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65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65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3 热度:13
不知道啊。」小童天真地说,「我总听到走廊里有人跑,喊我的名字,叫我出去玩,可是我一开门就没人了,大概是捉迷藏吧。可是妈妈不让我出去,我要听话!」  
  小夏的汗毛全竖了起来!  
  有人来敲吕妍家的门吗?为什麽小童会看不到?难道是这幢楼有什麽古怪?  
  「阿姨!阿姨!」小童又扯扯小夏衣角,打断她的猜测。  
  「小童,听好。」小夏蹲下身,认真地说,「这世界上有很多坏人,以后无论你听到什麽也不要开门,除了阿姨,当然还有妈妈,记得吗?」  
  「可是--我想出去玩啊!」  
  「没有可是,小童要做听话的好孩子。」小夏忙握住小童细瘦的肩膀,「如果小童寂寞了,最多阿姨答应你,以后经常来陪你玩,听到了吗?」  
  「真的?」  
  「真的!」  
  「那好,小童听话!」小童高兴地点了点头。  
  小夏见小童如此乖巧,伸手抚了抚他的小脸,但一瞬间,她看到小童的眼神又变了,变得阴森而兴奋,好像野兽捕到了猎物一样!这吓得她倒退一步,差点撞翻桌子!  
  一甩头,定睛细看。小童的眼睛哪里变了,还是原来那麽纯真无邪、惹人怜爱的模样!她一定是被刚才古怪的事吓得出现幻觉了!幸好她这次没有大惊小怪,否则伤了小童会更加内疚。  
  「阿姨没事,只是有点头晕。」小夏对着疑惑不解的小童解释,「看阿姨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东西,但愿没有摔坏。来,我们来看一看。」  
  因为有了要保护小童的想法,因为现在待在阳光明媚的房间里,因为那些古怪的声音没再响起,所以尽管小夏的心里还有些许的不安,但总算还可以稳定情绪,为小童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然后陪着小童看了半天的动画片。  
  「现在妈妈快回来了,我们休息一下?」小夏怀抱着小童问。  
  吕妍家连电视也没有,所以她带来了手提电脑。看一直很温驯的小童有些意犹未尽,又羞怯的不敢反对,小夏心软了,打开了一个软件。「这样,我们变个魔术,完了就要休息,好不好?」  
  一听说有游戏,小童高兴地点头答应。  
  那是个能描画人们老年后的模样的软件,还可以更换各种服饰,只要把照片输入电脑就可以。前几天,小夏开玩笑的拿包大同的照片做过实验,这会儿为了逗小童开心,她又把包大同的照片调出来,做了一张他的老年像。还给他戴上了一顶道冠,弄了点胡子。  
  「好玩吧?」小夏低头问。  
  这一次,小童没有回答,只是凑近了电脑,非常认真地看着。  
  他的神色太严肃了,根本不是个五岁小孩子应该有的,不过因为小夏把他抱在身前,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注意到他意外的沉默。  
  「怎麽?认不出了吧?」  
  「认识,是包叔叔嘛!」小童笑了,伸出手指点了点萤幕。  
  「不错哦,小童真聪明。」  
  「他变成什麽样我都会认得!」小童高兴地扬起了头。  
  在游戏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吕妍回家后,小夏也该回去了。不过她不敢一个人下楼,於是请吕妍送她。奇怪的是,这一次没有发生任何怪事,这让小夏开始怀疑自己的所见所闻只是病后种种不正常的情况之一,有可能是出现类似耳鸣的幻听。  
  站在楼门口,曝晒的日光让小夏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她目送吕妍上楼,然后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想着也许应该为她们母子换个房子,就这麽看着,突然有一个人影闯入了小夏的眼帘。  
  那是一个小女孩,大约五、六岁,穿着很复古的短袖碎花连身裙,头发长长的,因为低着头而挡住了整张脸。她一个人坐在楼下的泊车棚里,专心的玩着手中的几个水果。  
  不知道为什麽,小夏看到她的时候,忽然觉得阳光并不那麽热,至少在那小女孩身上是如此,她手里把玩的那几个水果也似乎是自己掉落在二楼的!而此时,那小女孩也似乎意识到有人看她,慢慢地抬起头来。  
  瓜子脸、笑咪咪的,一双黑眼睛又大又圆。只是这双眼睛虽然漂亮但却有异,没有眼白和瞳仁,像两块黑黑的石头镶崁在青白的脸上!  
