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嫌疑人X的献身 > 分节阅读_30
《嫌疑人X的献身》

分节阅读_30

作者:东野圭吾 字数:4790 热度:18
常磐看看手表,答应给他几分钟。  
  他们走出物理学研究室所在的大楼,进入以理科学生为主的学校餐厅。在自动贩卖机买了咖啡,隔着桌子相对而坐。  
  “比起在你们研究室喝的即溶咖啡,这实在好喝太多了。”草薙啜了一口纸杯中的咖啡说,这是为了让常磐放松心情。
  常磐笑了,但脸颊似乎还是僵着。  
  本想先闲话家常,但草薙判断在这种情况下是白费力气,于是决定直接切入正题。
  “我想问的,是汤川副教授的事。”草薙说,“他最近有没有哪里不一样?”
  常磐一脸困惑。大概是我问的方式不对吧,草薙想。
  “他有没有为了和大学工作无关的事,正在调查什么,或是出门上哪去过?”
  常磐歪着头,似乎是在认真思考。
  草薙对他一笑。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和什么案件有关。解释起来可能有点困难,总之我觉得汤川好像在顾忌我,有事瞒着我。我想你也知道,那家伙向来个性偏执。”
虽然不确定这样的解释对方能理解多少,不过研究生总算略微放松表情点点头,也许只是在同意个性偏执这一点。  
  “我是不知道老师有没有在调查什么,不过几天前,老师曾经打电话去图书馆。”常磐说。
  “图书馆?你们大学的?”
  常磐点头。
  “好像是问馆里有没有报纸。”
  “报纸?既然是图书馆,起码都会有报纸吧。”
  “是没错,不过汤川老师想知道的,好像是旧报纸保管到什么程度。”
  “旧报纸吗……”
  “不过,好像也不是非常久之前的报纸。我记得老师好像是问,能不能一次看到这个月的报纸。”
  “这个月的啊……结果呢?有吗?”
  “我想图书馆应该有,因为老师后来立刻就去了图书馆了。”
  草薙点点头对常磐道谢,拿着大约还剩一半咖啡的纸杯站起来。  
  帝都大学的图书馆是栋三层楼的小型建筑,草薙以前还在这所大学当学生时,总共只来过图书馆两、三次,所以连是否经过整修都不确定。在他看来,建筑物似乎还很新。
   一进去就是柜台,里头坐着一名女馆员,于是他试着问起汤川副教授查阅报纸的事。她露出狐疑的表情。
   草薙只好拿出警察手册。
  “不是汤川老师怎么样的问题。我只是很想知道,那时他看了什么报道而已。”他知道这样问很不自然,却想不出其他的方式来表达。
  “在我印象中,他应该是想看三月份的报导。”女馆员慎重地回答。
  “三月份的?什么报导?”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说完,她好像又想起什么似地微微张口,“我记得他好像还说,只要社会版就行了。”
  “社会版?那么报纸在哪里?”  
  这边请,说着她带他去的是摆放成排平台架子的地方。那些架子上叠放着报纸。每十天放一批,她说。
  “这里只是过去一个月的报纸,更旧的报纸已经处理掉了。以前本来留着,可是现在只要上网搜索,就看得到以前的报导了。”
  “汤川他说……汤川老师他说一个月份的就够了吗?”
  “对,三月十日以后的就行了。”
  “三月十日?”
  “对,我记得他是这样说的。”
  “可以让我看看这些报纸吗?”
  “请便。看完再叫我一声。”  
  女馆员转身的同时,草薙已把整叠报纸抽出,放在旁边桌上。他决定从三月十日的社会版看起。
  三月十日,无庸赘言,就是富坚慎二遇害的日子。汤川果然是为了调查那个案子才来图书馆,但他到底想从报上确认什么?
  草薙搜寻和案子有关的报导,最早是刊登在三月十一日的晚报上。之后,随着遗体的身份查明,十三日的早报也有报导,但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后续报导。接着再刊登时,已是石神自首的新闻。
  汤川是在意在这些报导的哪一点呢?
