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63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63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2 热度:15
他送她到门口。  
  「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当然不会平白无故招惹你这种色魔。」包大同『咭』的一笑,尽管走在这黑暗的楼道中,也不忘随时攻击万里。  
  走进楼里才发现,这栋楼住户很少,又黑又长的走廊两侧,只有几户的门缝下面透出一点亮光,其余全是黑漆漆的。今晚虽然不再下雨了,但是天气很阴沉,楼道里也没有灯,所以三个人差不多是摸索着上楼,也不知道是不是身处於陌生黑暗环境中的心理作用,小夏总觉得有什麽东西在周围微微地喘息。  
  「总比洛在你这酒吧宠物的手里强。」万里回嘴。  
  好不容易摸黑上了三楼,只见这里住户更少,一共只有三扇门中有灯火。按照吕妍先前的说明,他们找到最里面的一户,发现这楼是一侧有楼梯,也就是说吕妍家是这条又黑又长的走廊的死角。  
  门开处,吕妍略显羞涩的打开门。  
  「欢迎,请进。」  
  小夏点点头,赶在包大同和万里前进了门,她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后背凉嗖嗖的,当进了这明亮的房间,门在背后紧紧地关上,她的心才放下。  
  这是一个小小的里外间,布置得乾净而朴素,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饭菜,不过没有床,显然里屋才是卧室。  
  「随便坐啊,马上就可以开饭了,我把小童叫出来给你们看看。」吕妍讨好的笑,然后打开房门,把小孩带了出来。  
  「这是我的儿子,五岁了,叫小童。」她爱怜地抚抚孩子的头顶,「小童,快叫叔叔阿姨。」  
  小孩子没吭声,只是伸手去拉妈妈的衣角,而小夏在看到孩子的一瞬间,觉得心都要碎了。  
  这孩子和他的妈妈一样,又瘦又苍白,不过五官却非常漂亮,娇嫩的脸上,那黑黑的细眉、挺直的鼻梁、弧度完美的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眼神中怕生的稚气和纯真,无一不漂亮得令人爱怜,也让人分不清眼前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觉得像动画片中的小人儿一样。  
  只是,这孩子是坐在轮椅上的!  
  这一刻,小夏感到造物主非常残忍,怎麽能把那麽美好、那麽无害的东西毁掉呢?  
  「这孩子,不叫人,对不起啊,他有点怕生。」吕妍歉意地解释。  
  「没关系啦,熟悉了就好了。」小夏连忙微笑着走到孩子的面前,蹲下身去,「小童是吗?阿姨给你带了巧克力哦!」  
  因为事先知道吕妍有个孩子,也知道这个孩子没有父亲,所以小夏非常同情这对母子,提前准备了糖果。  
  只是她没想过,这对母子比想像中还要凄惨,这麽可爱的孩子竟然是残疾的。  
  小童看了看糖果,又看了看母亲,当得到肯定后,才怯生生的接过糖果,对小夏笑了一下。刹那,那童真的笑容让小夏的心都要融化了,下决定要帮助这对母子。  
  一顿饭就那麽吃了下来,虽然吕妍母子都很羞怯,不过好在包大同脸皮很厚,万里又非常会说话,所以宾主尽欢。可能这快乐的气氛也感染了小童,小童好像非常开心,竟然还夹菜给小夏,而万里则每照顾一次小夏,就必照顾一次吕妍,极力避免让这位失去丈夫的女人伤感。  
  饭后,小夏坚持帮吕妍洗碗,顺便打听一下小童的腿是怎麽回事。  
  「四岁前还好好的,走得可快呢!」吕妍掩饰了一下眼里的泪光,「有一天突然就不行了,为了治他的腿,我把房子都卖了,一年来跑遍了全国各大医院,也没查出是什麽病。医生说可能是神经性的,也可能是突发事件造成的心理原因,总之他现在就是走不了。我想,也许哪一天,他的腿就和突然坏掉一样,突然就会好起来。很傻是不是?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麽办!」  
  「小童--没有上幼儿园或者学前班吗?」  
  「他生活不能自理,没有学校肯收。」吕妍低了头。  
  「会好的,我会想办法帮你。」小夏一时不能说什麽,只好安慰吕妍,并快速整理好碗碟,「我去和小童玩一下,你和他们谈正事吧。」  
  因为孩子的病,想必吕妍在经济上非常困难,房子也卖了,只好租住这里。这里的环境相当不好,偏僻、阴暗,特别不安全。可是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学历也不高,只找了一份超市理货员的工作,当然没钱住更好的地方。  
  特别是,这孩子不能上学,又不能走路,只能每天被丢在空荡荡的家里,不能享受阳光和童趣,一天天被关着,吃饭和上厕所都是个问题,这也太可怜了!  
