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历史军事 > 宋朝那些事儿 > 分节阅读_33
《宋朝那些事儿》

分节阅读_33

作者:周膺 字数:4915 热度:31
、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此作盛气丝毫不减前举之作。可见其北伐征讨之志坚贞不移。辛弃疾的友人范开曾在《稼轩词库》中说辛词之所以非同寻常,是因为“意不在于作词,而其气之所充,蓄之所发,词自不能不尔也”。前人为辛词作序校勘的,多拿其与苏轼比,总的论断是说豪迈英爽之气过东坡,操纵典故、以禅机入之而得心应手地犯禁忌也过之。此论当有相当道理。辛词好在比苏词多真情实意,能以生命意志写入。特别是其戎马生涯为苏轼所未经历,故苏词无辛词那种鲜活血肉。辛的“掉书袋”如人所说“东坡为词诗,稼轩为词论”,从另一个方面扩展了意境,也给我们阅读理解带来不少麻烦。辛弃疾是个读书甚众的“知识分子”,与大儒朱熹可以对话往返。朱熹还表扬他“经纶事业,股肱王室之心,游戏文章,脍炙士林之口”(转引自李濂:《批点稼轩长短句序》)。辛弃疾又会打破士人常规,去当起义军首领,也可以与其词参照起来看。还有一条,人说辛弃疾“情致缠绵、词意婉约”的词作功夫也是高过苏轼的。的确,这样的作品在其词集里可以找出许多。那是真英雄之柔肠。前面注引的李濂那篇序文中,还记有张坤在辛弃疾墓前写下的词句:“岭头一片青山,可能埋得凌云气?”回到本文的开头,辛弃疾说他为青山流泪、为青山付柔情,有他一生为证,而青山倒是不能开口。青山埋得了他的骨,却埋不了他的魂,青山总在看着他的魂。“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这等魂,总活在大地上。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2)
义尽仁至
  宋理宗宝祐四年(1256年),21岁的文天祥考中状元。据说他答卷不用草稿,一口气写了1万字。他在主题之外,抨击科举取吏之流弊,说考生“心术既坏于未仕之前,则气节可想于既仕之后”。入第后不久父亲病死,他在家服丧三年才做官,官职是承事郎兼签书宁海军节度判官厅公事。此时正值蒙古军从黄州(今湖北黄冈)沙武口渡江,内侍董宋臣请理宗迁都四明(今浙江宁波),以避敌锋。这个建议动摇人心,文天祥迅即上《己未上皇帝书》请斩董宋臣。但董宋臣为理宗宠信,理宗置之不理。文天祥入京做官不到两个月就被迫弃官返里。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说,国家危在旦夕,我冒险进谏解今日之难,祸福不计了。度宗咸淳六年(1270年),贾似道托病辞官要挟度宗,度宗哭哭啼啼挽留他。这时文天祥兼学士院权直,替皇帝草拟挽留贾似道的制诰,他没写恭维的话,而是义正词严地谴责贾似道。贾似道气急败坏,指使台谏官张志立弹劾,罢了文天祥的官。咸淳九年(1273年),襄阳守将吕文焕降元,并为元军做向导。这时朝议追封吕文焕之兄吕文德为和义郡王,并以吕文德之子吕师孟为兵部侍郎,企图通过吕师孟叔侄与元军议和。文天祥又上疏,指出朝廷姑息牵制之意多,奋发刚断之意少,当斩吕师孟之辈,以振作将士之气。并提出在全国建四大镇屯兵,由都督各统领一支大军抵御敌人。朝廷又没有回应。后来有人以为,若真能建四大镇,南宋便不会灭亡。文天祥自入仕途以来,屡屡冒死犯谏,一再得罪人,若非国难当头,他的这份率直必定在昏君与权臣之下碰得粉碎。
  但文天祥生当此时,皇帝不得不用他。德祐元年(1275年),朝廷得报元军渡江,诏诸路“勤王”。文天祥时在江西,尽以家财充军资,募兵“勤王”。他来到临安,驻兵西湖上。朝廷任命他做浙西江东制置使,兼江西安抚大使,知平江府事,后又封端明殿学士。这年十一月,元军破独松关,文天祥受命送益王赵罡和卫王赵昺入闽广。后又请求率京师义士20万背城一战,丞相陈宜中不许。文天祥被任命为右丞相,在危急关头,为乞活路之计,朝廷派文天祥前去谈和,以向元称臣纳贡为条件。文天祥到皋亭山会见元军统帅伯颜,被其拘留北掳。路过镇江时,他和12名随员逃脱,历经万死,从海上逃到四明、天台、永嘉。王夫之在《读通鉴论》卷一五批评其“忠而过也”。亡国之君确实离不开此等能伸能屈之勇将。
