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33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33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6 热度:16
 此时,敲门声更剧烈了,一下一下的重击好像砸在人的心上一样,而当万里依龙大师的吩咐办好这些事,那两扇门已经快散架了!  
  「烧!」这次龙大师只说了一个字。  
  「烧?」万里一时没有理解。  
  「你没有火吗?」  
  「有。」见龙大师一脸平静,万里点头照办。他从背包中拿出打火机,引燃了一张纸。先去烧两间石屋间的门。  
  纸煤一扔出,那被不指名的药水浇过的门立即『腾』的一下窜出一条凶猛的火舌,万里没想过这燃烧竟然堪比爆炸,差点被灼伤。但他没有时间细想,赶着去烧大石屋的门,办好后就退到龙大师身边去。  
  眼见着才一会儿的功夫,石屋厚实的木门已经完全被烈火所吞没,伴随着熊熊的火光和『??啪啪』的暴响,轰然倒塌!  
  门一烧坏,屋里那些已经成为邪物的偶人顾不得凶猛的火势,争先恐后的向门外挤,包括那些因为挨近门边,已经被燃着的,像一枝枝燃着的柴棒一样,摇摇晃晃的冲了出来。  
  但是,它们向前的步子一到那黑色粉末所划的虚线处就停滞不前了,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拦住它们,任它们如何挣扎也不能突破!而且好像有寒风在向里吹着,让火苗沿着一个个的木偶一直烧到最里面去。  
  万里盯着这片刻而成的火海,不知道该说什麽。  
  眼前,一百七十三个偶人全部燃着了,发出尖利的惨叫,彷佛有生命一样,听得人从心底升起一股凉意。看着它们拚命要逃开这无情的火海,但却无论如何避不开,只能在火里惊恐、疯狂、又没有目的的互相冲撞,寻找着根本没有的出路,万里的心里突然产生一种深深的怜悯。  
  能够平安的出生,年老后平静的死去,是多麽幸福的事啊!  
  虽然这些木偶是没有灵魂的,但它们既然和新镇里的怨灵相互呼应,也应该算是他们的一丝残存意识,那麽怨灵们会不会因此而又遭受一遍煎熬呢?他们的死因至今还是个谜,但可以想像也一定经受过烈火的折磨,如今竟然还要再重来一次!  
  「他们不会感到实际的痛苦,也不会知道这边发生了什麽,只是会勾起一些回忆。」龙大师说,「相信这不会影响到你朋友在新镇里的行动。」  
  万里转头看了龙大师一眼,很怀疑他会读心术,只见他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在火光的掩映下忽阴忽晴的,突然觉得有些可怕。  
  而另一边,大火继续烧着,彷佛永远也不会停止一样。而且因为所烧的是非普通木偶的缘故,这火竟然烧了一个小时之久才慢慢熄灭,周遭的空气由炙热转为冰冷,两间石屋的石头全部被燻黑,而屋子里面的也只剩下满地的黑灰!  
  「对不起,我没能阻止那个小兽吠叫,惊了木偶了。」看着满目疮痍的石屋,万里道歉。  
  「野兽一进门。它们就已经被惊动了。」龙大师语带惋惜的说,「那是无法阻止的。好在你及时赶走了野兽,没有给它们更大的力量。」  
  「这下——您要住到哪里去呢?」万里看了看天色。  
  山里的黎明来得早,现在又是夏天,所以东方已经出现了一点青灰色的曙光。  
  「去我该去的地方。」龙大师第一次用这种深奥的语气说话,边说边从那个木匣中拿出一把黑色的折叠雨伞打开,「我们也走吧。」  
  「去哪里?」因为龙大师并没有明确说明会和他去新镇外接应阮瞻,万里不敢肯定,连忙问了一句。  
  「去新镇。」龙大师长叹一声,「该结束了!」  
  万里一听,大喜过望。他历尽各种艰难险阻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能找到这位神秘的大师,然后协助阮瞻解开一切的谜团,现在终於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他背好血木剑,就想去帮龙大师拿东西,哪知道龙大师只肯让他拿着那个沙盘,那个木匣却要自己亲自背着。  
  「你不用紧张,这个沙盘,你只要不把它翻过来,它上面的东西是不会移位的,包括那个水碟在内。」  
  万里半信半疑的试了一下。果然如此,不禁十分惊奇。但不等他稍微满足一下好奇心。就又被龙大师支使去石屋后推出一辆平板车来。然后拉上龙大师离开。  
  龙大师在离开前,还没忘了和附在巡逻木偶上的幽灵密语了一番,而且他打开的伞一直没没有放下。万里询问之下,才知道他老人家是得了一种罕见的皮肤病,决不能被半点阳光照射到。  
  也许是他十年来一直呆在这阴暗的小石屋中守阵才造成的吧!  
