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赌石传奇 > 分节阅读_26
《赌石传奇》

分节阅读_26

作者:赌石之王 字数:4687 热度:21
梳妆打扮,将沉箱多年的首饰戴齐。父母满心欢喜送女儿赴佤城,庆幸小夫妻终于能团聚,实现了一家人多年的夙愿!可是,不料风云突变,结果竟会是这样!
  她阿爸抱着“迫击炮”阴郁地抽烟,他没见过黄阿妈,但这老婆娘到底为什么这歹毒,竟谎称慕云自杀?!现在家中又开始闹鬼,传出慕云出尔反尔?是其耐不住寂寞暗中有女人,还是男人暴富招徕蝶蛾飞扑?或许这女人背着慕云气走阿香?对这些风流韵事他见多不怪,但是不论出现哪种情况,关键要快刀斩乱麻;一旦两人见面,相信所有的误解都会澄清。
  想到此,她阿爸忧郁地说:“你咋个不见上一面呢?既然慕云派马仔找来,就说明他一直忘不掉你,咋会疯得抽筋叫个女人来羞辱你?”
  她阿妈马上附和:“你阿爸说得对呀!要不我亲自去佤城找他,当面问个水落石出?”
  “不要再说了!阿妈,我真的快疯了……”阿香大滴的泪水滚落,“三年来我受够了,他给我带来这么多痛苦,不要再提他王八蛋!之前我是爱之欲其生,现在是恨之欲其死!”
  现在女儿倔犟得像头野牛,如果是场误会毁掉这段姻缘,那就太可惜了;到时女儿要追悔莫及,真的会急疯的!为此她阿爸阿妈灸心得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当初呢?之前为他痴情不改,三年寻夫历尽艰辛;好不容易得到慕云的下落,连面都没见上,竟弄得伤心欲绝回来。真搞不懂,你去佤城到底是为哪样?
  一席话说得阿香沉默不语。突然听到外面车声依稀,由远而近,搅得一家人心烦意乱。马达声陡然在院外停止!接着楼下有人喊叫:“阿爸——阿妈……”呼唤声穿透残阳余辉。
  三人悚然变色!她阿爸阿妈缓过神,惊叫:“是慕云!阿香——是慕云来了!快下楼呀!”阿香冷冷地说:“有哪样值得大呼小叫的!现在我是恨他死,不想见王八蛋,要他滚!”
  她阿爸阿妈满脸惊愕,毕竟慕云随后赶来了呀?还有什么比这更说明问题的?人家这么执着,连面都不见,还要赶他走,太不近人情!她阿爸偷偷瞪了阿香一眼,见她无动于衷自顾伤心流泪;明白女儿爱恨交加在赌气,其实内心无比紧张,害怕慕云走掉!他惊惶的望着女儿,怯怯地一步步后退,见她没有反应,转身拔腿咚咚咚地朝楼下跑。
  她阿妈苦苦哀求:“阿香,你晓不得我们多灸心?把我们害得惊惶不安的不是慕云,而是你呀!就算缘分已尽,毕竟三年相爱一场,作为朋友见一面,又为哪样不可以呢?”听这么一说,阿香极不情愿地缓缓起身。
  慕云在客厅掩面流泪,解释诸多的不幸和误会。她阿爸听得老眼红润,边沏茶边欷歔不已,说好在一切已经过去,谢天谢地,夫妻总算能团聚了……
  阿香出现在楼梯口,脸色冰冷带着愠怒,正眼不看他。慕云瞥见倏地站起:“阿香……”擦去酸泪迎上前,望着心上人,一时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你是谁?我认不得王八蛋!”阿香侧过脸,冷冰冰望着户外青山。
  “我是你阿哥——芦慕云呀!返回格莫村庄,黄阿妈说你……佤城的事是……”
  “住嘴!不要说了——”阿香眼里大滴的泪在滚落,“你别跟我提格莫村庄……”
  慕云被吼懵了,这是他始料不及的!本以为苍天悲怜有情人,两人见面会抱头痛哭,互诉衷肠和离别之苦的。不料美丽野性的“罂粟花”一扫天真灵气,变得叫他认不出了;一幅冷若冰霜的面孔,说话似北风吹雪,寒气袭人!他心中明媚的阳光骤然布满阴霾!
  由此,他满腹酸楚的说:“这世上,有谁晓得我历经的磨难?多少朝朝暮暮,梦里尽是相思泪……想不到梦想成真,心上人还活在人间!阿香,能相见该是多么惊喜的事啊,难道你忘了……”
  “没有忘!”阿香抹去泪水,“三年来一直在寻找那份情和爱,谁晓得那是一场噩梦……现在看到王八蛋还活着,也就放心了……从此,我要把他从心里彻底忘掉!”
