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21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21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5 热度:14
  小夏差点吐了,她从没用过那种语气和阮瞻说过话。可阮瞻为什麽听不出来,还是以为恋爱中的女人都是那个样子?但她对一切都无能为力,除了拚命呼唤他,就只有看着乾着急!  
  「对不起。当时正是恢复灵能最关键的时刻,不能分神的。」阮瞻的声音响起。  
  他的声音像平常一样平稳而有磁性,显得胸有成竹。小夏想可能正是因为他这份从容不迫的态度,才让怨灵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对他下毒手。所以,从怨灵占用了她的身体到现在。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阮瞻还是平安无事。  
  「那现在恢复得如何?」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封住视觉的那道隐形符还没有解除,别担心,会很快的。」阮瞻轻声说。  
  他说话的时候,那怨灵正把手伸向他的后心,但当听他说到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那只已经瓷化的手又放了下来,显然怕了阮瞻,看来他那个掌心雷和火手印对这些怨灵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这时候,小夏才意识到这个怨灵的灵力也许是这群怨灵里最高的,因为她清楚的看到那怨灵的身体能随意变化,一会儿瓷化身体,一会又恢复到肉身的样子,难怪阮瞻感觉不出来。  
  「你准备怎麽做?」假小夏又问。  
  「我就留在这个塔里。」阮瞻说,「我知道这个塔是专门为了镇怨灵而建的,也知道本来这些怨灵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弭这怨气,化解了戾气,各得其所去,却偏偏让人给破坏了。」  
  「你知道?」假小夏语气控制着没变,但神情变了。  
  「是啊。」阮瞻温柔的笑,「所以我要留在这里,因为这里对我而言有地利,那些怨灵是无法大批进来的,只有个别灵力和怨气都格外深的才可以进来,还要其它怨灵的帮助才行。我只要待在这里面,他们之中没有人能避得开我的掌心雷和火手印。」  
  怨灵僵在当地,脸色变得及其狰狞可怖,这让小夏不忍看下去。那可是她的脸,她永远也不想变得如此可怕!  
  「小夏,别怕。不然我给你试一下怎麽样?要个火手印吧!」阮瞻抬起手。  
  「不!」假小夏情不自禁的大叫一声。  
  「怎麽了?没关系,火手印不会伤到你的。」阮瞻把假小夏搂到胸前。  
  「恩——我只是不喜欢那个,没有什麽。我不想让你随便使用。」假小夏掩饰。  
  「不要?也好。我还是留着灵能去对付怨灵吧,然后等我完全恢复的时候,我就带你从这座鬼城中出去,其它一概不管了。」  
  看到这里,小夏有点怀疑了。阮瞻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是假的吗?  
  他是个冷静矜持的男人,从不会在女人面前显摆什麽,而且他对鬼魂的好感超过人类,假如不是鬼魂要伤害他身边的人,不是实在看不过去,他一般不会对它们动手的。  
  那他现在是怎麽回事?他在谋划什麽?还是恋爱中的男人也会变?  
  「其它人不管了吗?」怨灵又问。  
  「那些人一定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不然不会被关到这里等死。」  
  「等死——等死——」怨灵好像想到什麽,喃喃自语道,脸上竟然出现了些恐惧的神情。  
  「怎麽了?」  
  「没事。只是觉得等死的感觉很难受啊。」怨灵打了个寒战,「要亲眼看着死亡的降临!」  
  「你就是太心软了。」阮瞻把假小夏抱在怀里,手掌在她的背上摩挲着,「好多事都是无可奈何的,你不要担心了,一切都会解决的。」  
  看他抱着那个怨灵,小夏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如果这时候怨灵对他下手的话,他必死无疑。只见那怨灵窝在阮瞻的怀里,脑袋侧了一个无法形容的角度,正好和小夏脸对脸。她的手也在阮瞻的背上来回抚摸着,一会儿就变成碎瓷一样的利器,一会儿又变回那只娇嫩的小手模样,显然心里一直在挣扎,想动手却又不敢。  
  最终她还是没敢动手,慢慢挣脱了阮瞻的怀抱,小夏的心也才放下,感觉好像自己经历了一番生与死的洗礼一样。  
  「你吃点东西吧,如果你不饿,至少你要喝点水。」怨灵说。  
  「好吧,不过我记得你放在楼上了,你去拿来吧。」阮瞻点了点头。  
  怨灵听他同意喝水了,脸上再出极度兴奋的神情,「好,我去给你拿,你等着。」说完转身就走。  
  当她的身影一消失,阮瞻立即略一抬手。那熟悉的姿势让小夏立即明白他是在布结界,不由得心里一阵狂跳——他恢复能力了吗?至少可以布结界了吧?  
