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68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68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7 热度:14
下来,像猴子一样灵巧、像落叶一样无声。  
  他慢慢地走到衣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的神色变了。一丝一丝的,随着嘴角的上扬、眼神的转变,纯真无邪慢慢被得意洋洋所代替。  
  他咧开嘴,无声的笑了一阵,然后低头看看自己一直握着的小拳头--摊开的手掌中,有一枚带血的锈铁钉。他拿起那枚铁钉,迅速在镜上画了一个符咒。  
  铁钉划过镜面,发出刺耳的『咯吱』声,而随着符咒的划成,『小童』轻轻一按,那铁钉就直没入镜面,发出『呜』的一声,宛如在哭泣。  
  「你说了陪我玩的啊,阿姨。」小童轻声叹息着,眼神又转变为严厉,眼神毛骨悚然地瞪着,一动不动。  
  哒、哒、哒--  
  脚步声传来,小童知道那是吕妍。於是纵身一跃,又回到床上坐着。而镜子,因为他的离开而黑了一块,是一个小小的人形,好像他的影子留在了镜子里。  
  他一挥手,镜子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吕妍也正好迈进门来。  
  「小童,你做了什麽?」吕妍板着脸问。  
  而就在小童发生这些转变的时候,小夏和包大同已经来到了街上。刚才的事让小夏有些头晕,天空中的阳光又比较毒辣,於是包大同跑到路边摊上买雪糕,小夏就站在树荫下等着。  
  刚才小童的变化虽然不像那天那麽明显,但就算她再白痴迟钝,也深刻地感受到了不同。她不明白的是,为什麽一个那麽可爱的孩子会变得让人全身发寒?!她知道包大同在抱着小童轻拍的时候已经试探过了,不过既然他什麽也没说,就证明没有发现。可为什麽小童会在那麽惹人怜爱的情况下突然变得陌生?是心理上的疾病还是有什麽异变?  
  她百思不得其解,漫无目的地看着街上的行人。  
  陪我玩!  
  忽然,一个声音在她心里响起。同时,她猛然发现掠过她目光的街景有一道是她非常熟悉的,让她又不自禁的向那个地方再看过去!  
  一个小女孩站在对面的街角,五岁左右、碎花连身裙、长头发、瓜子脸、大眼睛,不是那个失踪许久的张嘉琳又是谁?  
  小夏霍地站起,「张嘉琳!」她大叫一声,就想跑到街对面去,但才走到街边,斜刺里就伸过来一条手臂,直接把她拖了回来。  
  接着『啪』地一声脆响,正在装修的店舖的招牌落了下来,狠狠砸在小夏要跑过去的地方。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装修工人在内。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怎麽回事。」他拼命解释,「我明明是装好了的,也没有松动,我不知道--我--」  
  「好了,好了,没伤人就好。」包大同扶着吓傻了的小夏,「赶紧收拾一下吧,伤到其他人就不好了。」  
  见受害者没有追究的意思,工人千恩万谢的离开。  
  小夏惊魂未定地抬头看了看街角。但是,那个小女孩没了!人群依旧熙熙攘攘,可是那女孩如空气一样消失,好像从没有出现过。  
  「我--我可能出现幻觉了。」小夏不安地面对包大同的目光,「我命可真大,不然这次一定会挂了。」  
  「不是幻觉。」包大同扶小夏坐在凉棚下面,舔了一下扔掉了雪糕,但仍然沾了些溶化的奶油的手,「我也看见了。张嘉琳,不是吗?」  
  「你也看见了?!」  
  「没错。」包大同侧过头痞痞地笑,一点也不像刚刚遭遇到惊魂一刻,「你当这招牌是平白无故掉下来的?你当是你命大吗?前者是因为有了邪物,后者是因为有了我!小笨蛋!」  
