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嫌疑人X的献身 > 分节阅读_5
《嫌疑人X的献身》

分节阅读_5

作者:东野圭吾 字数:4445 热度:18
  石神继续翻尸体的口袋,找出了钥匙。上面挂着圆牌,刻着305这个数字。
  只见靖子眼神茫然地凝望着钥匙,对于今后该怎么办,她自己似乎还没什么头绪。
  隔壁隐约传来吸尘器的声音。想必魅力正在拼命打扫,她一定是觉得处在对今后前途茫茫的不安中,至少该尽力做好自己能做的,所以才这样拼命的清扫。
   自己必须保护他们,石神再次深深这么觉得。像自己这样的人,今后肯定不会再有任何机会能和这么美的女性近距离接触。现在他必须动员所有智慧与力量,阻止悲剧降临在他们身上。
  石神看着死亡男子的脸,他的表情已消失殆尽,给人一种扁平的印象。不过还是可以轻易想像得到,此人年轻时想必是个美男子。不,虽然中年发福,现在的外貌一定仍属于女性喜欢的那一型。
  石神想到靖子就是爱上这种男人,嫉妒顿时如小小的气泡发酵逐渐涨满心头。他甩甩头,对自己竟然萌生这种心态感到可耻。
  “这个人有什么定期联系的亲友吗?”石神再次发问。
  “不知道,因为今天真的是隔了好久才再度见面。”
  “有没有听他说起明天的计划之类的?比方说要跟谁碰面?”
  “我没听说,真对不起,什么忙都帮不上。”靖子一脸愧疚地垂着头。
  “没事,我只是问问看。你不知道是应该的,请别放在心上。”
  石神戴手套的手拽着尸体脸颊,凑近窥视口中,可以看到富坚的臼齿套着金冠。
  “他治疗过牙齿啊。”
  “跟我结婚时,他去看过一阵子牙医。”
  “那是几年前?”
  “我们是在五年前离婚的。”
  “五年吗?”
  那就是不能期待病例已遭销毁了,石神想。
  “这个人有前科吗?”
  “应该没有,跟我离婚后我就不知道了。”
  “这么说来也许有啰。”
  “对……”
  就算没有前科,应该也曾因违反交通采过指纹吧。石神不知道警方的科学办案方式是否连交通违规者的指纹也会比对,不过列入考虑还是比较保险。
  不管尸体怎么处置,都得有死者身份曝光的心里准备。不过他们还是得争取时间,不能留下指纹和牙模。
  靖子叹了一口气,听在石神耳中格外性感令他心旌动摇,他再次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她绝望。
  这的确是个难题。一旦查明死者身份,警方肯定会来找靖子。她们母女俩能熬得住刑警执拗的连番审问吗?如果只准备一套脆弱的否认之词,只要一被警方抓住矛盾,立刻会出现破绽,到时肯定会忍不住把真想和盘拖出。
  一定要备妥完美的逻辑和最佳的防御,而且必须现在立刻架构。
  别急,他这样告诉自己。焦急不能解决问题,这个方程式一定有解答。
  石神闭上眼。面临数学难题时,他总是这么做。一旦隔开来自外界的讯息,数学程式就会在脑中开始不断变形,然而现在他脑中出现的并非数学方程式。
  最后他终于睁开眼,先看了桌上的闹钟一眼,已经过了八点半。接着将目光移向靖子。她连大气都不敢出,缩在后面惊慌失措。
  “请协助我脱衣服。”
  “啊……?”