  万里这样想着,就和龙大师上路去新镇的北门。因为据龙大师事先的推算,如果阮瞻今天动手的话。那个方位对他们组有利。  
  经过那场长时间的大火,万里的体力恢复了些,而龙大师十分瘦小,所以虽然是山路,万里还是可以应付,趁着这个机会,他向龙大师打听新镇中的事。除了当年这一百七十三人是怎麽死的,龙大师没有回答以外,其它的事他没有什麽隐瞒,全部知无不言。  
  原来新镇所有的风水气全集中在那个塔的位置,新镇的建设就是先塔而后镇,一切都是围绕着这座塔而建的。而之所以选址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有一处阳气很足的地脉,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里原来就是那个窑场。  
  万里的猜测是没错的,当年出的第一窑确实是用这一百七十三个的尸体混合了粘土制成的。不过他们不是被活着送进了窑场,而是死后被人毁尸灭迹。这第一窑大部分出的是砖,为了掩人耳目,只有一少部分是瓷器,而这一部分的瓷器又以质量不好为由毁掉了重烧,结果还是制成了砖。  
  这些砖都被运到新镇去盖了房子,混合在每一栋房子里。按理说这些房子是不吉利的,可是假如这些怨气被成功的化解,等大批镇民搬迁进来,阳气旺盛,气息流动,就不会再有任何问题了。  
  至於流出的六件瓷器,是因为风勇子强烈的执念,他放不下自己的母亲,所以在被制成瓷器后灵魂不去,一直哀求孙老板的父亲。而孙老板的父亲本来就不同意袁镇长这麽做,事后怕得要命,加上觉得风勇子可怜,又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这才偷拿出几件瓷器。他不知道哪几件上附了风勇子的残魂,所以才拿了六件出来。  
  龙大师受邀接手这件事后不久,就知道了风勇子的下落,但他有愧於风家,这才装做不知,他以为风勇子和另两个不指名的残魂的事不会影响大局,并没想到有一天风勇子会成为『帮凶』。  
  「这可真是个大工程,怪不得他们在窑场里秘密呆了两个星期!」万里咬牙切齿的道,没想过人可以那麽狠的,而且凶手竟然是镇民万分拥戴的一镇之长,还有许多相关官员。他只是不明白,一个正常的人在那种状态下是如何做这件事的,对着那麽多尸体。他们不怕吗?不心虚吗?难道真像老人们说的,在那个时候。人身上有了邪力?  
  龙大师没有说话。万里见他不肯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乾脆问些别的。  
  「您又是怎麽知道阿瞻——我是说我的朋友有天生良能的?」  
  「很简单。你四处找我,我早就知道了,自然会了解一番你的情况,况且沙盘上显示风水大阵破解了以后,新镇的上面被结界所笼罩,后来这个结界破碎了,又有一个新结界布好,不久这个塔的风水阵有修复的迹象。你又说你有朋友无意中闯入,所以我猜后来进镇里的人就是他。而且他有天生良能,因为那感觉——」龙大师斟酌着措辞,「那感觉很不一般,不是后天能修炼成的。」  
  「你觉得他会赢吗?」  
  「你觉得呢?」龙大师反问。  
  「他一定会赢,因为他总是赢,虽然每一次都被人打得满地找牙,但最后赢得一定是他!」万里笑了一下,「看我还担心个什麽劲,有多大力就出多大力帮他就是了。」  
  「对手很强。」  
  「是啊。我怀疑刚才那个小野兽就是他派来的。所以,我们这麽去帮阿瞻是有风险的。只要不连累您就好了。」  
  「连累我吗——」龙大师轻轻的说,「只怕还没那麽容易呢。」  
  万里是背对着他拉车的。因此也看不到他的脸。只觉得他的语气里又是落寞又是骄傲,忽然很为他感到悲凉,这样一个风水大师竟然因为一点亲情的羁绊,而害得自己落到这步田地!  
