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72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72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6 热度:14
  阮瞻迈过倒在地上的六具尸体,把跌坐在墙角的小夏扶了起来。她没有哭,可是剧烈地颤抖着,显然惊惧未过,一只手还死死抓住最后一张符咒。  
  「这个--是火符。」小夏无意识地念叨着。  
  「我知道,我知道。」阮瞻拉起小夏的手,温柔地掰开她握得发白的纤指,把那张符咒拿开,然后把她抱在怀里,极力安抚着她的情绪,让她放松,心疼她必须面对的一切。  
  她是胆子小、八字轻的人,可是这一路走下来,她竟然可以在横死的惊尸的追击下坚持那麽久,实在是不容易!那要经过多番痛苦的磨练才办得到。其实她从未主动招惹过任何东西,可为什麽邪祟总是找上她呢?到底是她带给他麻烦,还是他拖累了她?或者是他们天生的命运不可分割?  
  「我要吓死了!」小夏在阮瞻的怀里低声咕哝了一句。  
  在他的怀抱里,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迅速平静了下来,已经不再发抖。只是,这感觉为什麽这麽熟悉?好像他曾经这麽拥抱过她,也许还更加热烈地对待过她?可是为什麽那情景那麽模糊呢,是因为一切都发生在梦里吗?是因为她太渴望他的爱了吗?  
  「来,握着我的手就不怕了。」阮瞻放开小夏,「现在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去接阳阳,那妖邪没有伤了你,很有可能对他下手。」  
  阳阳的名字让小夏『啊』地叫了一声,蓦然想起还有个孩子需要她保护,现在不是风花雪月的时候。她焦急地向外跑,却被阮瞻一把拦住。  
  「别忘了隐身。」阮瞻在小夏的额头上轻轻画着。  
  小夏心里鄙视了自己的鲁莽一下。明白停尸房此刻已经如同战场一样,如果证实没人来过这里,那麽这场面顶多会被当成灵异事件流传一阵罢了,但如果有人发现他们曾经在这里出现过,麻烦可就大了!  
  画符完毕,阮瞻带小夏一步踏回门诊部一处偏僻的角落,见左右无人,撤掉了隐身符,然后到走廊去接阳阳。一拐过楼梯,一眼就见到阳阳坐在椅子上,后背紧贴着椅背,一副倔强的模样。  
  「阳阳,你没事吧?」小夏拉着他的小手问,哪知道阳阳甩脱了她的手,警惕地望着她。  
  「阳阳了不起,是个男子汉!」阮瞻抚抚他的小脑袋,不着痕迹地把先前画的符撤掉,「不过现在这个是真正的小夏阿姨,不是坏人扮的。来,我们先离开这里。」他伸手抱过阳阳,带着小夏到医院对面的街心公园坐了坐。  
  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小夏心安了一点,好像刚才的一切只是噩梦。而此时,阳阳对她的戒备也不那麽强烈了。  
  「刚刚有坏人扮我,欺负阳阳吗?好吧,等我们再见到这个坏人就打他!谁叫他是坏人!」小夏把阳阳抱在自己膝上,感觉他紧绷的小身体在她呢喃的软语下和轻吻下逐渐变得松弛下来。  
  阳阳把头凑近小夏的脖子,用力吸了一下,然后又响亮地印上一个吻,痒得小夏不禁笑了起来。  
  一旁的阮瞻看到这个情景,心里不断骂着自己,因为他竟然妒忌阳阳和小夏那麽亲昵,虽然这小子只有五岁大。  
  「这是干什麽呀?」小夏问阳阳。  
  「我在闻小夏阿姨的味儿。」阳阳认真地说,「小夏阿姨身上甜甜的、香香的。」  
  「所以知道我是真的吧?原来阳阳是属小狗的。」小夏抚抚他额头上的卡通纱布。  
  刚刚『张嘉琳』一定是幻化了阳阳的形象来引诱她,幸亏她认出了纱布上的不同,不然还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从某种程度上,这这孩子也帮了她啊!  
