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64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64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6 热度:15
一声。  
  「好吧好吧,我不和你争。」包大同耸耸肩,「总之,吕妍这件事非常不正常,也就是说,假如我推测的不错,这不单是沟通阴阳的问题了。」  
  「有恶灵吗?」小夏问。  
  「现在还不知道,一切要看我调查的结果。不过,今天是不行了,那地方阴气很重,我们突然出现,使得阳气大盛,有什麽东西也会被惊得散开。特别是考虑到这位仁兄的阳气是少见的旺,简直万中无一。」包大同指了指万里。  
  万里没回嘴,心里有些不安,为什麽吕妍的事不能像包大同接的前几个生意那样简单,难道这一次又有恶灵了吗?为什麽他总觉得有个无形的魔咒在纠缠着他们?  
  三个人不再说话了,直接开车回到了酒吧。一到地方,小夏第一个跑了进去。她的心情还是不好,所以没在楼下逗留,直接跑回了楼上。上次因为孙小姐的事,她又搬来了酒吧住,虽然现在好像没什麽危险了,但她没有搬走。  
  她想在他生活过的地方生活,这样就会感觉他在附近,或许潜意识里,她在等他回来!  
  卧室的灯开着,小夏皱了皱眉头,谴责自己又忘了关灯,在她所受的教育里,浪费是可耻的。她推门而入,才想把背包扔到床上,一个男人的身影立即毫无预兆地闯入她的视线。  
  阮瞻!他回来了!  
  这意外太突然了,刚才她还在渴想着他,下一瞬间他竟然就出现了!是幻觉吗?小夏无法思考也无法呼吸,机械的向前走了两步,下意识地伸手摸摸他的脸,手中那皮肤微温的质感告诉她,他是真的!  
  她想说话,但声音就是哽在喉咙里出不了声。她不说,阮瞻也不吭声,两人就是四目相对地互相望着,目光绞在一起,房间内静得只听的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彷佛全世界只有这一方土地,只有他们两个人!  
  强烈的吸引和巨大的排斥使室内的气氛变得紧张又暧昧,阮瞻拼命叫自己移开目光和脚步,但就是做不到,无法抗拒自己越来越近的贴向小夏。分离并没有使他忘却她一点,反而使那相思更加刻骨!  
  他无意识地碰碰小夏的头发,无意识地对她俯下脸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只是凭藉着心灵的引导。然而对小夏而言,心里却混乱得没有一丝头绪。  
  他要吻她吧?看样子是的。可是为什麽他要吻她?他们的关系什麽时候这麽突飞猛进了?还是,他只是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她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短促,胸腔内所有的空气都被挤光了,看他的脸距离她越来越近,视线都模糊了起来。  
  她很希望他吻她,於是微微嘟起红唇。可就是此时,她无法呼吸了,只觉得?下一软,直接晕倒在阮瞻的怀里。她遇到过最恐怖的东西,遇到过最可怕的追杀,却很少晕倒过,神经顽韧到无法形容,可就在她所渴望的吻到来的前一秒,她却可耻的昏了!  
  失去意识前,她万分懊恼的想着。  
  阮瞻接住小夏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  
  他在做什麽,要不是小夏『及时』昏倒,他差点又铸成大错。如果他吻了她,难道还要再消除她一次记忆吗?频繁的强行删除或者改变记忆对身体是有害的,就像小夏,只不过一次而已,就使身体迟迟无法复原。他明白那是她对这段记忆印象太深刻,而且他开始删除她的记忆时,她已经意识到了,心理上强烈的反抗,带来生理上不明的反应。  
  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伤害她。他宁愿死上无数次,宁愿承受这世上所有的痛苦,也不想伤害她一分一毫!可事实呢,他就是在伤害她!  
  她生病时,他每一夜都来偷偷看她;他远在天边时,他每一夜都梦到她;他犹豫了许久,做了很多心理建设才回到这个地方,然而,他一来到这个房间就知道她又来住了,他正考虑着是否离开,她就一下子闯了进来。  
  她真是个莽撞的丫头。从他们第一天见面起,她总是在他最没有准备的时候硬闯进来,让他的理智来不及反应!  
