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嫌疑人X的献身 > 分节阅读_3
《嫌疑人X的献身》

分节阅读_3

作者:东野圭吾 字数:4370 热度:16
的是你。”富坚低声笑了,然后弯下腰穿鞋。
  就在这时候。靖子背后传来的声音。当她转头时,只见身穿制服的美里已站在她身边,美里挥起某种东西。
  靖子来不及阻止,也来不及出声。美里已朝富坚的后脑打了下去。钝重的声音响起,富坚当场倒下。
  ----------------------------------------------------------------------------------------------------------------------
第二章
某个东西从美里手中脱落,是铜质花瓶,那是天亭开幕致贺时对方送的回礼。
  “美里……你”靖子注视女儿的脸。
  美里面无表情,失魂似的动也不动。
  但在下一瞬间,她双眼圆睁,凝视着靖子背后。
  靖子转身一看,富坚正摇摇摆摆的站起来。他皱着脸,按着后脑勺。
  “你们……”他呻吟地露出满脸憎恶的表情,直盯着美里。一阵东摇西晃后,朝她跨出一大步。
  靖子为了保护美里,连忙挡在富坚面前。“别这样!”
  “让开!”富坚抓住靖子的手臂,用力往旁一甩。
  靖子被甩到墙边,狠狠撞到腰部。
   
  美里想逃,却被富坚一把拽住肩膀。被一个大男人用全身重量一压,美里缩成一团几乎快被压扁了。富坚整个人骑在她身上,拽着美里的头发,用右手甩她耳光。
  “臭丫头,老子宰了你!”富坚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女儿会死,靖子想,再这样下去美里真的会被杀死——
  靖子环视自己的身边,映入眼帘的是暖桌的电线。她从插座拔起电线,电线的一端仍连接着暖桌,但她就这么拽着电线起身冲上去。
  她绕到压在美里身上狂吼的富坚背后,把绕成圆圈的电线往他脖子上一套,使全身的力气拉紧。
  富坚唔地闷哼了一声,往后一倒。他似乎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拼命地扯着电线。靖子死命地拉,现在如果松了手,就再无下次机会。不仅如此,这个男人肯定会像瘟神一样

从此阴魂不散的缠着他们。
  可是如果要比力气,靖子终究不是对手,电线从她手中滑落。
  就在这时,美里扑上去扯开富坚抓电线的手指。最后干脆骑在他身上,拼命试图阻止他挣扎。
  “妈,快点!快点!”美里大叫。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在犹豫了。靖子紧闭双眼,将浑身的力气灌注到双臂中,她的心脏扑通狂跳。她一边听着血液流淌的声音,一边继续拉扯电线。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这样过了多久。是听见有个小小的声音频频喊着“妈”,才让她回过神来。
  靖子缓缓睁开眼,依然紧握着电线。
  富坚的头部近在眼前。暴睁的双眼是灰色的,仿佛正端视着虚无,脸部由于淤血变成紫黑色。勒过脖子的电线,在皮肤留下深色的痕迹。
  富坚动也不动,口水淌下唇角,鼻子也溢出液体。
  啊!靖子大叫一声,扔开电线。咚的一声,富坚的脑袋掉在榻榻米上,即便如此他依然文风不动。
  美里战战兢兢的从男人身上起来,制服裙变得皱巴巴。她跌坐在地,倚着墙壁,看着富坚。
  母女俩沉默了好一阵子,两人的视线都在不会动的男人身上,唯有荧光灯吱吱作响的声音分外响亮地传入靖子耳中。
  “怎么办……”靖子喃喃自语。脑袋一片空白,“我杀了她。”
  “妈……”
  这个声音,令靖子的目光转向女儿。美里的脸颊惨白,但双眼充血,下方犹有泪痕。靖子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流的泪。
  靖子再次看着富坚,即希望他起死回生又不太希望他复活的复杂心情占据了她的心头,不过看来他的确是活不过来了。
  “是这家伙……自己不好。”美里屈起腿,抱着双膝。她把脸往两膝中间一埋,开始嘤嘤啜泣。
  怎么办——就在靖子再次呢喃时,门铃响了。她太过惊惶,以致全身像痉挛似的颤抖。
  美里也仰起脸,这次泪水已经湿遍双颊。母女俩面面相处,彼此都在问对方,这个时候会是谁——
  紧接着响起敲门声,然后是男人的声音,“花冈小姐。”
  这个声音很耳熟。可是靖子一时之间想不起是谁。她像中邪般动弹不得,一直和女儿继续对视。
  敲门声再次响起,“花冈小姐,花冈小姐。”
  门外的人,似乎知道靖子她们在家。她没道理不去应门,可是这种状态下不能开门。
  “你去里面待着。把门关上,绝对不准出来。”靖子小声命令美里,思考力总算一点一点回来了。
  敲门声再次响起,靖子深呼一口气。
  “来了。”她发出刻意保持平静的声音,这已是她竭尽所能的演技了。“哪位?”
  “啊,我是隔壁的石神。”
  听到这里,靖子吓了一跳。刚才她们发出的声音,想必非比寻常。邻居不可能不起疑心,所以石神才决定过来看看情况吧。
  “来了,请稍等一下。”她自认声音一如往常,但也不确定自己是否伪装的很好。
  美里早已进入里屋,关上纸门。靖子看着富坚的尸体,必须想办法处理这个。
  暖桌的位置歪的很厉害,大概是因为刚才拉扯电线的关系。她把暖桌往更旁边推,用桌被盖住尸体。虽然位置有点不自然,但也别无他法了。
  靖子确认自己身上毫无一样后,走下门口拖鞋处。富坚肮脏的鞋子引入眼帘,她连忙将鞋子塞到鞋柜下面。
  她悄然无声的偷偷挂上门链,刚才门没有锁,她暗自庆幸还被石神没有直接打开来。
  一开门,只见石神那张大圆脸。细缝般的小眼睛对着靖子,他面无表情,这点令人毛骨悚然。
  “呃……请问……有什么事吗?”靖子对他挤出微笑,她知道自己的脸颊僵硬。
  “因为我听到很大的声音。”石神依旧用难以判读情绪的表情说道,“出了什么事吗?”
  “不,什么事也没有。”她用力摇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就好。”
  靖子发现石神的小眼睛正朝室内看去,全身顿时一热。
  “呃,是蟑螂……”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蟑螂?”
  “对。因为有蟑螂,所以……我跟我女儿想打蟑螂……所以才引起骚动。”
  “杀死了吗?”
  “啊?……”石神的问题,令靖子的脸颊突然绷紧。
  “蟑螂消灭了吗?”
  “啊……对。那当然是解决了。已经没事了,对。”靖子频频点头。
  “这样吗?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说,别客气。”
  “谢谢。吵到您,真的很不好意思。”靖子鞠个躬,关上门,顺便锁上。听到石神回到住处关门的声音,她呼的吐出一口大气,忍不住当场蹲了下来。
  背后传来纸门拉开的声音,接着是美里喊她的声音。
  靖子慢吞吞起身,看着暖桌被子鼓起的那块,再次感到绝望。
  “没办法了……对吧?”她终于开口。
  “怎么办?”美里抬眼凝视着母亲。
  “还能怎么办?只好打电话……报警。”
  “要自首?”
  “不然也没别的办法了,人都死了,不可能复活。”
  “如果自首,妈妈会怎么样?”
  “谁知道……”靖子撩起头发,这才发现自己顶着一头乱发。隔壁的数学老师或许会觉得奇怪,不过她觉得那已经无所谓了。
  “一定要去坐牢吗?”女儿又问。
  “那还用说,应该要吧?”靖子咧嘴,是绝望的笑,“毕竟我杀了人嘛。”
  美里用力摇头,“这样太奇怪了。”
  “为什么?”
  “因为妈妈又没错,全部都是这家伙的错。我们应该都已经跟他毫无瓜葛了,他却老是来折磨妈妈和我……根本用不着为了这种人去坐牢。”
  “说这些有什么用,杀人毕竟是杀人。”
  不可思议的是,在跟美里解释的过程中,靖子的心情也逐渐镇定下来了,开始能够冷静地思考,于是她更加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她不想让美里变成杀人犯的女儿,然而这个事

