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66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66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1 热度:14
阮瞻习惯性的皱眉。  
  多年的朋友了,万里一个最细微的动作,他都明白其中之意。现在万里脸上虽然还平静,不过眼神却告诉他,他知道一些内情。  
  「报纸上还没报导,所以你们并不知道,十天来本市已经失踪七名幼童了,都是四到六岁之间,而且都是在夜里走失的,事前也没有徵兆。」  
  「夜里走失?」包大同吓了一跳,「这麽小的孩子,半夜不是应该和父母睡觉吗?」  
  「所以说才奇怪。」万里啜了一口酒,「现在警方也是人性化管理,我去给警员和部分犯罪嫌疑人作心里辅导,这才知道一点皮毛,具体的细节,比如说案发时的情况,我不能乱打听。」  
  「这些人贩子应该一?踹到地狱里去,而且上面加上一符,让他们受尽折磨才能转生,来世还要变猪变狗!」包大同恨恨地说。  
  「肯定不是人贩子做的!人贩子拐骗小孩子,无外乎偷、骗、拐、偶尔的抢夺,可是这几起儿童失踪案都是发生在半夜,父母没有觉察,房门全是从里面打开的,没有暴力痕迹,小孩子们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说不定是拍迷药的人做的。」包大同很认真的说,「我小时听我老爹说过,有一种很奇怪的药粉,那些拐卖小孩子的混蛋看准了谁家的孩子就在那小孩头顶上一拍。那孩子当时就什麽也看不到,什麽也听不到了,只觉得前面有个人领着他,左右两边是两条大河,后面有一只饿狼在追,所以会一直跟着那个人贩子走。」  
  「听着像致幻剂。」  
  「我可没胡说,真的有这种药。中国的历史那麽悠久,医药文明那麽灿烂,有很多奇怪的草药貌似失传,但却在一部份人中秘密流传下来,结果被不怀好意的人用於害人也是可能的。你是医生,不应该狭隘地看待这件事情。」  
  「你说的我承认,民间确实有许多神奇的东西,对此我并不排斥。」万里说,「但是你自己也说了,要『拍』才行。这些小孩全是半夜在家失踪的,怎麽拍啊?再说,人贩子拐来孩子是为了卖,难道为了自己养着啊。如果要卖就要离开本市,你当警察是傻子吗?全市已经严密布控,可就是不见一点踪迹,你说孩子们到哪里去了呢?」  
  包大同语结,想了一下,还想再争辩什麽,但才一张口,就被阮瞻打断了。  
  「能弄到这七个孩子的家庭住址吗?」  
  「这个应该不是秘密。没见张嘉琳的父母都豋了寻人启事吗?」万里说,「有报案纪录可查,警方只是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而暂时没有发布消息,并没有刻意隐瞒。我猜这一、两天就会发布消息,提醒广大市民注意了。」  
  「那好,我们直接向孩子的父母打听情况。」阮瞻简明扼要。  
  「以什麽理由去向孩子的父母打听呢?」万里问。  
  阮瞻没说话,但是看了包大同一眼,万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丢失孩子的家长肯定急坏了,假如正常的渠道暂时无法找到孩子,求神问卜是最常寻求的帮助方式,而包大同正是这样一名有点名气的『神棍』,所以要接近孩子的父母并让他说出真情再简单不过了。  
  「这回知道我有用了吧?你们每次都这样,尤其是你--」包大同指指阮瞻,「你不信任任何人,到关键时候就知道我包大同不是吃白饭的。段锦的事是这样,娜娜的事也是这样!」  
  包大同突然提起娜娜,让万里的神色一黯。  
  「只是借你的名义而已,没说和你合作。」阮瞻转移话题。「你别忘了,你答应吕妍帮她找到她老公张子新,到现在可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呢。」  
