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53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53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1 热度:13
高深的人。」阮瞻由衷地说。  
  眼见着司马南的生命即将消逝,想想那些为了他的一己之私而被冤害的无辜的人,阮瞻本该庆祝胜利的,可是他却高兴不起来。不仅因为阿百无尽的悲伤,也包含着对司马南误入歧途的惋惜,还有心里那复杂的、说不清的情绪。  
  一直以来,他以对付司马南为目标,现在司马南就要死了,而且看来会连魂魄也剩不下,他忽然感到空虚和无力。为什麽会这样?他受不了这哀伤的气氛,他宁愿和司马南拼个你死我活,轰轰烈烈!而现在这个样子,他感觉是他让那麽善良的阿百心碎!  
  「道法最深麽?也不尽然。」司马南轻轻地说,「你父亲就是一位了不起的法师,你看到的并不是最真实的样子,他才是真正的厉害啊!」  
  「我父亲?」司马南的话让阮瞻心里一动,他一直觉得他和司马南之间有什麽渊源,也知道必与他父亲有关,但却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有什麽瓜葛或者关系。  
  本来他想盘问司马南的,因为如果现在不问,随着司马南的死,这件事就将成为永远的谜。但他见阿百那麽伤心,又怎麽忍得下心打扰他们最后一刻的相处,没想到司马南会主动提起这些。  
  司马南看了阮瞻一眼,「他说过你有逢三之难是吗?」  
  阮瞻吃了一惊,最近他忙於应付空城里的事,把这件事都扔到脖子后面去了。此时听司马南提起,下意识地看了小夏一眼。但见她还是处於木僵状态,但满脸泪水,一会儿看看他,一会儿看看阿百,明白她又为阿百难过,又担心自己的伤势,并没有注意到司马南的话。  
  「你也知道我的逢三之难?」他压低了声音问。  
  司马南神色间相当复杂,有点怜悯还有点了然。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阮瞻的话,「那一难是你命里的死劫,你必定渡不过,早点想对策吧!至於我和你的关系--」他示意阮瞻靠近些,然后低声在阮瞻耳边说了几句话。  
  「我相信你很意外。」司马南苦笑了一下,「世事难料,变幻无常,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  
  阮瞻不是个喜怒形於色的人,但此刻的脸色却比司马南还要难看。他直起身来,一脸的不可置信,刚想再问什麽,司马南却摇摇头,阮瞻只好硬生生吞下要说的话。  
  司马南肯毫无保留的告诉他这些,已经足对得起他了,其他的事他会自己去寻找答案。现在司马南已经是油尽灯枯的时候,应该把最后的时间留给他的妻子才对。  
  「阿百。」司马南温柔地轻喃了一句,「把脸靠近我,我想让你是我眼中最后的形象。」  
  阿百呜咽了一声,俯下了头。  
  司马南勉力抬起手轻轻抚着她的脸,「对不起,阿百。最后,我还是不能留在你身边,也还是不明白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你。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对不起!」  
  阿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摇头哭泣。  
  「好孩子--乖--不要看不开--我们互相是对方命里的劫,过不去的劫,可是我喜欢这个劫呢!」司马南的气息越来越弱,身体几近透明,「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的。听话,好孩子,一定要好好的。」  
  他用他们新婚时的昵称和阿百做最后的告别,让阿百柔肠寸断。如果他们是对方的劫,在他们相遇的时候,就已经无可避免了吧!  
  那时,他就站在一棵藤木下,虽然衣衫褴褛、神色憔悴,但却丰神俊秀、儒雅温文、那麽的与众不同、那麽的桀驽潇洒,让她一见倾心;在他们相处的时候,他的谈吐、学识,讨论道法和巫术时的智慧、他对她最微小的关心,都让她心悸不已;在他们短暂的婚姻生活中,他像父亲对自己的女儿一样的宠爱纵容着她,像个知心朋友一样让她可以安心把一切与他分享,又像个情人一样火热激情,这一切的一切,让她如何看得开!  
