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神雕外传 > 分节阅读_7
《神雕外传》

分节阅读_7

作者:阿育公子 字数:4817 热度:26
陆菲嫣心里狂喜,兴奋之情无以言表。“雪儿,伤到没有?”完颜逸心疼道。轻轻掀起莫雪儿额前的短发,额角已经渗出血丝。
  “逸哥哥,我没事!放他们走吧!”雪儿轻轻摇了下头,但眼里已经渗出泪光。完颜逸从怀里摸出手帕,系在雪儿的伤口上,轻轻挽着她的腰,转过头来。“你还没有说为什么打我的马车!”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酷。“是啊!你这人也太心狠了!为什么打他们的马车?”虽然看到完颜逸对雪儿的态度,心里有万分的不舒服,但陆菲嫣还是转头质问赵辉。
  赵辉退了两步,一咬牙,道:“不就是辆破马车吗?好!三十两够了吗?”说着,一锭三十两的元宝朝着完颜逸砸了过来。完颜逸伸手接过,冷冷地抬起头,手一用力,元宝就像面团一样,立时变了型。“如果你还不道歉的话,我让你的脑袋也像这锭银子,你信不信?”完颜逸面露杀机,口中牙咬得咯咯做响。在他看来,雪儿是受不得一分伤害的。
  赵辉也大为吃惊,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会有如此深的武功,不由得又退了好几步。“逸哥哥,算了!我们还是等大师伯回来走吧!这里是中原,我们不要多事了。”莫雪儿担心完颜逸闯出什么乱子来。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哼,看你们就知道是蛮夷之人!大呼小叫的,有什么大不了!”见雪儿不想多事,赵辉又来了劲头。
  怒火早已经在完颜逸心中烧了起来,正当赵辉洋洋自得之时,一枚精钢打制的骷髅镖已经握在了完颜逸手中,只要手起镖出,赵辉非死既伤。正这时,一个声音从赵辉身后传来:“年轻人,火气好大啊!不知道小犬何处得罪阁下,要痛下杀手呢?”众人闪身,却见赵辉身后,一个六旬老者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
  “爹!我!”赵辉见父亲来了,也多了主心骨,但毕竟错在他,说话也少了几分底气。“赵伯父,是他无礼在先的,他用飞镖射马车!”陆菲嫣抢先说道。赵老爵爷回头看了看,地上的马早已经死了,整个马头都碎了,马腿上一枚飞镖处已经渗出黑血。“赵辉,你也太狠了!”陆菲嫣气道。“我狠,我只是打伤这匹马,他呢?他一掌击碎了马头,这马才死的。”赵辉强辩。“冤家!你还说!这个年轻人为什么打死马匹,你心里有数!”赵老爵爷狠狠给了儿子一记耳光。“爹!我,”
  “年轻人,这个姑娘没事吧?”赵老爵爷回过头,向完颜逸不阴不阳地一笑。“还好,不是很重!”完颜逸的话语依旧冷漠。“既然不是很重,那就算了吧!”赵老爵爷说道。“算了?哼!我只要他的道歉!”听眼前老者这么说,完颜逸心中有气。原本想收回去的骷髅镖又握在了手中。他知道眼前的老者是个高人,但事关雪儿,他不会退让。
  赵老爵爷上下打量着完颜逸,却看到他腰间的那块罗刹牌,不由得心中暗想,无怪这人处事偏激,做事狠辣。原来是西域鬼教的。“不知道小兄弟是鬼教什么人呢?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夫,老夫没猜错的话,你是莫教主的关门弟子完颜逸吧?老夫姓赵,和公孙启先生是朋友!”“大师兄的朋友?大胜关的赵老爵爷?”完颜逸心头飞转,不会这么巧吧?
