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切肤之爱 > 分节阅读_88
《切肤之爱》

分节阅读_88

作者:打酱油的人、赤槿 字数:4612 热度:22

  “我……我不能陪店主先生玩了,同学还在等我……我先回去了……”直到现在,秦砚才真正觉得自己的安全很有问题。他天真的认定,店主先生应该不会真的调戏一个陌生人到太过份的程度吧!可惜,他忽略了店主先生是个变态的事实。
  店主先生再次对他的话置若未闻,把床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塞到秦砚的屁股下面,让他高高挺起下身,秦砚赶紧曲着双腿合紧,试图守住最後的阵地。
  “店主先生……请你让我回去……怎麽可以做这……”
  “来~张开腿,不然等一下会很痛的哟~”店主先生以变态大叔诱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道,吓得秦砚直摇头,更加用力的夹紧双腿。
  “乖哦~乖乖张开腿,哥哥请你‘吃’美味的‘草莓果酱’哟~”变态店主再次说道。
  “不要!店主先生怎麽可以对我做这种事……”秦砚想要据理力争,但对变态讲道理你说有用麽?
  急切的想要看到小猫咪完成体的店主先生不高兴了,用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冷语气说道:“自己乖乖的张开腿,不然,我就这样把你扔到酒店门口的马路,你不想被那麽多人看到你这副样子吧……”
  这样的威胁对秦砚来说是绝对有效的。
  於是,戴着猫耳的秦砚,只能咬着牙,张开双腿,脸上的表情完全就是受欺负的小动物,泫然若泣的模样让人施虐心大盛,更想欺负他,把他狠狠的弄哭!
  情趣用品 H 3
  店主先生满意的点点头,继续指示,“很好,自己用手抱住大腿……”
  这次不用店主先生再说什麽威胁的话,秦砚也很听话的用手抱住大腿,禾幺.处就这样暴露在店主先生的视线中,粉嫩的花芽和小穴尽收眼底。
  店主先生漾起一个邪恶的笑容,轻轻的弹了弹那觉睡的花芽,说:“好可爱的小白兔……”
  听到对方居然用小白兔来形容自己那里,秦砚又羞又气,可他又做不了什麽,只能偏过头尽量不去理会。
  店长先生被闹脾气的小猫咪萌到,心里顿时大好,挤出大量的润滑剂涂在穴口。
  “唔唔……”冰凉的膏体让秦砚猛的一弹,喉间溢出低低的呻吟声。
  “叫声也好可爱……”店主先生两眼冒心,在心里暗想,一定要让小猫咪发出更多更可爱更诱人的声音!
  就着手指上的润滑剂,店主先生微微施力,很顺利的进入了一根手指,滚烫的肉壁马上吸附着手指,丝滑的绝佳触感让店主先生赞叹不己。
  “好舒服,如果进去的话一定会更爽吧……”
  秦砚听到那跃跃欲试的语气吓得浑身僵硬,动都不敢动,後穴也更紧张的收缩着,这样明显的反应让店主先生笑了,“别怕嘛,这样紧紧的咬着我的手指,会让我更忍不住哦……”
  即使店主先生这样说秦砚也无法放松下来──被莫名其妙的做这种事就不是一件能让人放松的事。
  好心情的店主先生哼着轻快的小调,手指随着节奏时快时慢的扩张着,渐渐的己经进去了三根手指,修长的手指轻易的找到了那敏感的小点,恶趣味的重重一按,秦砚扭着身子呻吟一声,胯间瑟瑟发抖的花芽抬起头来,圆润粉红的头部就像花蕾一样,顶端的小孔垂着泪水,很是惹人怜爱。
  “嗯啊……不要……不要碰那里……”在陌生人面前勃起让秦砚羞耻万分,然而那三根手指却不停的撩拨他,手指在那点周围不停的滑动游走,然後又突然重重的搔刮,抠弄,敏感的身体一点阻挡之力也没有,可爱的青芽早己高高翘起。
  “真的好可爱呀~~~”店主先生拉长声音怪叫,美眸一闪,抽出在後穴里玩得不易乐乎的手指,在黑包里一番好找,竟拿了一条红色的丝带,搭到花芽上比了比,艳丽的腥红和粉色的精致很是相衬,满意的点点头,“小可爱的皮肤又白又嫩,最适合黑色和红色了!交给我吧!我会把你从里到外都打扮的又可爱又性感的!”
