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60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60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6 热度:16
 
  「在哪里发现有人偷窥你的?」他问。  
  「到处都有!一直有个女人盯我!」孙小姐一哆嗦,贴近了包大同,「无论我在哪,她都盯着我!不管了,快带我离开这儿!求你了!我要离开这里!」  
  「别忙。」包大同的嗓音在这时候听来很让人安定,「那麽告诉我,你第一次发现被偷窥是在哪儿?」  
  孙小姐想了一下,虽然人多后,她的胆子也壮了点,「在楼上我的卧室。那个女--女人就在对面的洋楼里看我,她一直看一直看,眼珠子里面全是血,然后她就笑,使劲笑。」  
  「走,我们到你卧室去看看。」包大同打断孙小姐臆语似的唠叨,带头走上了楼梯。孙小姐连忙跟在后面,然后是小夏,万里断后。  
  可能是怕被人偷窥,整间房子所能看得到外界的地方全挂着厚厚的窗帘,加上灯光全无,只有包大同手里一只手电筒的光芒在晃动,让小夏感觉彷佛是在墓穴里行走一样,心里毛毛的。  
  而一进到卧室,包大同就『唰』的一声拉开了窗帘。这让孙小姐倒吸了一口凉气,迅速蹲在地上,「别打开窗帘,她就在对面,她会看到我!她会看到我!拉上,拉上!」  
  「放心,她只能看到我。」包大同满不在乎地说,通过落地玻璃窗,走到阳台上去。  
  这一侧,正好面对修缮的洋楼,所以放眼看去,根本没有灯火。其实才晚上九点多,但感觉相当安静,连路灯的光芒都彷佛泡过水一样惨白、虚浮。  
  「对面修了多久了?」包大同又问。  
  「才开始修。」  
  「你住了多久了?」  
  「三个多月了。」孙小姐还蹲在墙角,显然是吓坏了,「这条风貌街先修的是这一侧,然后把房子卖了出去,然后再修那一侧。」  
  「看来这年头还是有钱人多,入住率不错啊。」包大同废了一句话,「对面一直没人住吗?」  
  「没有。」  
  「嗯,没事,我来帮你测测对面有没有邪气。」他边说边把那个大号指南针一样的托在手心里,随手比划了几下,就在阳台踱起步来。说是踱步,但有一定的规则和步法,他动作夸张,看下来倒是像跳巫舞。  
  小夏看他折腾了一会儿,一转眼发现落地窗前有一台立式望远镜,看样子是古董级的东西,体型大而复杂,但是很漂亮。她无意识地走过去,向望远镜里一看。  
  很黑,没有看到任何景色,她猜大概是没有调好焦距的缘故。於是她伸手扭转了一下镜头的角度,只听见『卡』的一声响,眼前霍然一亮,一只阴森的眼睛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那眼睛眨也不眨,又大又清晰,死死地盯着她,好像就贴在望远镜上!  
  「啊!」她短促的轻叫了一声,一下跌坐在望远镜旁的床上。  
  「怎麽了?」  
  「不要看!」  
  万里和孙小姐的声音同时响起,连包大同也停下了动作。  
  「不要看!」孙小姐惊恐地哭起来,「她会顺着望远镜爬过来,就算躲也没有用,她会从厕所、煤气管道、通气孔爬过来找你!只要有一点缝隙,她就会爬进来!」  
  「那你为什麽不跑!」万里快步过去,一下把小夏拉到身前。  
  「她一来,门就锁上了。」孙小姐瞪着眼睛看万里,「跑不了,跑不了!她也不杀我,就是要折磨我,我跑不了!跑不了!」  
  彷佛为了印证孙小姐说的话的正确性,寂静的夜里忽然传来『卡嚓』一声响,楼下的大门好像被锁上了。  
  孙小姐惊恐地呜咽了一声,一直退爬到床边,盯着墙角那个插电孔,好像那里也会出来什麽东西爬出来一样。  
  「你的房子隔音设备不好!」包大同冒出来一句。  
  只是普通的一句话罢了,可却使房间内恐怖的气氛稍减,「我说真的,竟然从二楼听到一楼的大门声,很不合理,很不合理!」他说着瞄了万里一眼。  
  万里会意,立即走上两步,弯下身去看那个望远镜,但一看之下,立即直起身子来。  
  「看到什麽?」  
  「对面楼上有个白色的人影,我去看看。」他转身就要下楼。  
  「别忙。」包大同拦住他,然后从那个布袋中拿出一张符咒,嘴里咕哝了两句,伸手一指,那燃着的符立即像一个小火球一下疾射到距离不近的对面洋楼中。  
  「先走。给孙小姐找个酒店住下,有什麽事明天再说。」  
  「锁住了,走不了,走不了!」孙小姐还在重复着那句话。  
  「相信我,门是打开着的,对面也不用去搜查,我自有安排。」包大同自信地笑笑。  
  一瞬间,万里觉得包大同也不是特别废物!  