  草薙把为数不多的几篇报导,仔仔细细地反复看了好几遍,都不是什么重要内容。汤川透过草薙,对于这起命案,得到了比这些报导更多的情报,照理说应该没必要再回头看这些报导。
  草薙看着面前的报纸,双臂交抱。
   基本上,他本来就不认为像汤川那么厉害的人,会藉助报章报导来调查案情。在这个天天都有杀人命案发生的时代,除非有什么重大进展,否则报纸很少会对一个案子穷追不舍。这起富坚命案,在世人看来同样也没什么好稀奇的,汤川不可能不明白这点。
  但那家伙向来不会做无意义的事——
  虽然刚才草薙对汤川说了那番话,但在他心中,毕竟仍留有无法断定石神就是凶手的疑问。他无法抹去那份怀疑警方误入歧途的不安,他总觉得汤川好像知道他们错在哪里。过去,那个物理学家也曾多次帮助过草薙他们这些警察。这次应该也有什么有效的建言,既然有,为什么不肯说出来?
   草薙把报纸收好,招呼刚才那名馆员。
  “对您有用吗?”她不安地问。
  “还好。”草薙含糊以对。
  正当他打算就这样离去时,女馆员说:“汤川老师好像也查了地方报纸。”
  “啊?”草薙转身。“地方报纸?”
  “对。他问我馆里有没有千叶或琦玉的地方报纸,我告诉他没有。”
  “他还问了些什么?”
  “没了,应该就只有问这个。”
  “千叶或琦玉吗……”
   草薙抱着疑问走出图书馆,他完全无法理解汤川的想法。为什么需要地方报纸?还是说草薙自以为汤川正在调查命案,其实他的目的和案子根本毫不相干。
  草薙一边左思右想,一边走回停车场。今天他是开车来的。
  他钻进驾驶座,正要发动引擎之际。汤川学从眼前的校舍走出来了,他没穿实验用的白袍,罩着深蓝色外套。一脸凝重的表情,完全没注意周遭,笔直朝小门走去。
   草薙看着汤川出了门左转后,这才发动车子。缓缓驶出校门,就看到汤川正拦下一辆计程车。那辆计程车开走的同时,草薙也上了马路。
   单身的汤川,一天之中大半都在大学度过。他的解释是:反正回家也没事可干,而且要看书或运动都是在学校比较方便。他也曾说过,这样要吃东西也比较省事。
  一看时钟,还不到五点,他应该不可能这么早就回家。
   草薙一边跟踪,一边暗记计程车的车行与车牌号码。这样就算中途跟丢了,事后也能查出汤川是在哪里下车。
   计程车一路向东走,路上有点塞车。虽然两车之间,不时有几辆车切入钻出,不过幸好没被红绿灯拉开距离。
   最后计程车过了日本桥,就在快要过隅田川的地方停下,是新大桥前。前方就是石神他们的公寓了。
   草薙把车子停到路肩,伺机而动。汤川走下新大桥旁的阶梯,好像不是要去公寓。
   草薙迅速环视四周,寻找可以停车的地方。幸好,一座停车计费器前空着。他把车往那儿一停,急忙去追汤川。
   汤川正朝隅田川下游慢步走去,步调看起来不像有事,倒像是悠闲地散步。不时还将目光瞥向那些游民。不过并未停足。
   一直走到游民小屋绝迹之处,他才止步。他把手肘架在河边装设的栏杆上,然后出其不意地把脸转向草薙这边。
   草薙有点狼狈,不过汤川倒是毫不惊讶,甚至露出浅笑。看来他老早就发觉草薙在跟踪了。
  草薙大步走近他。“你早就发现了?”
  “因为你的车子太醒目了。”汤川说,“那么旧的skyline,现在已经很难看到了。”
  “你知道被我跟踪,所以才在这种地方下车吗?还是,你打从一开始就是要来这里?”
