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30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30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8 热度:15
一条道路,村民告诉他山上住的老人是个手工做木偶的手艺人,还劝他在村子里住一夜,别大晚上的往山上跑。  
  他假意说过几天才上山去,现在只是打听一下,然后向回镇的方向走。等确定没人注意到时,他又循原路上山。此时一看他特意买的那块萤光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从地图上看,这座山不高,可是真正爬起来就知道有多麽不容易了。他路不熟悉,又不能找向导,偏偏今晚有点阴天,别说月亮了,连一颗星星也没有,所以他只能凭着以前玩过的野外定点游戏的经验,拿着指南针找寻道路。  
  他兜兜转转的走着,绕了很多冤枉路,凶狠的山蚊子隔着他的长衣长裤咬得他浑身是包,让他又痛又痒,直到接近午夜了,他还没找到龙大师的住处。可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挂掉的时候,前面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点光亮。说是灯光吧,却是流动的;说是鬼火吧,那火的光芒却是温暖的黄光,不是绿色的磷光。  
  不管是什麽,过去看看再说!  
  万里一咬牙,向着那些火光走了过去。  
  那是山林里一片比较平坦的地面,万里看到火光时是站在一片山坡的高处,所以看着虽然近,走起来就不那麽容易了。近些再看,见那些流动的灯火后确实有一片房屋,占地不小,黑漆漆的,看着像随便堆放的一堆巨大石头,感觉却像是一座坟墓。  
  最奇怪的是,灯火全在屋子外面,屋子里面却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  
  是屋主人睡了吗?那为什麽要在屋外点灯?是防止野兽吗?可是这山比较小,根本没有野兽出没!  
  万里边想边走,只觉得脚下的路走起来很艰难,到处是齐腰深的野草,看来很少有人来这个地方,一条小路也找不到。正当他在想,路这麽难走,屋里的人要怎麽出入这里时,眼前的灯光突然没了!  
  只是一瞬间而已,灯火却毫无徵兆的全部熄灭了!  
  万里呆站在草丛之中,立即失去了目标感,四周一片漆黑,只听到草丛的沙沙声和风的叹息!    
第三十章深山怪屋     
  下意识的,万里摸了一下肩上背的钓鱼杆盒子,没有抖动,又瞄了一眼,里面的血木剑也没有放射出红光,这就证明附近并没有邪物,可眼前的灯火为什麽会突然熄灭了?  
  他警惕的站了几秒钟,然后慢慢转身。  
  身后,流动的火光闪烁着。一数,也还是那四朵流火!就是说,火根本没有熄灭,只是方向变了,从他的身前转到了他的身后!  
  一眨眼的时间而已,怎麽会到了他身后的位置?他距离那火光至少还有两百米,如果它们要转动那麽大的角度,距离还要更长,它们是怎麽这样快速做到的?还有,为什麽那黑漆漆的怪屋也在他身后出现?不可能连房子也转了一百八十度吧?除非他看到的是虚幻的,就像海市蜃楼一样的东西,是山鬼给他下的圈套,或者——转向的并不是怪屋和屋前的流火,而是他自己!  
  他能肯定这不是鬼打墙,因为血木剑没有任何反应。那麽这是怎麽回事,难道是因为走进了某个阵法之中,才会出现这种状况?这也就是说,在距离那间怪屋两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阵法,鉴於这是人迹罕至的荒山老林,所以基本能够确定是屋主布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阻拦不速之客的闯入。  
  对屋主而言,深夜来访的他就是不速之客!  
  他不会阵法什麽的,也根本不懂方位,於是只能试试看,两只眼睛紧盯着那四朵火苗慢慢向前走,尽量保持直向行走,眼看着离那怪屋越来越近。突然又毫无预兆的陷入黑暗。和刚才的情形完全相同。  
  转过身一看,那怪屋和灯火又一次出现在他背后的方向!  
