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52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52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5 热度:14
  「你确定你爱我吗?不能说谎的,会遭到报应。」阿百喃喃地说,「我说了,无论什麽样的话,只要你不骗我,我就会给你石头,你不必哄我开心。」  
  「我非常确定。」司马南半真半假地说,「你是我第一个爱的,也是最后一个。」  
  「真的?」  
  「真的!」  
  「如果说谎的话--」  
  「阿百!」司马南终於有些忍耐不住了,「我说的是真的,我是真的爱你。如果我说谎,就让我--」  
  他话还没说完,阿百忽然冲过去抱住他。虽然她是魂魄,没有实体,但司马南还是感觉到柔软的冰凉涌进自己的怀里,同时一只柔软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要发誓,只要你确定,这真是你的心里话就好。」  
  一瞬间,司马南舒了一口气。不是为了即将到手的石头,而是那久违了的拥抱。他真贪恋她的温柔啊,离开她的日子对他而言也是不好过的,但他不能纵容自己身陷温柔乡中,逼迫自己朝着目标不懈的努力。  
  「石头给你。」阿百握住司马南的手,他的手心里立即感到一阵温热的跳动感,这让他欣喜若狂。  
  啊,石头,他找了许久的神奇石头,可以完成他愿望的石头,终於,到了他的手中。  
  阿百后退了几步,远远地凝望着司马南,眼神中除了温柔的情意,还有一丝紧张。  
  「别怕,我说的是真的,我是真心爱你的。」纵然他在服食了恋药后,又偷偷服了解药,纵然他不能确定当初是不是阿百把解药故意放在他能找到的地方,纵然他不能够明白自己的心,可是他得到了石头,其他的还有什麽重要?  
  「永生石啊,永生石,你终於是我的了,你终於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了。」他喃喃地说着,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突然把石头吞入了腹中。  
  阿百看着司马南,神色复杂,当看到司马南面色如常,没有任何变化时,不禁松了一口气,温柔地微笑起来,「你没有骗我。」  
  「我当然没有骗--」司马南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有一种酥麻感从身体内传了出来。他下意识地用手抚了一下胸膛,以为只是身体上的小反应,但他的手还没离开胸前,那酥麻感又来了,并且越来越频繁,让他感觉彷佛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体里爬。  
  「阿南,你怎麽了?」洪好好看到司马南神色不对,双手在身上乱抓,大声问。  
  司马南好像没听见一样,根本没有回答她,伸手画符,向自己身体上打来。  
  「砰」的一声,司马南被自己的符咒打得后退一大步,撞到塔门上,喷出了一口血,但他彷佛没有注意到这些似的,皱紧眉头,以手按压在腹部,揉了两下,而后痛哼一声。  
  「阿百--你给我的--啊--究竟是什麽?」司马南抬起头,愤怒地盯着阿百。此刻他身体里的酥麻已经变成了万箭穿心般的巨痛。  
  阿百脸色惨白的几近透明,她一步步走向前去,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把司马南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司马南想挣脱,却没有做到,巨痛使他无力反抗,而阿百温柔冰凉的怀抱像是解药一样,让他舒服许多。  
  「你给我的是什麽东西?你终究还是帮了阮瞻吗?」他躺在她怀里,不甘心地问,妒忌使他的疼痛加剧了。  
  「永生石啊,你不是一直想要麽?」阿百轻声的说,语气温柔又凄凉,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滴一滴的滚落。  
  「你骗我!永生石可以帮我完成愿望,怎麽会要了--我的命!」又一波疼痛袭来,司马南抱紧了无形但又有感的阿百的身体,只觉得她那麽娇柔那麽脆弱,好像会折断在他的手臂里一样。  
