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大国的较量 > 分节阅读_10
《大国的较量》

分节阅读_10

作者:吴海民 字数:4561 热度:95
资公司和合资公司,从事音像制品等知识产权产品的出版、复制、发行、零售业务。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九、艰难而圆满的句号(3)
中方在这个问题上坚决顶住不肯松口。
  孙振宇:“成立独资的出版机构绝对不行。”
  巴尔舍夫斯基:“搞合资的也不行?”
  孙振宇:“复制可以搞合资,但出版、发行不能搞。”
  巴尔舍夫斯基:“你们的立场后退了?”
  孙振宇:“我们始终坚持这样一个原则。”
  巴尔舍夫斯基如梦初醒:“谈了这么长时间,我们还不知道,在音像制品出版上你们不会允许搞合资,不会允许我们搞发行。”
  孙振宇:“你这是在做梦,根本不可能!”
  巴尔舍夫斯基觉得非常为难了。她发现,在音像出版领域办合资公司的要求根本不可能实现。眼下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是:要不要接受中方的一张“虚牌”--允许在音像复制领域建立合资企业。她知道,这绝对是一张“虚牌”,根本算不上中方的让步,因为已经是既成事实。中国现有的29家激光唱片复制企业中,除了深飞之外,其他28家本来就是合资企业,而且,其中有好几家是中美合资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再把这一要求写进协议里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这张“虚牌”对巴尔舍夫斯基也是有用的。
  巴尔舍夫斯基和李森智、莱尔开始紧张商议。她最担心的,是能不能向国内交帐。李森智和莱尔建议她接受中方这张“虚牌”,因为在国内可以把“虚牌”当作“实牌”打。国会和企业界并不太明白出版与复制这两个概念在中国的真正区别。许多人以为允许复制就等于允许出版。因此,可以演一场戏给国内看。
  当即,他们给华盛顿通了电话,并征得了同意。
  于是,美国人放弃了在中国创办出版社、音像制品公司和计算机软件公司的独资企业要求,放弃了合资企业从事出版、发行、销售和放映音像制品的要求。协议中写进了这么一条:允许外国企业在中国设立从事音像制品复制的中外合资企业,但其产品的销售要通过与中国出版社签订合同进行。
  这个大难题按照中方的意愿解决了。
  1995年2月26日,谈判的最后一天。
  谈判厅里,双方代表还在紧张工作。
  这天正好是星期天。周末观念非常牢固的美国人已经买好了回国的飞机票,准备一离开谈判厅马上就直奔机场。但是,由于谈判中不时出现分歧,草签仪式一拖再拖,他们不得不退了机票。谈判好像是一个烂泥潭,他们的双腿陷在里面拔不出来了。从一些美方代表的情绪看,他们已经有点熬不下去了。
  到今天,双方代表已经在谈判厅里连续谈了12天。这可不是一般的谈天,而是紧紧张地谈,加班加点地谈,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谈,在激烈的辩论中谈,在口干舌燥中谈。谈到最后,双方代表从体力到心理都开始有点坚持不住了。
  不少中方代表谈病了。贾明儒接连几天高烧不退,仍然在参加对文本的最后推敲。高凌翰的高血压开始犯了,急得助手一个劲儿地提醒他不要在争吵时过于激动。来自专利局的文希凯患了感冒,茶杯里一天到晚总是泡着感冒冲剂。来自外交部的代表已经病了一个月,换一个处长来,也累得生病了。
  硬打精神的美方代表也有几个人患了感冒。天气很冷,谈判厅里也很冷,爱打扮的莱尔每天穿裙子,别说谈得太苦太累,冻也冻感冒了。她嗓子很疼,与中方争吵的时候嗓子开始嘶哑。她主动向中方要感冒药。中方有的代表说:不给她药,省得她给中方吵。但善良仁厚的张月姣还是从机关里给她找来了药。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九、艰难而圆满的句号(4)
午饭都在谈判厅里吃。美方吃皮萨饼,中方吃麦当劳。美方吃麦当劳,中方吃盒饭。谈到最后,连麦当劳也不想吃了,因为谈得太累,就想喝一口热水。谈判常常误了吃饭时间,中方代表就到附近的小饭馆里随便吃几口饺子喝几口热汤。
  有时谈到深夜,饭也没有了,双方代表就吃糖块充饥。大家谈出经验了,进谈判厅的时候都带糖。谈得顺利的时候,双方代表就往对方桌面上扔一些糖块表示友好。但李森智和莱尔从来不管别人,只顾吃自己的巧克力。再谈到后来,谈判厅里预备的矿泉水也喝完了,习惯喝矿泉水的美国人只好跟着喝茶……
  穷极无聊的美国人唱起歌来了。
  先是一个人哼哼唱,后来几个人一起唱。
  他们唱的是什么?中方代表开始时听不明白,但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看美国人唱歌时那副奇怪的表情,似乎歌词也与谈判有关。
  仔细听一听--
  “Hwo can get owr of fhe ynil……”
  (什么时候才能从监狱里出去?)