  t说完不顾秦砚的抗议和挣扎,把红色的丝带在勃起的花芽从头部开始交错着缠绕,连下面的小球也不放过,最後绕回根部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会不会太紧?”店主先生体贴的问道,不过没等秦砚开口又说:“好像有点松呢,不过没关系,等一会就会变紧了,到那个时候小可爱想要身寸.米青的话是不可能的呢~”
  这时,秦砚什麽话也不想说了,看来这个变态店主先生,不玩尽兴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了,他还会怎麽样折腾自己呢?
  “别这样哭丧着脸嘛,我都说了不会上你了,还一副快被弓虽.女干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这样的举动能比弓虽.女干好多少。
  “好了好了,不欺负你了,先帮你穿上衣服。”
  听到对方要放过自己,秦砚当即像闻到骨头香味的小狗一样来了精神,两眼晶晶的看着店主先生,颇有几分感激涕零的意思,不过等他看到店主先生拿出一条短得不能再短和三角内裤差不多的皮短裤和那条缀着猫尾的假阳巨来时,小脸又垮了下去,扁着小嘴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模样很是可爱。
  “来~放松点,很快就会好的~”店主先生笑得就像在哄被欺负的小孩的温柔大哥哥,然而他手上做着的就是欺负人的恶举。
  看着那狰狞的假阳巨,秦砚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那可怕的东西就这样捅进来,他会死的!
  店主先生再次把两根手指插了进去,然後撑开闭合的後穴,做得栩栩如生的头部抵着空隙慢慢推进。阳巨的尺寸远比三根和指大得多,进了三份之一就因为小穴过紧而停滞了。
  ---
  PS:明天继续~喜欢的话记得投票留言告诉我哦~ >3< ~UMA~
  情趣用品 H 4
  “不要……会坏的……求求你……会坏的……”吓到的秦砚有些语无伦次的摇头哭道。
  “小可爱别哭,你哭得我心都碎了……”店主先生皱着眉头心疼的吻掉他的泪水,手上却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而是拉下了上衣的拉链,露出那小小的樱粉,一口含住,温柔的吮吸着。
  “嗯~啊……”敏感的乳投被含住,秦砚僵硬的身体马上软了下来,假阳巨又推进了几分。
  这样可爱的反应完全出乎店主先生的意外,男性装饰性的乳投虽然一样分布着神经一样会有反应,但这麽敏感的还是第一次遇到呢!只是含住就马上变得像小红豆一样硬了,好像还变大了一点?真是比女人还要敏感呢!
  “啊啊~嗯……不要啊……”甜腻的呻吟不断的溢出,胸膛也无意识的挺起,小小的乳丘就像少女发育的胸部,可爱而诱人。
  店主先生愣愣的看着秦砚,这样的反应实在太太太太可爱了!嘴里含着的乳投不满被冷落,开始自己轻轻的磨蹭店主先生的牙齿,边喊不要却又索取的可爱举动萌得店主先生满脸通红,然後马上认真的安慰嘴里的小可爱,啮咬吮啜无所不用,灵活的舌头不停的打着圈圈,用粗糙的舌面不断的刺激,连乳晕和周围也不放过,原本只是微微突起的乳投被他这麽一弄涨大了一倍有多,更像女孩的胸部了。
  “嗯嗯……啊……不要……快停下嗯……”
  “你这里明明就很想要……”店主先生戏谑的笑道,又狠狠的吸了两下,随後居然就真的停了下来。“这个……己经全部进去了哦~”
  秦砚低头一看,粗大的仿真阳巨真的己完全部进去了,只露出那条猫尾,就像是从身体里长出来的一样。
  店主先生重新帮他弄好上衣,又帮他穿上那条小皮裤,把尾巴从後面预留的小孔拉出来,又小又紧的皮裤就这样紧紧的包着臀部,勾勒出挺翘浑圆的线条,很是诱人。
  “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店主先生後退几步,看着床上猫咪打扮的秦砚,身後全是粉红色的玫瑰和泡泡。“喵一声来听听~”
  秦砚抿着嘴不肯,店主先生连脸也懒得变了,满脸笑容的说:“不听话的话,我就把你这样扔出去哦~~一定会有很多怪叔叔想收养你这只小猫咪的~~”
  於是,秦砚只能轻轻的喵了一声,颤抖的声音配上那委屈的神情,绝对是人间凶器!店主先生被迷得不停傻笑,左摇右摆的这里翻翻那里找找,然後大叫一声:“找到了~~~~”
  店主先生手里的,赫然是一部专业的单反机!
