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61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61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8 热度:12
回来后也没有立即说明这起灵异事件的具体情况,也不说要如何解决,只是给酒吧中的如锦繁花按时上了一堂周意文化的扫盲课,折腾到十一点多,才暗示让万里和小夏和他走。  
  接了孙小姐,一行四人来到东兴街二号。不自觉的,孙小姐打了个冷战。  
  「有我在此,你不必怕。」包大同安慰道。  
  「可是有必要让她也跟来吗?」万里和包大同从准备箱中搬出一些东西到楼上去,把小夏和孙小姐留在大门口。  
  「她是雇主,不让她看一下,她怎麽知道她的钱花得值不值?」  
  「这些东西也是给雇主看的?」万里帮着把那些古怪的道具摆好,「阿瞻可从没这麽做过。」  
  「我们门派不同,而且我这是做生意啊,外表当然要有点花头。」包大同忙着把那些香炉、铃铛、木剑、蜡烛、纸钱、符咒等东西一一摆放在当作香案的一张桌子上,「这年头做事,样子一定要做足,饭可以不吃,门面不能差,否则人家不会信你。」  
  「就是说我搬了一堆没用的东西上来。」  
  「和驱鬼是没什麽关系啦,不过也不是没有的,应该算是公关用品。哈哈,对,是公关用品!」包大同眉开眼笑,看不出一点紧张感,让万里觉得他有点可疑。只见他摆完了东西就忙着捡上了一件很拉风的道袍,把一头乱发也理顺,带上一顶道士帽。  
  「这是从一个电视剧剧组借的,等这件事后我也作上一套,看来将来会经常用的。」包大同见万里以古怪的神色望着他,解释道,「能请您把我的雇主和我的法律顾问叫上来吗?」  
  万里有心不理他,但一想到这毕竟是在『工作』,只得忍着气去照办。而当小夏上楼来看到这一切,心里觉得包大同应该和阮瞻换个身份。包大同似乎比阮瞻更喜欢这个世界,假如阮瞻想去隐居的话,她一定会跟着的。  
  「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只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回向正道,内外澄清。各安方位,备守坛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保卫诵经。皈依大道,元亨利贞。」包大同见人员到齐,开始『做法』。  
  他手法和步法都极其繁复熟练,神情肃穆庄严,以木剑挑着符咒和纸钱燃起火来,一招一式都相当正式、神秘,就算小夏经历过许多灵异事件,也不禁隐隐的跟着紧张起来,就不用说孙小姐已经连大气也不敢喘了。  
  「左右护法、站立两边,灵台宝塔、斩妖除魔!」  
  尽管不愿意,但当包大同喊出这句话来时,小夏和万里还是配合地站在『香案』两侧。  
  只见包大同向后退了几步,盘膝坐在床上,口中念念有词。片刻,紧闭的窗户慢慢打开了,就好像被一个隐形人推开那样,接着,一阵冷风也吹了进来,把包大同洒在地上的香灰吹得起了一阵小旋风。  
  「妖孽,显形!」包大同大喝一声,伸手画符,向窗边一指。只听『哎呀』一声,一模模糊糊的白色影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个女人,穿了一件说不清是什麽颜色的长袍,头发全挂在脸前,根本看不见五官,只从密发中透出一丝绿光,非常吓人。  
  「我会找你的!我会找你的!」她闷着嗓子叫,向孙小姐的方向伸出了爪子。  
  孙小姐吓坏了,大叫一声,扭头就跑,被近在身边的小夏一把抓住。由於她太惊恐了,完全无力反抗,所以一下瘫倒在墙边,浑身哆嗦着,动弹不得。  
  其实小夏也怕,但她相信包大同的手段。万里说过,当年的他只比阮瞻的力量稍弱,就算阮瞻天赋极佳,但他有父亲细心传授,应该不会太差。  
  而一边的万里则根本不知道包大同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妖孽,这是阳间,容不得你作祟!」包大同又叫了一声,从手心中甩出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在半空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小夏看清那是一个小小的铜铃,被包大同丢出来后就停留在半空中,对着那女鬼的脸,彷佛一道结界在那里一样,让那团白影费尽力气也不能上前一步。  
  「我不管你前世与孙小姐有什麽过节,但往事已矣,因果循环,你走吧!否则於你不利!」  
  「不!我要找他、我要找他!」那白影挣扎不已。  
  「唉,你自绝生路,可怨不得我。」包大同叹了一声,开始念咒语,「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手,待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熙长存。急急如律令!」  
  他的咒语才一念完,整个房间里『呜』的一声,刮起了一阵狂风,吹得小件的物品到处乱飞,显得威势惊人,而那团白影则在半空中扭转弯曲,变幻着各种形状,口中惨叫连连,好像不甘心就这样被缚!  
