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嫌疑人X的献身 > 分节阅读_33
《嫌疑人X的献身》

分节阅读_33

作者:东野圭吾 字数:4495 热度:20
告诉身为朋友的你,不是告诉刑警。如果你根据我的说法进行搜查,那我们就绝交。”
  汤川的眼神是认真的,甚至令人无法反驳。
  “我想赌在她身上。”汤川说着指向“天亭”,“她大概不知道真相,不知道石神付出多大的牺牲。我想告诉她真相,然后等她自己做出判断。石神想必希望她毫不知情地得

到幸福吧,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我认为她应该知道。”
  “你是说,她听了以后会去自首吗?”
  “不知道,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坚持她该去自首。一想到石神,我也会觉得至少让她一个人得救也好。”
  “如果花冈靖子过了很久还是不肯来自首,那我只好开始调查,就算坏了跟你的友情也在所不惜。”
  “我想也是。”汤川说。


  望着正和花冈靖子谈话的友人,草薙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靖子一直垂着头,从刚才就没有换过姿势。汤川也只有嘴唇在动,表情毫无变化。然而连草薙都感受得到,笼罩两

人的那股紧张空气。
  汤川站起来了。他向靖子行个礼,便朝草薙这边迈步走来。靖子还是同样的姿势,看起来似乎动弹不得。
  “让你久等了。”汤川说。
  “谈完了吗?”
  “恩,谈完了。”
  “她决定怎么做?”
  “不知道。我只负责告诉她,没问她要怎么做,也没建议她该怎么做,一切全看她自己决定。”
  “我刚才也说过了,如果她不肯自首的话——”
  “我知道。”汤川抬手制止他,跨步迈出。“你不用再多说,倒是有件事想拜托你。”
  “你想见石神,对吧?”
  草薙这么一说,汤川略微瞪大了眼。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也不想想看我们是多少年的交情。”
  “心有灵犀吗?好吧,毕竟我们目前仍是朋友。”汤川说着寂寞地笑了。
  第十八章完
------------------------------------------------
第十九章