  是他给了她不同的世界,让她明白这天下如此之大;是他让她享受着除尊敬外的其他情感,不必每天一本正经地做她的雅禁,也可以是个恶作剧的孩子,也可以是个乱发脾气的小姑娘,是个撒娇耍赖的小女人,也可以是个不负责任的懒虫;是他让她体会了人生的万般滋味,让她明白,她不仅是个有天授神能的巫女,也是个有着七情六慾的女人哪!  
  尊敬与敬畏,她拥有太多,只有他给了她感情和温暖,给了她伤心的哭泣和欢乐的笑容,她怎麽能不爱他!就算他是骗她的又如何?就算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爱她又如何?就算这一切不过是个幻梦又如何?  
  他是她的唯一啊。他离去了,她怎麽能好好的!  
  唰--  
  一阵微风吹过,阿百怀中的司马南的身体忽然塌了下去,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那身被鲜血染红了的白色衣服。  
  「阿南--」阿百悲鸣了一声,抛下那身衣服,双手在地上不停地摸索着,「阿南,不要离开我,阿南,回来!阿南,回来,别离开我!回来!」  
  她一边哭,一边用力的在地上挖,好像司马南不是魂飞魄散,而是陷入地下一样。她徒劳的挖着,锥心泣血的泪一串串顺着脸庞滑落,本该没有实体的纤纤十指被坚硬的地面磨得鲜血淋漓。但她就是不停止,拼了命地要把已经消失的情人从虚无中拉回来!  
  「阿百,他已经走了。」阮瞻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拦腰抱住阿百。可阿百根本听不进去,挣脱开阮瞻的双臂,再一次跪伏到地面上去。  
  「阿南,你回来。拿我的命去--阿南--回来!」  
  她哭得那麽伤心,连阮瞻都要落泪了。  
  「阿百--」他再次向前,想把阿百拉起来,却发现堆在地上的衣服极细微地颤动着,好像有什麽东西在下面跳动。  
  他急忙蹲下身去,发现那块红石头被掩盖在衣服的下面。司马南因为撒谎而死在这块神石之下,石头却没有因此被毁掉。但在衣服下抖动的不仅是这块有如人的心脏一样的永生石,还包括石头外围一缕肉眼看不到的残魂!  
  「阿百,你看这个。」他一指挑着那一缕残魂,一手握着那块石头,「阿百!」因为阿百没有回应他,他加大声音叫了一声。  
  但阿百还是没有听见,依然拼命挖着地面,使他不得不强行拉起她,「你看这是什麽?」  
  阿百泪眼模糊,一瞬间没有明白是怎麽回事,但阮瞻手指上的残魂见了阿百却彷佛见到自己的主人一样,加快了跳动的速度,让阿百先是吃惊的瞪视着它,而后意识到什麽一样,立即伸手把残魂握在手中。  
  「这是--这是他吗?」她瞪大了一双泪眼,望着阮瞻。  
  阮瞻叹息着摇了摇头,「阿百,司马南已经消失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这只是他的一缕残魂,没有意识、没有思想,只是因为本能才对你有那麽大的反应。」  
  阿百没有说话,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见那残魂在她血肉馍糊的掌心温柔的磨蹭着,再一次落下泪来。  
  「他原来是爱我的。」她幽怨地说,抬起手掌,在脸上轻轻触碰,「他弄不明白,他不习惯去爱别人,可是他是爱我的,虽然只有一丝,可他是爱我的。我明白了,阿南,我明白了,我不悔!只要你有一丝是爱我的,我就足够了,阿南--」  
  她的泪还没有乾却微笑了起来,如获至宝地捧着那缕司马南的残魂温柔的亲吻,这让阮瞻的心再一次陷入了她的悲伤之中。  
  永生石会让撒谎的人魂魄不剩,这是对无情人的最大惩罚,可是或许连司马南自己都不知道,他内心深处对阿百是有一丝真挚的爱情的,也正因为这一丝真挚的爱意,才让他能够留下一缕魂魄。  
  但这绝不是司马南了。它不能幻化成那个男人来陪伴阿百,不能说话、不能微笑,也没有司马南任何的记忆,它终是一缕如风的魂魄而已,随时都可能消散,就算阿百在她能力最强大时,以此残魂为基,拼尽全部力量帮他聚魂成功,他也不再是司马南了。  
  司马南已死。  
  「这是他的一部分,就算他什麽也不知道,至少我觉得是他在陪我,我不会再孤单了。」阿百明白阮瞻的心意,幽幽地说着,「这足够了。我从来不想要他的什麽,包括爱情在内,可是他却给了我,我没什麽好抱怨的。」  
  「那你要怎麽办?」  
