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27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27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0 热度:14
笼罩一丝阴气,纯属装饰品。  
  当然每一层的地面中央都有一个八卦形。但也只是地面上有一个而已。屋顶上有相对应的八卦图,只在第八层才有,好像第九楼地板上的图渗透到八楼的屋顶上。而且,这些八卦图的大小和楼层的面积相反,楼层的面积越大,八卦越小。方位也不尽相同。还有就是,这些八卦不再是那特殊的竹片制成的,而是类似於隐形的图形,人类的肉眼是无法看到的,只有他这样有灵力的人才能看出。  
  无一例外的,每个八卦都损坏了一点。  
  这样算来,从第二层到第八层共有八个八卦图,且破坏的地方都不一样!另外,八楼上的小瓷人他曾经认真数过,不包括小夏他们,一共一百七十三个,也就是说当年发生的冤案里有一百七十三人同时死难!这麽大的事,竟然被瞒得滴水不漏,别说其它地方了,连本地人都一知半解,可见责任人的能量之大,手段之高!  
  第一层与其它地方大不相同,没有八卦图,只有地面上不规则的倒扣着一大八小共九个钟,墙面和屋顶上绘满了佛祖、菩萨、罗汉,华丽又神圣。不过,目前这塔都被邪气污秽了,此地的庄严感也荡然无存。  
  阮瞻仔细观察周围,因为虽然他对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不太擅长,但根据他的推断,这阵法还有一处最关键所在。  
  看了一圈,什麽也没看出来。一楼就像个大型佛教宣讲圣地,并没有暗门机关或者密室什麽的。  
  阮瞻静思了一下,觉得自己不会推测错误,再想起他们从广场跑到塔里的时候,虽然走的是一条回廊曲径,但感觉一直在上坡,进塔的大门还有好几级台阶,冲进来的时候差点绊了他一跤,那麽说来,这塔的一楼地面就比外面的水平地面高出很多,也就是说,它有可能有个地下一层!  
  有了目标就好办多了,他把精力集中在地板上。  
  按理说,他现在是魂体,应该能看透人类所不能看透的东西,可是他却看不见地板下面有些什麽,可见这地板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并看不见大片的中空。他只好把灵能运用到他的阴阳眼上,过了十几秒,终於让他看到了地面下的一点特殊情况。  
  他心里一喜,急忙又集中意念,来到楼层中央那些大钟和小钟之间的缝隙处。他刚才看得明白。这些地方的下面是镂空地,可以让他穿地而入。  
  楼层下面是一间巨大的地下室,面积远远超过塔的底座,像个地下停车场一样,站在这里看刚才下来的地方。发现那些钟之间的缝隙,也就是能穿地而过的地方形成一个奇怪的形状,有点张牙舞爪之感,像一只手死按着地面一样。  
  再看这地下一层,在地面的中间也有一个巨大的八卦,只不过其图形是由水组成的。就是在地面上挖出一个八卦形,中空处充满了水。  
  应该说湖水!  
  原来这块地面是与围绕着塔的那个人工湖齐平的,因为物理学上的联通原理,这里就呈现了这种情形!  
  水为阴,这个天然的水八卦对整座塔有着巨大的作用,但此时它也是损坏的,而且不是损坏了一点,而是全部损坏了。倒不是有人毁坏了水池,而是在水中加入了许多不该有的东西。  
  如果说楼上的那些八卦是分别被人取下了一点东西,那麽那些东西此刻就都加在了这个水八卦上。  
  「他还真方便,自己即没有带东西来,也没有带东西走,只是从楼上的每个八卦都拿下来一点,然后全加在这个水八卦上。这样就完全破坏了这塔的格局!」阮瞻不知道是该钦佩司马南还是鄙视他,竟然能这样投机取巧。  
  只是对於司马南的细密心思,他完全是佩服的。  
  他把每个八卦都破坏不同的地方,非常细微但又是最关键的地方,然后把取下来的竹片和那些隐形的质料扔到这个水八卦上时,又煞费苦心的全部弄乱。如果不是他从最上层就认真记住每一个八卦损坏的情况,到现在还不知道怎麽恢复呢!  
