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54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54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5 热度:14
见阮瞻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气急败坏之下,从衣领处摸出一张符咒出来,「这是锁命符,假如你不放过我,我就撕了它,到时候你的心上人也会和它一样变成两半!」  
  阮瞻皱紧了眉头。  
  对敌人果然不能仁慈啊,他的一念之仁反而促成了对方的威胁。而他也没有想到,当所有的人都被阿百的事吸引住心神的时候,这个洪好好竟然能抓住时机为自己的逃跑收集筹码。  
  「我放了你又如何?不久我还是会找到你,到时候我可没那麽客气了。」阮瞻冷冷的说着,暗自寻找破解这符咒的良机。  
  「我管不了那麽多了!」洪好好太焦急了,完全一副豁出去的态度,「我数三声,假如你不答应,我立即撕毁这张符咒,大家鱼死网破!」  
  然而还没等她倒数计时,也没等阮瞻作出什麽表态,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机器的轰鸣声。  
  在这黎明来临前的时刻,在这座不会有人进入的空城里,怎麽会有机器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越来越近,正是向这个方向而来。再近些,才听清是机动车的马达声!  
  阮瞻和洪好好对此都比较意外,而又因为他们之间互相牵制着,两个人都没能动一下,直到一点亮光出现在塔正对着的广场一侧,才让他们看清楚冲过来的是一辆摩托车。  
  车前面雪亮的大灯开着,像一柄匕首一样劈开这黑夜,并以极快速度靠近了广场。  
  是万里!  
  虽然没能看清骑车人的脸,但从身影上能判断出,来者正是万里。洪好好大吃一惊,没想到他能够从那些帮凶中生还,而阮瞻看到他活着则是欣喜异常。  
  转眼间,车子到了广场的边缘,洪好好和阮瞻两人有两种心态,但无论他们中的哪一个,都以为万里会停下来。可事实却出乎他们的预料,万里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猛冲,就好像驾着一匹失控的野马一样,风驰电?地闯入这僵局中。  
  「阿瞻,接着!」黑暗中,一阵疾风破空而来,阮瞻想也不想的伸手接住。  
  万里是他的生死之交,就算给他一枚快要爆炸的炸弹,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接住,这就是朋友之的信任。而在他接到飞掷过来的血木剑的同时,万里毫不留情地撞向了洪好好!  
  洪好好根本没料到,万里这样温和的人竟然会使用这麽野蛮的方法,只一愣神的时间,就感觉身体被撞飞了起来。  
  啊--  
  她长长地惨叫一声,虽然身体并不是她的,她也不能像司马南一样完全契合灵肉,但疼痛她还是感觉得到,而在这副肉身腾空在半空之时,她本能把灵魂脱出了躯壳。  
  可是万里这一撞像是要搏命一样,冲撞力极大、惯性十足,所以就算她灵魂出窍,魂体还是被撞飞了,远远地弹到了塔身上,然后直直的落了下来。而当她一落地,面对的就是已经重新踏回的阮瞻,可怕的是,他还握着那柄所有魂体惧怕的血木剑,直指着她的眉心!  
  吱呀--摩托车发出刺耳的煞车声,紧随其后的,则是她的肉身落入湖水的声音,还有仅存的那些恶鬼道的恶灵扑过去吞食落水物的声音,那张镇命符也从空中慢慢飘下,好像一张废纸一样落在草丛中。  
  「不要杀我!」洪好好尖叫一声,跪伏在地。  
  「我警告过你了。」阮瞻的神色冷酷如刀,「你不该用小夏来威胁我!」  
  「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洪好好匍匐过来,抱住阮瞻的双脚,「我好不容易才活过来,我只是要活着而已。」  
  「你活着,却剥夺别人的生命,天下没有这个道理!」阮瞻低头看着盘在自己脚下的那团灰影,「你伤及过太多的性命,我本不该饶你,可念在你只是司马南的帮凶,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乖乖回到你该去之地!」  
  洪好好绝望地哭泣着,在阮瞻的小腿上越缠越紧,其中一部分还渗入了他的脚底。她以为阮瞻没有注意,但慢慢下沉的血木剑的剑尖提醒她,她的阴谋没有得逞的可能。  
  这个男人不会害怕、不会被引诱、不会心软、更不会被偷袭,她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逃脱!  
