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嫌疑人X的献身 > 分节阅读_13
《嫌疑人X的献身》

分节阅读_13

作者:东野圭吾 字数:4465 热度:14
。”
  “我知道你的解释,那你从她同学那里听来的结果如何?”
  “还很难说,根据那女孩的话,好像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上野实香是那个同学的名字。她表示在十二日那天,的确花冈美里聊起和母亲去看电影的事。实香也看了那部电影,所以两人聊得很起劲。
  “案发两天后的时间点倒是有点可疑。”汤川说。
  “没错。看过电影之后如果想跟同学讨论,照理说应该隔天就会说。所以我的想法是:电影或许是十一日那天看的。”
  “有那个可能吗?”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嫌疑犯工作到6点,女儿如果一结束羽毛球练习就立刻回家,应该赶得上七点那场。实际上,她们坚称十日那天就是这样看电影院的。”
  “羽毛球?她女儿是羽毛球社的吗?”
  “我第一次去她家时,看到屋里放着球拍,立刻就猜到了。对,打羽毛球这点也有点可疑。你当然也知道,那是一种相当激烈的运动。虽说是国中生,不过照理说结束社团练习后应该已经筋疲力竭。”
  “不过如果像你这么会摸鱼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汤川顺口说。
  “你别打断我的话。总而言之,我想说的是——”
  “一个结束社团练习已经筋疲力尽的国中女生,之后去看电影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去KTV唱到深夜未免太不自然——这就是你想说的吧?”
  草薙惊讶的看着朋友,的确被他说对了。
  “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的断定这样不自然,毕竟有些女生就是体力比较好。”
  “是这样没错,可是她很瘦,看起来就没什么体力。”
  “也许那天的练习比较轻松。更何况,你不是已经确认过她十日晚上的确去了KTV吗?”
  “是啊。”
  “她是几点进KTV的?”
  “九点四十分。”
  “你说便当店的工作六点下班是吧?命案现场在条崎,扣掉来回的时间,大约还有两小时可疑用来犯案……也对,也不是毫无可能。”汤川连免洗筷子也没放下就交抱双臂。
  草薙看着他那副样子,边在心中暗想:我曾经提过嫌疑犯在便当店工作吗?
  “喂,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案子有兴趣了?你居然主动问起办案进度,这倒是挺稀奇的。”
  “谈不上什么兴趣,只是有点好奇罢了。我倒不讨厌这种所谓铜墙铁壁的不在场证明。”
   “与其说是铜墙铁壁,应该说是难以查证,所以我才伤脑筋。”
  “那个嫌疑犯,照你们的说法不是清白的吗?”
  “或许是吧,问题是目前还没有其他的可疑人物浮出台面。况且,案发那晚正巧去看电影唱KTV,你不觉得未免太刚好了吗?”
  “我了解你的心情,不过还是需要理性的判断。也许你该着眼于不在场证明之外的部分。”
  “用不着你说,我们该做的都做了。”草薙从搭在椅子上的大衣口袋,取出一张影印纸,在桌上摊开,纸上画了一个男人。
  “这是什么?”
  “我们请人试着画出遇害者生前的穿着打扮,现在正有数名刑警拿着这个,在条崎车站周边到处打听。”
  “我想起来了,你说衣服没有烧光吧?深蓝色运动外套和灰毛衣,以及深色长裤啊……听起来好像是随处可见的打扮。”
  “就是啊。自认好像见过那个人的说法多到数不清,负责打听的人都举手投降了。”
  “这么说来,目前还没有什么又用的情报喽?”
  “是啊。只有一个情报,目击者说曾在车站旁边看过同样打扮的可疑男子,有个粉领族看到他无所事事到处闲逛。因为车站也张贴了这张肖像图,所以她看了主动来通报。”
  “原来还真有人这么配合啊,那你何不找那个粉领族详细打听?”
  “用不着你说,我当然问了。可惜她看到的好像并不是遇害者。”
  “你怎么知道?”