实既而无法逃避,至少得选个比较不会遭到社会冷眼唾骂的方式。
  靖子瞥向滚落屋内一隅的无线电话,伸手去拿话机。
  “不行啦!”美里迅速冲过来,企图从母亲手中夺走电话。
  “放手!”
  “不行!”美里抓住靖子的手腕,可能是因为平常打羽毛球,她的力气很大。
  “拜托你放开我。”
  “不要,我不能让妈妈这么做,不然我去自首好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
  “因为最先打他的人是我。妈妈只是想救我。我也中途帮了妈妈,我也是杀人凶手。”
  美里的话,令靖子悚然一惊,霎时,握着电话的手放松了力气。美里没错过这个机会,立刻夺走了电话,一把抱进怀里藏起来,走到屋里内角落背对靖子。
  警方会——靖子开始动脑筋。
  刑警们真的会相信我的话吗?对我一个人杀死富坚的供述不会提出质疑吗?他们会完全相信吗?
  警方一定会彻底调查。她在看电视连续剧时,曾听过“查证”这个台词。他们会动用各种方法,确认犯人的说词是真是假。例如四处打听、科学侦查、还有其他等等——如果

被刑警查出什么就完了。纵使她哀求警方放过女儿,对方也不可能答应。
  能不能伪装成是自己一个人杀的呢?靖子想,但立刻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外行人即使动这种拙劣的手脚,肯定也会被轻易识破。
  话虽如此,但她非保护美里不可,靖子想。只因为有自己这样的母亲,害得女儿从小就几乎没过什么好日子,唯有这个可怜的女儿,就是拼了自己的命也绝不能让她更加不幸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有什么好办法吗?
  就在这时。美里抱着的电话响了,她瞪大了眼看着靖子。
  靖子默默伸出手。美里一脸犹豫,最后还是缓缓地递出电话。
  靖子调整好呼吸,按下通话键。
  “喂?您好,我是花冈。”
  “呃,我是隔壁的石神。”
  “啊……”又是那个老师,这次又想做什么?“有什么事吗?”
  “呃,那个,我在想你们不知决定得怎么样了。”
  她完全听不懂他在问什么。
  “你说什么?”
  “我是说,”石神停了一拍才继续说道,“如果要报警的话,那我毫无意见,不过如果没这个打算,我想我或许帮得上忙。”
  “啊?”靖子陷入混乱,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总之,”石神用压抑的声音说道:“我现在可以过去一趟吗?”
  “啊?不,这个……呃,不太方便。”靖子全身冒出冷汗。
  “花冈小姐,”石神喊她,“光靠女人是无法处理尸体的。”
  靖子愕然失声,这个男人怎会知道?
  他听见了,她想。刚才她和美里的争执,隔壁一定都听见了。不,说不定,打从和富坚打斗时就已经听见了。
  没救了,她认命的想。已经无路可逃了,只能向警方自首:至于美里涉案的事,不管如何都得隐瞒到底。
  “花冈小姐,你在听吗?”
  “啊。我在听。”
  “我可以过去你那边吗?”
  “啊?可是……”话筒依旧贴在耳上的靖子看着女儿,美里正带着满脸的畏惧与不安。大概是难以理解,母亲到底在和谁谈些什么。
  倘若石神真的在隔壁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