  阮瞻在结界布好的一瞬间,直直向小夏的方向走来,眼睛闪烁着异样的神采。这说明他的视力也恢复了,刚才他一直是装作看不见!  
  他走到寄放小夏魂魄的小瓷娃娃面前,凝视了几秒钟,然后伸出食指爱怜的抚摸着,「别担心,我知道,一切我都知道!」  
第二十三章第一窑     
  万里闭着眼睛仰躺在床上,四肢舒服的伸展着,看似轻松,其实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是紧张的,包括心肌和脑神经。  
  他不知道是给钦佩还是讨厌司马南。  
  他本来觉得自己的招数非常有效——司马南不是要派出各路杀手对付他吗?他就把自己晾在阳光底下的场地中心,如果谁要动他,必须也站到众目睽睽之下,因为目前司马南还没有打黑枪、背后下刀的条件,所以这样是最佳的防守策略。  
  不过司马南不愧是老奸巨滑,竟然自己大大方方的出现,就住在他的隔壁,让他如芒刺在背,精神高度紧张,却又无可奈何。  
  司马南现在的身份是个正当的商人,来洪清镇是为了考察有没有可能合作有关瓷器的业务。他的出现马上盖过了万里身上的光环,毕竟实打实的买卖总比简单的宣传要好得多,所以现在万里不仅觉得头顶上有把刀悬着,随时会落下来,而且他想打探消息的计划也被破坏了。镇上的人都削尖了脑袋往司马南那里钻,哪还有人陪他东拉西扯。人家不仅是大富翁,还有个长袖善舞的女儿,他的吸引力立即降为了零。  
  而且,司马南直接对自己动手也就罢了,但他偏偏没有动作,只是盯着他。这让他恨得牙根痒痒,有点有力使不出的感觉。他明白司马南是为了在精神上折磨他,觉得司马南这种喜欢把事情简单复杂化的行为多少有点心理病态,另外他也知道事情绝不那麽简单。司马南这麽做还有其它的理由。  
  司马南是要让他选择。假如他怕了这一切,因承受不了这种心理压力而偷偷离开,司马南不会阻拦他,可如果他执意要帮阮瞻,那他也不会客气!  
  所以在没到最后摊牌的时间前,他不担心自己的安全状况。因为他断定司马南目前不会动他,原因就是怕他的死激起阮瞻的凶性,把一个人逼急了,他就会发挥出巨大的能量,这不是司马南乐见的。事实上他觉得司马南是有点忌讳阮瞻的,绝不想和阮瞻拚命。  
  他走了,阮瞻就会失去一个重要的帮手,如果他留下,在司马南的眼里他就是上好的饵料。现在只监视着他。等养得胖胖的,时机也成熟的时候再杀来祭旗!  
  司马南从来都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东西,并且要利用到最大的极限,搾取最大的价值!对他,就如猎手对於猎物。围而不杀!  
  他要怎麽办才好呢?时间紧迫,他要尽快打听到事情的真相,还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当然还要尽量不要让司马南猜出他做了什麽!  