  包大同叹了口气,「是啊,我准备明天就着手调查张子新生前的事。我想知道他为什麽会在结婚前几天死去,是怎麽死的?」  
  「是失踪。」阮瞻提醒他,万事皆有可能。  
  「但愿那些小孩子也只是失踪就好了。」万里再叹了一口气。「毕竟失踪是可以找回来的。」  
  三个人互望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已经失去的,还找得回来吗?  商量好对策,阮瞻在天色快亮时,隐身去了吕妍家附近一趟,结果是和包大同一致的--没有任何异常。小夏所说的那幅藏在杂物后的画像确实在,但并没有邪气附于其上;她说的『吱呀』和『哗啦』声也在,只不过是杂物掩盖下的窗子没有关好,会随风轻叩而响;而那个酷似张嘉琳的小女孩则根本没有出现。  
  但尽管如此,阮瞻反而认为这地方有问题,小夏遇到的确实是不正常的事。  
  因为这里太『乾净了』。要知道这世界上到处都有执念,哪里也都死过人,何况这种几十年前的老房子?虽然人群聚集的地方一般不会有灵体出现,恶念丛生的怨气也不常见,但不可能连气息也无。掩盖问题也许可以,不过做得过了火,就有欲盖弥彰之嫌了。  
  他一路思考,一路慢慢散步回来,一进店门就发现酒吧里的桌椅都被推到了一边,小夏正一身运动打扮和包大同比比划划。  
  「我们这一派呢和阮瞻有点不同。」包大同根本无视店主归来,像模像样地对小夏解释,「他是天生异能,后天修炼,比较天马行空,虽然很厉害,但我们的道法却更加正宗  
  。」  
  小夏偷瞄了阮瞻一眼,正好阮瞻的目光正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她,两人目光一触,又连忙错开。  
  「你的底子太差,虽然学道不分年龄,不过你心中杂念太多,入门一定很难。」包大同似乎没看见,但他的话在小夏听来却彷佛在说她现在正七上八下的心,连忙收敛心神。  
  「这样吧。」包大同想了一下,「本门中有一套五行禁法,对使用者本身的功力要求不大,只要我给你画一套相对应的符,然后你练习到口诀熟练,步法准确,就可以抵挡一般的妖邪之物。至於入门嘛,我们慢慢来。小夏师妹,我可只对你那麽好,那套符咒是不传之秘,就算知道怎麽画,没有我的心法搭配,也是没有用的。这位--我的『表哥』,他也不会的。」  
  小夏听他说起阮瞻,禁不住又望向他,「我--我怕再遇到什麽事,成为你们的累赘,所以也要练习,至少我想可以--自保!」她不知道为什麽向他解释,可就是冲口而出。  
  「好啊。不过你身体才好,不要太累了。」阮瞻轻声说着,站在那儿没动。  
  小夏低下头去。  
  他这是什麽意思?对她忽冷忽热的。既然躲着她,证明对她没有特殊好感,为什麽这会儿又笑的那麽温柔,让她不敢再开口,生怕一张嘴,狂跳的心就会从嘴里跳出来!要死了,他怎麽能笑得那麽好看!  
  「那麽,你们是要聊天,还是继续学道?」包大同的声音传来,没有责备的意思,语气中倒比较戏谑。  
  「学学学,我马上学。」小夏马上投降,把那一波波的悸动感强压到心底,「你早上那麽早把我从床上拎起来,不学点东西我不是白白那麽早了吗?」  
  「这样才乖。」包大同笑咪咪的,「这套五行禁法,就是金木水火土。步法和手势虽然有点复杂,不过咒语很简单,咱们一点一点的来,先学金的。咒语就是--」包大同见阮瞻还站在那里,放下了举着的手。  
  「表哥,你懂不懂点规矩。人家在教授我师妹独门绝学,你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不要站在那儿装门神好不好?」  
  「哦,对不起。」阮瞻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站在那里,一步也未动过。  
  他从侧面走过去,经过小夏身边时,两人气息的接近让他的心里一阵绞痛。  
  她在学习驱邪避凶的方法!假如她学会了包大同的法术,就不再需要他了。可是她不需要他的话,这个世界还有什麽可留恋的,他真受不了这个!她不需要他!她不需要他!  
