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嫌疑人X的献身 > 分节阅读_14
《嫌疑人X的献身》

分节阅读_14

作者:东野圭吾 字数:4340 热度:14
。石神觉得,这些学生一年比一年不会用脑了。
  发还考卷后,石神宣布补考日期。在这所学校,所有的科目都定有分数底限。按照校规,不及格的学生就无法升级,不过实际上补考可以一补再补,所以很少有留级生。
  一听到要补考,顿时响起一片抱怨声。石神早已司空见惯所以不当一回事,不过这时有人朝他发话了。
  “老师,有些人要报考的大学又不考数学,像这样的,应该已经不用在乎数学成绩了吧?”
  石神看着发话的人。名叫森刚的同学一边抓着后颈,一边征求周遭的附和说:“对吧?”就连不是班导师的石神也知道,森刚的个头虽小,在班上却是老大。他偷偷骑摩托车上学,已经被校方警告过好几次了。
  “森刚你要报考那样的大学吗?”石神问。
  “如果要报考的话我一定会选那种大学。不过,目前我还不想念大学,而且不管怎样等我上了三年级都不会选修数学,所以无所谓啦,我才不在乎数学成绩。其实老师要应付我们这种笨蛋应该也很辛苦吧。所以我们不如彼此……该怎么说呢?像个成年人来处理这件事吧。”
  “像个成年人”的这种说法似乎很滑稽,引起哄堂大笑,石神也为之苦笑。
  “如果觉得我辛苦,这次的补考就努力及格。考试范围只有微积分,简单的很。”
  森刚夸张的念念咋舌,往旁伸出的腿翘起了二郎腿。
  “微积分到底有什么用处嘛,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石神本来已面向黑板打算开始讲解期末考的考题,听到森刚这句话顿时转身,这是不容错过的发言时机。
  “听说森刚你喜欢骑摩托车是吧?你看过摩托车比赛吗?”
  听到这个唐突的问题,森刚满脸困惑的点点头。
  “赛车手不能以固定的速度驾驶。不只要配合地形和风向,还得根据战术,不断变换速度。该在哪里忍耐、在哪里怎么加速,胜负全看这一瞬间的判断。你懂吗?”
  “懂是懂啦,但这和数学有什么关系?”
 “这种加速度的变化,就是将那一刻的速度微分。说得更进一步,所谓的行走距离,就是把不停变化的速度加以积分。比赛时每辆摩托车

跑的当然都是同等距离,所以为了获胜该如何调配速度的微分,就成了重要要素。怎么?这样你还认为微积分毫无用处吗?”
  也许是无法理解石神说的内容,森刚露出困惑的表情。
  “可是,赛车手才不会想这种事,谁管你什么微分积分,他们应该是靠经验和直觉取胜。”
  “他们想必如此,但是从旁协助比赛的工作人员却非如此。该在哪里怎么加速才算赢,他们会反复进行模拟,推演战略,这时就会用到微

积分。或许当事人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使用的电脑软体的确应用了微积分。”
  “既然这样,只要发明那种软体的人念数学不就好了。”
  “也许吧,但谁也不敢保证你将来不会成为这种人。”
  森刚夸张的往后仰身。
  “我怎么可能变成那种人。”
  “就算不是森刚,也可能是在座的某位同学,数学这门课就是为了这样的某人。在此我要声明,我现在教你们的,只不过是数学这个世界

的小小入口。因为如果不知道那是在哪里,自然也就无法进入。当然,讨厌数学的人可以不用进去。我之所以要考试,只是想确认你们是否起

码知道入口在哪里。”
  石神说到一半时,环顾全班同学。为什么要学数学——每年,都有人问这个问题,每次他总是说同样的话。这次是因为知道对方爱骑摩托

车所以拿赛车举例。去年,面对立志成为音乐家的学生,他谈的是音响工学使用的数学,这点程度的小事对石神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下了课回到办公室,只见桌上放着便条纸。上面抄着手机号码,潦草写着“汤川先生来电”,是另一位数学老师的笔迹。
  汤川找他会有什么事——石神心头不禁涌起一阵莫名感动。
  他拿起手机,走到走廊上。一拨便条纸上的号码,才想了一声立刻被接起。
  “不好意思,你在忙还打扰你。”汤川劈头就说。
  “有什么急事吗?”
  “嗯,说急也算是很急吧。今天,待会能见个面吗?”
  “待会吗……我还有点工作得处理,五点以后倒是可以见个面。”刚才上的是第六节课,现在各班早已开始开班会。石神没有当导师,至

于柔道场的钥匙,也可以委托其他老师保管。
  “那么我五点在正门口等你,你看怎样?”
  “我都可以……你在哪里?”
  “在你学校旁边,那么待会见。”
  “知道了。”
  电话挂断后,石神仍紧握手机,足以令汤川特意来访的急事究竟是什么事?
  等他改完考卷收好东西准备离校时,正好也五点了。石神走出办公室,横越操场走向正门。
  正门前那条斑马线旁边,站着身披黑色大衣的汤川。他一看到石神,就慢条斯理地对他挥手。
  “让你特地抽空,真是不好意思。”汤川笑容满面地打招呼。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跑来这种地方?”石神也放缓了脸色问。
  “别急,我们边走边说吧。”
  汤川迈步朝清洲桥路走去。
  “不,是这头。”石神指着旁边那条路,“沿着这条路直走,离我家比较近。”
  “我想去那里,那间便当店。”汤川爽快地说。
  “便当店……为什么?”石神脸颊一阵紧绷。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去买便当,这还用说吗?今天,我还得去别的地方,恐怕没时间好好吃饭,所以我想趁现在先打点晚餐。那家的便