  陪我玩!  
  一个尖锐的声音传递到小夏的心里,让她大吃一惊,本能地向后跑,没想到此时她的身后正好有一辆摩托车驶来,小夏一时间躲避不及,被推倒在地。  
  突然的疼痛暂时分了小夏一点心神,等她回过神来,再抬头一看,那个小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几个水果摆在车棚的地上她顾不得膝盖和手掌还流着血,几乎是逃离了这个地方!  万里还没有下班,酒吧里只有阮瞻和包大同。  
  「我的太上老君,你这是和人打架了?」包大同走过来扶住小夏,「两个膝盖都跌破了,哎呀,手掌也擦伤了!走,去医院。」他大惊小怪地叫,弄得小夏有点不好意思。  
  「皮外伤啦,擦一点药水就会好,你叫得我好像马上就会挂似的!」小夏把肩上背的手提电脑交给包大同,自己一跳一跳的坐到吧抬边上。  
  阮瞻就站在里面整理东西,不过连头也没抬,不知道在想什麽。  
  小夏有点失望。  
  昨天他几乎吻她,她虽然当时昏了,不过事后还记得清清楚楚。这让她相当糊涂,假如他对她有超越朋友的感情,他想吻她是很正常的,毕竟他们分别了一段时间了。可是当她得知他把房间让给她和包大同住,自己住到了万里的鬼屋去后,她又觉得他对她也许没有那麽强烈的感情。  
  或者,是他一时情不自禁,之后有些后悔了,为了怕引起尴尬,才搬走的吧!  
  这让她有一点生气,感觉受到了侮辱,不喜欢就不喜欢她呗,犯得着躲着她吗?难道她还会迷.女干他不成?就像现在,她好歹算是伤员,可他连头也不抬,似乎根本没有在意。  
  他不爱她!他漠视她!  
  小夏的眼中涌上了一层水气,恰好包大同此时正笨手笨脚地用酒精帮她消毒,伤口处的灼痛使她轻叫出声,也不必掩饰自己的泪光。  
  「对不起,对不起!」包大同连忙道歉,「我不习惯照顾女孩子。」  
  『哗啦』一声,不远处,一个杯子掉落在地上。  
  「我去收拾一下。」阮瞻依旧没有抬头,转身走到了后面的厨房里。  
  「你个笨笨,你不是龙虎双修吗?照顾女人也不会!」小夏趁机跳下椅子,「浴室里有药箱,我自己会处理。」她说着,跑到楼上去。  
  包大同看看厨房的门,又看看楼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进了厨房。才一进门,就见阮瞻正在水池处冲手,一缕血迹被清水从他的手掌上带走。  
  「有说说嘛,干嘛和杯子玩命,捏碎了杯子还割破了手,多划不来!」他轻叹了一声。  
  阮瞻头也不回地道,「你就不会轻点吗?」  
  「心疼了?那你为什麽不自己去帮她?」包大同说着,语气里有些挑衅,「你们两个还真别扭,一个就犹犹豫豫的,不敢问个清楚,另一个明明喜欢得要死,却不肯说。我现在总算明白万里的难处了,夹在你们两个中间有多麽难以自处。」  
  「你跑进来就是废这句话的吗?」阮瞻依然不回头。  
  他有他的难处,敢爱敢恨是容易的,但全心为对方着想,把割舍不断的硬生生拉开有多麽难,只有他自己知道。万里是他的知交,他可以向他说心里话,可包大同只是他暂时的伙伴,他没有必要和他解释。  
  「不是,我是要告诉你。」包大同向前走了几步,「我这个人对女人一向没什麽抵抗力,所以--那个--哈哈,你明白啦!」  
  「你真有信心,但我不认为小夏有爱上你的可能。」  
  「是吗?」包大同扬扬眉,脸上有一种又邪气又天真的神色,「你这麽肯定吗?不怕告诉你,小夏想要学法术,我已经代我老爹收她为徒了。她现在不仅再是你的心肝宝贝了,还是我的师妹哦,这个师兄师妹之间--」  