  “逸儿,出了什么事?”不远处的驶来的一匹黑马上,一个白衣胜雪的中年男子飘身下马。“公孙左使!老头我有礼了!”“赵老爵爷失敬了!这回来大胜关,真的要麻烦你了!”公孙启朝着老者深施一礼。
  “逸儿,怎么了?”公孙启回过头,转向完颜逸。“啊,赵老爵爷,忘了介绍,这是我师弟完颜逸,这位姑娘是我师父的孙女雪儿。”“啊,公孙先生,也没什么,小犬无礼,伤了你们的马车。完颜少侠虽然火气大了些,但可以理解。你十年来都未曾踏足中原,此次来便找我,真是大大的给我面子啊。”“哪里哪里!逸儿,我想这是误会吧?”公孙启边说边朝完颜逸使了个眼色。聪明如完颜逸怎么会不知道师兄的想法,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呢!本来此次来大胜关就是要把雪儿安顿在赵老爵爷那儿的。
  想到此,完颜逸收起骷髅镖,点头说道:“可能是有误会,还请老爵爷海含!”“误会?这就算了?”一边的赵辉一瞪眼,来了精神。“逆子!人家完颜少侠不追究,你还不明白是因为什么?还不快退下!陆姑娘,让你见笑了!”“啊,我倒没什么!对了,完颜兄,你是我的恩人,前面的陆家庄就是我家,我爹娘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陆菲嫣心不在嫣应付着赵老爵爷,然后就把头转向了完颜逸。她已经知道那个城隍哥哥姓完颜了。
  “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今日我和师兄还有要事,以后有机会的吧!”完颜逸不冷不热地说着,不好回绝陆菲嫣的好意。倒是身边的雪儿,原本握着完颜逸的小手又紧紧地握了一下。“雪儿,你怎么了?头还疼吗?”莫雪儿摇了摇头:“逸哥哥,中原太不好玩儿了,找到无忧草,我们就回西域好吗?”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完颜逸是那个白衣男子的师弟,那个少女是他的师侄啊!不,不可能!陆菲嫣用力地一晃头,她突然觉得完颜逸和那个美少女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嫣儿,你不是要回庄吗?留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何时,陆冠英夫妇和郭靖夫妇及大小武,郭芙已经从酒楼出来了。看着地上头骨破碎的马匹,不由得一皱眉。“赵老爵爷,有事吗?”“没什么,陆庄主,只是误会!这几位西域来的朋友是老夫的贵客!”然后,赵老爵爷转头道:“公孙先生,十年没见,到老夫庄上,我们无醉不归!”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八章
这正中公孙启下怀,他的本意也是要将雪儿寄放在那里。“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打扰了。”客气还是要的。“既然爵爷有客,那陆某不打扰了!嫣儿,我们回庄!”“是,爹!”虽然对完颜逸万般不舍,但此时也只能跟着父母回去。郭靖夫妇和大小武,郭芙也跟在其后。在与完颜逸错身的一刹那,黄蓉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怎么了?蓉儿!”郭靖回头关切道。“没什么,靖哥哥,我总觉得这回的武林大会不会那么顺利。”
  “别多想了,我看你是最近身子虚,得好好补一下。”郭靖笑道。“是啊!是我多想了!”黄蓉也随声说着。但完颜逸身上的阴冷之气让她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路过那匹死马时,黄蓉更是心头一紧:如果这个少年和我们为敌,那将是我们最可怕的对手。
  赵老爵爷又叫了一辆马车,公孙启陪着赵老爵爷骑马谈天,完颜逸和雪儿坐在车里。经过刚刚与赵辉的事,完颜逸的眉头皱的死死的,那个赵辉为人不善,骨子里就透着股淫邪之气,雪儿呆在那里,会不会出什么意外?见过了好久完颜逸都没有说话,莫雪儿禁不住说道:“逸哥哥,你有心事?”“啊?没有啊,雪儿,你在想什么?”完颜逸回过神来。“逸哥哥,那个姑娘叫你做恩公,你什么时候救过她啊?”憋了半天,莫雪儿终于说出了心里的不解。
  完颜逸眉头微微一皱,淡然地说道:“好像是一个月前吧!在一座破庙,她们主仆被两个恶丐调戏,正被我遇上了。怎么了雪儿?”完颜逸凝视她的蓝色眸子,虽然她是看不见的。莫雪儿轻轻摇了下头,苦笑一下:“逸哥哥,你偷了她的心!”“傻丫头,你在说什么呢?”完颜逸听着有些发毛,自已和那个陆姑娘只是一面之缘,何来‘偷心’一说呢?
  “雪儿,我怎么闻到酸溜溜的味儿了?”完颜逸坏笑着。“你坏你坏死了!明明是你身上的酸臭味!”莫雪儿羞红了脸,轻捶着他结实的胸脯。“好了好了!我发誓好了,今生今世,我只喜欢雪儿一个好不好,别多想了,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吧!”完颜逸轻轻搂过雪儿的头,放在自已胸前,她身上一股股淡淡的香气让他着实有些意乱情迷了。
  赵家庄,后院是好大一片杏林。赵老爵爷悬壶济世,又曾经在朝为官,身家自然少不了。他一共两个儿子,长子赵琦生性和善,却不善交流,赵辉是次子,武功好又会处世,只是经常背着父亲做些见不得人的事。雪儿就被安排到杏林深处的雅馨阁。有完颜逸在,公孙启自是一百个放心地与赵老爵爷到前院喝酒赏杏。
  “公孙贤弟,来,这是你上回来我这儿时做的九酿杏花露,算来也有十个年头了!我先干为敬!”说话间,赵老爵爷将手中的银酒盅里淡黄色的酒浆一饮而进。“嗯!味道真的不错!爵爷真不愧是情趣中人!”公孙启将手中的酒轻嗫了一小口,赞叹的同时,还咂了一下嘴。“这说到情趣,公孙贤弟你也应该是此中高手,老头儿我有一个二十多年一直没问的问题,你不会介意吧?”赵老爵爷边说边试探性地看着公孙启。
  “爵爷!启自幼漂泊江湖,血雨腥风的,还是一个人好过连累他人啊!”不用赵老爵爷开口,公孙启已经知道他想问什么了,心虚地搪塞着。赵老爵爷明白,也就不便多问了。“对了,爵爷,您在江湖上人面广,我想求您帮忙找一个人!”公孙启拱手道。“这个好说,我和丐帮的鲁帮主是朋友,丐帮弟子满天下,凭着你生花妙笔画下的画影图型,不是问题。却不知道你要找什么人啊?”
