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嫌疑人X的献身 > 分节阅读_24
《嫌疑人X的献身》

分节阅读_24

作者:东野圭吾 字数:4315 热度:14
意到底能派上什么用场嘛——石神想起森冈以前问的这个问题。虽然当时他用摩托车赛举例,解释过必要性,不过难保森冈听

懂了几分。
  然而石神并不排斥森冈这种质疑的态度,对于为何要学习某种东西抱有疑问,是理所当然的。唯有当这个疑问解除了,才会产生求学的目的,也才能通往理解数学本质之路。
  可惜太多老师都不愿回答学生这种单纯的疑问,不,应该是答不出来吧,石神想。因为他们并不真正地理解数学,只是按照既定的课程照

本宣科,只想着要请学生拿到一定的分数,所以对森冈提出的这种质疑只会觉得不耐烦。
  自己究竟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石神想。他正在让学生接受与数学本质无关、纯粹只为了拿分数的考试。无论是打分数,或是藉此决定及

格与否,都毫无意义。这种做法根本无关数学,当然亦非教育。
  石神站起来,做了一个深呼吸。
  “全部的人都不用再写了。”他环视着教室说,“剩下的时间,请你们在考卷背面,写上自己现在的想法。”
  学生们的脸上浮现困惑,教室里一片窃窃私语。他听到有人在嘀咕:什么叫自己的想法?
  “就是自己对数学的感受。只要和数学有关,写什么都行。”他又补上一句:“这个内容也列入计分。”
  学生们的脸上啪的一亮。
  “这个也有分数吗?几分?”一个男学生问。
  “那要看你们学的如何,如果不会解题,就好好加油写感想吧。”说着石神又重新坐回椅子。
  所有的人都把考卷翻了过来,有人甚至已经开始动笔了,森冈也是其中之一。
  这下子全体都能及格了,石神想。如果交白卷当然无法计分,不过只要有写东西就能看情况给分了。教务主任或许会有意见,不过应该会

赞成他这个避免有人不及格的做法。
  钟声响起,考试时间结束了。不过还有几个人喊着“再一下就好”,所以石神又多延长了五分钟。
  收回考卷,走出教室。才刚关上门,就听到学生们开始大声鼓噪,也听到有人说“得救了”。
  一回到办公室,男事务员正在等他。
  “石神老师,有客人找你。”
  “客人?找我?”
  事务员走过来,贴在石神耳边说:“好像是刑警。”
  “喔……”
  “你看怎么办?”事务员露出窥探的表情。
  “什么怎么办?对方不是正在等我吗?”
  “是没错,不过我也可以帮你找个理由,请对方先回去。”
  石神浮现苦笑。
  “没那个必要,他在哪个房间?”
  “我请他在会客室等你。”
  “那,我马上过去。”他把考卷往自己包包里一塞,就抱着走出办公室,打算回家再批改。
  事务员还想跟着,他说声“我一个人就行了”加以劝阻。他很清楚事务员在打什么主意,想必是想知道刑警的来意。而且他之所以主动表

示可以帮他赶走刑警,恐怕也是以为这样就可从石神口中套出内幕。
  一进会客室,他预期之中的对象正在独自等着,是草薙刑警。
  “不好意思,还跑到学校来打扰。”草薙站起来,鞠躬致意。
  “亏你知道我在学校,都已经放春假了。”
  “其实我去过府上,看您好像不在家,所以打电话到学校。结果,就听说有什么补考,当老师也挺辛苦的。”
  “没学生那么累,况且今天不是补考是二次补考。”
  “我懂了,原来如此,您出的考题想必很难。”
  “为什么?”石神直视着刑警的脸。
  “没有,我只是多少有这种感觉而已。”
  “一点也不难,我只是针对一般人自以为是的盲点出题。”
  “盲点吗?”
  “比如说看起来像是几何问题,其实是函数的问题。”石神在刑警对面坐下。“不过,这个应该不重要吧。对了,今天有何贵干?”
  “是,也不是什么大事。”草薙也坐下,取出记事本,“我想再详细请教一次那晚的事情。”
  “你是指哪晚?”
  “三月十日。”草薙说,“想必您也知道,就是那个案子发生的晚上。”
  “你是指在荒川发现尸体的那个案子吗?”
  “不是荒川,是旧江户川。”草薙立刻加以纠正,“之前,我曾请教过您花冈小姐那晚有没有什么异样。”
  “我记得。我应该是回答你,没什么特别的吧。”
  “您说的没错,不过针对这点能否请您再仔细回想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真的一无所知,所以要我回想也无从想起。”石神的嘴角微露笑意。
  “不,我的意思是,您没有特别意识到的事说不定其实具有重大意义。如果您能尽可能地详细描述那晚的情形,我会感激不尽,您不用考

虑和案子有无关联。”
  “喔……这样啊。”石神摸着自己的脖子。
  “事发至今已有一段日子,我知道不容易。所以为了帮助您回想,我特地借来了这个东西”
  草薙拿出来的,是石神的出勤表和任教班级的课程表,还有学校的行事历。大概是向事务员借的。
  “看了这个,我想也许会比较容易回想……”刑警堆出殷勤的笑容。
  一看到那个,石神当下察觉刑警的目的。虽然草薙言辞含糊,不过他想知道的,显然不是花冈靖子而是石神的不在场证明。警方的矛头为