  「真是活见鬼了!」万里蹙紧了眉头,遥望着那好似永远无法再接近一步的怪屋,低声咕哝了一句。  
  他是非要找到龙大师不可的,所以一次走不近这深山怪屋,他只能继续再走。不过他心想既然迎着火光走,到了一定的方位,怪屋就会不知不觉的转向一百八十度,那麽不如试着背对着火光走。看看它会不会正好转到自己的面前。  
  他定了定神,确定一下自己的方位,然后迈步向与火光相反的方向走,然而走了十几分钟,他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他离怪屋越来越远了,彷佛已经走出了那个阵。转身一看,果然见那些灯火微弱起来。  
  不得已,他只好又走回去。但走到离怪屋两百米左右的时候,还是照例扭转了方向。好像地上有一个看不见的转盘一样。  
  万里不死心的又试了一遍,可结果是一样的——迎着火光走就会转向,而无论背向火光走,或者向左走、向右走,就都会走出那个古怪的阵法!  
  在山林里转了半夜了,他早已疲惫不堪,此时陷入这解不开的困局里,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一屁股坐到地上。决定先歇一会儿再说,也顾不得蚊虫叮咬了。  
  就这麽坐了一会儿,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又笨了,其实还是应该采用拜访别人最常规的做法为好。  
  他站起来,清了清喉咙,对着那怪屋喊。「龙大师,龙大师,在吗?我叫万里,前来拜访。」  
  深山的夜很静,万里这样大声叫,声音显得格外响亮,突兀,还带着深远的回音,不仅惊起了一群飞鸟,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然而那怪屋却依旧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反应,连屋外流动的四朵灯火也以原有的速度和频率移动着,不受半点影响。  
  万里不自在的向四周看看,继续叫门,「龙大师,我知道您在里面,请您不要再躲避世俗了好吗?我也不敢在深夜打扰您,若非事情紧急,也不会来麻烦你老人家,关系到好几条人命哪!」  
  无声。  
  「龙大师,就算我求您了,只要您指点一条明路,我自己去救人,并不麻烦您老人家亲自动手。假如——要见您需要什麽拜贴的话,我照办就是。」他知道这样的世外高人总是有些怪癖的,倒不一定要什麽贵重礼物,但有可能会要试探他,考验他之类的。  
  可是,还是无声。  
  万里又哀求了几遍,见怪屋还是没有动静,不禁有点火大了。因为据他的调查,这位龙大师虽然说不上助纣为虐,镇住那些怨灵也是想化解他们凶戾之气,让他们顺利的去往该去之地,但他毕竟没有为这些枉死的人申冤,而且是存了私心的。现在新镇里出了那麽大的问题,他也要负上一定的责任,态度怎麽还怎麽倨傲?!  
  「龙大师,您老人家不能给我来个闷声大发财啊。」他火一上来,说话开始不客气了,「那些人死得那麽冤枉,现在要报仇了。他们有了法力高深的人帮忙,您那个镇妖塔和风水布局被人家破了,怨灵根本关不住了。您也要帮人帮到底才行。现在来一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不是太晚了吗?」  
  照旧无声。  
  「龙大师,我的朋友无意中被关在新镇里面,他们可是完全无辜的。」万里大声说,「我是非见您不可的,您要是一定不见,逼急了我,就别怪我放火烧山!」  
  这一次,虽然还是好半天没有声音,但万里却感觉他的话让藏在屋里的龙大师有反应了。果然过了足有一分钟之久,一个苍老的叹息声从怪屋中传来,离得那麽远,却又清晰的传入了万里的耳朵。  
  「无辜吗?不见得吧?」  
  「当年又不是他们害的人!」  
  「可是,却是那个所谓『高人』为了对付你的朋友才做怪的,不然那些怨灵怎麽会出来的?就差一个月,一个月而已。哎——」龙大师又长叹了一声,声音里满是无力和悲凉感。  
  万里语结。  
  事实就是如此,就是因为司马南要对付阮瞻。所以所有死的,活的人都成了他棋盘上的棋子。  
  「龙大师。但是——」  
  「如果你非要见我,就来吧。」龙大师打断了万里,「小心。」  
  万里不明白他是什麽意思,也没觉得周围的环境有什麽变化,听龙大师说完这句话后,又突然没有了声息,只得试探着向着火光走去。  
  走出去十几步,万里就明白他已经突破那个阵了,因为他感觉到距离面前的怪屋慢慢近了。虽然不明白为什麽怪屋里还是没有亮起灯光,但还是毫不迟疑的走了过去。  
  怪屋是个极大的院子,墙很矮,以万里的身高,可以轻松的翻过。不过他不必番强,因为院子的大门大大的敞开着,也不知道是特意给他开的门,还是从来就没有关过。  
  万里不敢冒昧。先停留在院门口往里观察了一下,只见院子中只有两间石屋。迎面的一间非常大,挨在它左侧的小屋却很小,整体感觉相当不协调。而且院子里除了一口水井,什麽也没有,空得让人心慌!  
