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嫌疑人X的献身 > 分节阅读_18
《嫌疑人X的献身》

分节阅读_18

作者:东野圭吾 字数:4430 热度:12
和她在一起吧?然后,八成还接着跟踪我。”
  草薙抓抓脑袋,“真是败给您了。”
  “请告诉我,你打算对她穷追不舍到什么时候?”
  草薙叹口气,索性也吧强作笑脸了,他凝视着工藤说:“那当然是等到没那个必要为止。”
  工藤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草薙转身背对着他说声“不打扰了”,就打开玄关大门。
  出了公寓,他拦下计程车。“去帝都大学。”
  看着司机应声驶出车子,草薙才翻开记事本。他边看自己草草做的笔记边回想他和工藤的对话,有必要查证工藤的不在场证明。不过他心理其实早已做出结论。
  那个男人是清白的,他说的是真话——
  而且,他是真心地爱着花冈靖子。此外正如他所说,愿意协助花冈靖子的很可能另有其人。
  帝都大学的正门已经关了,四处可见点点灯光,不至于一片漆黑,不过夜里的大学似乎笼罩着诡异的气氛。草薙走小门进去,到警卫室通报来访目的后就往里走。“我和物理系第十三研究室的汤川副教授越好了见面”——他这么跟警卫解释,其实根本没有事先约好。
  校舍内的走廊悄然无声。不过从有些门缝间漏出的室内光线可以看出,这里并非空无一人。想必正有一些研究者或学生,默默埋首于各自的研究中。说到这里草薙想起以前曾听说,汤川也常留在大学过夜。
  去找汤川,是他还没去工藤家之前就已决定的。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同一个方向顺路,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他想问清一件事。
  汤川为何会在“天亭”出现?当时他是和那个当数学老师的大学同学一起去的,是否和那人有关呢?如果他察觉了什么破案的线索,为什么不告诉草薙?或者他纯粹只是想和那个数学老师闲话当年,顺路经过“天亭”并无特殊含意?
  然而对草薙来说,他不相信汤川会毫无目的,专程去嫌疑犯工作的店里。因为过去汤川向来坚持,除非迫不得已,否则绝不干涉草薙负责侦办的案件。这不是他怕卷入麻烦,而是尊重草薙的立场。
  第十三研究室的门上挂着板子交代每人的去向。上面并列着选修讲座的学生和研究生的名字,也有汤川的名字。照板子所示,汤川目前外出。草薙恨恨咋舌,他猜想汤川八成在外面办完事就会直接回家。
  不过他还是敲门碰碰运气。照板子所示,应该有两名研究生在。
  “请进。”听到一个粗厚的声音回答,草薙打开门。从他熟悉的研究室后方,出现一个身穿运动T恤戴眼镜的年轻人,是他看过多次的研究生。
  “汤川已经回去了吗?”
  听到草薙这么问,研究生一脸抱歉。
  “对,刚刚才走,不过我倒是知道老师的手机号码。”
  “不,我知道他的号码,没关系。况且我找他也没什么事,只是经过附近顺道来看看。”
  “这样啊。”研究生说着放松了表情,他一定听汤川说过,草薙这个刑警常来摸鱼打混。
  “以那家伙的个性,我还以为他应该会在研究室窝到很晚呢。”
  “本来是这样,不过这两、三天走的特别早。尤其是今天,老师好像说他要去什么地方转转。”
  “什么?去哪里?”草薙问。该不会,又跑去找那个数学老师吧——
  可是研究生说出来的,却是出乎他意料的地名。
  “详情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去条崎那边了。”
  “条崎?”
  “对,老师问我们要去条崎车站,怎么走最快。”
  “他没说要去做什么吗?”
  “恩,我问他去条崎有什么事,他只说有点小事……”
  “嗯……”
  草薙谢过研究生就走出房间,难以释怀的心情在心头蔓延。汤川去条崎车站做什么?不需多说,那里是距离这桩命案现场最近的车站。
  草薙走出大学后取出手机,可是从手机里的通讯簿叫出汤川的号码后又立刻取消,因为他判断现在去逼问汤川并非上策。汤川既然不跟草薙商量就涉入此案,表示他一定有什么想法。
  不过——
  我自己去调查我在意的事应该没关系吧,他想。
   