  「我说了很多次,假如你不爱我,我也会把石头给你。你为什麽不相信我?为什麽你就不明白,无论你要什麽,只要我有,我怎麽会不给你?」阿百的眼泪落在司马南的脸上,竟然是温热的,让他感到温柔的抚慰,神志不禁有些模糊。  
  「我没有骗你。」他咕哝了一句。  
  「如果你没有骗我,就不会这样了。听你说爱我,我很开心,可是如果拿这个谎言和你的生命交换,我宁愿你根本不爱我!」  
  「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爱你的。啊--」司马南继续嘴硬,但话音未落,撕心裂肺的疼痛又一次袭来。  
  「你别说话。我知道当初你偷听了我和师傅的魂魄对话,可是你到底知不知道永生石有什麽功用?」  
  司马南忍耐着疼痛在身体里慢慢淡去,感觉身体融化了一样的难受,但他还是回答阿百道,「永生石可以帮助人永生,我要得到永恒的生命来完成我的愿望。」  
  阿百摇摇头,眼泪还是一串一串地落,「原来你听错了。你竟然听错了!永生石并不能让人得到永生,它其实叫做问情石,是永生永世的意思。」  
  「问情石?」司马南意识模糊地问。  
  阿百抱紧了司马南,好像要把他揉进自己身体,永远也不分开一样。  
  她好后悔,不该老远的把这块石头送来,原来阿南并不知道这块石头的真正功用。她一直不明白为什麽他非要这块石头不可,今天才知道他误会了石头的真正用途。  
  这种石头本是他们巫教的祖先无意中得来的,就这麽由师徒相传着,直到她这一辈。因为巫教中大多数掌教者是雅禁,也就是女人,所以这块石头才特别重要。  
  这问情石除了石魂和人魂混合在一起,非真心赠送便永不离弃的特性外,还可以测试男人的真心。假如男人真的爱着石头的拥有者,那麽如果女人把石头赠送给男人,男人吞下石头后,不仅不会有伤害,还会成为石头的下一任主人,并且助长他的灵力。  
  如果他是个修行的人,会大有助益;如果他不是修行之人,就会一辈子心想事成,好像有一颗幸运的星星追随着他!  
  但对於女人而言,它所能帮助人完成的愿望,其实就是得到一份真挚无伪的爱情。听来很可笑,可是在女人的心目中,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就是这一件,有了爱情,可以舍弃这世上的一切。  
  巫教传下来近千年了,得到石头的掌教者大多独身,就算嫁人也是以药鬼为夫,所以这时头从来没有现世过,从来没有被送给过任何一个男人。只有到了她这一辈,师傅预言巫教会消失,而且她也遇到了她真心所爱的人。  
  是劫数吗?她不知道,即使爱了他,她的生命打了折扣,她也没有后悔过。可是现在她后悔了,她想要彻底离开这个人世,所以想见他一面,所以想给他一点东西作为纪念,说到底是她自私啊。  
  她不想他忘了她!她还想知道他的真心!现在她知道了,可是她宁愿不知道。  
  他不爱她,还因为撒谎而要丢掉性命。吞掉问情石的人假如说的是假话,这石头是会从人的身体内吸乾他的一切的,他会连魂魄也剩不下。那麽,她永远失去他了!永远永远!  
  为什麽那麽傻?当初他偷听时她和师傅的魂魄说的是当地的土语,就算阿南懂得民族方言,毕竟他是个汉人,很有可能会听错。为什麽她从没预料到这个?到现在,他因为谎言而要失去一切--生命和灵魂!  
  怎麽办?怎麽办?她怎麽能任由他就这样化为乌有,可是她又能怎样才能救他?  
  「原来是这样!」迷迷糊糊地听明白阿百的解释,司马南万念俱灰。  
  他从小钟情於道术,但是一接触才知道他想学的是多麽浩如烟海,而人的生命是多麽有限,根本不能了解其中之万一。道家讲究的就是自然与求长生,可是人到中年后他明白,指望着修炼,他是不会成功的。所以他想尽办法学习复活术,学习一切可以延长自己生命的东西。  
  为此,他沉迷其中、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也和阮瞻的父亲产生了一些解不开的恩怨。  
  然而,他一次次失败,直到他的肉身死去,死在他去苗疆寻找长生术的路上。可是他遇到了阿百,她虽然没能让他复活,但也没让他真正「死」去,还让他无意间听说了这块永生石。  
  他见阿百的师傅死去后都要回来嘱咐阿百,一厢情愿的以为那永生石可以助人永生,所以利用了阿百对他的感情留在了她的身边。而现在看来,他所追求的全是虚妄的,根本没有人可以永生,一个人也不能真正了解这世界上的一切!  