  这年三月,临安城破,恭帝和全太后解北。五月端宗立,改元景炎。文天祥从永嘉赶到行都三山(今福建福州),并往南剑(今福建南平)聚兵以收复江西。第二年六月,相继收复江西的宁都、雩都(今江西于都),屯兵瑞金。可正当他大部兵力集中赣州前线时,后方的兴国忽遭元军偷袭,不得不退兵永丰。元军紧追不舍,在方石岭和空坑大败宋军。文天祥兵力损失惨重,家属也被俘,只身逃免。此时年仅11岁的端宗一路逃亡,又经海上风浪颠簸,惊悸成疾而死。景炎三年(1278年),8岁的卫王赵昺在陆秀夫等拥立下即帝位,改元祥兴,徙居厓山(今广东新会南40公里大海中)。文天祥被授以少保,封信国公。不久被俘。被俘时即服脑子(冰片)2两自杀,但未成。元军送他去厓山,要他写信劝降赵昺,被严词拒绝。他还写了那首著名的诗《过零丁洋》。祥兴二年(1279年),陆秀夫背负赵昺投海,南宋灭亡。文天祥南向痛哭,拒绝劝降,在押送大都(今北京)的路上绝食八日,又未死成。在大都囚禁四年,元世祖忽必烈用尽种种方法,花了许多工夫,而文天祥终不变节。最后忽必烈亲自劝降,仍遭严拒。忽必烈怕留为后患,遂决意将其杀害,但十分惋惜。
  文天祥死时年仅47岁。死前他有绝笔系于衣带间,这就是著名的《衣带赞》:“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宋丞相文天祥绝笔。”文天祥死得悲壮,也死得其时。他读圣贤书,报效君王,报效国家,这种观念在今日看来只有部分是合理的,而当时在政治上被视为绝对的正统,实际上却很难实行。士大夫有此志者古来不少,但真正能完成的恐怕找不出几个来。不能全怪皇帝昏庸,抑或权臣作怪,其实这种思想的立论根基就是有问题的。文天祥的志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完全表现出来。不过,如果度宗、贾似道一直活得好好的,文天祥必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历史上的文天祥恐怕只能做一介小吏,而不为人熟知。
  再说文天祥的诗。我觉得读文天祥的诗,应该着眼于他特殊的命运。除了新任状元一时为他人所求而多应付之作外,其后的诗作尽是《赴阙》、《过零丁洋》的基调,如“壮心欲填海,苦胆为忧天”,“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之类,有千篇一律之感。但这也说明他此种感觉特别强烈,好像他天生就是来为南宋死的。他的诗是求死诗。这诗中的“死”不是鲜活生命的死,而是有点儿抽象的死。因此就此来看,文天祥的诗显得有些单薄。文天祥曾熟读杜甫诗,还模仿套用过,称自己与杜甫“性情同”,但显然他的诗未达到杜诗那种厚重丰富。
  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南宋四洪(1)
以南宋洪皓在杭州始传的洪氏家族,于宋、明、清三代出过许多重要人物。其中包括南宋的洪皓、洪适、洪遵、洪迈父子,明代的洪钟、洪澄、洪瞻祖、洪楩、洪吉臣、洪吉晖、洪吉符祖孙,清代的洪昇,等等。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内的洪家埭旧有洪氏宗祠,内有楹联:“宋朝父子公侯三宰相,明季祖孙太保五尚书。”上联指南宋洪皓父子,下联指明代洪钟祖孙。洪皓曾任徽猷阁直学士、提举万寿观兼权直学士院,封魏国忠宣公。洪适曾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即宰相兼军事首长。洪遵曾任同枢密院事、端明殿学士、提举太平兴国宫,位同宰相。洪迈曾任翰林学士、加端明殿学士,官居一品。南宋时实际计有一品宰相级官四位。洪遵一系至明代实际计有洪钟等一品宰相级官四位,二品尚书级官三位。这个家族在清代还出了著名戏曲家洪昇。