  而感情永远比理智更忠实於心灵!  
  「实在控制不了的话,就爱她吧!」万里的声音从门边传来,「你这样大家都痛苦。」  
  阮瞻没说话,只是抱起小夏,轻轻把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单。  
  「哪种痛苦更大,是没法比较的。」万里又说。  
  阮瞻还是不说话,只坐在床边。  
  「你不觉得你们俩这样很过分吗?」万里反身把门关上,有点生气,「小夏就迟钝到不明白,我对她也是有好感的。你呢,你明知道她爱的是你,却一直把她拒之门外,这样总不能让我彻底死心。凭什麽你们俩的爱情,要拿我陪葬呢!我不过抢了你的娜娜,你就要用小夏惩罚我?」  
  「暗恋是不会太伤心的。」阮瞻终於开口,「所以我不能让她开始,那样她就不会痛苦,受的伤总比爱得刻骨铭心,然后完全失去要轻。至於你,我只要她开心幸福,不管你的死活。」  
  虽然知道阮瞻只是说得冷漠,心里还是在意他这个生死之交的,可万里还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你要怎麽办?就这样拖着?」  
  「我会死的,万里,我会死的。我死了,她就会学着把我在心里埋葬。也许偶尔会想起我,但她还会有自己的人生,而我,只要看着她就够了。」  
  「是吗,大情圣!」万里气得不知说什麽好,「假如你不死呢,假如我拼了我的小命不让你死呢?」  
  「这次我逃不过,不仅是我父亲和司马南两大高手都这样预测,我自己也有感觉,我活不过明年的春天。」阮瞻平静地说,彷佛在说别人的事,「既然已经不能改变,逃避现实是没有用的,不如早做打算。」  
  「那你的打算是什麽?」  
  「很简单。我要调查出我的身世,我要明白我为什麽会有这样的命运!我不能被老天玩弄於股掌间却毫不反抗!我要活得清楚、死得明白。」  
  「没兴趣听你喊口号,说点实际的。」万里拉把椅子坐下,瞄了小夏一眼,见她一点清醒的意思也没有,昏倒得彻底。  
  阮瞻把他在家乡调查的那一点点线索和他自己的怀疑,以及司马南留下的话全说给万里听了。  
  「夜光环、阴阳极、你确定他死了吗?」万里喃喃地重复着这三句话。  
  「我不觉得司马南在故弄玄虚,他不明说,一定有他的理由。」阮瞻皱眉,「所以我要想解开这个谜,就要多多介入灵异事件。因为我现在没有任何线索,而这个世界上,有强大灵力的人并不多见。如果他隐藏起来也就罢了,假如他忍不住出现,我就可能在此类事件中找到蛛丝马迹。」  
  万里沉吟半?,觉得阮瞻的决定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正好,包大同正在办什麽周意文化公司,你来帮他,这不是一举两得嘛,你知道包大同来了吧?」  
  阮瞻微笑了起来,「楼下那两个八卦的小子早就告诉我了。」  
  「你不怪他把你的酒吧弄成这副德行?」  
  「我会再让它恢复原状的。」阮瞻回过头去,深深地看了小夏一眼,「不过,我要住到你那里去。小夏那个房子气场不好,最近是多事之秋,还是让她住在这里安全些,这里没有邪物可以进来。」  
  「邪物进不来?也许吧。不过安全--你确定她和包大同在一起是安全的?」  
  「别担心。」阮瞻拍拍万里的肩膀,「我也不了解包大同,不过相信我,他不会平白无故来这里的,一定有不能明说的原因。而且,他虽然嘻皮笑脸,可却是个正派的人。」  
第九章画像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小夏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再次来到吕妍家的门口。  
  昨天她无意间伤害了小童,心里一直内疚不止,很想做一点补偿,她知道今天吕妍上早班,下午三点才会回家,所以准备来陪小童玩并一起吃午饭。  
  吕妍说过,平时她上班的时候会提前把饭做好,小童饿了,会自己拿来吃。  
  这话让小夏的心都抽疼了起来。小童也太早熟了,他才五岁啊!在这个年纪,很多孩子贪玩、不肯认真吃饭,父母就会千方百计地哄着孩子吃,而小童呢,不仅不能和同年龄的孩子玩耍,还要学着自己照顾自己。  
  一想到小童的处境,小夏就下了一定要帮助他们母子的决心!  