  中方代表觉得非常好笑。
  再仔细听一听--
  原来是一首美国歌曲的调子,但歌词是临时填上的:“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纽约\我的家乡。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外经贸部\这个监狱……”
  中方代表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美国人确实是顶不住了。
  怨谁呢?是你们自己要来找茬儿的,是你们自己把自己困在这里的。老老实实在你们美国呆着不好吗?干么总是要当世界警察?
  协议文本终于核对完了。
  双方交换了文本,准备举行草签仪式。
  就在这个时候,来自海关总署的代表孟扬突然发现协议中还有问题--美国人加进去的一条私货在核对时没有查出来。这一条的内容是:中国海关人员可以应约到美国去就中国所关心的知识产保护的内容提供建议和帮助。
  表面看,这一条似乎没什么问题,写的是美国方面承担的义务。但美国人为什么这样主动地写进自己的义务?
  这里面有猫腻。
  孟扬提出:必须拿掉这一条。即使不要美国人给海关的援助,不要他们的大型计算机等设备,也必须把这一条删掉。
  这一条的问题很严重吗?
  孟扬说:很严重很严重。
  这里面有美国人的良苦用心。中国海关正在与美国海关谈判一项互助协议,美方在谈判中提出一项要求:美国的海关人员到中国来提供建议和帮助。中国海关拒绝了这一要求,坚持一条原则:不让美国海关人员到中国来,同时中国海关人员也不替美国办事。美国人在海关谈判中没有实现的要求,却在知识产权谈判协议中悄悄加进来了。如果协议通过了,美国人在海关谈判中就有了理由,就会说:双方有协议,你没道理不允许我到你中国来。这会使海关在下一步的谈判陷入被动。
  孟扬很着急,急得都要哭了。
  这时候文本已经交换,最后期限也到了。
  总不能把整个协议推翻吧。
  中方代表团紧急研究,想来想去,只能采取变通的办法。外经部副部长孙振宇给海关总署负责同志打了一个电话,解释了造成这个失误的原因,建议为了整个谈判的大局,这一条就不要拿掉了。不然,整个协议会受到影响。如果因为这一条达不成协议,后果严重,损失更大。海关负责同志顾全大局,非常体谅代表团的难处,明确表示,服从全局,不能因为这一条影响协议的签订。

九、艰难而圆满的句号(5)
这个问题解决以后,协议的草签仪式准备进行。
  美国人又突然叫起来了:“NO!NO!”
  他们也发现协议中漏了一条要求。这一条的内容是:按照最惠国待遇,美国的有关协会可以在中国设立机构,通过法律途径收集一些侵权事实,并在将来的诉讼过程中作为证据。这一条在谈判中提出过,但最后打成的正式文本中却忘了写。李森智和莱尔找张月姣,巴尔舍夫斯基找孙振宇,非常着急地要把这一条加上去。
  美方:“这一条必须加。没这一条,我们回去不好交待。”
  中方:“加这一条等于重新谈判。不能加。”
  美国人向中方再三求情,看样子,他们是真的着急了。
  美方:“这个不加,回去就没法办了。”
  中方:“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难道要推翻协议?”