当应该很好吃吧?否则,你不会每天早上都去买。”
  “喔……这样啊,我知道了,那我们走吧。”石神也朝那个方向迈步。
  二人朝着清洲桥并肩走去,一辆大卡车驶过他们身旁。
  “前几天,我见过草薙。你忘啦?就是我之前提过,去找过你的那个刑警。”
  汤川的话令石神紧张,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
  “他怎么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要工作一碰上瓶颈,就会立刻来找我发牢骚。而且,每次都带着棘手的问题,麻烦得很。以前有一次,他居然

还开口叫我帮他破解什么灵异现象,快把我烦死了。”
  汤川开始谈起那幢灵异现象,那的确是个耐人寻味的案子。不过他应该不会为了讲这种故事,特地来找石神。
  石神正想着要问他真正的目的,就看到“天亭”的招牌遥遥在望。
  和汤川一起走进那间店一事,令石神有点不安。因为他无法预期靖子看到他们两人会有什么反应。单是石神在这种时间出现就已经够异常

了,如果还带了同伴,说不定会令她胡思乱想。但愿她不会露出不自然的态度,他想。
  汤川可不管他的想法,径自打开“天亭”的玻璃门,走进店内。无奈之下,石神只好也跟着进来,靖子正在招呼别的客人。
  “欢迎光临。”靖子对汤川堆出殷勤笑容,接着瞥向石神。霎时,她的脸上浮现惊讶的困惑,笑容也不上不下的僵住了。
  “他有什么不对吗?”汤川似乎察觉到她的异样,开口问道。
  “啊,没有。”靖子脸上挂着不自在的笑容,连忙摇头,“他是我的邻居,常常来捧场……”
  “好像是。自从听他提起贵点后,我就一直想来吃吃看。”
  “谢谢您的惠顾。”靖子鞠躬致谢。
  “我跟他是大学同学。”汤川转头看着石神,“就在前几天,我才刚去他家打扰过。”
  “我知道。”靖子点头。
  “你听他提过?”
  “对,听说了一点。”
  “这样吗?对了,你推荐哪种便当?他向来都是买什么?”
  “石神先生多半都是点招牌便当,不过今天已经卖光了……”
  “真可惜。那么我该买什么好呢?每一种好像都很好吃。”
  汤川挑选便当的期间,石神隔着玻璃门窥探店外。他怀疑刑警或许正在哪里监视,绝不能让他们看到他和靖子亲密的样子。
  不,更重要的是——石神瞥向汤川的侧脸。可以信任这个男人吗?用不着戒备吗?汤川既然和那个草薙刑警是好有,那他现在在此的情形

,说不定也会被此人告诉警察。
  汤川似乎终于选好便当了,靖子进去转告厨房。
  就在这时,玻璃门开了,一名男人走入。石神不经意地转眼一看,不由得抿紧嘴角。
  这名身穿深棕色夹克的男人,正式前几天,他在公寓前撞见的人。对方还用计程车送靖子回来,当时两人亲密对话的情景,石神撑着伞全

看在眼里。
  男人似乎没发现石神,他等着靖子从厨房出来。
  靖子终于回来了,她一看到刚进来的客人,立刻露出讶异的表情。
  男人不发一语,只是含笑对靖子点个头,也许是想等碍事的客人离开后再和靖子说活。
  此人究竟是谁?石神想。他是从哪冒出来,什么时候和花冈靖子熟识的?
  靖子走出计程车的表情,石神至今仍印象深刻,那是他从未看过的娇艳面孔。那既非母亲也非便当店店员的表情,也许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换句话说那时她展现的身为女人的模样。
  在这个男人眼前,她展现了绝不让我看见的另一面——
  石神来回凝视着神秘男子和靖子,他感到两人之间的空气隐含着某种动摇。几近焦灼的情绪在石神的胸臆扩散。
  汤川点的便当做好了,他接过便当付了钱,对石神说:“让你久等了。”
  两人出了“天亭”,从清洲桥旁走下隅田川边,沿河边迈步走去。
  “那个男人有什么问题吗?”汤川问。
  “什么?”
  “我是说后来进店里的那个男人,我看你好像很在意他。”
  石神心头一跳。同时,也暗自为老友的慧眼咋舌。
  “是吗?没事,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石神拼命故作镇定。
  “是吗?那就算了。”汤川丝毫没有怀疑的表情。
  “对了,你说的急事到底是什么事?你的目的应该不只是买便当吧。”
  “差点忘了。要紧事还没说。”汤川皱起眉头,“正如我刚才所说,草薙那家伙,动不动就来找我商量他的麻烦问题。这次也是,他知道

你住在便当店女士的隔壁后,立刻又找上我。而且,还拜托我一件极不愉快的差事。”
  “怎么说?”
  “警方似乎还是怀疑她,可是他们又找不到任何足以证明犯行的线索。所以,他们想尽量监视她的生活,然而跟监毕竟有限度,因此他们

想到了你。”
  “该不会是要叫我监视她吧?”
  汤川抓抓脑袋。
  “你说对了,不过说要监视也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得盯着。只是请你稍微注意隔壁的动静,如果有什么异样就通报一声,他是这么说的。总

而言之就是叫你当间谍。真不知该说这些人厚脸皮,还是没礼貌。”
  “汤川你就是来拜托我这件事吗?”
  “当然,警方应该会正式来拜托你,他只是托我先来问问你的意愿。我个人认为你要拒绝也无妨,甚至觉得你拒绝更好,不过在社会上混

毕竟还是有所谓的人情债。”
  汤川似乎打从心底感到很为难,不过警方真的会委托老百姓做这种事吗?石神想。
  “你特地跑去‘天亭’,跟这件事有关吗?”
  “老实说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