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46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46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5 热度:16
怎麽生活?她会是什麽样的身份?要去哪里?和什麽人在一起?万一遇到看出她的真实身份而要收服她的世外高人,她要怎麽躲避?她可不想重新回到冰冷黑暗的泥土里去!没有阳光、没有温暖、没有男人的爱慕!  
  「实际上,你怕他抛弃你是吧?」万里改用一种很温和的语气说,「这很有可能。」  
  「你知道什麽!」洪好好态度依然强硬,但她的神色已经让万里明确感觉得到她内心的脆弱。  
  「你想知道什麽?」  
  「你自己都死到临头了!」  
  「我相信,我比你了解的事情要多!」  
  「可是我不相信你,你没有理由要帮我!」  
  「我不是帮你,我是想用情报换我的生命。」  
  这一次,洪好好的嘴唇微动了动,但没出声,过了一会儿才道,「你如意算盘打得倒响,可是我劝你别作梦了,他要你死,我就一定会杀你。」  
  「问题是他还需要你去覆命吗?」万里紧追着洪好好的话尾,渐渐逼她到丧失信心的边缘。  
  洪好好看向万里的目光有点茫然,白着脸没有回答。  
  此时的万里虽然表面上一副悲悯的模样,但心里却很紧张。  
  他帮助很多人解决过心理问题,从某一方面讲,只要对方愿意交谈,他就可以读懂人的内心。可现在,他的攻心之计关系到他们这一方的生死存亡,让他无法置身事外,对自己一向客观的判断也没什麽信心了。  
  「他——需要我覆命吗?」洪好好轻轻的问了一句。也不知道问自己还是问万里。  
  万里才想开口回答,洪好好就挥手结了一个结界,把他们与那些打手隔离开来。  
  「她是谁?我是说那个女人。让阿南——忘不了的女人。」她终於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既然你说你知道的比我多,那麽你该知道她是谁。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不杀你。」  
  「不杀我?」  
  「我说到做到,前提是你说的是实话。」  
  见攻心之计开始生效,万里把微笑压在心底。他明白洪好好的不安,她一定了解司马南的无情,肯定会有弃妇的心态。她对阿百好奇而妒忌,想要看看对手是谁,但又不敢违抗司马南,而他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支开她,到时候其它人就好办了。  
  「好吧。我告诉你。」万里说,「她叫阿百,是个非常美丽善良的女人,曾经是中缅边缘那一带最着名的雅禁。而且——她是司马南明媒正娶的妻子。」  
  这句话只有短短几十个字,但听在洪好好的耳朵里却相当震撼。她一直以为,那个神秘的女人只是司马南的情人什麽的,没想到竟然是他的妻子,而且竟然也不是个凡人,那自己要拿什麽去和她竞争?  
  自己是被司马南从缅甸带回来的,他是为了这个离开他妻子,还是另有什麽目的?他每次讲到那个叫阿百的女人时都神色奇怪,她的名字也不许别人叫,彷佛连名字都只属於他。显然阿百在他心里是多麽重要,那麽她呢?难道——  
  难道他真的要抛弃她的吗?他心里的女人,他正牌的妻子到了,她算什麽?就算他还要她,他妻子也绝不会同意。她要怎麽办?  