  美方:“你要不加,整个协议就不能达成了。”
  美方急得团团转,再三坚持要加上。
  这样就给中方提供了一个交换的机会。
  中方:“你加这一条,有个条件,把海关那一条删去。”
  美方:“删掉那一条可不行。”
  中方:“不删,你也甭想加。”
  美方代表紧急商量对策。李森智和莱尔作不了主,巴尔舍夫斯基也作不了主,就当场给华盛顿打电话请示,华盛顿竟然同意了。
  于是,双方做了一笔交易,皆大欢喜。
  文本不得不用电脑又重新打了一遍。
  双方代表紧紧张张地收拾桌面上的东西,准备去参加协议草签仪式。中方一位女工作人员这时候在洗手间里意外地发现了莱尔。莱尔此时已经非常疲劳,十几天没日没夜的谈判使她变得瘦削而憔悴。她抓紧点滴时间梳洗打扮,又是抹粉,又是涂口红,看来是要在草签仪式上掩饰自己的狼狈。被中方人员在这种地方发现,她有点不好意思,边慌慌张张地化妆,边说:“下一次到中国来,一定要问清是干什么的。如果让谈判,我再也不来了。这真是太困难了,太困难了……”
  夜里11点,签字大厅的门终于敞开了。
  谈判的“最后期限”这时实际上已经超过了。白宫和中南海都在屏住呼吸注视着这个地方。全世界都睁大了眼睛注视着这个地方。
  巴尔舍夫斯基和孙振宇并排走进签字大厅。他们身后跟着的有张月姣、段瑞春,李森智、莱尔及参加谈判的双方代表团全体成员。大家在签字长桌后面排成了两排。这时候,外经贸部部长*前来出席草签仪式,她的出现引起了掌声。
  等候了整整一天的中外记者拿起“轻重武器”一起向他们“开火”,摄影机摄像机的镁光灯在大厅里不停地闪闪烁烁。
  草签仪式正式开始。美国贸易副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和中国外经贸部副部长孙振宇分别代表双方代表团在协议上签了字。
  仪式结束后,*对记者发表谈话说:“这项协议的达成是中美双方共同采取务实态度的结果,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知识产权谈判是一场关系到中美经贸关系乃至两国关系大局的非常重要的谈判。两国共同的长远的经济贸易利益是双方最终达成协议的最重要的基础。两国在经贸方面虽然还存在一些摩擦和纠纷,但这些问题和障碍都是可以通过平等磋商得到解决的。过去的经验和今天的协议都证明了这一点。希望今天达成的协议成为中美经贸关系继续发展的一个新的转折点。”
  美国贸易代表坎特为此举行记者招待会并回答了提问。
  记者:“这场贸易战看起来不可避免,为什么在最后一刻达成了协议?”
  坎特:“中国关闭了深飞。”
  记者:“美国作出了哪些让步?”
  坎特:“美国取消了根据特殊301条款对中国贸易进行调查的决定,还同意为中国提供技术援助,使它能够仿照美国的海关署建立自己的海关署。两国同意合作,增加其他有竞争力的外国产品进入市场的机会。”
  记者:“美国是否将改变政策,支持中国复关?”
  坎特:“这项协议有助于中国尽快加入新的世界贸易组织。中国一直渴望着这样做。”但他又说:“它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没有直接联系。”
  半个月后的3月11日,坎特飞抵北京。
  他是来参加中美知识产权协议的正式签字仪式的。
  这次签字仪式上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小细节:由于这次谈判的协议不是联合公报,也不是谅解备忘录,而是各自给对方写一封信作为换文,*和坎特本来只在自己给对方的信上签字就行了,但他们两个都忙中出错,在对方给自己的信上也签了字。但在这样的场合,也顾不得改了,只好留待以后再说了。
  签字仪式上还出现了一则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