  血木剑又下降了一寸,一时间红光大盛,剑身兴奋得抖了起来,并且发出了人类听不到的鸣叫声,听得洪好好立即放开阮瞻的腿,像一条受惊的蛇一样躲到角落去,哆嗦个不停。  
  多麽丑陋!谁说面容姣好身材绝佳的女人就一定是美的?眼前这个女人贪恋人世间的繁华,怯懦的不肯接受应该接受的命运,自私、冷酷、虚荣、残忍又愚蠢,怎麽能得到真挚的爱呢?  
  「左德,麻烦你把暗室里的金属旗子给我!」阮瞻的眼睛还看着洪好好,但知道楼上的左德一直在观察事情的进展,於是大声吩咐。  
  没有回答的声音,但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头顶就传来物品落下的风声,阮瞻头也不抬的伸手接住,「我给你选择的机会,A--灰飞湮灭,B--进到幡里,等我把你送回去!」  
  洪好好抬起头来看着面无表情的阮瞻,眼神中的乞怜和恐惧,慢慢变成了充满怨毒的恨意,「我发誓我要报复你,让你落到今天我这步田地,甚至还要惨!我发誓!」  
  「明白了,你是选择B。」阮瞻说着一抖手,随着默念的咒语,小幡放大到一人高,「进来吧!」  
  残裂幡产生了强大的吸力,这不是作为魂体的洪好好可以抗拒的,所以尽管她还有些灵力,此刻又拼命的挣扎,但是伴随着她的五指在地上抓挠发出的刺耳声响和深深指痕,她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吸了进去。  
  她的头不甘心的在幡面上停留了一下,「我恨你!我发誓会要你死得难看!」她怨毒地说,然后彻底消失。  
  阮瞻摇摇头,没想到她竟然连丧心病狂的司马南都不如。至少司马南还因为心中的一份爱意而在死前有悔过之心,至少他临去之时明白自己因为一时的执念而错过了什麽。而洪好好呢,她连放过自己的机会也不给自己!  
  收起了残裂幡,阮瞻才去解开小夏的封印,而由於她本身没有灵力,被封印的时间又太长,所以立即陷入了昏迷。但这已经没关系了,事情已经完全结束,除了一些要善后的事。她安全了,所有的人都安全了。  
  看天色,离天亮还有段时间,疲惫至极的阮瞻坐在凉棚中,温柔地把小夏抱在怀里,等待万里从广场上过来。  
  「这个还有用吗?」万里举举手中的锁命符。  
  「封印已除,那就是一张废纸。」  
  「那她怎麽了?」万里凝视着小夏的脸,有种想把她拉到自己怀里的冲动,但见她睡得很沉似的,忍耐着没动。  
  「只是昏了,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不过看来是饿坏了,才几天啊,下巴都尖了。」万里说着,从背包中拿出一瓶水打开,递给阮瞻。  
  阮瞻一饮而尽。  
  他就知道,被困在空城里的人一定是又饥又渴,尤其阮瞻还可能大为失血,所以贴心地为他们准备了食物!只是阮瞻只喝了水,拒绝了他递过来的食物。  
  「你怎麽回事?」万里看看阮瞻,表情像是嘲笑,但眼神中满是关心,「看你这德行,肯定是被人家海扁了一顿。」  
  「少来管我,你怎麽样?」  
  「我啊。」万里耸耸肩,「我差点被洪好好性侵害,她脱得我只剩下一条内裤,啊,还有一双袜子。」他自嘲了一句,然后把他所遭遇的说了一遍。  
  阮瞻叹了一口气,「可惜把龙大师这样的人物搭了进去。」  
  「是啊,那是个误入歧途的好人。只是有的事做错了,就算你马上悔悟,也要付出代价,可是龙大师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万里也有些伤感。  
  「司马南也是一样的,不过他走得太远了。」阮瞻说着看了看阿百那边。  
  万里这才看到阿百跪坐在不远处,因为她一动不动地诵念着祈文,完全不理会外面的事,像一尊石雕一样,不仔细看都不会发现。  
  「司马南--死了?」万里问。  
  其实他是有预感的,因为他待在旧镇里时,突然发现全镇有了人气。当时还是半夜,并没有人出来,但这个死了一样的镇子突然就有了活人气,有灯光,有咳嗽声,那时他就知道新镇里的争斗以阮瞻的胜利而告终。  
  於是,他威胁那些打手尽快离开,从他们手中硬抢了一辆最大马力摩托车,一路赶到了新镇。他想,也许阮瞻需要他的帮助来善后,也许他会需要血木剑。  
  到了这里后,他一直没看到司马南的影子,所以他明白,司马南死了!  