  靖子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那个物理学家说的话朝她当头压下。那些内容太惊人,而且太过沉重。这个重担,几乎压碎了她的心。
  那个人竟然如此牺牲——她想着住在隔壁的数学老师。
  富坚的尸体是怎么处理的?石神什么也没告诉靖子。他说她用不着想那种事。靖子还记得他在电话彼端,淡淡地说他已经全都妥善处理好了,什么都不用担心。
  她的确感到奇怪,警方为何问的是犯案翌日的不在场证明。之前,石神已吩咐过三月十日晚上该怎么行动。电影院、拉面店、KTV、还有深夜的电话。样样都是照他的指示做的,但她并不了解这么做的用意。刑警问起不在场证明时,虽然她一一据实回答,但心理其实很想反问:为什么是三月十日———
  她全都明白了。警方令人费解的调查,原来全都是石神设计好的。但他设计的内容实在太过惊悚。从汤川那里听到时,虽然心知除此之外的确别无可能,但她还是无法相信。不,是不愿相信。她不愿去想石神牺牲到如此地步,她不愿去想石神为了自己这么一个毫无长处、平凡无奇、又没什么魅力的中年女人,竟然毁了自己的一生。靖子觉得自己的心还没坚强到足以承受这个事实。
  她用手蒙着脸,什么都不愿想。汤川说他不会告诉警方,他说一切都只是推论毫无证据,所以你可以自由选择今后该走的路。她不由得恨恨的想,他逼她做的是何等残酷的选择。
  她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甚至无力站起。正当她像石头一样缩着身子之际,突然有人拍她的肩,她吓得猛然抬头。
  身旁站着人,仰脸一看,工藤正忧心忡忡地俯视着她。
  “你怎么了?”
  一时之间她无法理解,工藤怎会在这出现。看着他的脸,这才渐渐想起约好要碰面。大概是在约定地点等不到她,所以担心之下才出来找她吧。
  “对不起。我有点……太累了。”除此之外,她想不出别的藉口,况且她的确很累。当然不是身体,而是精神上的疲惫。
  “你身体不舒服吗?”工藤柔声问道。
  但就连那温柔的声音,在此刻的靖子听来都显得好愚蠢。她这才明白,有时不知道真相原来也是一种罪恶,她觉得不久之前的自己也是如此。
  不要紧,靖子说着试图起身。看她一个踉跄,工藤连忙伸手挽扶。她说了声谢谢。
  “出了什么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靖子摇头。他不是可以解释的对象,这世上找不到那样的人。
  “真的没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所以在这休息一下,已经没事了。”她想发出开朗的声音,但是实在提不起那个精神。
  “我的车就停在旁边,休息一下我们就走吧。”
  工藤的话,令靖子不由得回视他的脸。“去哪里?”
  “我订了餐厅。说好七点到,不过就算晚个三十分钟也没关系。”
  “喔……”
  连餐厅这个字眼,听起来都仿佛来自异次元,难道要叫我现在去那种地方吃饭吗?要怀着这种心情,堆出假笑,以高雅的动作拿刀叉吗?不过,这当然完全不是工藤的错。
  对不起,靖子低声说。
  “我实在没那个心情。要吃饭的话,还是等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再吃吧。今天有点……该怎么说……”
  “我知道了。”工藤伸出手制止她继续说,“看来的确是那样比较好。发生了这么多事,也难怪你会累。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仔细想想,这阵子你的确一直不得安宁。我该让你喘口气才对的,是我太不替你着想了。对不起。”
  看到工藤坦诚道歉,靖子再次觉得此人也是个好人,他是打从心底重视着自己。有这么多人这么爱我,为什么我却无法幸福呢?她空虚地想。
  她几乎是被他推着迈步走出,工藤的车子就停在几十公尺外的路上,他说要送她回家。靖子知道该拒绝,却还是厚颜接受了。因为这条回家的路,似乎变得格外的遥远。
  “你真的不要紧?如果有什么事,我希望你毫不保留地告诉我。”上了车后工藤又问了一次。看到靖子现在的样子,会担心或许是理所当然的。
  “嗯,不要紧。对不起。”靖子朝他一笑,这已是她竭尽所能的演技。
  就各种角度而言她都是满心歉疚。这股歉意,令她想起一件事——工藤今天要求见面的理由。
  “工藤先生,你不是说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嗯,对,本来是这样。”他垂下眼,“不过今天还是算了。”
  “是吗?”
  “嗯。”他发动引擎。
  坐在工藤驾驶的车上,靖子茫然望着窗外。天色早已全黑,街景正逐渐换上夜晚的风貌。要是一切都能这么化为暗黑,世界就此结束,不知该有多轻松。