  虽然她不是心理医生,但也能看得出小童有点自闭倾向。这也难怪他,他还那麽小,却要面对孤独和忽略,一定是很胆怯和痛苦的。这让小夏想起阮瞻,他小时候一定更难过吧,不仅被成人世界和儿童世界双重排斥,还要面对仇恨和恶意。  
  只可惜,她没有早一点遇到他,不能给他温暖,不能给他爱。那麽,现在让她帮帮这对可怜的母子,帮帮小童吧!  
  「小童,阿姨给你讲故事好不好?」她走过去,把小童抱在怀里,那软软的身体和幼童身上特有的甜香激发了小夏全部的母性。她耐心温柔地抱着小童,讲了一个又一个她所知道的童话故事,万里他们在外面谈了多久,她就讲了多久。  
  「小童一定要做那第三只小猪哦,造的房子要很坚固很坚固,这样坏人就进不来了。」她抚着小童额上的软发,温柔地说着。  
  「是吗?」  
  一个声音在小夏的耳边响起,声音很稚嫩,不过语气却很古怪。小夏下意识地侧头一看,正好看到小童正对着她笑。  
  那一眼,宛如有一根冰锥从小夏的头顶一直刺到她的脚心,让她的心脏骤然紧缩!  
  小童不是小童了!  
  脸孔,还是小童的脸,可是眼神却变了。说不清变成了什麽,只觉得那眼神和小童可爱的小脸那麽不相匹配,阴凉、恶意、算计、狡猾、世故,那是成年人才有的眼神,而且是心机非常深沉的成年人,还带着野兽看到猎物后的兴奋与嗜血。  
  啊--  
  她轻叫了一声,本能地把小童从自己的怀抱中推出去,『啪』的一声把他摔到地上。  
  同时,『吱呀』一声,身后的门开了。  
  小夏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吕妍从身后扑了过来,「小童,怎麽从床上摔下来了?摔到哪里没有?」她慌忙抱起自己的儿子,上下检查。  
  小夏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心里的震惊还没有过去。而在吕妍的一抱之下,小夏再一次看到小童的脸!  
  孩子还是原来的孩子,哪来的成人的眼神,反而委屈、惊慌、泪汪汪的,彷佛不明白这麽温柔的阿姨为什麽忽然会扔掉他,这让小夏心里一阵内疚和自责!      
第八章重逢     
  她这是怎麽了?  
  为什麽会把一个可爱的小孩子看成奇怪的人?为什麽会出现这种幻觉?  
  一定是她的幻觉!因为除了她,没人发现小童有什麽不对,就算是小童是妖怪,会假装,可包大同不是凡人,如果有异,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所以,只能是她这一方面出现了问题!  
  自从这回从洪清镇回来,她就浑身不对。不过是因过分疲劳和水土不服引起的高烧不退罢了,她并不是个娇气的人,但这次却休养了许久也还没完全恢复,不仅身体容易疲劳,时常会有精神恍惚的情况出现,还总觉得心头缺点什麽似的。  
  无故推倒小童的事情发生后,她只有不住的道歉,说自己一时疏忽。吕妍一点也没有怪她,后来看她急得都要哭了,还过来安慰她,这就让她更加内疚。她不是要帮助这对母子吗?为什麽先要伤害人家,还好小童只是膝盖被摔得青肿了点,不然她要怎麽办才好?  