  「我建议你去新镇里看看。有什麽事说明白了比较好。阿百特别善良,能容下你也说不定。」万里能明白洪好好心中的挣扎,「或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但无论如何,我认为你不应该被蒙在鼓里!」  
  「我该去吗?」此时的洪好好已经完全没有了主张。  
  「除非你想摆脱司马南。」  
  「不——你不懂,我离不开他!我的生命——」洪好好截住了话,不往下说了。   
  「那麽我的建议是,你不争取,就什麽也没有!」  
  洪好好愣住了,她对司马南一直是被动的,除了撒娇和利用女性的优势,从没想过去争取什麽。万里的建议让她一时无法接受,站在那里想了好久才决定。  
  「对,我要去争取一下。」她一咬牙,站起身来,但撤掉结界还没走出几步,突然又想起万里,随即转过身来嫣然一笑,「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那麽我也会说话算数。我不会杀你,不过我没说保证他们也不杀你。」她说着就向那几个打手一使眼色,然后扬长而去。  
  望着那团火红的身影离开,万里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他自嘲的苦笑,对着慢慢围上来的打手咽了咽口水,准备第二轮舌战。  
  「等等等等。」他见一个彪形大汉拿着一条粗绳恶狠狠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想勒死他,连忙阻止。  
  「死蛮子,你还有临终遗言吗?」那个女装小偷骂了一句。  
  「哈,你倒会猜!可是我想问的是,这都什麽年代了,你们有没有现代一点的杀人手法,给我来个痛快的。至於遗言,我没什麽要说的,反正不出一天,咱们就在那边见了,有话那边说。」  
  「那边?哪?」小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吓唬谁啊!」其中一个打手说。  
  「好,我不说话,老老实实死我的。来吧,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到那边给你当牛做马!」  
  「妈的,还没见过要死的人那麽嘴硬的!」拿绳子的大汉不耐烦的说,向万里快走了几步。  
  但一个貌似老大的瘦子拦住了他,「慢着,听听他怎麽说。」  
  「我能说什麽?」万里耸耸肩,但这个动作却带得身上的绳子勒得他差点叫出来。「你如果是老大,就应该看得出来。我死了,你们也会被杀人灭口。」  
  「我们那麽多人。可不是吃素的。」另一个打手叫嚣。  
  万里冷哼了一声,「你长眼睛了吗?看不见外面什麽情况?整个城的人都被妖术控制了,还多你们几个?」  
  「这是怎麽回事?」老大皱皱眉头,「我们只是拿钱做事,他们给的实在很多。」  
  「张氏父女是妖人,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事实摆在眼前,你见过谁有那麽大的能耐?我猜他们之所以要找你们,就是为了对付我,另外要提防有人从镇外来。可是,等这里的事一结束。你觉得张氏父女会想让人知道他们的秘密吗?老兄,钱是好东西,可是有命挣没命花,也是白饶!」  
  打手们面面相觑,因为万里猜得很对。他们的任务就是逮万里和巡城,镇外的主要通路,除了从新镇通向这里的地方,其余的都安排了人,加上他们这儿的七个人,一共三十个。  
  刚开始时,他们为了钱而参与进来,后来看到情形越来越不对,想撤出却来不及了。那个富翁张群让他们怕到骨子里。现在他们做这个事,也是胆颤心惊。  
  见他们还在犹豫,万里乾脆加了一把猛火,把当年那桩惨绝人寰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那是今天所有祸事的缘由,就算当地人也很少知道。他是从龙大师留下的册子里知道的。他的一番话让这些打手听的目瞪口呆,胆子小的甚至哆嗦了起来。  
  「这是当年张群伙同袁镇长干的,一位有修行的道长路过这里,想为怨灵申冤,这样才能保你们洪清镇的安宁。张群当然要阻拦,所以才会有这些争斗。」万里故意把司马南也扯进这件事中,又把阮瞻说成是出家人,「你们的家也在这里,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帮着对方。如果他赢了,不止是你们,你们的亲朋好友一个不剩,全要给怨灵当了乾粮。不过这样也好,你们会先一步到那边,不会受太多的苦楚。我猜张群一定会给你们一个痛快的。」  
