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20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20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1 热度:15
,但是会烧制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瓷人,然后摆在对面的柜子上。这样你就可以看到他的样子了,虽然那个会是真正的瓷人,没有魂魄,不会回应你的瓷人!怎麽样,仁慈吧?」  
  这是仁慈吗?这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事!咫尺天涯不算,而且对方还只是个躯壳,灵魂彻底消失的躯壳!  
  她哈哈大笑,然后头也不回的向楼上走去!  
  小夏绝望的看着她的、实际上是自己的背影离开,从没想过会那麽憎恨自己的身体。她多麽希望此刻有点炸药什麽炸到她的肉身上,让她变成碎片也好,但千万不要让阮瞻因为那具皮囊而着了怨灵的道!  
  怎麽办?难道就只能等?!  
  「小夏!」一个娇柔的调子叫了她一声。  
  她一震。  
  是阿百!失踪良久的阿百!      
第二十二章我知道     
  阿百!  
  小夏差点冲口叫出她的名字,但怕被对面柜子的栓柱发现,硬生生的忍住。她不知道目前身为瓷娃娃的自己,脸上会不会有表情,还是就算在人类看来没有表情,但在身为同类的栓柱眼里还是能发现什麽!  
  她拚命控制着自己激动又兴奋的情绪,不敢回应。  
  「小夏,别怕。我还有一点残存的能力,能让监视你的人看到我制造的幻象,也只有我们互相能听到对方的话。所以,你放心大胆的和我说话,没有关系的。」阿百又说。  
  小夏这才松了口气,「你去哪里了,我要急死了,还以为你被——」  
  「我在这边!」阿百再次用声音提示小夏。  
  小夏听出声音在自己的左边,於是用力撞向那一侧,也不知撞了多少下才感觉自己转了一点角度,勉强看到了一个也微微倾斜的小瓷人,眉目如画的脸,少数民族的衣服,正是阿百。  
  她看到阿百这个样子,心里的绝望又加了一层,本来她隐隐之间也有这种担心,但又觉得阿百生前是那麽有能力的雅禁,也许会有办法自保,没想到她现在落到和自己一样的境地,那麽谁去帮助阮瞻?  
  「我的能力只剩下一点点了,怕帮不了你们,对不起。」阿百彷佛看出了小夏的心思,歉疚的说。  
  小夏连忙摇头,虽然她根本不能动,「不要这麽说,阿百。你是我们带出来的,是我们应该对你的安全负责啊。是我该对不起,把你卷进来。如果有机会,你就逃吧,不要管我们任何一个人。只可惜,我不能帮你找到那个人。」  
  「他啊——」阿百犹豫了几秒钟,「他已经到了,虽然没有出现。但我能感觉得到。」  
  小夏没有说话,真切的体会到了阿百的神情。假如她以前还不能明白。为什麽阿百这样纯真美丽如天使一样的女人会爱上那个阴险恶毒,冷酷自私的司马南,但是现在可以了解了。在这个空城里的极度危险之中,她爆发了自己对阮瞻的全部爱情,所以她可以理解阿百的心。  
  不是女人傻,而是当女人真正爱上了一个男人,她会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放弃一切,包括理智,尊严和生命,明知道是陷阱,还是会一脚踏下去,心甘情愿被万箭穿身!  
  比如阮瞻有一天变坏了,哪怕全世界要与他为敌。哪怕是陪他去下地狱,她也愿意和他在一起,只要他一点小小的爱情作为回报。如果真的爱了。怎麽能够放弃他,离开他!  