  这两天他一直进行『社交和采访』活动,也不是一点成绩没有。首先,他打听出洪清镇确实出过一件大事,就在本镇下属的一个乡村。虽然是什麽乡村,出了什麽事,镇上的成年人都讳莫如深,他也还没有搞清楚。但他通过对得来的信息进行时间推算,觉得这件事一定发生在十年前。  
  其次,根据这个时间,他查阅了部分公开的资料,得知目前镇上的领导,包括镇长和那几个失踪的官员在十年前就已经执政了。  
  第三,失踪的人之间除了那几个官员是镇长绝对的嫡系部队外,其它几个年青人的父母以前都曾经是当年镇上的负责人,就连省城的美女记者刘红和摄像记者左德也一样。这样就好玩了,因为确实有一条线把所有陷落在空城中的人全部串了起来。现在只差找出这个线头,牵出整件被掩埋了十年的事情来。  
  想要在报纸上做免费宣传而主动来找他的人,大部分是洪清镇中上等的人物,也许他应该去找下层的普通民众来打听一下,虽然他偶尔这麽做的时候,发现民众好像比较恐惧,并不想说,但向这方向努力或许是正确的。  
  最后,这个店的老板有点古古怪怪的,总在观察他一样,还说了好多奇怪的话。店老板说看他不像有钱人的样子,长时间住在旅店不划算,单位也不一定给他报销,不如租住民居。按常理,没有一家店老板会这样说的,这个人不是特别善良,就是有什麽事,却又不敢明说。  
  他尝试着打探过,结果这老板说话做事却滴水不漏,一点口风也探不出来,只是说镇西边的民房相当便宜,建议万里去看一下。  
  还有,那个一直藏在事件背后的人——那位姓龙的风水先生,他一直也没打探到消息。但这个人对於镇子上的人来说是类似於神一样的存在,万里总觉得他和这些怨灵事件有关系。  
  他躺在床上良久,表面上是在午睡,但却在考虑着自己下一步要怎麽办,最后终於决定来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司马南不是盯他吗?他就让那老狐狸盯。他白天会在镇上四处乱逛,趁人不备时用隐身符甩掉那些整天盯他梢的人,然后就可以自由行事了,而晚上他还会照样回来睡到敌人的隔壁。据他所知,司马南喜怒无常,周围和手下的人都怕他,所以只要他让跟踪他的人追丢一阵子,等晚上回酒店前再想办法让这些走狗发现他,相信那些人绝不会去向上报告他中间时间段的行踪不明。走狗们不过混口饭吃,不会像他和阮瞻一样互相忠诚。  
  血木剑他无法缩小,但带在身上不方便,藏起来又不放心。於是他乾脆用小夏的方法,买了个钓鱼杆,把剑放在钓杆盒子里,再把阮瞻留下的符咒也放进去,每天随身携带。另外,他还给自己备了点普通的防身利器,这样无论是人还是鬼来袭击他。只要司马南不派BOSS级人物,他都不怕了。  
  这样计划好了,万里下午就行动起来。先是进了镇上最热闹的一家商场,然后在厕所里隐了身,让那些跟踪他的人傻等在那里,他自己则早跑到镇上打听情况去了。当然,那些『可怜』的人会看到厕所大门开了一下,但却没有任何人出来。  
  他觉得店老板对他有暗示,所以直接去了镇西。  
  一个地方的发展,无论是大时时彩实战专区、城镇还是乡村都不会十分均衡,有的地方富一点,有的地方就穷一点。洪清镇虽然是省首富,不过镇西大多住的是生活平凡,并不怎麽富裕,无钱无势的人。因为大部分的人没有自己的生意,或者生意不大。所以房子比较破旧。本来因为镇上的财力全部支持建新镇了,旧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就已经比较落后了,镇西就还要加个更字。土路狭窄,坑洼不平。两侧的房屋也是低矮的平房。  
  几番交谈之下,万里发现这里的民众对新镇的向往多於其它地方的人,因为在那里生活质量会明显改善,所以他们对镇上的领导在敬畏之中还多了些感激,而为了怕打草惊蛇,万里又不敢明着问,这样想打听情况就更难了。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万里突然想起他来镇上的第一天,遇到的那位失去儿子的老人风娘也是住在这里,自己答应帮她治病。却又一直抽不出时间去拜访。此次既然来了,他决定去探望一下。凭他的判断,风娘周围的人都很善良,如果能遇到那位说话爽直不隐瞒的中年妇女就更好了,或许可以无心插柳也说不定。  
  他拿出身上的记事本,看了一遍地址。又确定周围没有人跟踪,这才找到了风娘家里。   <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