  「大哥大哥,这事要考虑。」小偷先绷不住了,扯了一下瘦子的衣袖。  
  瘦子没理他,只是面对万里,「你是谁?」  
  「呃——我是记者,无意间知道这件事,那位道长请我帮点小忙。」万里再度撒谎,「你们如果还不信,可以去孙老板的房间看看,在他衣柜的暗格里,有两个白瓶子,那上面附了冤魂,你们去问问看!」  
  那瘦子哆嗦了一下,它的打手也向后缩,生怕给大哥点名去找冤魂。当天他们在小巷追万里的时候已经见识过异事了,可不敢再来一次。  
  「我们也是讨生活,并不知道这里面的细节。」瘦子犹豫了一下后说,「这位大哥,你说我们要怎麽办?」  
  「那还用问!」万里故意很大声的说,给他们以强烈的心理暗示,「一个字——跑!喂喂——回来回来,我还没说完话。先把我解开,不然我不给你们指点明路。放心,看到那把剑没有,张雪拿不了,你们拿不了,谁拿剑,剑就咬谁,而我却能拿,这证明我得到了道长的允许,也能解决这里的事。」他利用刚才洪好好对众人造成的恐慌感威胁道。  
  几个人在老大的授意下急忙解开万里。  
  万里活动了一下筋骨,在众人的焦急目光中,稳稳的拿起血木剑,「你们仍然去巡城,别让外人进来,等镇里的人一醒,立刻跑路,我包你们没事。而且,很快就会结束了。」      
第四十五章肉搏     
  当万里巧妙地利用敌人的内部矛盾而不战而屈人之兵时,司马南正一步一步地走进塔内。  
  他不能够容忍!当他看到阮瞻手心里那块红石头时,眼睛也跟着红了。  
  早在青年时代,他就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努力了多年也没有实现,在遇到阿百后,他发现他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了,而能够帮助他的正是那块神奇的石头?  
  !  
  只是,他用尽了心机也没找到那块石头藏在哪里,没想到现在阿百竟然把它送给了阮瞻。这是为什麽?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为什麽阮瞻会夺走?阿百只属於他,为什麽要去帮助别人?  
  这一切让他丧失了理智!  
  「死小子,你躲进老鼠洞也没用!」见不到阮瞻的身影,但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司马南知道他必是躲到顶层的暗室里去了,在后面穷追不舍。  
  果然,他追到顶层的时候,恰巧看到阮瞻的身影隐没在暗室的门后。  
  「亏你是学心理学的。」司马南冷笑,「人们本能的以为越高越安全,孰不知越高就越危险,你连这个也判断不出吗?」不过他的话虽然如此说,却并没有莽撞地闯进暗室去。  
  现在司马南有点冷静下来了,刚才一时气愤,想也没想就和阮瞻进了塔,这时候他忽然想到这里面可能有阴谋。阮瞻先一步躲在里面,外明内暗。他根本看不清阮瞻目前的情况,加上暗室大门紧闭,除了那如缝隙一样窄的玻璃窗,和外界几乎隔绝,假如阮瞻设下什麽陷阱的话,他的麻烦就大了。  
  可是,他不能任由红石头落入阮瞻之手,也不能容忍阿百对阮瞻的另眼相看,所以他不能等待。  
  一咬牙,他左手在自己面前布置了一道结界。右手虚空一斩,一个无形的符咒立即从他的掌心劈向了暗室的厚重木门。  
  「啪」的一声爆响,那木门应声向里倒下,司马南接着一个火手印施了出去。  
  他很谨慎,不知道黑漆漆的屋里是什麽情况,所以火手印并没有打到里面,而是打到了门框上,让门框燃烧后起到照明作用。一下照亮了整层九楼。  
  只见阮瞻就站在暗室的对面,好像一个等待客人到访的主人一样。气定神闲,虽然浑身血污,但只见其傲,不见其怕。这让司马南的心里有点犯嘀咕--他为什麽这麽自信。这小子机变百出,难道他又有什麽花招?还是阿百又给了他什麽帮助?  
  「怎麽?不敢进来?」阮瞻扯了扯嘴角,挑衅地微笑。  
  「我不必进去!」司马南回了一句。挥手又是一记看不见的符咒。  
  阮瞻急速设了一个结界在自己面前,只听「砰」的一声响,好像钢板相撞一样,司马南那个无形符咒被一下顶了回去,打到旁边的墙壁上,轰下了一整块墙皮。  
  司马南不禁「咦」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