  「你怎麽会被捉到这里?」小夏拉回思绪,问阿百。  
  「你们在走山路的时候,我就觉得事情不对,后来你扯下麻花丝,我本来想出去看看情况,哪想到被那个凶灵吓了回去,我真没用!」  
  「凶灵?」小夏不想再让阿百自我谴责,继续问。「是那个附到左德身上的脸上带两颗泪痣的人吗?」  
  「是啊,但是他好像不是从这座城里出来的,而是和城里的怨灵里应外合。而你们本来不该走到这座城镇的,可是城是被人扭曲了空间,所以我看到你们像被人从高处扔下去一样掉到了城里。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救不了你,只好跟着,但是你们都摔昏了,我跑出你的手镯想救你,却被一股极重的怨气裹住,结果——就被关到这个容器里了。」阿百把这些小瓷人的形体说成是容器,在小夏看来还是很贴切的。  
  「但愿阮瞻别被我原来的『容器』所蒙蔽,我很担心他被伤害,他被司马南封印了所有的灵能,现在就和个普通的通灵者差不多,对付怨气这麽深的怨灵太危险了!该怎麽办呢?」一提起这个小夏就忧心忡忡。  
  「对不起。」  
  「这又和你没关系,难道司马南做了坏事你就要道歉吗?我知道你很爱他,但不是他所有的过错都要你承担的。」小夏有点急躁,不知道怎麽劝阿百才好。  
  阿百有几秒钟没有说话,而后才长叹一声,「你们都是好人,可是他——他也好过的。」  
  「阿百——」  
  「那天我看你们被送到这个城里来的手法,就知道是他做的。」阿百好像没听到小夏好心的阻拦,自顾自幽幽的说,「我从认识他到嫁给他,一共相处了五年。虽然他扔下我走了,可是这麽多年来,我一直在心里细细回想他的一点一滴,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比我更了解他。阮瞻天生的能力太强大了,他现在还没有真正觉醒,当他找到使用他的能力的钥匙,阿南就再也赢不了他。他那个人那麽骄傲,怎麽能容忍有人比他强,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除掉阮瞻。」  
  「他这哪里是骄傲?分明是卑鄙!真正的骄傲的人是不屑於使用阴谋诡计的!」  
  阿百哀凉的笑了一声,「他是有些变了,或者是他的心太急切了,很多东西看得到却永远抓不住,从某些方面讲,他是个可怜的人。可是小夏,相信我,这一次他费那麽大力气,不仅是针对阮瞻的,还有——我!」  
  「别胡说了,你那麽爱他,他把你囚在那个井里那麽多年,还不够吗?难道还要害你?他还不至於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吧!」  
  「他不是要害我。」阿百身处在那个小瓷人里,也看不到她的表情,「对别人而言他是坏人,可对我而言,他是我的丈夫,我这一生唯一爱的人。我并不是死在他手里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死以后,他有很多机会能让我魂飞魄散,可是他只是把我的魂魄封在那口枯井里,始终——始终是下不了手的。我想他终究是有一点点爱我。他之所以那麽对我,现在又紧逼着阮瞻,就是因为他想要我手里的一件东西。」  
  小夏没说话,但心里却认为司马南可能是因为想要得到阿百手里的那件东西才没有对阿百赶尽杀绝。  
  「你说过,你找他就是为了给他一件东西,是那件东西吗?」  
  阿百『恩』了一声。  
  「我知道他一直想要那件东西,可是他不和我开口。其实只要他找我要,再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可以送给他。」  
  「那是什麽宝贝,让他非要得到不可?」小夏问。  
  「只是一块有灵性的石头,是我师傅留给我的,我一直随身携带。」  
  「那石头有什麽用吗?」  
  「其实他不用费那麽多力,只要他诚实的回答上我一个问题,我就可以给他。」阿百彷佛没听到小夏的问话,喃喃自语道。  
  「可惜就算你给他,他也不会放过阮瞻的。」小夏不忍心伤害阿百,可战争是司马南挑起的,如果他们不战。死的就会是阮瞻。从这方面看,司马南的性格真是极端,他总是给出这样的谜题——你死我活!  