  他俯身把那些不属於这里的东西捡起来。先恢复这个水八卦的功能,然后把那些多余的东西都带在身上,竹片也施法隐形,这才回到地面上去,一层层恢复八卦图的功能。这个时候,他更觉得巧合之中是有奇迹的,如果不是魂魄离体,他不仅无法安心的检查塔被破坏的情况,更是不会发现和进入这个地下室。  
  这地下室在建的时候就是密封的。出入口又被那些有先天罡气的钟围在其中,怨灵即看不到也进不来这里。虽然不知道司马南是怎麽做到的,不过他是却歪打正着才能发现。  
  还有,他发现一下到地下室里,他的灵能就迅速恢复了,这就是说,只要离开这塔内的正常范围,灵能就不会受到限制了,这为他最后和司马南的决战计划提供了一条可行的办法。  
  他认真又耐心的根据记忆修复着塔内的阵法,并不知道当他在地下室时,一个人影已经悄悄走到楼上去。不是鬼魂,确实是个人!  
  是毛富!  「意外吗?」毛富像小孩过家家一样挪动着小瓷人,把依附了小夏、刘红、赵家远、马记者和阿百魂魄的小瓷人单独摆放在一起,其它的小瓷人都推挤到一边去。  
  「我没疯。」他得意的继续说,「我只是装疯。」  
  「你是卑鄙的内奸!」小夏虽然知道自己的声音像是蚊子叫,但还是忍不住大声斥责。她从一开始就厌恶毛富,觉得他文质彬彬的外表下潜藏着阴险的气息,没想到他比自己想得还要卑劣。  
  没想到毛富竟然听到了小夏的说话,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羞耻的样子,而是依旧得意非凡,「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形势明摆着的,帮助这些大仙们做事总比被关在这些瓷器里强。你们知道吗?他们不会放出你们的,你们的身体被利用后,就会被丢到湖里喂鱼,而你们的魂魄就永远被留在这里,被一批批的人参观,把玩,甚至买回家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个完。放心,我会来看你们的!嘻嘻——」  
  他拚命压抑着笑声,但神情又亢奋之极,被这空旷阴暗的空塔一衬。显得格外诡异,可怕!  
  他说自己没疯,但他这模样让小夏不敢确定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刘红哭叫了起来,「只要你肯放了我,我什麽也不会说出去!求你了,帮帮我!我会报答你的。你要什麽,我都给你!要我的人也行,你不是喜欢我吗?」  
  在毛富持续的笑声中,刘红苦苦哀求。  
  小夏此刻真恨自己不能动,不然真想上去扇刘红两巴掌!不知为什麽,一遇到这个女人,她身上的暴力愿望就特别强烈!这还是女人嘛,一点自尊也没有,人品那麽卑鄙,为什麽还有那麽多人捧着她!  
  「你们呢?」毛富斜过眼睛来看小夏和阿百。  
  小夏不知道他怎麽知道阿百的。可能是阿百的魂魄附在小瓷人身上的这件事他知道吧。但看见毛富那副淫贱的德行,她现在虽然只是个瓷娃娃,却也快吐出来了。眼见他肮脏的手就要摸到自己身上,拚命向旁边一撞,令一直不能动的『身体』动了一下,差点从架子上掉下去。  
  毛富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去接,「小心,你们掉下来会没命的。会和那些大仙们一起走的。」他脸都白了。  
  「我不怕。」小夏倔强的道。  
  「你不怕?」毛富懊恼的笑,脸色又青又白,还真有点狰狞怕人,「我就摔碎了你看看。」  
  「你不敢。」一直没说话的阿百插嘴,「你的主子还要用小夏来威胁阮瞻,哪容得你胡来?」她一向温和,此时也不禁有些生气。  
  「胡说!」毛富一脸被人揭穿谎言后的惊慌。「我现在就摔了她试试看!」  
  「好啊,你来啊!」小夏火大的喊。  
  毛富伸出手,但却停留在小夏『身边』老半天,终於还是没抓下去,只得一甩手,原地转了几圈,然后一把抓住刘红的瓷象,高高举起,在刘红的长声尖叫声中。把她狠狠的摔在地上。  
  只听『啪』的一声响,小瓷人被摔的粉碎,一声女人的哀哭从地面上传来,然后一条透明的小影子好像身不由己一样被吸到了塔外面的浓雾中。  
  那声女人哭和一地的碎片骇住了小夏和阿百,她们不知道作为人的刘红和作为魂魄的刘红的哭声竟然如此不同,前者烦人。后者阴森。而且,小夏虽然讨厌刘红,有时候忍不住撂几句狠话,但并没有想过让她去死,也没想过她那麽轻易就死了,所以这突入其来的情景着实吓到了她!  
