝,那些笑声还回荡在耳边。
  十七望着死不瞑目的鸽子,心似被针扎了一下又一下。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浮上水面。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看似是鸽子,其实仍旧是忠叔。可如若不是外祖父杀了忠叔一家,那么忠叔便没有恨。
  恩怨如此反反复复,可到最后剩下的是什么?
  十七叹息,如今看来,万事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忠叔有错吗?鸽子有错吗?……她有错吗?
  一切都是命运。
  龙隐将她的心痛看在眼中,他知道曾经忠叔在十七心中的重要性。可今日,所有的一切都被残忍的摧残,她的心比任何人都痛苦。
  毕竟,有那么两个善良的人为了守护她,甘愿付出性命。
  龙隐紧紧抱住十七,让她感觉到他怀抱的温暖,“都过去了。”
  十七靠在他温暖的怀抱中,与牡丹同样,抬头看着天。
  黑幕之中,大雪纷飞。
  ……
  一日后。
  唐若轩离开苍月国,关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当做秘密。而苍月国的皇宫中也没有任何的流言蜚语。待唐若轩回到乌尊国后,受到了群臣的敬重,新帝的信任。
  牡丹请求为鸽子好好安养,十七应允。
  ……
  一个月后。
  自苍月国皇宫中传出来好消息,当今皇后有了身孕!
  寝宫中,十七躺在被虎皮垫着的藤椅上,悠哉的看着书。
  正当她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忽然有人出手将她手上的书夺走。
  “十七,回床上好好躺着,躺在藤椅上看书对身体不好,如今你有了身孕,更要注意身体。”
  十七看向李婉儿,见她一脸凶神恶煞,嘴角抽了抽,试着辩解道:“躺在藤椅上好床上是一样的,这都一个星期了,你们不让我走出房间就算了,还逼着我要躺在床上。我实在躺不住了,想要躺在藤椅上看个书也要被限制吗?”
  自从一个星期前,她有呕吐症状后,牡丹为她把脉确认是有了喜脉后,龙隐神经兮兮的不让她出屋,原因是外面有雪,雪滑容易摔倒。而李婉儿比龙隐更是小心翼翼,非要她躺在床上安胎,说最少要在床上躺足三个月才行!
  七天之内,她趁着没有看着她时,试着偷偷的跑出去透透气。可前脚还未踩在雪地上时,温柔的龙隐一脸的苛责看着她,愣是将她有弄进了屋中!然后一番教导。弄的她啼笑皆非,什么时候开始,她慕容十七也变得跟瓷娃娃一样了?这么容易就摔碎了?
  唉,可是心中再有怨言,也不能违抗老妈大人,老公大人的旨意!
  这不,一向温柔慈祥的李婉儿,一脸的气愤,将她搀扶到床上后,就开始一番大教导:“十七,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而且那书上的字那么小,你看着累眼睛。现在的你有身孕在身,根本累不得!现在才有一个月的身孕,你怎么也要在床上再躺三个月,万不可再调皮了,实在不行,赶明我教你刺绣?”
  十七哪里是能够刺绣的主,连忙摇头,笑着婉拒道:“还是算了吧,我呆在床上和牡丹知秋聊天也不错。”
  站在一旁偷笑的牡丹和知秋闻言,立即走了过来,牡丹笑道:“小姐,咱们连同能不能换个话题啊?这几日你总是谈论夫人和皇上的变化,我们听着都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