  「怎麽办?」阿百忧伤地微笑,「他消失了,只剩下这个,我就是想追随他去,也不知道要追去哪里。我看,我还是回我的枯井去,有他陪我,沧海桑田、海枯石烂,对我也没什麽关系,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  
  阮瞻听她说得那麽哀伤又决然,一时也想不出什麽安慰的话来,但想到阿百为了从司马南手中救下他而挣断了一缕魂魄,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她。  
  「我会送你回去。」阮瞻对阿百说,同时把永生石还给了她。  
  她没有了神能,又缺了一魂,路途还那麽遥远,如果一个人带司马南的残魂回去,危险系数太大,所以等他处理完这空城的事,他会亲自送她回去,并且要用他所能结成的最强的结界挡在枯井的外面,让她可以出,但其他的东西都不可以进。  
  司马南去了,但承他的情,告诉了自己一些秘密,为此,他要替司马南保护阿百!  
  阿百点了点头,拿过石头,并把地上司马南的衣服鞋袜全包裹在一起抱在怀中,坐在地上低声念起了听不懂的祈文。只一刻,她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美丽的脸上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  
  阮瞻抬头看看天空,不明白为什麽这样善良的女人会有这样悲惨的结局,这世界真的是公平的吗?  
  天空,已经不再黑沉沉的,而是有些发灰,这提醒着他,事情要尽快全部解决,天就要亮了!  
  一转头,就看见一抹红色的影子极快地通过凉棚,窜向湖心回廊,奔广场方向而去,不是洪好好是谁!  
  刚才那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一幕,也让洪好好完全不知所措了。她和其他人一样,只能呆看着这一切,等到事情结束才想起来自己的事。  
  司马南走了,她的靠山也就没了,她最怕的事情落在了她的头上--她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不能独立生存於这个世界之上,可是她又不想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去,唯一的反应只有跑。  
  她完全没有计画,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下意识的行为。  
  她跑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广场上,但见眼前一黑,恢复了些许灵能的阮瞻一脚从塔边踏了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第五十二章善     
  「放开我,我没做过坏事,没主动做过。」慌乱中,洪好好哀求道。  
  她很明白,即使阮瞻目前外伤严重,灵力也大打折扣,但她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她只能哀求,「只要你能放过我,你提什麽条件我都答应。不然,我做你的奴隶也可以,你看,我有本事让你--」本能的,她企图用她的女性魅力来交换逃脱的机会。  
  阮瞻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想放过她,这一晚上看了太多的惨事,他不想赶尽杀绝。可是,不把洪好好治服,等她缓过神来,有可能酿出更大的灾祸。  
  如果说司马南是理智的、有目的的,那麽洪好好的随意和任性就更加危险。她现在学习司马南的道术未成,等她小有成就,这世上的人又不知要遭什麽殃了!  
  「我不难为你,回到你的地方去吧。」阮瞻悲悯的说,「转世轮回不好吗?有一段新的人生,胜於你这样抢人家的肉身,四处躲藏,惶惶不可终日。」  
  「不要!」  
  「你不再属於阳间了,强求是没有用的,听我一句,回去吧!」  
  「不!你根本不明白!」洪好好大睁着眼睛,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我做错了事,来世是会变猪狗的,我那麽美,绝对不要那样!」  
  「你别逼我!」  
  「是你别逼我!」洪好好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