  「发生了什麽事,告诉叔叔。」阮瞻坐在小夏的身侧问。  
  「我是男子汉,说话算数,不离开椅子!」一提到这个,阳阳毕竟还是个孩子,禁不住委屈起来。  
  「然后呢?」  
  「然后有个护士阿姨来,要带我去找叔叔。我不肯,她很生气,想打我,可是没打到!」  
  「再然后呢?」  
  「然后妈妈和小夏阿姨都来了,说要回家。我说要等叔叔啊,妈妈和小夏阿姨就骂我不听话,说要放狗咬死我!」  
  「妈妈和阿姨同时在吗?」  
  阳阳用力地点头,「狗好大哦,牙齿那麽长。」他夸张地伸长手臂,「可是我是男子汉,我不怕。」  
  「结果呢?」这回是小夏好奇了。  
  阳阳『咯咯』地笑了起来,好像很开心,「狗狗头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火球喔,烧得它一直跑一直跑,不见了。」他把阮瞻留下的防护符咒所形成的火看成了那只幻狗身上长火球。  
  「然后假的小夏阿姨和妈妈,我是说坏人扮的那个,也跑了,是吗?」阮瞻再问。  
  阳阳又一次用力点头,表示阮瞻猜得正确。  
  「那麽小夏阿姨身上的味道是甜甜的、香香的,那个坏人身上是什麽味儿,阳阳记得吗?」  
  这一次,阳阳没有回答,彷佛没有听懂,阮瞻只好重复了一遍,但阳阳还是表情茫然,显然以他那麽小的年纪,对味觉的记忆不是很深。而且,他很快被一只蝴蝶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挣脱开小夏的怀抱,跑去追了。  
  「可以让他单独跑开吗?」小夏担心地问。  
  「有我在,不会出事,让他玩会儿吧。这麽好动的小子,被捆了一早上了。」  
  听阮瞻这麽回答,小夏放下心来,和阮瞻一起静静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阳阳这麽快就忘记了一切,快乐的跑来跑去,心里有一种奇怪的甜蜜感。幻想着如果有一天她能这样,和自己的老公、孩子这麽平静幸福的生活该有多好,当然那个老公要是阮瞻才行。  
  她望着不时过往的行人,心想为什麽没有人误会他们是小夫妻带着孩子出来呢?电影里都会现这样的情节,有一个好心且多话的人出现,羡慕地问起这个问题。这会让男的尴尬,女的娇羞,然后藉机会使双方的感情更进一步。现在为什麽没有人来做促进她和阮瞻关系的好事呢?  
  她心里抱怨着,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的草坪,期望有这样的天使出现,但她还没见到天使,就见到那个调皮捣蛋的小恶魔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地,脸孔正好扎到树窝儿里,也许是园丁刚浇过水的缘故,弄得他一脸湿泥。  
  阮瞻快步走过去把阳阳拎了回来,小夏则掏出纸巾帮他擦。可是才把他的嘴巴从烂泥中拯救出来,他就忙着对阮瞻说,「叔叔,我想起刚才那个坏人身上的味儿了!」  
  「什麽味?」阮瞻急忙问。  
  「烂泥味啊!」阳阳笑了起来,再次想挣脱,却被小夏死死拉住。  
  「你给我站住,还没擦乾净哪!」  
  「男子汉不能撒谎喔!」阮瞻再问。  
  「我没有骗叔叔,就是烂泥味嘛!」阳阳有点不高兴,噘起了嘴。  
  「好吧,我道歉。」阮瞻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小夏和阮瞻带着阳阳在公园消磨了一个上午,中午在外面吃过午餐后才回去。这时,学雷峰的包大同已经回来了,下午没有病人,但要到学校去讲课的万里顺道回来打听情况,所以他们几个人把已经睡着的阳阳安置在目力所及的一张长沙发上睡觉,大人们则都围坐在吧台边上『开会』。  
  「来,哥哥抱一下,受了那麽大的惊吓。」听小夏说完在医院的遭遇,包大同对小夏伸出了双臂。  
  「你就恶心吧!还『哥哥』?」万里见小夏向后缩,和她换了个位子,「把全世界的人全恶心死了,就剩下你一个人活着好了。」  
  「那倒不必。」包大同痞痞地笑,「女人不用死,男人全死光好了。当然,我老爹得留下。」  