  他、他他他要拍下来?
  “不可以!不可以拍下来!”他不想成为艳照门的主角!
  “放心好了,照片我会自己冲晒,放在我特别定制的保险箱里,然後再加上十二重保护,想要打开必须有我的指纹唇纹虹膜声音脑磁波等等等等,而且想要看到这个保险箱必须进我的密室,那个密室,可是堪比瑞士银行金库的地方呢!”
  你造这麽一个密室,都是用来存放什麽的?
  虽然店主先生在用言语来说服秦砚,不过要是秦砚敢拒绝,估计还是会丢出“不答应的话就把你扔出去”这样的威胁来,於是秦砚还是答应了。
  (强行)得到应允的店主先生高兴的拿着照相机,让秦砚像娃娃一样摆出各种姿势,或者趴在地上,或者朝他张开双腿,又或者背对他翘起屁股回头看着他……折腾得秦砚满身大汗,大概半小时後才依依不舍的放过他,直接帮他套上来时穿的衣裤。
  “来,我送你回去,你住前街的酒店吧~”
  “谢……谢……”终於得以离开的秦砚真的是满怀感激的,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也没有提出要脱掉那套鬼东西的要求,当然他也知道即使他提出也不会被允许的。
  秦砚就这样由店主先生牵着,往前街的酒店走去。
  虽然只是前後街几百米的路程,秦砚却走得满身大汗,被绑起来的分身和塞着巨大的假阳巨的後穴正是折磨的根源,尤其是那根假阳巨,每走一步都会狠狠的摩擦着黏膜,双腿几乎连合拢都不行。秦砚怕别人看出他的不对劲,只能忍着不让双腿分太开,尽量以正常的姿势走路,只是那些路人偶尔向他投以眼光时还是会紧张的全身僵硬。
  其实那些人只是以为他不舒服而己,戴着可爱猫耳的少年,满头大汗的咬着唇,大概是身体不舒服吧!幸好有人陪着他。
  作为凶手的店主先生,毫无惭愧的接受着路人们赞赏的眼光。
  好不容易走到酒店大堂,看到秦砚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服务生便走上来对他旁边的店主先生语带担忧的说道,“这位客人好像不舒服,需要叫医生吗?”
  “不用了,他只是有点中暑了,休息一下就好。”
  服务生听了便道:“那麽,如果有需要的话请随时叫我们。”
  “我们会的,谢谢。”
  就在此时,突然又有一个人从外面进来,看到半靠在店主先生身上的秦砚奇道:“小砚?你怎麽了?”
  “南学长!”看到这个温文有礼的学长,秦砚心里非常激动,“救我”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幸好咬到舌头没说出来。
  “你不舒服?”宫雅南快步上前拉住秦砚向自己伸出来的手,瞟了一眼店主先生,问道:“这位是……”
  “啊,我是打酱油的,看到这位可爱的小弟弟好像不舒服就送他回来了。”店主先生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是他的学长,那麽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还要回去看店。”
  宫雅南点点头接过秦砚,发现他的体温高得异常,而且不停的轻轻颤抖,不禁皱眉道:“小砚你怎麽了?”
  “我没事……只是有点中暑……回去洗个澡就好……”
  宫雅南虽然心里担心,但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