  “脱掉这个人的衣服。不只是外套,连毛衣和长裤也要脱。再不快点的话尸体就要变硬了。”
  石神说着已经动手去拉外套。
  “啊,好。”
  靖子也开始帮忙,不过可能是不想触碰尸体,她的指尖在颤抖。
  “不用了,这边我来处理,你去帮小妹妹吧。”
  “……对不起,”靖子垂着脸,缓缓站起。
  “花冈小姐,”石神朝她的背影呼唤。然后对着转过身的她说:“你们需要不在场证明,请你先想想这点。”
  “不在场证明吗?可是,我们根本没有。”
  “所以,才要制造。”石神披上从尸体拔下来的外套。“请你相信我,把一切交给,我的逻辑思考。”

-----------------------------
第三章
“我还真想好好分析一下,你的逻辑思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汤川学百无聊赖地托腮这么说完后,故意打了一个大哈欠。小小的金属框眼镜被取下放在一旁,显然是在表明,你已经没必要挣扎了。
  事实或许正式如此,草薙从刚才就对着眼前的棋盘瞪了二十分钟以上,还是想不出破解的对策。国王无路可逃,虽然想狗急跳墙,却连胡乱攻击的对策也没有。方法倒是想到了很多,但他发觉那些招数早在好几手前就已遭到封锁。
  “西洋棋就是不合我的脾胃。”草薙嘟囔。
  “又开始了。”
  “本来就是,从敌人那里特地夺来的驹凭什么不能用?驹是战利品吧?拿来用又有什么关系。”
  “你挑游戏基本规则的毛病做什么?况且驹并非战利品。驹是士兵,被对方夺去就等于丧了命,死掉的士兵当然不能用。”
  “将棋就可以用。”
  “我要对将棋发明者的柔软创意致上敬意。我想那大概意味着,夺走驹的这个行为并非杀死敌方士兵,而是降服对方,所以才能够再次利用。”
  “西洋棋也这样不就好了。”
  “阵前倒戈的行为违反骑士精神吧。你不要老是强词夺理,要有逻辑地注视战况。你只能动一次驹,而且你能动的驹很少,无论动哪个都无法阻挡我的下一手。而且,我只要一动骑士你就输了。”
  “不玩了,西洋棋好无聊。”草薙重重埋进椅子。
  汤川戴上眼镜,抬眼看墙上的钟。
  “花了四十二分钟啊,不过几乎都是你一个人在思考。对了,你在这里摸鱼没关系吗?不会被正经的上司臭骂一顿吗?”
  “跟踪狂命案好不容易才刚结案,当然得让我喘口气休息一下。”草薙伸手去拿下太干净的马克杯,汤川替他泡的即溶咖啡早已冷掉了。
  帝都大学物理学科第十三号研究室内,除了汤川和草薙别无他人,听说学生们都去上课了。草薙就是知道这点,才会挑这个时间顺道来访。
  草薙的手机在口袋响起,汤川一边披上白袍一边露出苦笑。
  “看吧,才刚说完好像就在找你了。”
  草薙苦着脸,看着来电显示,似乎被汤川说中了。打来的是隶属同一小猪的刑警学弟。
   
  (书中此处空两行)
  现场在旧江户川的堤防,附近可以看到污水处理厂。河对岸就是千叶县,草薙一边竖起大衣领子一边暗想:既然要死,为什么不死在对面。
  尸体弃置在堤防旁,盖着应该是从某处工地拿来的蓝色塑胶布。
  发现者是一个在堤防慢跑的老人。据说他看到塑胶布一端露出看似人脚的东西,遂战战兢兢的掀起塑胶布一探究竟。
  “那位老爷爷听说都七十五了,这么冷的天亏他跑得动。不过这把岁数还看到这么倒霉的东西,我打从心底同情他。”
  先一步抵达的刑警学弟岸谷把状况告诉他后,草薙不禁皱起眉头,大衣下摆在风中翻飞。
  “小岸,你看过尸体了吗?”
  “看了。”岸谷窝囊地撇了撇嘴,“因为组长叫我要仔细看。”
  “那个人每次都这样,自己倒是从来不看。”
  “草薙先生,你不看吗?”
  “我才不看,那种东西就算看了也没用。”
  据岸谷表示,尸体是在惨不忍睹的状态下遭人弃置。首先,尸身全裸,鞋袜也被脱掉,而且惨遭毁容。岸谷形容为打破的西瓜,光是听到这里草薙就觉得恶心。此外死者的手指被烧过,指纹完全遭到破坏。
  死者是男性,脖子上有勒痕,除此之外似乎没有明显外伤。
  “但愿鉴识小组能找到什么。”草薙边在四周草坪漫步边说。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好假装正在寻找犯人的遗留品。不过如果要说真心话,他全仰仗鉴识那边的专家,他不太相信自己能找到什么重大线索。
  “旁边扔了一辆脚踏车,已经带回江户川分局了。”
  “脚踏车?大概是谁当垃圾扔掉的吧”
  “可是那辆脚踏车实在太新了,两个轮胎都被人放了气,看起来应该是故意用钉子之类的东西戳的。”
  “恩——是被害者的车吗?”