  「我明白。不用顾及我。实际上,我担心的是阮瞻。他的能力虽然强,可是并没有完全施展出来,而且他的性格尽管也有冷酷的一面,但他不够狠,可能——会吃亏!」  
  「他已经吃亏了。」小夏一提到阮瞻,心就揪紧了起来,「我怕他再受伤。他那个个性,肯定遇到什麽也不罢手,不死不休的。可是阿百,这里有那麽大的怨气,你知道是怎麽回事吗?」  
  「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我面前从来不说的。不过这些人好像都是一个很大的村子里的人,而且据我看,这些怨灵曾经被一位大师用这个塔镇着,很快就要压制了他们的怨气,把他们送去该去之地了,可是这时——」  
  「被司马南放了出来是不是?可是他是怎麽指挥这些怨灵的?」  
  阿百继续叹气,「这麽大的怨气,而且是在长久压制后被释放出来的,没人能指挥的了。他们和阿南只是——互相帮助,现在他也控制不了。这些怨灵有很大的冤情,很可怜,虽然他们这样报复有些凶残,可是他们一定有够常人难有的痛苦。只是阿南他这样——实在很过分!」  
  「那现在我们有什麽办法帮助阮瞻吗?」小夏焦急的问。她和阿百说了半天,只想知道这个而已。  
  「对不起,没有,你只能等。」阿百轻轻的说,「这要看你和他的感情有多深,他这种人会和心爱的人有很强的感应力。你集中意念去呼唤他,也许会有帮助。」  
  「也许?」  
  「对不起,从我爱上阿南那天起,我的能力就开始下降,后来我感觉收阿哑为徒这件事可能会遗祸人间,於是用尽全部的力量祈天,得到了那场关於未来的预言,留下了收服他的办法,而那之后我的能力就完全消失了。现在我能做到单独和你说话而不被任何人知道,用的是我在枯井中度日时重新修炼的一点灵能,但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对不起,我真的帮不了你!」  
  「阿百,不用对不起。」小夏安慰满是愧疚的阿百,她好像把司马南做的恶全算在了自己的身上,「我现在就努力试一下,一定可以通知阮瞻的。那麽多的危险他都挺过来了,这次也一定没事。」  
  其实小夏的心里很忧虑,可是为了安慰阿百不得不这样说,但是到后来,这种安慰让她自己也有了一点信心。阮瞻是谁?她爱的男人,怎麽会这麽容易就被蒙蔽和击倒呢!  
  她向相反的方向撞那个『容器』,顾不得受伤的肩膀有多痛,直到可以正视对面的栓柱才停止。她现在没有其他办法,阿百也帮不上忙,不过找到了阿百,知道她只是和自己一样被囚困,并没有危险,总算是放下一桩心事。  
  「阮瞻!阮瞻!小心,那不是我!」她集中所有的精神,拚命在心里叫着阮瞻,一遍又一遍,期望可以把自己的话传达给他。  
  就这麽过了不知多久,小夏没有得到一丝回应,但却突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让她的心一阵狂跳!  
  是阮瞻!他还没事!  
  她渴望的望着楼梯处,随着那稳定又有点散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见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了,正是还平平安安的阮瞻!只是——还有一个女人紧紧偎在他的身边。两人之间的亲昵和甜蜜让小夏的心从狂喜陷入了极度的痛楚之中。  
  他的灵能没有恢复!  
  这从他无神的双眼和相对缓慢的动作中看得出来,而且他也没能收到自己的信息。因为他温柔的拥着身边的女人,把那怨灵当成了自己!  
  小夏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被放在火上烧,又乾又疼,然后裂成碎片!  
  他怎麽能认错呢,虽然那怨灵正在使用自己的身体,可他一向感觉敏锐,这次为什麽感觉不到那身体里不是她的灵魂?然而比妒忌更让她心急的是,阮瞻对那个女人一点也不设防,反而用最温柔的态度对待她!这样的话,假如怨灵对他下手,他不是连反击的机会也没有吗?  
  为什麽他收不到自己的信息呢?他为什麽感应不到她?是她不够专心吗?可是那个怨灵为什麽不动手?他们不是一直要除掉阮瞻吗?这麽久了,他们一直不下手,一定是还拿不准阮瞻的实力如何!  
  她的眼睛盯在阮瞻的脸上。期望他望到自己这一边,然而他根本不看柜子,一直和那个冒充小夏的怨灵说话。  
  「叫了这麽半天门,你才给人家开。」怨灵娇声抱怨。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