何会指向自己?他实在想不出具体根据。不过,有一点令他耿耿于怀,那就是汤川学的行动。
  总之既然刑警的目的是要调查不在场证明,那他就得好好应付。石神换个姿势坐好,挺直腰杆。
  “那晚柔道社练习完后我就回家了,所以应该是七点左右回去的,我记得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没错。那么后来您一直待在屋里吗?”
  “这个嘛……我想应该是。”石神故意含糊其辞,想试探草薙的反应。
  “有没有谁去家里拜访过?或是打电话来?”
  刑警的问题,令石神微微歪起头。
  “去谁家拜访?你是说去花冈小姐家吗?”
  “不,不是的,我是说您家。”
  “我家?”
  “您会奇怪这和案子有何相干是理所当然的。重点不在于您做了什么,站在我们的立场,纯粹只是想尽量撇清,那晚花冈靖子小姐身边发

生了什么事。”
  这未免掰得太牵强了,石神想。当然这个刑警说这话时,想必也明知石神会发现他是在牵强附会吧。
  “那晚我谁也没见过。电话嘛……我想应该也没人打给我吧,我平常本来就很少接到电话。”
  “这样吗?”
  “不好意思,让你特地跑来,却没什么情报可以供你参考。”
  “哪里,您用不着这样客气。对了——”草薙拿起出席表,“据这上面显示,十一日上午,您好像请了假。下午才到学校上课,是什么事

吗?”
  “你说那天吗?没什么。只是身体不舒服,所以才请假休息。反正第三学期的课也几乎都结束了,我想应该影响不大。”
  “那您去医院看过病吗?”
  “没有,没那么严重,所以我才能下午就到校。”
  “刚才我问过事务员,据说石神老师几乎从来不请假。只是,每个月大概会有一次,在上午请假休息。”
  “我的确是这样利用休假。”
  “听说您一直致力研究数学,常常因此彻夜未眠。所以据事务员表示,像这样的时候,您隔天上午就会请假。”
  “我记得的确和事务员这么解释过。”
  “我听说这个频率大约是一个月一次,”草薙再次垂眼看出席表。“十一号的前一天,也就是十号,您上午请了假。因为是惯例,所以事

务员也不以为意,可是得知您次日也请假,事务员似乎有点惊讶。您连着两天请假,好像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前所未有……会吗?”石神撑着额头,这个局面非慎重答复不可。“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理由。正如你所说,十日那天是因为前一晚

熬夜,所以我下午才到校。结果那天晚上我有点发烧,所以隔天上午只好也请假。”
  “所以才下午到校?”
  “是的。”
  “我懂了。”草薙用显然带有怀疑的眼光回看着他。
  “有什么奇怪吗?”
  “不,我只是在想,下午就能来学校,表示您虽然身体不舒服但是应该不严重。不过如果是这点小病,通常应该会强打起精神照常上班,

所以我有点好奇。毕竟,您前一天上午就已经请过半天假了。”草薙露骨地说出他对石神的怀疑。大概是已豁出去,就算因此惹恼石神他也不

在乎了。
   你以为我会中你的激将法吗?石神露出苦笑。
  “听你这么一说或许的确如此,不过那时我很不舒服,实在爬不起来。可是到了快中午时突然好多了,于是就强打起精神来上班了。当然

,正如你所说,也是因为前一天也请了假不好意思再请假。”
  石神说话时,草薙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以那种尖锐执拗、坚信嫌疑犯说谎时一定会狼狈露馅的视线。
  “原来如此。说的也是,您平常既然在练柔道,一点小毛病想必休息个半天就没事了。事务员也说,从来没听说过石神先生生病。”
  “不会吧,我当然也会感冒。”
  “您的意思是,只是凑巧是那天吗?”
  “‘凑巧’是什么意思?对我来说那天没什么特别的。”
  “说的也是。”草薙盖起记事本,起身说道,“您这么忙还来打扰,真是不好意思。”
  “是我不好意思,没帮上忙。”
  “哪里,这样就足够了。”
  两人一起走出会客室,石神决定送刑警到玄关。
  “您和汤川,后来还曾再见面吗?”草薙边走边问。
  “没有,后来一次也没见过。”石神回答,“你呢?应该常碰面吧?”
  “我也很忙,最近完全没碰面。怎样,改天三个人一起聚聚吧?我听汤川说,石神先生好像也是海量。”草薙做出举杯喝酒的动作。
  “那倒是无所谓,不过等案子破了再说比较好吧?”
  “那当然也行,不过我们干警察的,也不是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改天我再邀您。”
  “是吗?那我静候佳音。”
  “一定。”草薙说着从正面玄关走出去。
  石神回到走廊后,从窗口望着刑警的背影。草薙正拿着手机说话,表情倒是看不清楚。
  他在思考刑警前来调查不在场证明的意义,照理说应该有什么根据才会把矛头指向他。但那到底是什么根据?之前和草薙见面时,他看起

来不像有这种想法。
  不过,就今天的质问听来,草薙尚未察觉案情的本质,他感到草薙还在距离真相很远的地方徘徊,那个刑警对于石神缺乏不在场证明,肯

定以为逮到了他的小辫子。不过这样也好,到此为止都还在石神的计算之中。
  问题是——
  汤川学的脸孔倏然闪过,那个男人察觉到了什么地步?又打算把本案的真相揭发到什么程度?
  前几天,靖子在电话中提到一件怪事。据说汤川去找她,问她对石神有什么想法。而且,他似乎连石神暗恋靖子的心事都看穿了。
  石神回想和汤川的几次对话,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迂回地泄露对她的情愫,那么又怎么会被那个物理学家发现?
  石神转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