  慕云不禁打了个寒颤,想起为她买药被山兵打得昏死;想到返回格莫村庄的伤心一幕;想起落难场口……都因信守山盟海誓才活到今天。不由得从胸前掏出玉佛紧捏在手,怅然长叹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每当拿出信物,思念如潮水。可是,想不到这份不了情是如此的沉重?”接着惨淡一笑,“阿香,难道我们不能平心静气地谈谈?”
  “有哪样好谈的!”阿香冷酷如霜,“把那信物放下!心已死,留它还有哪样用!”
  “难道给一次机会都不行?”慕云仰望天色叹息,这时暮色苍茫,淅淅沥沥下起了山雨。想到雨后天晴复暮雨,晚风平添愁绪,一时悲从心来:“就因为这信物,芦某才活得有廉耻……我扪心自问,从没玷污至爱的人。阿香,你不能这样对待我……”
  她阿爸阿妈直愣愣地望着她。谁知阿香听后千愁万恨涌上心头,声嘶力竭地哭喊:“你芦慕云还有廉耻!贱为一张卖身契,去那种地方嫖娼妓,竟然把千金情义当儿戏!你已另寻新欢,为哪样还厚着脸皮来找我——”
  原来如此,慕云怎么能这样!她阿爸阿妈听后大为震惊。
  慕云赶紧解释:“阿香,你听我说……”
  “你走!别脏了我耳朵!听到没有——”阿香捂着脸痛哭。谁知慕云被吼得蔫头耷脑,当真走出门。她见状惨不忍睹,想不到他竟这么不中用,顿时心如刀绞,转身哭着跑上楼。
  雨越下越大,她阿爸阿妈明白女儿的心事,扶门呼喊他回来。慕云很伤心,在雨帘中伫立良久;然后径直朝院外的高坡走去,那是他与阿香第一次缠绵的地方。书包网 www.bookbao8.com

红尘惊梦(4)
坐在山崖,手紧捏春意盎然的玉佛,迷望风来雨去。三年来魂牵梦萦,“望美人兮天一方”的;一旦醒来鹊桥路断,不觉泪湿枕头,半夜坐起有无尽的惆怅。可是惊喜盼到梦想成真,却不似长久的思念、梦中的景象……慕云就这么坐着静静地想,企盼风雨过后,月亮穿出如烟如絮的云霭;有这段生死苦恋,阿香发泄完,会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的。那时他要倾吐经历的磨难,表白与阿慧的关系;然后哪里也不去,留在罂粟花盛开的孟芒镇,享受家庭的温馨。他就这么坐着,聆听风声雨声,企盼传来他罂粟花的脚步声。
  一个坐在风雨中不走,一个关在闺房不出,都在比牛劲,她阿爸阿妈不知如何是好。木楼黑灯瞎火的,她阿爸坐在一隅抱着竹筒郁闷地抽烟,见妻子在客厅手脚无措的,于是瞅她烦心的吼:“你是她阿妈,像蛋胀慌了的鸡在这里转来转去,还不上楼!三年的苦水都喝了,还怕相逢一勺解药!火气消了,两人自然重归于好!”她醒悟地直点头,慌忙点灯上楼。
  推开闺房,她阿妈放下灯说:“你看这转眼快到子夜,慕云仍坐在雨中不肯走,他一直在等你的话呢。”
  “放他妈的屁!”阿香在抹泪,“他走不走关我哪样事!阿妈,你不要来烦我。”
  她阿妈陪着坐了半天,勉强想出一句适合的话:“我和你阿爸陪着你们挨饿嘛,能不能叫他进来,大家吃顿饭,推心置腹地谈谈?”见女儿半天默不作声,她马上起身。
  阿香猛地一抬头:“他没有脚!你去叫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吓得她阿妈一屁股坐下,无助地朝客厅叫:“阿香爸——你上来一下……”
  她阿爸丢下“迫击炮”跑上楼,看到妻子一脸无助,明白是叫他来撑腰把胆!这不是要他顶缸、堵枪眼?唉,只怪妻子太软弱、太没用,照道理女儿的事该阿妈管才恰当。于是提胆拍胸说:“把这个家闹得一团糟,今天阿爸还怕你不成!之前我们不同意,你偷鸡摸狗的跟他私奔,还把生米煮成熟饭……现在你将他往雨地里赶,淋出大病看谁心疼!”