  “她说的车站并非条崎,而是前一站的瑞江站。而且,长相似乎也不同。我一拿遇害者的照片给她看,她就说她记得脸应该更圆才对。”
  “恩……圆脸啊……”
  “唉,干我们这行本来就得不断重复这种挥拳落空的滋味。跟你们这种只要道理讲得通,就能获得肯定的世界可是大不相同。”草薙一边用筷子捞起煮烂的马铃薯一边说,然而汤川毫无反应。草薙抬头一看,只见他双手轻握,瞪着空中。
    草薙很清楚,这是这个物理学家沉思的表情。
  汤川的眼睛逐渐对焦,他的视线射向草薙。
  “听说尸体被毁容了,是吧?”
  “没错,连指纹也被烧毁了,大概是不想让人查出死者身份。”
  “是用什么工具毁容的?”
  草薙先确认周遭无人窥听后,才在桌子探出上半身说道:
  “没找到工具,凶手八成事先准备了锤子之类的东西,研判应该是用工具多次敲击脸部,敲碎了骨头。牙齿和下颚也支离破碎,所以也无法比对牙科的病例资料。”
  “锤子啊……”汤川一边用筷子戳开关东煮的白萝卜一边嘟囔。
  “有什么不对吗?”草薙问。
  汤川放下筷子,双肘放在桌上。
  “如果那个便当店的女士是凶手,你应该想像过她那天采取了什么行动。你一定认为她说去电影院是谎话吧?”
  “我并未断定那是谎话。”
  “不管这个了,总之你先说说看你的推理。”汤川说着对店员招手,另一双手抓起空杯歪着晃了一下。
  草薙皱起眉头,舔舔嘴唇。
  “谈不上什么推理,不过我是这么想的:便当店的……为了省事就姑且称她为A子吧。A子下班走出便当店时已过了六点,她从那里走到滨町车站约需十分钟。搭乘地下铁抵达条崎站约二十分钟,如果从车站搭公车或计程车去案发现场的旧江户川附近,应该七点就能抵达现场。”
  “遇害者在这段期间的行动呢?”
  “遇害者也正前往命案现场,八成和A子事先约好了。只不过被害者是从条崎站骑脚踏车过去。”
  “脚踏车?”
  “对。尸体旁边扔了一辆脚踏车,上面的指纹和遇害者的吻合。”
  “指纹?不是被烧毁了吗?”草薙点点头。
  “所以这是在查明死者身份后才确认的。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从被害者凭居的出租旅馆房间采到的指纹完全吻合。慢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光凭这样就算能证明出租旅馆的房客用过脚踏车,也不见得就是死者本人吧?因为出租旅馆的房客或许才是凶手,是那家伙用的脚踏车,也不见得就是死者本人吧?因为出租旅馆的房客或许才是凶手,是那家伙用的脚踏车。问题是,我们也比对过房间掉落的毛发,和尸体完全吻合。顺便告诉你,连DNA鉴定也做了。”
  草薙这连珠炮般的说词令汤川露出苦笑。
  “这年头,没人会以为警方会在确认身份时出错。撇开这个不说,使用脚踏车这点倒是耐人寻味,被害者是把脚踏车放在条崎车站吗?”
  “不,说到这个啊——”
  草薙把脚踏车的失窃经过告诉汤川。
  汤川睁大了金框眼镜后面的双眼。
  “这么说来,被害者为了前往命案现场,不坐公车或计程车,却特地从车站偷了一辆脚踏车?”
  “应该是这样。根据调查,死者目前失业,身上没什么钱,大概连公车钱都舍不得花吧。”
  汤川无法释然地交抱双臂,呼出一口大气。
  “算了。总而言之,姑且假设A子和死者就是这样在现场碰面。你继续往下说。”
  “虽然约好要碰面,但我想A子八成躲在某处。一看死者现身,就从背后悄悄走近。把绳子往死者脖子上一套,用力勒紧。”
  “停。”汤川张开了一双手,“死者身高多少?”
  “一百七十公分出头。”草薙按奈着想咋舌的冲动回答,他知道汤川想说什么。
  “A子呢?”