  洪皓(1088—1155),字光弼。宋政和乙未(1115年)进士。曾任宁海主簿、秀州司录。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五月,宋高宗准备将都城由杭州迁往建康(今南京),以避金兵锋芒。洪皓不顾职位卑微,上书谏阻。他的意见虽未被采纳,但却因此为高宗赏识。高宗特意召见他,擢升其为徽猷阁待制,假礼部尚书,出使金国。金国留不遣返。在金15年,直至绍兴十三年(1143年)归。在金期间,威武不屈,时人称之为“宋之苏武”。后除徽猷阁直学士、提举万寿观兼权直学士院,封魏国忠宣公。宋高宗于杭州西湖边葛岭赐建国公府。明王守仁《谥襄惠两峰洪公墓志铭》称:“维洪氏世显于鄱阳。自宋太师忠宣公皓始赐第于钱塘西湖之葛岭,三子景伯、景严、景庐皆以名德相承,遂为钱塘望族。”清梁章钜《楹联丛话》云:“西湖葛岭下有洪忠宣公皓祠。《钱塘县志》载:‘忠宣于建炎初使金,不屈,历十五年始放归,赐宅西湖葛岭后。后人因就地建祠。’我朝雍正九年,李敏达卫重修,并书一联云:‘身窜冷山,万死竟回苏武节;魂依葛岭,千秋长傍鄂王坟。’亦自确切。”
  洪皓被派出使金国议和,但金没有议和之意,所以当时的使节非常危险。“凡宋使者如(王)伦及宇文虚中、魏行可、顾纵、张邵等,皆留之不遣。”(《金史·王伦传》)洪皓行至太原,被金人扣留近一年,第二年转至云中(今山西大同),见到金国权臣完颜宗翰。完颜宗翰不许洪皓请归二帝之要求,逼迫他到金廷操纵的伪齐刘豫政权去当官。洪皓严词拒绝:“万里衔命,不得奉两宫南归。恨力不能磔逆豫,忍事之邪!留亦死,不即豫亦死,不愿偷生鼠狗间,愿就鼎镬无悔。”(《宋史·洪皓列传》)完颜宗翰大怒,下令推出斩首。两名壮士“执剑夹承”,拥之以下。洪皓面不改色,从容而行。一位贵族见状,深受感动,不觉失声说道:“真忠臣也。”遂用目光制止剑士暂缓行刑,并亲自跪下请求完颜宗翰免除洪皓一死。完颜宗翰虽然免洪皓死,但把他流放到遥远的冷山(今黑龙江五常境内的大青顶子山)。
  冷山气候寒冷,十分荒凉,一年四季多被冻指裂肤的寒冷包围着。那里是女真贵族完颜希尹家族的驻地。洪皓以他渊博的学识和聪明才智,很快得到了完颜希尹的赏识。完颜希尹破例让他教授自己的八个儿子读书。洪皓时刻不忘自己的使命,一有机会就劝金国贵族与宋议和。完颜希尹最初力主攻宋。曾说:“孰谓海大,我力可干。但不能使天地相拍尔。”洪皓听后,警告他说:“兵犹火也,弗戢将自焚。自古无四十年用兵不止者。”(《宋史·洪皓列传》)建炎四年(1130年)以后,金强宋弱的形势开始逐步向宋强金弱方面转化。到了绍兴七年至八年间(1137—1138年),宋强金弱的形势开始形成,金人遂有议和思想。以宗盘、挞懒等人为首的一派,主张在交还南宋河南、陕西地的条件下与宋讲和,并于绍兴八年与南宋签订了和议。在议和期间,完颜希尹曾就所议十事征求洪皓意见。洪皓条分缕析,完颜希尹以为洪皓说得实在,并没有诳他,遂于绍兴十年(1140年)带领洪皓赶赴燕京(今北京),意欲遣洪皓归宋进行议和。但在是否需要在归宋河南、陕西地的条件下与宋议和的问题上,金人内部存在着严重分歧。以完颜宗弼(兀术)为代表的一派坚决反对交还,后来联合完颜希尹,杀了宗盘、挞懒等人,重新发动了攻宋战争。完颜宗弼杀了挞懒等人之后,又杀了完颜希尹。洪皓因与完颜希尹有过异论,才幸免于难。
  在燕京,洪皓见到了昔日好友宇文虚中,宇文虚中被金人扣留后当了金朝大官。见到洪皓以后,宇文虚中劝他留在金朝当官,并积极向金熙宗推荐。金熙宗表示可以任为翰林直学士,洪皓坚辞不就。金人不甘心,换官时仍让洪皓就职。洪皓请求允许他到临近宋的真定(今河北正定)、大名(今河北大名)等地“自养”,以便寻机逃回宋朝。金朝参政韩昉看出了洪皓的意图,让洪皓任中京(今内蒙古宁城西大明城)副留守,洪皓坚决不允。金人又降其官为留司判官,并催促他尽快起行,洪皓置之不理,誓死不就。金人见高官厚禄留不住洪皓,又想出了新的办法。根据金法规定,虽未任金官,但只要被金人任使,则“永不可归”。韩昉为了留下洪皓,遂令其“校云中进士试”。洪皓深知其意,装病力辞。但韩昉不允,洪皓只得前往云中。到了云中以后,他不履行职责,对院官说:“今取士以诗赋,吾故学经耳。”云中院官和考官没有办法,只好将洪皓送回燕京。在燕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