  阮瞻也见过小童,但同他一样没发现异常。他们一开始只以为是那房子不好,但既然怪事随着那对母子而来,那麽问题的根源究竟在哪里是不言而喻的。  「交换情报!」包大同坐在吧台边上说。  
  今天是周末,不过酒吧还没有营业,只有店老板和心理医生在。  
  「先说说小夏的手是怎回事?」阮瞻皱眉。  
  小夏一进门,他就注意到她手上的伤。虽然她一直侧着身子,力图不让人看到,但尽管他的眼睛不看她,可一颗心却围着她转,她的一举一动,包括微微皱皱眉头,也逃不过他的视线。  
  「这也算一个情报,一起交换。」  
  「切。我自己不会去问吗?」万里轻斥了一声。  
  「到底怎麽回事,不然你就卷铺盖滚蛋。」阮瞻冷着脸,「我答应你老爹帮你,可没说让你白吃白住!」  
  「好吧好吧,我说。」包大同举手投降,把中午在吕妍家发生的一幕说了一遍。  
  万里吃惊不小,望着脸色凝重的阮瞻道,「你觉得呢?那对母子有问题吗?」  
  阮瞻没说话,紧皱着眉头。  
  「有时候最不可能的就是最可能的。」包大同说,「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麽我们都不能感觉到邪异之气呢?」  
  「有一种可能。」阮瞻也坐下,「那就是他的道法远高於我们,那麽他就可以把邪气或者妖气都收敛起来,让我们觉察不到分毫。」  
  「又是大家伙,咱们的命还真硬。」万里叹道。  
  这一次,包大同没有回嘴。  
  阮瞻所说的可能,他也想到过,但他一直不愿意正视这个问题。不是他怕,而是他无想像。他从小和父亲修道,阮瞻更是天赋异能,假如他们全都看不出来,那麽对手极可能有几百年的道行。可是这怎麽让他相信,一个娇滴滴的少妇,一个天真的小孩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可这又是为了什麽呢?  
  「也有可能是其他我们未知的原因。」阮瞻彷佛知道包大同心里的矛盾,或者说这种复杂的情绪他也有。「大千世界,隐藏了太多我们不能知晓的事,一切要到最后才能揭盅,什麽可能性都会有。」  
  包大同耸耸肩,「说得对,那我们就较量看看,反正万事终有了结。这可是他们找上门的,不是我惹事!」  
  「那麽--这就是你的情报?」万里问,「你忙活了一个多星期的情报?」  
  「喂,这一周我一直帮着小夏行善,差不多跑断了腿。你用那麽少的钱,那麽短的时间开一家店试试?」包大同抱怨道,「就这样,我还抽时间调查了张子新的事,顺便还摸了一下现实中吕妍母子的底。」  
  「说来听听。」阮瞻说。  
  「张子新是本市晨报的记者,这你们知道。」包大同说,「但你们可能没注意到,他是社会新闻版的记者,而且是个业余作家,特别热衷於报告文学类的东西。五年前,也就是他结婚的前夕,他本来是决定把法定婚假和平时积的例休集中在一起,用於婚后和吕妍去海南度蜜月的,结果不知为什麽突然终止了这个计画,提前申请了例休。据吕妍说,他是有紧急采访任务,但根据我的调查,他是听说有灵异事件,於是决定去采访,然后写成报告文学。因为他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有妖,他要破解这个谜题!」  
  「你调查的?」阮瞻听的极其认真。  
  「是啊。」包大同有点得意,「当年他的失踪,警方彻底调查过,到现在也没有定论。可是我去调查时注意到了他最好的朋友王勇,那是个绝对的唯心主义者。你知道啦,我们这些人最会察言观色,所以,他没有向警方透露的事,却告诉了我。」  
  「不是又用了什麽幻术了吧?」万里问。  
  包大同嘿嘿笑了两声,「那倒没有,我不过--不过是让他梦见了他五年前失踪的好友,然后给他解了解梦。」  
  「包大同。」阮瞻皱紧了眉头,「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身为有术法者,你可以利用此种本领行善。但你不能一味左右他人,除非有人请求於你,否则就是违德的。」  