  「对了,忘了说了。」他在小夏身边停下,拼命保持着平静,「不要单独去吕妍家,白天也不可以。」  
  「你发现什麽吗?」小夏问。  
  阮瞻摇摇头,「你只要答应我就好。」  
  「可是,我答应了小童,要去陪他玩。骗小孩子,不好吧?」小夏面露难色。  
  「我们想别的办法帮助他们母子,这次你要乖一点,听我的话。」阮瞻耐心地说,「今天中午我会去帮你探望小童,不会让你失约的。我会告诉他,你生病了。」  
  「事实上,她的身体确实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完全恢复。」包大同插嘴,「话说回来,你到底有什麽发现?」  
  「我们并没有联手。」  
  「是。」包大同老实地承认,「不过凭我们的交情,至少可以交换情报。」  
  「等你有了新发现,我会和你交换的。」阮瞻说了一句,猝然转身上楼。  
  「好像不怎麽顺利,他不开心。」小夏看着阮瞻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心里很担心,以致於没有听到包大同若有所思的话。  
  「他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第十一章失踪的小孩(下)     
  好几天过去了,阮瞻连小童的一面也没见过,应该说是完整的一面。  
  这个孩子也不知道是怕生还是怎麽的,就是不肯见阮瞻。阮瞻去敲门,他说小夏阿姨说过,不要给陌生人开门。阮瞻和吕妍一起进屋,他就会把脸深深地埋在母亲的怀里,死活不肯抬头,只要一拉他,他就大哭大叫,弄得吕妍和阮瞻都很尴尬。  
  不过从他身体的气息来看,阮瞻觉得他真的只是个正常的、又有点自闭和残疾的孩子而已,而吕妍也同样没有任何不寻常的地方,於是阮瞻消除了对这对母子的怀疑,去忙着调查小孩失踪案件。  
  小夏也没闲着,她的病假就快结束了,虽然她时常会感到不适,但为了彻底帮助吕妍母子,她没有时间休息。她觉得阮瞻说的对,帮穷帮不了命,经济救济是没有用的,要想办法给吕妍创造一下好的环境。  
  但创造环境也是需要金钱的,而这几个月来,她没正经上过班,收入有限,於是她把邪恶的黑手伸向了牟取暴利的包大同。哪想到包大同比她还穷,口袋里一分小钱也没有,每天吃喝用度要蹭阮瞻和万里的。一打听之下,才知道包大同从富翁身上刮的昧心钱全部捐给慈善机构了。  
  「哪怕你留个万八千的哪,也好过现在为难!难道帮吕妍不是善事?」小夏嘴里责备包大同,但心里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她本来以为他只是个油嘴滑舌又狡猾好色的小道士,哪知道他是个心胸宽广、不拘小节的好人,做好事不留名已经很了不起了,重要的是别人误会他,他也不介意,颇有点视钱财如粪土、潇洒不羁的气度。  
  「去吸万里的血怎麽样?」包大同提议,虽然脸色很真诚,但眼神却是难掩兴奋,一看就是幸灾乐祸。  
  「你想整他最好换个方法。」小夏叹了口气,「他是薪水非常高,不过他要求的生活品质也非常高,所以他是完全的月光一族,计画不周的时候还要死皮赖脸的在阮瞻这里蹭吃蹭喝。」  
  说到这里小夏非常懊恼。万里太过喜欢旅行,还不愿意跟旅行团,只要有假期就在国内外飞来飞去,好不容易存钱想买辆车,也是想着旅行方便,但因为买那个没人要的房子也花光了。幸亏那是个发生过恐怖凶案的鬼屋,价钱低到几乎是送,不然他现在还住在租屋里。  
  还有,他的衣着举止像个雅痞般优雅、优越也不是平白无故来的。哪像阮瞻,都没什麽奢侈品,衣服也就是简简单单的衬衫和牛仔裤。但是,他为什麽能把那麽平凡的衣服穿得那麽有型呢?  
  「要不,我们一起寄生在阮瞻的身上吧。」  
  「馊主意,可耻的想法!」小夏白了一眼包大同,但一抬眼却正见到阮瞻走过来。  
  「拿这张卡去,密码是我的生日。」他像是知道小夏为什麽发愁一样,「钱不算多,但还是可以帮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