  「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她尖叫不止。  
  包大同双手各伸两指,双臂绷得紧紧的,直指窗边,脸上渗出了汗珠,显然分外用力。此刻的他,再无一点嘻皮笑脸,看起来竟然颇有点英气。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窗边终於传来了『吱吱嘎嘎』的声音,好像一扇看不见的陈旧铁门被打开了,同时那团白影如碎布一样变成一缕一缕,绝望仇恨地嘶叫着,消失不见!  
  「好了,秽物已除。孙小姐,请和我的法律顾问兼财务主管结帐!」包大同满脸疲惫,但还是敏捷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第六章黑衣女人     
  「你早就解决了这件事,刚才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对不对?」回家的路上,万里问包大同,「你不单是让孙小姐觉得花钱值,也是为了作广告。透过她的嘴告诉别人,你多麽英明神武,使出的招数多麽鬼神皆惊。厚,你不生意太可惜了。」  
  「啊?」包大同随便应了一声。  
  他两天一夜没合眼了,没解决这件事之前,他还能保持着神采奕奕的模样,这会儿稍一松劲,立即疲惫得进入昏昏沉的状态。  
  「我在夸奖你刚才的一番作作,实在太逼真了,不去演戏真是演艺界之大幸,广大观众的不幸。」  
  万里的语气中又是调侃又是无奈,让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小夏闻言不禁微笑起来,从后视镜中看了包大同一眼,「你又说他有商业才能,又说他有演艺才能,到底哪一样他更拿手啊?」  
  「我是全才,干什麽都行。」包大同咕哝了一句,调整了一下坐姿,尽量不让后座上堆着的东西倒下来,那可是他费了一天劲儿,好不容易弄到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他吃饭的家伙。  
  「不知道孙小姐怎麽样。」小夏叹了口气,不明白好好一个女人,聪明、漂亮、有学历,本来只要努力就会前途似锦,却要把自己弄到这种境地。  
  驱魔完毕后,孙小姐不肯让他们离开,显然是吓的够呛。可是包大同说自己的驱邪行动绝对彻底,他们不离开就显示不出效果,况且也不能一辈子陪着她,好说歹说的才能脱身。临走时当然也没忘记和孙小姐敲定支票上不低的数额,只等一周后确定不再发生怪事,就会把钱拿到手。  
  「反正有那个好色的老头子支付,我们不用客气。」包大同理直气壮。  
  等一出孙小姐家的门口,包大同就告诉了万里和小夏,这并不是灵异事件,而是人在作祟。之所以先前不透露一点风声,是怕不擅长掩饰的两人在驱魔时表现不自然。  
  原来,包养孙小姐的那个大富翁的老婆终於知道了丈夫的外遇。不过那女人性格比较阴郁,听说这件事后并没有大吵大闹,而是暗中调查孙小姐的事,不久就发现她不甘深闺寂寞,又找了一个年轻的情人。  
  於是这女人买通了这个一心爱钱的年轻男人,商定以鬼怪事件吓唬孙小姐,以达到报复她的目的,最好是把她逼疯。  
  包大同一开始就怀疑这件冤鬼吓人事件的真实性,因为他在小洋楼里没有发现一点鬼气。装鬼吓人可能会蒙骗一般人,可是包大同从小学习的就是应付这类事件,当然一下就觉察出问题。后来小夏无意间发现了那只阴森的鬼眼,包大同施出了一张符咒,而这张符咒反馈回来的信息也同样乾净。  