  阿香不屑一顾:“与我三年受的罪相比,他这算得了哪样?淋死他!”说完不理她阿爸。
  这女儿真是刁蛮难缠!她阿爸一不做二不休,开始像害牙痛的揭短,拿她的痛处抖着玩:“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年龄了,之前泼水打人家的主意,还买通土著头人灌他蛇酒;之后竟然追去私奔,还爱得要死要活的,只差没搞出丑事。为这我和你阿妈都害羞。如果今晚慕云伤透心走了,他就再也不会回头!到那时悔恨的是你,而他沾你便宜还卖乖呢……”
  “不要说了——”阿香捂住耳朵气得跳起。阿爸的后一句话振聋发聩,人天生就高不就低,之前她对所有的男子没有感觉;泼水节她一见钟情,不料回到家,他竟坐在她闺房,惊诧天赐良缘,心为之砰砰乱跳!格莫村庄一夜疯狂,两人爱得死去活来。从此她心里装不下其他人,三年苦苦寻觅,并不惜为他殉情!正因为如此,她眼里容不得沙子,无法容忍他有其他女人!她阿爸说得对,慕云在岔路口,她到底要怎么样?这时她心里异常恐慌,现在解铃还需系铃人;但她急需梯子下台,又不能失去颜面!
  想到这里,她心烦意乱喊叫:“你们烦不烦啦——山寨缺了男人难道不办泼水节!今天不叫王八蛋淋个清醒,咋解得了我三年的冤屈!”下面的话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她阿爸马上明白过来,按孟芒镇的习俗阿香要惩罚慕云到天亮,然后由他们出面把女婿叫进来,这样双方相视一笑,都不失面子。女儿怎么想出这种害人的馊主意!
  “可是……你这样耗下去,一旦他走了呢?”她阿妈忧心忡忡的。
  “阿妈真是急死人的……”心想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呀,像个不开窍的死木头!继而恨恨地说:“这么长的时间了,呆在雨地里还想我请呀,做他妈的梦!如果他敢走,就说###里有鬼、害羞,我要他为三年的伤痛付出代价——在赌石场置他于死地!”
  这话骗不了她阿爸阿妈,女儿口气虽冷冰冰的,但心里却爱得像团火。可是,这时女儿像一根筋的犟牛,一旦他们说话走神把她惹烦,她说翻脸就掀桌子。于是两人噤若寒蝉坐等这漫漫长夜,只要天边露出曦微,他俩一扫阴霾,心头的天就晴了!夫妻俩不约而同地看了眼手表,还有两个小时破晓。这折磨人的女儿,此刻她内心未必安宁。
  天刚朦朦亮,她阿妈实在受不了了,“这样呆下去都会急出毛病来的,我去叫慕云!”
  话音刚落,楼下嘎吱一声像撕心裂肺——汽车骤然发动!三人悚然站起,心猛的一下堵在嗓子眼!接着她阿爸阿妈像拉警报的,边喊边朝楼下跑!可是已经晚了,车带着凄厉的发动机声,一路呜咽而去。
  这时的闺房陷于死一般的沉寂,阿香两眼发直,此刻心在滴血,比刀绞还难受;她寻了三年的阿哥,这一去,再也不会回了!恍恍惚惚走到窗前,院内只剩下她孤零零的奔驰,慕云的车随黄尘古道远去,消失在迷濛的孟芒镇。她的心骤然发紧,一下跌进绝望的深渊!
  她阿爸返回,嘴瘪得像中风的:“我的小祖宗啊——你搞的哪样名堂哟?没救了,好好端端的姻缘被你……”接着像杀猪地对楼下嚎叫:“阿香妈——你还不上来!”她阿妈蔫头耷脑的坐在客厅,为女儿伤心落泪。
  坐在床边,阿香脸埋在双手,泪从指缝溢出。过后,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说:“阿爸……我要走了,去佤城找王八蛋,我的玉佛还在他那里……”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爱恨情仇(1)
躺在床上,慕云拿着阿香的信物发呆,这晶莹葱绿的玉佛凝结着两人的灵气,伴随他度过多舛的岁月;本指望劫难重逢现彩虹的,谁知道她恩断情绝视他为陌路。那一夜置他于寒风冷雨中,临近黎明实在支持不住,头痛得像钉锤钉,只好驱车赶回佤城买药。还未到家就发起高烧。病的折磨,精神染上沉疴;由此他执拗地思念,盼望阿香回心转意来看他。
  前一段时间洋楼死气沉沉,段爷还没痊愈;而他病后身体虚弱,像抽空骨髓的躺着,敏顿早出晚归不知在干什么。如果不是阿慧日夜操劳,他和段爷想喝口水都难,更不用说有人为他们买药治病。真是难为阿慧了,每天忙于做饭洗衣,伺候病人,将家务收拾得井井有条。以至她的贤惠打动了段爷,感情的天平完全向她倾斜。
  令他感动的是回佤城的第二天,阿慧在城里买菜回来,上楼给他端水送药,神情黯然的说进城看到阿香了,劝他安心养好身体,相信阿香会来探望;要不然她随他去找阿香,把事情解释清楚,然后他们分手。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