  “一百六十公分左右吧。”
  “那就是差了十公分以上喽,”汤川托着腮,咧嘴一笑,“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要勒毙一个比自己高的人的确很困难。根据脖子上的勒痕角度,也看得出死者是被人往上拉扯勒死的。不过,死者也可能是坐着的,说不定他当时正跨坐在脚踏车上。”
  “原来如此,原来还可以这样强词夺理啊。”
  “这不是强词夺理吧。”草薙一拳敲在桌上。
  “然后呢?剥下衣服,用带来的锤子砸烂脸,拿打火机烧毁指纹。再烧掉衣服,从现场逃走。是这样吗?”
  “这样要在九点抵达锦系町应该不是不可能吧.”
  “就时间来说的确是,不过这个推理太牵强了。专案小组的人,该不会统统都跟你想的一样吧。”
  草薙嘴一歪,一口喝干啤酒。他向经过的店员又叫了一杯后,才把脸转向汤川这边。
  “大部分的探员都觉得女人应该无法犯案。”
  “你看吧。就算再怎么出其不意,只要遭到男人抵抗,根本不可能勒死对方。而且男人绝对会抵抗,事后处理尸体对女人来说也很困难。很遗憾,我也无法赞同草薙刑警的意见。”
  “算了,我早就料到你会这样说。其实,我自己也不相信这个推理是正确的,只是把它当成众多可能性之一。”
  “听你的口气好像还有其他想法。既然说都说了,那你就别小气,把其他假设也说来听听吧。”
  “不是我要故意卖关子。现在的说法,是假设尸体发现的地点是犯罪现场,但也有可能是在别处杀人后再弃尸该处。姑且不论A子是不是凶手,至少专案小组的成员,目前比较支持那个说法。”
  “按照常理的确会这么判断,可是草薙刑警却不认为那个说法最有可能。这是为什么?”
  “很简单。如果A子是凶手,那这个说法就不成立,因为她没有车。而且她根本不会开车,这样就无法搬运尸体。”
  “原来如此,这点倒是不容忽视。”
  “还有留在现场的脚踏车,当然也可以推断那是凶手故布疑阵,好让人以为该处就是犯罪现场;可是那样的话,在车上留下指纹就毫无意义了。因为尸体的指纹已遭到烧毁。”
  “那辆脚踏车的确是个迷——就各种角度而言。”汤川像弹钢琴似的在桌边舞动着五指,等动作停下后他说,“不管怎样,判定是男人犯罪应该比较妥当吧。”
  “这正是专案小组的主流意见,不过这并不表示就和A子划清关系了。”
  “你是说A子有男性共犯?”
  “目前,我们正在清查她的周边关系。她以前做过酒女,不可能和男人毫无关系。”
  “你这种话要是让全国的酒店小姐听到的话,他们恐怕会生气喔。”汤川嬉皮笑脸的喝着啤酒,然后一脸正经的说,“可以给我看看刚才那张画吗?”
  “你说这个?”草薙把死者服装的速写图递给他。
  汤川边看边嘟囔。
  “凶手为什么要剥下尸体的衣服?”
  “那当然是为了隐瞒死者身份,就跟毁掉脸孔和指纹一样。”
  “如果是那样,应该带走脱下的衣服就行了吧?就是因为他没事找事想烧掉,结果烧到一半就熄了,才让你们有机会做出这种肖像图。”
  “大概是太慌张吧。”
  “基本上,如果是皮夹或驾照之类的东西或许还有可能,从衣服和鞋子能查出身份吗?剥除尸体衣服所冒的风险太大了。站在凶手的立场来看,应该只想尽快逃走才对。”
  “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脱下衣服还能有什么其他理由?”
  “我无法断言。不过如果真有其他理由,在没有弄清那个理由之前,你们恐怕绝对找不出凶手。”汤川说着,用手指在肖像图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书中空两行)
  二年三班期末考的数学成绩惨不忍睹。不只是三班,整个二年级都考得很糟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