第五章驱鬼行动     
  「这样有多久了?我是说被偷窥。」包大同问。  
  此时他们已经身处一间酒店的房间里,孙小姐的惊恐之情稍定。  
  「两个星期。」  
  「为什麽不早点找人帮忙呢?」  
  「我不知道找谁?而且--」孙小姐神色间有些犹豫,「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幻觉。而且就算我和人家说,谁会相信呢,如果报警,警察说不定会以为我疯了!」  
  「那这件事你没和任何人说起?包括好朋友什麽的?」  
  孙小姐摇了摇头,「我没说,而且我也没有很好的朋友。可是我自救了的,我--我请了很多佛像、符咒、辟邪物。可是--没有用!」孙小姐顿了一顿,「其实也不是完全没用。我开始只请了一串佛珠,结果没有效果,那个女的持续闹腾了几天,越来越厉害,我没办法,又请来了许多,连圣经和十字架也用上了,没想到有一天她就不见了。我还以为可以忍耐过这些日子,可谁知道今天她又来了!」  
  包大同微摇了摇头。  
  他知道那些东西没有用。这里不是荒山僻壤,而是繁华的都市,就算有些灵异现象,也不会那麽明目张胆,因此相应的,市面上真正具有避邪能力的物件不多,大部分是骗人的东西,让人心里有个安慰罢了。  
  「你怎麽招惹到她的?」  
  「我无意间发现她的。就和岳小姐一样,我看那个望远镜,结果看到了一只阴森的眼睛。然后不受控制一样,我又看到她的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嘴唇都是青的。当时像着魔似的,动也不能动,看她慢慢对着我咧开嘴笑,然后说着什麽。看嘴型好像是--我会找你的!」见孙小姐又打了寒战,包大同有些同情,可又不得不问。  
  「那麽,她又是怎麽个闹腾法?」  
  「开始时,我总是觉得有人盯着我。让我觉得后背发麻!我心里越怕,就越想用那个望远镜向对面看。结果我无论什麽时候看,她就什麽时候出现,就算是白天,也会有个白色的影子在对面的房子里。我找人看过,我跟保安说对面的房子有坏人,结果他们什麽也没发现,最后把那房子封了,可我还是看到她在那,一直对我说--我会找你的!我会找你的!我想离开那房子,可是现在还不行。而后来--后来她不再满足於偷窥,开始出现在我身边了!」  
  孙小姐边说边不自觉的向床里缩,「她开始在我枕边说话,她还不断的打电话给我,就算我拔掉电话线,关掉手机也一样,她就是不停的纠缠我!最后竟然挤在床上,就在我和他中间!她还从一切可以进入房间的缝隙钻进来,马桶里、通气管道、窗缝,甚至我今天洗澡时,竟然--竟然下水道堵了,从里面涌出一缕黑长发!那绝对不是我的头发。」  
  见孙小姐越说越激动,包大同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让她平静点。他知道那当然不是她的头发,孙小姐是寸长的短发,而且全部染成了红色。  
  「今天你怎确定不是幻觉呢?」  