  她一步踏进了那幢又黑又旧的三层小楼,才一进入门洞,就感觉一阵阴凉扑面而来。在火热的夏日阳光里,一下感到这种凉森森的感觉本来是相当舒服的,可小夏总觉得楼内外的温差过大了些,让她手臂的皮肤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而且,楼道很黑。  
  上次她和万里一起来的时候,还以为在晚上才会那麽黑暗,今天在这艳阳天里她才发现,原来白天也是如此。楼梯口和拐角处的窗子本来就小,还堆放着许多杂物,挡住了外面的光线,白色的墙壁已经灰黑得看不出本色,而且由於住户少、房门紧闭,长长的走廊中寂静得让人心慌,走一步路就有空荡的回音,让人宛如走在地穴深处。  
  吱呀--  
  一声开门声响起,吓了小夏一跳。她刚好爬到二楼,所以无意识地向走廊深处望去,却没见到任何一扇门打开。长长的走廊尽头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她想快点离开这里,没想到忙中出错,手中抱的东西没有拿稳,一下子掉落到地上,那袋水果更是『咕鲁鲁』地滚的到处都是。  
  她慌忙蹲下身去捡,一个、两个、三个,当她把许多袋食品和玩具重新抱起来,并开始捡水果时,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走廊中间的地方。  
  哗啦--  
  又一个怪声传来,就像是抖动铁门的铁链,近的就像耳边,骇得小夏猛地站起身来。  
  楼道,还是空无一人。面前两扇黑漆漆的门紧锁着,门把手上的铁链纹丝未动,可小夏却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寒意直袭上心头,感觉门内有什麽东西在窥伺她!  
  她吓得扭头就跑,也不去捡依然散落在地上的水果了。可是刚跑到三楼楼梯的拐角处,就感觉什麽东西在她的?上绊了一下,害得她一踉跄,手中又掉下几袋东西!  
  下意识的,她再去捡,一弯身的时间里,她看到墙脚堆的杂物中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盯着她!  
  有什麽藏在那里吗?!  
  惊恐中,她突然生出一股勇气,伸手把那堆杂物拉开,见那灰黑的墙壁上不知被谁画了一个笑咪咪的女童头像,不规则的瓜子脸上有一对没有眼白和瞳仁的黑眼!  
  原来是画!她长出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要自己吓自己,还是尽快找到小童为好!  
  她抱紧了东西,定了定心神,拐上了三楼。然而身后,那『吱呀』和『哗啦』声又响了起来,规则的、既不追近又不远离,使小夏感觉一直有东西跟着她,追得她不由得跑了起来!  
  面对着吕妍家的那扇门,她的冷汗冒了出来!她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小童那麽小,还坐在轮椅上,肯定是不会给人开门的,她应该在来之前去找吕妍要钥匙。可是她却冒然跑来了,现在她进不去房间,还要走出去吗?  
  吱呀--  
  刺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小夏惊跳,一转身却看到小童坐在轮椅上,一只小手还拉着门把手。  
  「小--小童!」小夏意外地轻喊了一声。  
  「我听到外面有人。」小童羞怯地笑了一下,「阿姨好,阿姨请进!」  
  小夏如蒙大赦,连忙闯进来,把东西往桌子上一丢,就跑去把门死死地栓紧。  
  「阿姨不要锁门啊。」小童娇嫩的小手拉拉小夏的衣角,「这样我就不能给人开门了。」  
  「有人来看你吗?」小夏疑惑地问。  
  「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