  「怎麽样?怕了吗?」毛富得意的说。  
  小夏惊慌之下愤怒之极,没想过同样是人,怎麽会有这样卑鄙无耻的人类!  
  「我为什麽要怕你?你只是个背叛的人!」  
  「你不怕?好,我摔了赵家远!」他说着又把手伸向赵家远。  
  「不要啊!毛镇长!」赵家远大惊,「求您放我一条生路,永远留在这里也行,随便怎麽您怎麽高兴都行,就是留我一条命吧!」   
  「你不要伤人了!」小夏惊叫一声,「同样是人,你怎麽做的出来。我怕了你,你快放下他!」  
  「求您啊!」赵家远也继续哭求,「求你念在我鞍前马后这麽多年跟着您,从来没有二心,饶我一条命吧!我继续给您当差,就当我是您的一条狗!一条狗命而已。」  
  毛富高举着赵家远,犹豫了一下,好像赵家远的话对他有些触动。毕竟赵家远一直是他的走狗,他装疯时,在这麽危险的情况下也没有扔下自己跑,绝对是一条忠狗。  
  一旁的小夏见他平静了一点的神色,松了一口气,以为赵家远暂时保住了小命。  
  哪想到毛富却突然变了脸色,他挥动了一下手臂,把赵家远举得更高,轻声说:「你以前做的很好,我会照顾你的家人的。可惜我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不能冒险,而且,你对我已经没用了!」说完,他手腕向下一抖,一声震人心魄的响声后,赵家远也同样被摔的粉碎,魂魄被吸走。  
  「你真是残忍!简直不配当人。」阿百眼见两桩惨剧,善良的心无法承受,声音都抖了。  
  小夏说不出话,没想到毛富竟然毫不犹豫的残害同类,这种行为根本是猪狗不如,难以想像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为了保住自己,竟然可以自私,卑劣,丑恶到如此地步!  
  「现在轮到谁了?马记者?」  
第二十八章刺杀     
  「不要!」小夏、阿百和马记者同时喊起来,声音里都带着惊恐之意,知道和这个已经丧失人性的人根本没有道理好讲了。  
  毛富就是想要这些人怕他,见他们终於低头,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没错,我是个背叛的人。我背叛过乡亲,背叛过上司,背叛过朋友,现在也不怕再背叛你们。只要我能得到好处,我能够活下来就行了,为什麽要管别人?现在,我就去完成我的任务。那个阮瞻不是法力高深吗?让大仙们无法下手吗?没关系,我是人,不怕他的法术,我可以在他静修时杀了他,为大仙们除去后患!」  
  他说着就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刀来!  
  刀出鞘后,即使在黑暗里,刀锋上也闪过刺目的光芒,晃得小夏的心里一片冰凉。  
  他要杀了阮瞻!  
  小夏惊恐的想。  
  她知道阮瞻的眼睛和法力都已经回复,但假如他正在静修,或者他没有防备一个『疯子』,他很有可能被这个丧心病狂的混蛋伤到!  
  「司——张群给了你什麽好处?」阿百突然问。  
  她差点冲口叫出司马南的名字,但想到他现在借用的是张群的肉身,急忙改口。  
  毛富听到阿百的话,愣住了,脸上流露出意外和惊恐的神态,显然阿百触到了他心里最脆弱的部分。  
  「你——」  
  「你最好告诉我实情,否则我会让他杀了你。」阿百大声说。  
  毛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