  孙小姐只注意到所谓的幻觉在她请了些『圣物』后消失,没注意到她的情人出现的时机也与灵异事件有关。可是包大同却注意到了这些,於是他在仔细询问过孙小姐后,就跑回到小洋楼内去调查情况,发现所谓白天和晚上都会出现的白影,其实只是在那个古董级的望远镜内加装了最先进小巧的放像设备。只要有人去摆弄镜头的角度,就会打开暗藏的开关,而看到提前录制好的可怕场面。  
  至於声音,只要孙小姐年轻的情人随身携带微型录音设备就可以解决,那些可怕的残肢、头发,看看现在各种恐怖玩具就能明白搞到这些都不难办到,只要趁孙小姐不备放置在特定的地点--马桶里、通气管道中、窗帘后方、电插座中--  
  孙小姐对她的情人非常迷恋,当然没有怀疑到他,也无法想像他听不到、看不到她的『幻觉』其实只是他的伪装,只是为了让她更加深信不疑有鬼物缠身。  
  包大同本就怀疑了孙小姐的情人,而当天故意放大的锁门声,院外电闸的人为破坏痕迹,还有他在那男人家里发现的绳套等小道具就更说明了一切。而且,从那个价值不菲的老式望远镜中,他也推断出这事的幕后主使人是那位大富翁的老婆。  
  因为那古董级的东西很少见,非物主很难了解其中的构造,何况对方还想出从里面藏着放像设备的主意来!  
  事情就是那麽简单,而孙小姐死守着那个地方不走,则是因为那个善妒的大富翁每天晚上会不定时打来电话查勤,如果发现孙小姐不在,很可能会翻脸。眼看着当初两人约定的房子过户时间就要到了,为了保住即将到手的东西,孙小姐不得不拼命忍耐。  
  所以,正如万里所说,当一个人执着於一件事情就可能被利用,孙小姐、他的情人、大富翁及他的妻子,无一不是如此。而包大同根本在白天就通过拜访两个装鬼作祟的人,并小小地『规劝』他们一下,解决了这个问题,晚上他所做的不过是施展幻术演一场戏罢了。  
  就这样,一星期后他拿到了钱,「我只负责鬼魂的事,人际关系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他说。  
  之后不久,他又解决了一起灵异事件。一个王姓富翁酒醉归家,发现大厅后门的『照妖镜』黑漆漆一片,不反射任何灯光,只有一个女人的黑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扭着头看他。  
  当时他吓坏了,顾不得屎尿失禁,叽哩咕噜地跑到楼上去叫他的老婆儿子,等大家大开着灯,互相壮着胆子来到楼下时,发现那面落地的大镜子好端端地立在那里,正常极了,根本一点事也没有。  
  他赌咒发誓说刚才绝没有看错,肯定是出了邪物了,於是通过他那个爱泡吧的小姨找到了包大同。包大同带着小夏实地考察了一番,第二天就在王富翁家做了一场法事,硬生声从墙壁中拉出一条黑影来!  
  其实,这依然不是鬼怪,而是人为,只不过这次是事故。  
  当天,细心的小夏发现镜子边上有墙皮脱落的痕迹,家里的小保母又言词闪烁,於是重点调查,才发现是小保母趁主人不在家,而和男友嬉闹玩乐时打碎了原来的镜子。因为富翁一贯严厉,这家人又很少出入后门,为了保住饭碗,她和男友急忙买了一块一模一样的镜子,想要连夜安装上,谁想王富翁酒醉归家,而且竟然从后门进来。  
  大惊之下,他们把镜子随便一立就跑开,可是小保母闪避不及,吓得站在墙边一动不动,让酒后花了眼的王富翁看错了。当他上楼去把大家都叫醒,并说明情况再下来时,已经足狗两个手脚麻利的年轻人重新装好镜子了。  
  但无论真相如何,包大同的捉鬼降妖本领在所谓的上流社会迅速传开,生意倒没有马上繁忙起来,但是来酒吧喝酒的人明显增多,而且大部分是男客,开那些贵得吓死人的洋酒都不问价的。  
  「阿瞻回来会宰了你的。」万里幸灾乐祸的说。  
  由於顾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