  话未说完,就听楼上传来一声惊叫。  
  包大同未动,阮瞻就率先冲到楼上去。只见小夏坐在床边,身边还放着药箱,但手中却拿着一张报纸,两眼发直地瞪着上面一则寻人启示。  
  爱女张佳琳,五岁,身高XXX,瓜子脸,大眼睛,於十日前走失,有见者请电XXXXX,重酬。  
  旁边是一张小女孩的照片。  
  「怎麽了?」阮瞻俯下身,抬起小夏的下巴。  
  小夏一脸惊惶地看着他,因为他的触碰而缓和了身体的颤抖,「这个女孩我刚才见过,可是她不见了!」      
第十章失踪的小孩(上)     
  阮瞻并没有蓄意把酒吧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不过他只是吧台里淡淡的笑着,这些日子来的喧嚣就沉淀了不少。在这里,他就是那平静稳定的存在,他就是众生的主宰,没有人能盖过他的光芒。  
  只是他此刻虽然从容地应付着生意,心却悬在其他的事情上。  
  在他看来,包大同接的这桩生意很有些蹊跷。不过是想招个魂而已,到现在却透出了越来越诡异的味道。那个叫吕妍的女人和孩子有问题吗?她们住的那个地方有问题吗?她是有意来找包大同,还是完全无意的?为什麽小夏会见到失踪十天的小女孩,为什麽据她的描述,那个小女孩好像是不在人间了一样?可是假如小女孩已死,为什麽会在大白天出现?  
  包大同的法力不低,这一点他看得出来。不过看来他的个性和十年前没什麽两样,热心马虎、容易冲动,这和小夏倒有几分相似,除了他比小夏多一点玩世不恭。这也是他不愿意和包大同合作的原因,他有一种感觉,真相会慢慢浮出水面,不仅这件寻夫事件,他的身世也是一样,他每走一步都要分外小心,而以包大同的个性有可能会帮倒忙。  
  现在急脾气的包大同已经去吕妍的住处踩点了,而他不急,他要等后半夜天快亮时才去。以包大同的能力,在现在这种矛盾还没有激化的情况下,应该不至於打草惊蛇。  
  小夏现在在楼上睡着,他已经把隐含在装修中的防护大阵重新布置了一番。只要她晚上呆在这里,就不会有邪物来打扰她。至於她的地藏王护身符,上次在洪清镇后就一直留在他身边,他每天都在向上面加持念力,期望可以给她更大的保护。  
  正想着,门开了。阮瞻抬头一看,是万里和包大同。  
  见阮瞻的目光中有一丝询问之意,万里耸了耸肩,阮瞻立即明白他不是和包大同一起的,而是在门口刚好遇到。  
  两大帅哥一进场,立即分担了一点阮瞻的压力,但是这样也使他们没法商量事情,直到快打烊时才有机会低声谈论这件事。  
  「什麽发现也没有。」没等阮瞻问,包大同就说起了他对吕妍家踩点的结果,「虽然人少,阴气重,但并没有什麽异常。让我奇怪的是,为什麽吕妍的老公平时总是出现,可这几天却没有一点鬼影子呢?」  
  「也许她老公并没有出现,而是因为她相思成狂而在脑子里形成的臆想。从精神学科上来讲--」  
  「不用掉书袋。」包大同一边对一个还没有离开的优雅女子露出他无敌的可爱微笑,一边打断万里,「因为小夏遇到了怪事,所以我们先推定吕妍说的是真的。」  
  万里看向阮瞻,阮瞻把小夏遭遇的事低声说了一遍。  
  「别告诉我,小夏见到的是那个张嘉琳啊。」万里有些吃惊。  
  「正是那个小姑娘。」包大同点头,「而且据小夏描述的情况,那个小姑娘的情况--不很乐观。」  
  「你有什麽线索吗?」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