  补考的考卷批改到一半石神不禁叹气,因为实在考得太糟了。这次补考的用意本来就是为了让学生及格,所以他自认比期末考试简单多了,结果几乎看不到一个像样的解答。学生八成算准了反正就是考得再烂,最后校方还是会让他们升级,所以没有认真准备。实际上,也的确不可能留级,即使考不到及格分数,校方还是会硬掰出什么理由,最后让大家统统升级。
  既然这样,一开始就不该把数学成绩当作升级条件,石神想。真正能理解数学的只有一小群人,就算让全部学生记住高中数学这种低层次的解法,也毫无意义。只要让学生知道世上有数学这门难解的学问就够了,这就是他的看法。
  改完考卷一看时钟,已经晚间八点了。
  检查完柔道场的门窗,他走向正门。出了大门,正在斑马线等红绿灯,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您现在才要回家吗?”男人堆起殷勤的笑容,“我看您不在公寓,猜想您或许还在学校。”
  这张脸很眼熟,是警视厅的刑警。
  “你应该是……”
  “您可能忘了我吧。”
  石神制止对方伸手去外套里面拿证件,点点头说道:“是草薙先生吧?我记得。”
  绿灯亮了,石神迈步走出,草薙也尾随在后。
  这个刑警怎会出现?石神移动着脚步,脑中开始思考。这和两天前汤川来访有关吗?
  汤川当时曾说警方有意委托他协助办案云云,但是那件事他明明已经拒绝了。
  “你认识汤川学吧?”草薙开口说。
  “认识,他说是听你提起我,才来找我的。”
  “好像是。我发现您也是帝都大学理学院毕业的,忍不住顺口告诉他,但愿您不会怪我多事才好。”
  “哪里,我也很怀念他。”
  “您都和他谈了些什么?”
  “主要都是聊往事。第一次,几乎都只谈了往事。”
  “第一次?”草薙讶异地反问,“你们见了好几次吗?”
  “只有两次。第二次,他说是受你委托才来的。”
  “受我之托?”草薙的目光游移,“他是怎么跟您说的?”
  “他说什么你叫他先来问问我愿不愿意协助警方调查……”
  “喔,协助调查啊。”草薙边走边抓着额头。
  石神直觉,事情有点不对劲。这个刑警看起来一脸困惑,也许他根本不知道汤川说的这回事。
  草薙露出苦笑。
  “我跟他谈了很多,所以到底是哪件事,我已经有点记不清楚了。他说请您怎么协助调查?”
  石神思索着刑警的问题,他不知是否该说出花冈靖子的名字。不过现在装傻也没用,草薙想必还会去找汤川确认。
  “叫我监视花冈靖子。”石神说。草薙闻言,瞪大了眼。
  “这样啊,我懂了,原来如此。对,我的确跟他说过这样的话。大意是如果能得到石神先生协助就好了,所以他才贴心地立刻帮我转告您吧。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在石神听来,刑警的这番话分明就是临时掰来圆谎的。如此说来,是汤川自作主张地来说那种话,他究竟有何目的呢?
  石神停下脚,转身面对草薙。
  “你今天特地来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不,对不起。刚才那只是开场白,其实我另有要事。”草薙从外套口袋取出一张照片,“您看过这个人吗?是我偷拍的,拍得不是很清楚。”
  石神一看照片,霎时屏息。
  上面拍的是他现在最在意的人,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唯一知道的,就是此人和靖子很熟,如此而已。
  “怎么样?”草薙又问了 一次。
  该怎么回答?石神想。说句不知道就没事了,可是这样的话,也就无法套出关于此人的情报。
  “我好像看过。”石神慎重回答,“这是什么人?”
  “您是在哪看到的,能不能再仔细想想?”
  “你这么说可难倒我了,因为我每天看过太多人了。如果能告诉我名字或职业,或许比较容易回想。”
  “这个人姓工藤,经营印刷公司。”
  “工藤先生?”
  “对。”
  他姓工藤啊——石神凝视着照片。不过话说回来,刑警为何要调查此人?想当然耳,一定和花冈靖子有关。换句话说,这个刑警认为花冈靖子和工藤之间有特殊关系吗?
  “怎么样?想起什么了吗?”
  “嗯……好像是在哪看过。”石神歪着头,“对不起,就是想不起来,我说不定把他当成别人了。”
  “这样吗?”草薙一脸遗憾地把照片收回口袋,接着又掏出名片,“如果想起什么,麻烦跟我联络好吗?”
  “我知道了。请问,这个人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目前还不知道,我们也正在调查。”
  “这个人和花冈小姐有关吗?”
  “对,基本上可以说有。”草薙含糊其辞,摆出不想泄露情报的姿态。“对了,您和汤川去过“天亭”吧?”
  石神回视刑警,由于话题转向意外的方向,令他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前天,我凑巧撞见你们。因为我正在执勤,所以不方便喊你们。”
  他一定在“天亭”监视靖子,石神猜想。
  “因为汤川说想买便当,所以我就带他去。”
  “为什么要去“天亭”?要买便当的话,附近的便利商店不就有卖?”
  “谁知道……这个请你自己问他,我只是受托带路而已。”
  “汤川对于花冈小姐和本案,没说什么吗?”
  “我说过了,他问我愿不愿意协助调查……”
  草薙连忙摇头。
  “我是说除了那个之外。您或许也听说了,他常常对我的工作给予有效建议。他在物理学方面固然是天才,干侦探的能力其实也不赖。所以,我才会抱着一丝期待,猜想他也许又像以往一样提出了什么推论。”
  草薙的问题,令石神陷入轻微的混乱。既然常见面,汤川和这个刑警应该会交换情报。那么,他为何还要问我这种事情?
  “他倒是没特别提过什么。”对石神而言,他也只能这么说。
  “是吗?我知道了。您辛苦了一天还来打扰,真是对不起。”
  草薙鞠个躬,循着原路走回。石神看着他的背影,内心笼罩在一种莫名的不安中。
  那种感觉,就像他坚信绝对完美的数式,被出乎预期的未知数渐渐打乱时一样。
-----------------------
第十一章
出了都营新宿线条崎车站,草薙就取出手机。从通讯簿选择汤川的号码,按下拨话键。他把手机贴在耳上,环顾四周。下午三点这个不早不晚的时段人潮倒是挺多的,超市前面依然放着成排的脚踏车。
  线路很快就通了,草薙等着嘟声响起。
  但还没响起他就挂断了电话,因为他已经捕捉到要找的人。
  汤川坐在书店前的护栏上,正在吃冰淇淋,他一身白裤黑衣,戴着镜片略小的太阳眼镜。
  草薙越过马路,走近他的背后,汤川的眼睛似乎一直盯着超市周遭。
  “伽利略大师。”
  本想出声吓他一跳,但汤川的反应出乎意料地迟钝。他一边舔着冰淇淋,一边像慢动作镜头般地换换转动脖子。
  “你的鼻子果然很灵,难怪大家会揶揄刑警是狗。”他表情丝毫不变地说道。
  “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慢着,我看不想听到“在吃冰淇淋”这种答案。”
  汤川报以苦笑。
  “我还想问你在这做什么。不过答案显而易见,你是来找我的吧?不,应该说,你是来探听我在做什么。”
  “既然你这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