  「龙大师,我来了。」出於礼貌,他报了个名,同时把手电照到门槛上,抬起了一只脚。  
  「不得擅入!」就在万里的脚过门槛的一刹那,他身体两侧突然有人同时说话,却整齐得如同一个人的声音。  
  万里吓了一跳,不知道这怪屋除了龙大师,还有其它人!  
  他左右看了看,看到院墙两边各两条人影。每人手中挑着一个灯笼,正是他在远处看到的灯火。现在他明白灯火为什麽是流动的了,因为这四个人像是巡逻一样,分成两组,拿着灯笼围着院子转,刚才他到门口处没有见到他们,就是因为他们恰巧转到了屋后去了。  
  万里心里有点疑惑,不知道龙大师竟然还有护卫!  
  他看了一下地面,在这没有星月的夜晚,见到地上模模糊糊的有四条影子,这让他松了口气。他有急事,可不想和什麽妖魔鬼怪纠缠,是有影子的正常人类就好。  
  但随后,他又觉得这四个『人』有些不对劲,不仅静默得不同寻常,站直的身体也显得特别僵硬,挑的灯笼更是格外古怪。  
  一般的灯笼是四面透光的,这个灯笼的外罩却是木制的,方方正正,三面都是木板,只有向外的一侧是镂空的,灯火也是从这个地方发出光来。  
  灯笼的光线很弱,又被那四个人伸直着手臂,挑得远远的,所以万里根本看不到这四个人的长相。而他们说了一句话后,就再也不言语了。万里不动,他们也不动,万里尝试着向后退了一步,他们就向前了一嗲,和机器人一样。  
  他想起龙大师叫他『小心』的话,不由得心生警惕。虽然血木剑没有反应,但如果龙大师有那麽大的能耐,他做了什麽手脚也不一定。他是隐士,一定不会那麽容易见的。可那四个人是谁?殭尸?  
  出於礼貌,他一直没有用手电筒照射这四个『人』的方向,此刻一顾不得这些礼节了,一边慢慢向后退,一边把手电的光线移动到那四个人的身上。  
  脚上的黑布鞋和白袜子,没有问题;身上的黑色长衣长裤没有问题;手上的白手套也没有问题,直到手电的雪亮光线一点一点移到脸上——  
  一般有光线直射到人的脸上时,人的眼睛会不适应,会本能的闪避,眯眼,或者用手挡,可手电的强光照到这四个人的脸上时,他们却还是直直的站着,没有一点反应。而且,在光线的照射下,万里终於看清了他们的脸!  
  木头!他们的头是木制的,看样子全身也是。他们根本不是人,而是和人一样大小的木偶而已!  
  万里想起山下的村民说起山上住的是一位制作木偶的老手工艺人,他一直以为那是龙大师为掩人耳目而做的身份伪装,此刻才知道他真是做木偶的,只不过他做的木偶会动,会在深山里吓人!  
  但龙大师的手艺可不怎麽样,这些木偶的四肢和身体的比例还正常。但面目却模糊不清。刀工相当粗糙,彩绘更是一塌糊涂,弄的脸上红一块,绿一块,在深夜里看来更觉得阴森恐怖,就连万里这样胆大包天的人都骇了一跳。  
  他继续慢慢向后退,想和木偶们保持一定的距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