  阮瞻不知道如何回答万里,只好把整件事情全说了一遍,听得万里唏嘘不已。阿百太可怜了,她这一生,什麽坏事也没做过,一直保护别人,为别人谋福利,为什麽她要得到那样的结果?  
  「你准备怎麽办?」他问。  
  阮瞻沉吟了一下,「加上小夏,这次一共来了十二个人,活下来的只有四个了。小夏、左德、马记者和毛富镇长。这件事要怎麽解释,用不着我们,我相信左德和马记者也不会说出这件事,他们自会统一对外的说词并不需要我们来善后,过不多久,洪清镇只是会多一件悬案而已。而毛富是装疯的,他一定是这件事的主谋之一,如果我们要用龙大师的证据把当年的罪人送上法庭作公正的审判,一定不能漏下他。而且,假如这件事终於能沉冤昭雪,那些怨灵也会走得安心。虽然基於这个风水大阵,他们是否洗雪沉冤都不妨碍把他们驱逐出阳间,但我希望能够还他们一个公道。」  
  「你放心,龙大师给我的证据能让那些混蛋枪毙一百回。」万里愤慨地说。  
  「那就好,大概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阮瞻想起阿百,心里又是一绞,「至於我们要作的,就是把湖里剩下的那些恶灵灭掉,清除一切我们来过的痕迹,送阿百和洪好好回到她要的地方。然后你带小夏回去,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养伤?在哪里养都一样了,去咱们市的公安医院吧,那里的护士小姐比较漂亮。」万里故意说笑着,缓解着现场哀伤的气氛。  
  「皮肉伤,不必休养,自己会好的。」阮瞻摇摇头,犹豫了一下,「是关於我的身世和我父亲的事,我必须调查一下。现在还不能和你说,相信我,不是我不信任你,是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什麽事这麽神秘?」万里皱眉,但见阮瞻一脸坚决,又心事重重的样子,决定在这个时候还是先不问他,以后再慢慢来。  
  「好,就照你说的做。忘了告诉你,龙大师留给你一本书,我看不懂,大概是传授你一些什麽吧。留给我的那本册子就是当年的罪证和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把这些都埋在镇外的树林里了。我们办完这里的事就去把它挖出来,你去办你的事,我就去通过正常的手段把那些罪魁祸首绳之以法!这下小夏有事做了,她可是律师哪,虽然不太合格。」  
  阮瞻点点头,「这样最好。可是,当初袁镇长他们究竟做了什麽事,让这麽多好人成为了怨灵?」    
第五十三章突然出现的人     
  当年那件事完全是愚昧和贪婪造成的。  
  尽管袁镇长和当年处事的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国家干部,但骨子里的迷信还是让他们做出这麽令人发指的事。  
  其实只不过是霍乱而已!  
  十几年前,一场洪涝灾害侵袭了这个地方。虽然当时中国的许多农村已经富裕起来了,但这里还是偏远贫困之地,医疗条件相当差。由於卫生防疫工作没有做,加之正值五月到九月的霍乱高发期,所以洪清镇下属的一个叫马莲村的地方爆发了霍乱!  
  当时村里的成年人差不多全部感染上了霍乱,但是因为初期症状没有高热,却类似於拉肚子,所以没有什麽医疗知识的村民以为只是喝了不乾净的水造成的腹泻而已。  
  可是后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