  他在公寓前停车。“你好好休息,我再跟你联络。”
  嗯,靖子点点头便伸手去拉门把。这时工藤说:“等一下。”
  靖子一转头,他舔舔唇,砰砰拍着方向盘,然后手伸进西装口袋。
  “还是现在告诉你好了。”
  “什么事?”
  工藤从口袋取出一个小盒子,一看就知道那是装什么的。
  “电视连续剧常出现这种画面,本来我不太想这样做,不过也算是一种形式吧。”说着他当着靖子面前打开盒子,是戒指,大大的钻石绽放出细碎璨光。
  “工藤先生……”靖子愕然凝视着工藤。
  “用不着现在立刻答复没关系。”他说,“我知道还得考虑美里的感受,当然首先你的想法也很重要。不过我只希望你明白我绝非抱着玩玩的心态。现在的我,绝对有信心让你们母女幸福。”他拉起靖子的手,把盒子放在她掌上。“就算收下了你也不用心理负担,这只是一个礼物。不过如果你决心和我共度下半生,那这枚戒指就有它的意义了。你愿意考虑看看吗?”
  靖子的掌心感受着小盒子的分量,不禁仓皇失措。她太惊讶了,以致于他的表白连一半都没听进去,但她还是弄懂了他的意图。正因为懂得,所以心理才更混乱。
  “抱歉,我好像有点太唐突了。”工藤浮现腼腆的笑容,“你真的不用急着回答。跟美里商量一下也好。”说着就把靖子手上的盒子盖起来。“拜托你了。”
  靖子想不出该说什么,千头万绪在脑中来回穿梭,包括石神的事——不,或许该说那占了大半。
  “我会……考虑看看。”她费尽力气才挤出这句话。
  工藤欣然地点点头,靖子这才下车。
  目送他的车子远去后,她才回家。打开房门时,她瞥向隔壁那扇门。虽然塞满了邮件,却没有报纸。想必是石神去警局投案前就已把报纸停掉了。这点心思,对他来说肯定不算什么。美里还没回来,靖子瘫坐在地,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突然念头一转,打开旁边的抽屉,取出塞在最里面的点心盒,打开盖子。那是用来装旧邮件的盒子,她从最低下抽出一个信封。信封上什么也没写,里面有一张报告用纸,写满密密麻麻的字迹。
  那是石神打最后一通电话前,放进靖子家信箱的。除了这张纸本来还有三个信封,里面装的每一封信都足以证明他在疯狂纠缠靖子,现在那三封信在警察手上。
  这张纸上针对三封信的用法、当刑警来找她时该怎么应答等等,都有详细的说明。不只是对靖子,还写了对美里的指示。在那详细的说明中,缀满了他预估各种状况、好让花冈母女无论受到任何质问都不会动摇的细心顾虑。因此靖子和美里,才能毫不仓皇、理直气壮的与刑警对峙。当时靖子觉得,如果这时候应付得不好让人看穿谎言,就会害石神的一片苦心化为泡影,想必美里也有同样的想法。
  这些指示的最后,还补上这么一段。
  “工藤邦明先生似乎是个诚实可靠的人。和他结婚,你和美里获得幸福的几率应该比较高。请把我完全忘记,千万不要有罪恶感。因为如果你过得不幸福,我的行为将会完全成为徒劳。”
  她看了又看,再次落泪。
  她以前从没遇到过这么深的爱情,不,她连世上有这种深情都不知道。石神面无表情的背后,其实藏着常人难以理解底蕴的爱情。
  得知他去自首时,她以为只是替她们母女顶罪,但是刚才听到汤川的叙述后,石神蕴藏在这段文字中的深情,更加强烈地刺向她的心头。
  她想去警局说出一切,然而就算这样做也救不了石神,因为他同样也是杀了人。
  她的视线停驻在工藤给的戒指盒上,打开盖子凝视戒指的光芒。
  既已到了这个地步,或许至少应该照石神的心愿,只考虑母女俩怎么抓住幸福就好。诚如他所写的,如果在这时退缩了,他的辛苦将会付诸流水。
  隐藏真相很痛苦。就算怀着秘密抓住了幸福,想必也不会有真正的幸福感受。肯定会终生抱着自负的念头,没有片刻能得到安宁。不过靖子觉得,忍受这种痛苦,好歹也算是一种赎罪。
  她试着将戒指套在无名指,钻石好美,要是能心中毫无阴霾地投入工藤怀抱不知该有多幸福。但那是个无法实现的幻梦,自己的心永无放晴之日。心如明镜不带丝毫阴霾的,毋宁该是石神。
  把戒指放回盒中时,靖子的手机响了。她看着液晶萤幕的来电显示,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喂?她回答。
  “喂?请问是花冈美里同学的妈妈吗?”是个没听过的男人声音。
  “对,我就是。”她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是森下南中学的坂野,突然打电话来不好意思。”
  是美里念的国中。
  “请问,美里出了什么事吗?”
  “老实说,刚才我们在体育馆后面发现美里倒卧在地下不省人事。她是那个……呃……看样子,好像是拿刀子还是什么割腕。”
  “啊?……”靖子心脏突然乱跳,几乎要窒息了。
  “因为出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