  「知道啦。」包大同并不反驳,「我也知道最近这样多了一些,可是这件事实在年代太久了,要不使用这种手段,就无从查起。不过,对那个地产富商的事怎麽说?」  
  阮瞻伸了伸拇指。  
  「这可是你第一回赞成我呢,一会儿我要写日记,记下这感人的一天。」包大同开玩笑,「不过你们猜王勇怎麽说?」  
  「要不要买票听你说书?快点继续。」万里催促。  
  「他不说,我还真不知道。五年前,关於拆穿灵异现象的作品流行,比如说那个什麽『魔鬼山谷』的,我们的张记者非常喜欢这类读物,日思夜想的也想写一本,但是他一直也没有什麽机会。直到他结婚前不久,才听说在一个地方盛传出了灵异事件,於是他顾不得正在筹备婚礼的忙碌,申请了假期去了那里,想调查完灵异现象的背后故事,再以此为素材写一本书。」  
  「什麽事?在哪里?」万里问。  
  哪想到包大同却摇了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张子新订的是去西安的机票。你们要知道,最好的朋友之间,性格可能完全相反。张以新和王勇就是这样,一来王勇胆子小,不想介入这些事情,二来张子新想自己破解灵异事件,写一本轰动的书出来,所以并没有过多的透露。」  
  「你这是个很小的情报。」万里说,「只是指明了大致的方向,并没有很强烈的建设性。」  
  「那麽我再附着一条--吕妍和小童确有其人,档案齐全,并不是凭空出现的。所以--如果他们母子有问题,肉身也是正常的。那麽,你们的情报是什麽?」  
  「我们打着包大师的名号走访了那十个失踪了小孩的家庭,结果听说--」  
  「十家?不是七家吗?」包大同讶异地打断万里。  
  「显然这些天你是很忙,没有看报纸。」万里说,「这一周又失踪了三个孩子,官方已经提醒市民注意了,让大家看紧自己的孩子,不要让歹徒有机可乘。」  
  「可是这和拐卖儿童无关吧?」  
  「确实无关。因为从目前来看,他们只是拐,并没有卖。」  
  「那为了什麽,不会是为了吃吧?」包大同话一出口,自己也吓了一跳。  
  但愿不会是这种结果,那也太残忍了。吃小孩,他无法想像,假如是这个,他们面对的可是妖魔!  
  万里忽略包大同的猜测,继续说,「我们询问了很多失踪儿童的父母,每个人都说孩子的失踪非常突然,事先没有一点徵兆。而且所有的孩子都是半夜失踪,房门都是从里面打开。可是有一点问题,失踪的孩子年龄都是四到六岁,年龄很小,有的连衣服也穿不好,如果防盗门是从里面锁上的话,有的孩子也不能自行打开,可是这些孩子失踪时,都穿走了平时最喜欢的衣服,失踪时,父母睡得很沉,什麽也没听到。重要的是,每个母亲在孩子失踪当晚都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什麽?」  
  「睡前,这些母亲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但是打开门却什麽也没有。而在刚睡下时,一直听到街上有一个小孩的声音叫--妈妈!妈妈!」  
  「男孩还是女孩?」包大同问。  
  「废话!」万里无奈地长出一口气,「几岁的小孩,声音哪分得出男女?」  
  「还有--」阮瞻接过话来,「有几个失踪孩子的父母,声称看到过一个奇怪的小女孩在周围出现。因为那小女孩比较古怪,所以很有印象。」  
  「是张嘉琳?」  
  阮瞻点点头,「没错。还有个奇怪的现象--失踪的都是女孩!」    
第十三章是男是女?     
  尽管失踪的都是女孩,但这个『拐卖儿童的家伙』还是引起了家有幼儿的家庭的恐慌,就像小夏的同事王姐,在外出公干前也不放心把儿子交给保姆,硬要小夏帮忙。  
  「你不是和男朋友同居吗?他又是开酒吧的,那里夜晚最热闹,出事的机率最小,甚至应该说没有这种可能,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