  “是,是故人之妻!爵爷,不瞒您说,二十年前,我对那位故人见死不救,一直对他的妻小心存愧意!从前我每年来一回中原,为的也就是此事。我想找到她,求得她的原谅!”公孙启言辞诚恳,悔意让他的俊脸出现了轻微的扭曲。“公孙贤弟,人谁无过?我帮你就是了!十年未见,来,我们一醉方休!”赵老爵爷有意岔开话头。“好,干!”
  轻风拂面,与赵老爵爷虽然喝了不少酒,公孙启依旧带着一分清醒。回到房间,轻展画纸,眼前又浮现起二十年前的丽影。
  绝情谷底的寒潭,水深气冷,一向鲜有人前往,但这里却是公孙启喜欢的地方。他最喜欢在旁边的忘忧亭看书,他觉得这里的寒气让人头脑清醒。“啊!”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小柔,怎么回事?”公孙启放下手中的书。“大,大少爷,是,是死漂啊!”一个绿衣少女跌跌撞撞跑来,身后不远处是一只摔烂了的西瓜。“怎么可能有死漂?这潭子是泉水流成的!我来看看。”说话间,公孙启站起身脱下外衣跳进寒潭,却见那水中却有一女子,一身白衣,似乎死了多时却并不怕人,胸前挂着的金锁是唯一的他色。
  抬头看了看百丈高的山崖,公孙启明白,她一定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公孙启把那女子捞出水面,探手试向她小巧的鼻子,不由得一惊:“小柔,帮我把她弄回去。或许还有的救!”“你是说她还没死?”小柔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那个被捞起来的那个女子。“不错,是一种假死的现像,我在西域见过,不过她中毒像是最少有三四天的样子,能不能活,看老天爷啊!”公孙启边说边伸手封住那女子的七经八脉。
  把那女子抱到书房的软椅上,公孙启开始认真地给她把脉,两条剑眉始终凝在一起。“小柔,金针!”“是!”小柔麻利地递过针包。在整个绝情谷,她算得上是最巧的丫头了。细如发丝的金针刺入她身体上的八大要穴,在公孙启内功的催动下,渗出一滴滴的黑血。小柔静静地在一边看着,公孙启的额上已经渗出了大滴的汗珠。
  “哇!”地一声,一口黑血顺着那女子的唇角吐了出来。“好了!暂时是救过来了!”公孙启长出了一口气,掉起桌上的笔,刷刷点点写了药方:“小柔,照这个抓药!快去快回。”“大少爷,您医术真是高,我还以为她死了,没想到又被您救活了。”“哪儿的话,老实说,救活她的不是我,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公孙启边擦汗边说。“孩子?”小柔不解。“不错,这是一种扶桑的奇毒,原本中此毒不出一个时辰就会死,但所谓一物降一物,紫河车是可以缓解这种毒的。只可惜她腹中胎儿吸了大量的毒素,看来是保不住了。快去吧!”“是!”
  天边渐斩露出一抹鱼肚白色,这一夜公孙启都没太睡。那个吃完药后就晕晕睡去的人儿始终没有醒。突然,那长长的眼长抖了一下,继而慢慢地睁开了。“你,你醒了?”公孙启有些手足无措。“这里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哎!浑身都疼啊。”那女子轻揉着肩头。“这是绝情谷,你是从崖上掉下来的,对了,你叫什么?家是哪儿的?”公孙启关切的问道。“我叫什么?我,我叫!哎呀,我怎么想不起来我叫什么呢?”那女子痛苦地揉着头。
  “好好好,想不起就别想了,你中的毒刚刚才解,得好好休息!既是这样,我叫你宛清好不好?”公孙启说着,扶她倒下,他没有说出是她那个没见面的孩子救了她,她现在这么虚弱,受不了这种打击。现在他只是恨,恨那个孩子的父亲,为什么会让自己这样的娇妻中毒坠崖。
  “老天爷,如果你可怜我这二十年的悔恨,让我找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职场校园
完本职场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