  他能找出龙大师,完全是因为风勇子的一句话。当时他找风勇子打听当年的冤案未果,还差点吵了起来,风勇子在激动之下说:好报?这世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娘好心,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冒着挨批斗风险,周济了一个应该被除了的『四旧分子』,当时谁管他,那麽大的能耐却快饿死了,结果又怎麽样呢,那混蛋为了他自己的侄子,竟然——!  
  后来他想,四旧分子应该就是指和尚,道士什麽的,龙大师这种风水师应该算在其中;另外,风勇子话里提到了他娘曾经救过这个人,而这个人为了自己的侄子背叛了这种恩情。假如罪魁祸首是袁镇长的话,那麽他就可以猜测,龙大师是袁镇长的叔叔。  
  当时司马南施邪术让全城的人都入噩梦,没人敢和他说起当年的事。可是他忘了一点,有风勇子守护着他的娘,风娘不会入那个梦。风娘虽然被丧子之痛刺激得思维混乱,但她并没有疯,只是一种心理上的逃避,一种自我保护行为,这当然是难不倒他这个水平很高的心理医生的。  
  所以,他大白天去和风娘说话,风勇子根本无法跳出来阻拦。而风娘很高兴有人和她谈起往事,万里也因此顺利的得知,她当年救过的人真的是袁镇长的亲叔叔!也就是现在他用平板车拉着的龙大师,原名为袁龙的、名镇四邻八乡的,神秘的风水师!  
  这就像一团乱麻中的线头,抽出这一个,就理顺了所有的线索,之后他只要按照正常的手段顺藤摸瓜就行了!  
  他并不在意龙大师不告诉他当年事情的起因,也不逼迫他。他想龙大师一定有难言之隐,而现在罪魁祸首都找到了,所有罪恶的根源还会弄不清楚吗?  
  想到这儿,万里不再说话,一心一意把龙大师平稳的拉到新镇的北门去。  
  到了北门时,天色已经全亮了。  
  龙大师下车后在原地转了几圈,然后伸手一指,「那个地方有比较高大的树木吗?」  
  万里向龙大师指的方向看去,见那个地方不仅有高大的树木,而且不止一棵,每一棵也都长得很茂盛,远远看去,郁郁葱葱的。  
  其实这个洪清镇的选址和建设都非常好,依山傍水,除了中间的通向主干道的柏油路,两侧全是青翠的山林,景色好,环境也佳。不管新镇里如何,镇外面可是像模像样的。  
  「高大的树木很多。」万里答了龙大师一句。  
  「那好,就照这个方向,扶我一直走过去。」龙大师伸出手。  
  万里连忙扶住他,触手之间,只觉得他的身体非常寒冷,好在还柔软,不然他会以为自己搀扶的是一具尸体。  
  只听龙大师一路走,一路念念有词,也不知道说的什麽,直走了一百多米出去才停下。所停之处是一个地势较平的地方,周围有好几棵大树,地上野草丛生。身处其中,彷佛被掩埋在植物里一样,如果有人从外面看过来,根本看不到这里。而在这阳光还不充足的早上,树丛中的寒意和湿意也阵阵袭来!  
  龙大师让万里拔了方圆两米的地方的野草,然后递给他一个像镂空的铜铃样的东西,「把这个路路通挂在这棵树上,差不多两米高就可以。记着,有字的这一面要朝向北门的方向。」  
  万里照做了,而之后龙大师就再不理他,一个人围着那片小小的空地,以一种奇怪的步法绕着圈子,好像是丈量着什麽,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逆时针,每当他停顿时,他就从那个小木匣里拿出一些写满了符咒的东西,有小旗子,小铃铛,两寸长的小木剑,还有许多木刻的小牌子插在地上。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