  “目前还不确定,车上有登记编号,或许能查出车主。”
  “但愿是被害者的。”草薙说,“要不然事情就麻烦了,简直是天堂与地狱之分。”
  “是吗?”
  “小岸,你第一次处理身份不明的尸体?”
  “那你想象看,脸孔和指纹都被毁了,表示犯人想隐瞒被害者的身份,对吧?反过来说,这也表示一旦查明被害者的身份就可轻易找出烦人是谁。能不能立刻查明身份,就是命运的分歧点——当然,是我们的命运。”
  草薙说到这里时,岸谷的手机响了。他简短说完后对草薙说道:“叫我们去江户川分局。”
  “谢天谢地,得救了。”草薙直起身子,拍打了两次自己的腰。
  一到江户川分局,间宫正在刑事课的办公室对着电暖炉取暖,间宫是草薙他们的组长。在他四周仓皇走动的几个男人似乎是江户川分局的刑警,大概是正在准备成立专案小组。
  “喂,你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吗?”间宫一看到草薙就问。
  “对,因为这一带搭电车不方便。”
  “你熟悉这一带的地理环境吗?”
  “谈不上熟悉,不过还算有点认识。”
  “那就不用找人替你带路啰?你带岸谷去这里一趟。”说着递出一张便条纸。
  上面潦草写着江户川去条崎的地址,和山边曜子这个名字。
  “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你跟他说脚踏车的事了吗?”间宫问岸谷。
  “说了。”
  “是尸体旁边那辆脚踏车吗?”草薙看着组长严肃的脸孔。
  “没错。对比资料后,发现这辆车早已报了失窃,登记编号完全符合。那位女士就是车主,我已跟对方联络过了,你现在立刻去替我问问详情。”
  “脚踏车上有采到指纹吗?”
  “这种事用不着你操心,快去。”
  仿佛遭到间宫粗厚嗓音的驱赶,草薙和学弟一起冲出江户川分局。
  “伤脑筋,原来是失窃的脚踏车,不过我早就料到八成会是这样。”草薙一边转动爱车的方向盘一边念念咂舌。他的车子是黑色的skyline,用到现在已经快八年了。
  “这样说来是犯人用过脚踏车之后就丢掉啰?”
  “也许吧,倘若真是这样,询问脚踏车车主也没用。她根本不可能知道是谁偷走车子的。不过如果能问出是在哪被偷的,至少可以稍微锁定烦人的行动路线。”  
  草薙靠着便条纸和地图在条崎二丁目附近转来转去,最后终于倒到便条纸上的那户人家。门牌写着山边,是一栋白墙的西式住宅。
  山边曜子是那家的主妇,年龄看起来约为四十五岁上下。大概事先知道刑警会来,状化得一丝不苟。
  “我想应该是我家的脚踏车没错。”
  看了草薙递上的照片,山边曜子斩钉截铁的答道。照片内容是脚踏车,是草薙向鉴识组借来的。
  “如果您能到局里来一趟确认实物,我们会很感激。”
  “那是可以啦,不过你们应该会把脚踏车还我吧?”
  “那当然。不过还是一些地方需要调查,所以要等调查结束后才能还给您。”
  “不赶快还给我,我会很麻烦耶,少了脚踏车要买菜也很不方便。”山边曜子不满地皱起眉头,从她的语气听来,好像觉得是警方害她车子失窃似的。看来她还不知道那辆车可能涉及杀人命案,如果知道了,想必再也不想骑了。
  等她发现轮胎被人戳破,该不会叫我们赔偿吧?草薙想。
  据她表示,脚踏车是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