  “两种说法都算对,也都有点不对,本来的目的地是这里的再过去一点。不过发现你的车子后,我就稍微改了一下下车的地点,因为我想带你来这里。”
  “你把我带来这种地方,到底想怎样?”草薙迅速扫视周遭一圈。
   “我最后一次和石神交谈,就是在这里。当时我是对他这么说的:这个世上没有无用的齿轮,也只有齿轮本身能决定它的用途。”
  “齿轮?”
   “然后,我提出几个和命案有关的疑问问他。当时他虽然摆出不予置评的态度,但跟我分手后,他却做出了答复。那就是去自首。”
  “你是说,他是听了你的话,才放弃挣扎去自首?”
  “放弃挣扎……吗?也对,就某种角度而言或许的确是如此。不过对他来说,应该是打出了最后一张王牌,因为那张最后王牌,实在准备得非常周到。”
  “你跟石神说了些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就是齿轮的话题。”
  “后来,你不是提出一些疑问?我是在问那个。”
  汤川听了露出有点寂寞的笑容,轻飘飘地摇头晃脑。
  “那个根本不重要。”
  “不重要?”
  “重要的是齿轮,他就是听到那个才决心自首的。”
  草薙大大叹了一口气。
  “你去大学图书馆查过报纸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是常磐告诉你的吗?看来你连我的行动都开始调查了。”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做,谁叫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我没生气。那毕竟是你的工作,随便你要调查我还是做什么,我都无所谓。”
  草薙盯着汤川,然后低头求饶。
   “拜托,你就别再吊我胃口了,你一定知道什么吧?请你告诉我。石神不是真凶吧?既然如此,你不觉得让他顶罪太没天理了吗?你总不希望昔日老友沦为杀人犯吧?”
  “你把头抬起来。”
  被汤川这么一说,草薙抬眼看他,不禁赫然一惊。眼前那张物理学家的脸孔正痛苦地扭曲着,他抬手按着额头,紧紧闭着双眼。
  “我当然也不希望他变成什么杀人犯,可是已经毫无办法了。连我都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喂,你干嘛这么痛苦。为什么不肯坦白告诉我,我们是朋友啊。”
  汤川一听倏然睁眼,一脸严肃地说:“你是我的朋友,但同时也是刑警。”
   草薙哑口无言。他第一次觉得和这个多年好友之间,有一道隔阂。正因为身为刑警,以至于眼看好友露出前所未有的苦恼表情,却连那个原因都问不出来。
  “我现在要去找花冈靖子。”汤川说,“你要一起来吗?”
  “我可以去吗?”
  “无所谓,不过请你别插嘴。”
  “……我知道了。”
  汤川一个转身,开始迈步,草薙也尾随在后。汤川起先的目的地似乎是便当店‘天亭’,他打算去找花冈靖子说什么?虽然草薙很想立刻问个究竟,但还是默默向前走。
  汤川在清洲桥前走上阶梯,草薙一跟上去,就发现汤川站在阶梯上头等他。
  “那里不是有栋办公大楼?”汤川指着旁边的建筑物,“入口有玻璃门。看得到吗?”
  草薙把目光转向那边,玻璃门上映出两人的身影。
  “看得到,不过那又怎样?”
   “命案刚发生时我来见石神,当时我们俩也这样望过映在玻璃上的身影。不过当时我本来完全没注意到,是被石神一说才看到的。在那之前,我压根没想过他可能和命案有关,能和睽违已久的劲敌重逢,我甚至有点乐昏了头。”
  “你是说,你看到映在玻璃上的影子,所以才开始怀疑他?”
   “当时他还这样说:你看起来永远都这么年轻,跟我差了十万八千里。你的头发也还很茂密——说着还做出有点在意自己头发的小动作。这点让我大吃一惊,因为石神这个人,本来是个绝对不会在意外貌的男人。他从以前就坚持,一个人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