  「这几天比较平静,而且下午他来了,我--我很累,所以天一黑就睡了,等醒过来,我发现--满屋子挂满了绳套,窗子不知道什麽时候也打开了,风一吹那绳套就不停地动,然后那个女的打电话来说要吊死我!」孙小姐下意识地用手摸着脖子,声音无意识地变细,害得小夏也跟着有点憋气,「我想叫醒他,可他无论如何醒不了。我想跑,楼下的大门也锁上了,窗子也打不开。后来可能我折腾的声音太大了,他醒了。我和他说起这件事,他发了很大的脾气,说我疯了,说屋子里根本没有绳套。我一看,房间果然什麽也没有!因为之前我和他说过许多次,房间里有怪声,有个女的一直偷窥我,想杀了我,可是他根本什麽也听不到,也感觉不到。这次我再这样说,他气得扭头就走,我怎麽求也没有用。而他才一走,门又被锁上了,我出不去。那女的只找我,她只想弄死我!我没办法,只好给你打电话,那天你发名片时,我特意拿了一张。今天我发誓那不是幻觉,因为我掐了自己好几把,如果是幻觉,我会清醒的。」她说着把手臂身出来给大家看,只见她手臂上有几条深深的抓痕,虽然不再流血了,但还是可以判断出伤口很深,那种程度的伤害,就算昏迷也会醒的。  
  「怎麽办?怎麽办?我不知道和那个女的有什麽仇,她为什麽来缠我!她会找我的!她会找我的!」  
  「之前你说你以为自己产生幻觉,就是因为他没有任何感觉是吗?」包大同答非所问,对孙小姐屡次提及的『他』很感兴趣,「请你原谅我的无礼,可是我必须问清楚,你说的他--是谁?」  
  问起这个人,孙小姐有些犹豫,抬眼看了看小夏和万里,好像不太想当着这麽多人的面说。但她这一番表现,已经让人猜出来那个男人是她的情人,也就是她包养的男人。  
  因为孙小姐常常来酒吧,渐渐的就有人吐露过她的底细。她本身虽然名牌大学毕业,不过来这个时时彩实战专区没多久就被包养了,从她平时的消费来说,那个男人似乎很疼爱她,不过据说那男人因为生意忙碌,不常找她,於是深闺寂寞的她又找了个情人。  
  「这样,我先送小夏回去,你自己看着办吧。」万里站起身来。  
  「好吧。」包大同点点头,「不过佣金要扣一成。」  
  小夏没说话,但是白了包大同一眼。用很明白的眼神告诉包大法师:谁理你!我今天受的惊吓还没人赔偿呢!  
  「我也就是说说。」包大同无奈地眨眨眼,目送小夏和万里离去,然后继续询问孙小姐。  
  而对於小夏而言,因为那阴森的眼睛一直在她脑海盘旋,她有点不敢单独待着,又不愿住万里那栋鬼屋去,所以只好和万里窝回到了酒吧的二楼去。  
  那里是阮瞻的地盘,有他的东西、有他的味道、他的气息,虽然他人还没回来,但还是让小夏感到安心。  
  这一夜,包大同没有回来,直到天色完全大亮,包大同才出现。  
  「别这样看着我。我和孙小姐是纯洁的雇佣关系,很纯洁、很纯洁。」  
  「我又没问你。」小夏忍不住想笑。  
  这些事根本不用解释的,先不说包大同做什麽与她无关,单从他红得像小白兔一样的眼睛和风尘仆仆的模样,就知道这一晚他一定在为这灵异事件奔忙。  
  「有线索了吗?」她把他按在椅子上,递给他一杯牛奶,看他一饮而尽。  
  「手到擒来。」包大同有些得意,「我吃点东西就走,要确定一下我的伟大推理的正确性。不出意外的话,今晚我们就能驱走那个女鬼了。」  
  「这麽快!」  
  「你就瞧好吧!」包大同把桌子上准备好的早餐迅速一扫而空,然后就又跑了出去。  
  「简直是蝗虫过境。」万里从楼上走下来,对小夏说,「我回家换衣服,然后去上班,晚上等我一起。答应我绝不和包大同单独行动。」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包大同始终也没露面,晚上差不多和万里同时回来的。而且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