  「慢着。」阮瞻打断两个人斗嘴,眉头锁得死紧的望着小夏,「你说,你的肩膀让惊尸扫了一下,当时热辣辣地疼?」  
  见阮瞻注意到了别人没注意到的细节,小夏感到很窝心,「是啊。不过奇怪的是,后来我发现衣服都没有破,而且也不太疼了,只是有点痒,我想--」  
  她话还没说完,阮瞻就突然冲了过来,粗鲁的一把撕开她的衣服,露出她整个雪白的左肩。小夏被他突然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只是本能地按住衣服,确定保住左胸地春光没有外泄。  
  「哇,传说中的人狼!」包大同叫了一声。  
  「别废话!过来解尸毒!」阮瞻绕到小夏背后,连她的手臂一起拦腰抱住,让小夏向后倚在他的胸膛上。  
  「尸毒?刚死的人怎麽会有--」包大同看到小夏的肩膀,见那圆润可爱的肩窝上有几个乌黑的指印,衬着白嫩的肌肤,显得格外狰狞,立即改口,「果然有尸毒。」  
  「还好,还好没有浸到身体里。」阮瞻闭着眼睛感受一下怀里柔软的身体,有点后悔没有早点回来,在公园里耗了一上午,「你的道术最正宗,你来解!」  
  包大同虽然是个嘻皮笑脸、插科打浑的人,但从来分得清时机,关键时刻绝不会耽误事,闻言立即跑到吧台里倒了一杯红酒。  
  「现在没有朱砂,而且酒有热力,属阳,有好处。」他一边解释,一边伸指在酒杯里,沾着那红色的液体在小夏的肩膀上画着什麽。小夏只觉得他的指尖又湿又凉,但还没有机会问明是怎麽回事,就见自己的肩膀上出现一个红色的符咒,模样像是无数个小勾子刺进她的肉里。  
  「这个很简单,只是有点疼哦。」包大同对着小夏笑了一下,伸出右手两指在自己眼前晃晃,好像写了个什麽字一样,然后轻轻把这两指放在小夏肩上的符咒处。  
  他的手指才一落下,小夏就感到了抓挠般的疼痛,好像有一条线埋在自己肉里,正断断续续地被人向外拉。现在她才明白阮瞻为什麽从后面抱住她,虽然还没疼到会昏倒的地步,虽然她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抖了一下,幸好身后的身体给了她稳定的支持,让她没有叫出声。  
  只见包大同闭上眼睛,嘴唇轻轻动着,就这麽保持了几分钟才慢慢收拢手指,好像从小夏的肩上捏起什麽一样,慢慢向回拉,当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突然猛地一扯。小夏疼的倒吸了一口气,但同时觉得身体轻松了很多,好像卸掉了什麽东西一样。而她肩部的皮肤还是毫发无损,彷佛从没有东西进去过又被拉出来,只是那几条黑印消失不见了。  
  「这玩意怎麽办?乱扔是会污染环境的。」包大同举着手。  
  万里和小夏看不出他手里握着什麽,可是阮瞻看得到那几条淡淡的黑气,於是伸指画了一个花朵样东西一挥,只听空气中『哧哧』响了几声,包大同一脸羡慕地放下了高举的手。  
  「你竟然能化解邪气了吗?教我教我!」他有点兴奋。  
  阮瞻点点头,一点也不藏私。他低头看看小夏,见她神色如常,肩膀上也没有黑气了,「你怎麽样?」  
  「她不会有事。」包大同说,「拔毒只是当时有些疼,并不会有后遗症,何况我对小夏用的是最轻、最有效果的手法,她现在只是需要一件衣服,你这是关心则乱!」  
  「好吧,我去换。可是--」  
  「镜子已经拆掉了,不要怕。」万里明白小夏心中所想,回答她。  
  有了这样的保证,小夏立即回到楼上去换衣服,当她再度回到楼下时,见那三个男人正讨论着什麽。  
  「我错过了什麽话题?我现在也是受害人,有权知道。」她说。  
  「我们在讨论尸毒的事。」万里说,「据这两大神棍讲,刚去世的人是不会有那麽重的尸毒的,是有妖邪在背后施法促成的。」  
  「张嘉琳?」  
  「我敢肯定。」阮瞻说,「想想你遇袭的整个过程,就是她使展的幻像,让你追着阳阳而去。实际上,阳阳一直和护士在一起。而当我去找你时,她又想来带走阳阳,幸好我提前有准备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