  为这事,她这一路上闷闷不乐,万里和包大同少见的没有吵嘴,一唱一和的和她说话,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她不想做个情绪污染者,尽力装做忘记这件事,可她却无论如何开解不了自己,脑海中不再有那个可怕的小童,全是可爱的小童受了伤害和委屈的眼神,那麽惹人怜爱和胆怯,好像一直在谴责她的粗暴。  
  「话说回来,你觉得这件事容易办理吗?」万里问包大同。  
  包大同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只是能不能招回那个叫张子新的男人的问题,更难办的是如何才能帮到吕妍母子。」他猜得没错,吕妍并没有正式和张子新结婚,至少在法律上她不是他的妻子。  
  吕妍和张子新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但是因为双方的家长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所以在张子新考上大学后,两人就结伴来到本市。吕妍由於没考上大学,就一直打着杂工,一边维持生计,一边贴补张子新的学费。  
  张子新毕业后就在本市的晨报做了记者,而在他大二那年,父母因事故双双去世,所以他用遗产在本市买了房子,准备守孝期满就结婚。吕妍等啊盼啊,好不容易到了结婚的日子,张子新突然说有一条独家新闻去采访,要出门几天。因为分别在即,因为不到半个月就要结婚了,所以两个人渡过了激情的一夜。  
  然而,张子新却再也没有回来!  
  此时吕妍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小童,她不愿意依父母的意志打掉这个孩子,想要留下张子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家人在气愤中宣布和她断绝关系,从此她就只能一个人带着小童艰难的生活。  
  「你在她家感觉到鬼气了吗?」小夏想起在黑暗的楼道中,自己那些不安的感觉,「我是说--张子新,在吗?」  
  「她住的那个地方首先方位就不好,而且陈旧黑暗。住户又少,所以阴气很重。」包大同认真的说,「她家也确实有不正常的气场存在,但那并不能证明什麽。因为这种地方本来就易招邪祟,现在不能确定张子新是不是徘徊在附近。」  
  「这些事会不是只是她的臆想?」万里说,「毕竟张子新只是失踪,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从法律上讲,他失踪五年了,可以申请宣告死亡,可是情况并不确定。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是可能的,他们母子的心理状态都不大稳定。」  
  「不,张子新一定死了。」小夏幽幽地说,「张子新是吕妍那麽心爱的人,她一定感觉得到。」  
  「我同意小夏的观点。」包大同接过话来,「两个非常相爱的人是会心灵相通的,这一点无庸置疑。」  
  听到包大同的话,小夏心里『各豋』了一下,立即想起了阮瞻的名字。她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有那麽大的反应,就是感觉他温柔又冷漠的脸从她心底的最深处一下就浮了上来,让她的心涨满的疼痛。  
  他在哪里?为什麽还不回来?忘了她吗?还是家乡有什麽事情,或者什麽女人,绊住了他的??  
  「既然已经确定,那你打算怎麽招魂?」万里的话打断了小夏的遐思,挽救了她,使她没有因为心痛而叫出声来。  
  「是这样:一般情况下,人死后不久就会进入转世轮回的程序,开始新的人生。可是那些有着强烈不舍或者怨念的人呢,就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在人世间滞留比较长的时间,时间的长短各不相同,有的只有几个月,有的就有几十年,甚至成百上千年。滞留那麽长时间的,慢慢就会有道行,假如是有意修炼的就会更不得了。他们之中,善良的就会帮人们解决疾苦,恶的就会为祸人间。而我们这些修道的人,为的就是防止后一种情况出现,保护人间一方平安。」  
  「张子新不知道是什麽时候死的,有没有道行。」万里低声道。  
  「既然他有可能五年前就死了,应该有点能力。不过,如果吕妍说的是真的,也就是她只能感觉到他,却无法见面,也无法说话,连梦也没有一个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死去的不只是他的肉身,他的魂体也伤了,不然,他就是被什麽东西禁锢了!」  
  「你这明明是两个解释。」万里哼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