  只是,他真的不爱她吗?  
  从身体里的搅痛来看,似乎是这样的,可是他为什麽觉得有一丝不同寻常的东西保护着他的心脏呢?  
  「对不起!」阿百哭泣着,「不要离开我!求你了。」  
  看见阿百的心碎,司马南很想答应她,可是从他身体的状况来讲,他明白自己命不久矣,而且会魂魄不剩。他做不到,就不能答应她,因为他不想在最后的时光给她最后的欺骗。  
  看来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尽,其鸣也哀,人在临死的时候果然会有善念,就如同此刻,他忽然觉得他多年追求的是多麽可笑,自己是多麽的渺小,他很后悔为了这些不值得的东西,毁掉了所有的一切。  
  一叶障目,不见南山。为他这个目标,他毁掉了多少人生中的美好?  
  「是我对不起你。」他微笑起来,温柔的模样让阿百想起了他们新婚的时光,「我不该骗你,也不该把你困起来。知道我为什麽那麽做吗?」  
  「不,我不想知道,你不要说话。」  
  「可是我想告诉你。」司马南柔声说,「你异能强大,死去后更会洞悉人心。这让我很心虚,怕你知道我对你不是真心,怕你报复我,把秘术和石头给了别人。」司马南喘了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下去,「对不起,可是我真的有苦衷。我怕你因而鄙视我,而我宁愿你恨我,因为--那至少是强烈的情感。」他又顿了一下,「求得永生,好有时间慢慢研究所有的道术,是我一生非要达到的目标,为了它我可以放弃一切,包括你。可事实上--我无法放弃你,所以我困住你,不想让你找到我,看到我的无耻,也不想让你转世轮回,消失个无影无踪。而我把你困起来,知道你就在那儿,总觉得你会等我一样。」  
  他的话说得太温柔了,让阿百心酸地哭泣不止,而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切,说不出话来。  
  「肯原谅我吗?阿百!」  
  抱着司马南外表还没什麽变化,但越来越轻的身体,阿百惊恐万状。  
  想要和他告别的,想要送他礼物的,为什麽她的爱意竟然会要了他的命!没错,他做了太多的坏事,可没有人知道他的矛盾与挣扎,没有知道他的苦楚与愤怒,只有她知道。所以她想,既然所有人都恨他,就由她来爱他好了。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她温柔地吻着他的额头。    
第五十一章情死     
  「姓阮的小子,你给我滚过来。」司马南突然大声说。  
  阮瞻一直呆站在旁边,看着阿百所经历的辛酸的这一幕,连趁机挪动到塔外来恢复异能也忘记了。他外伤严重,咬紧牙关才勉力来到司马南身边。此时他完全没有戒备,而且他也知道这根本不需要了,长了眼睛就看得出,司马南马上就会死去,这一场争斗,就以这样戏剧化的场面结束。  
  「你得承认,我没有输给你。」司马南倚在阿百的怀里,脸色虽然已经呈现出不正常的灰白,但神色却依然骄傲地说。  
  「你没输!」阮瞻老实的承诺。  
  「是啊,我没输给你,我是输给了自己。这叫什麽来着?」  
  「人算不如天算。」  
  司马南虚弱地笑了一下,微点了点头,「果然,强求的东西没有好结果。金钱、美女、寿数,无一不是如此。枉我也称学习道法,却追求最违背自然的事情,真是可悲!」  
  「不,在道法上,我是佩服你的,你是我见过法力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