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75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75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9 热度:14
,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接着屋门『?』的一下被一团火球撞开,包大同的人影直接跳了进来!  
  「倾尽三江,浪滔天,困!」包大同快速念着,伸手向电脑一指。  
  随着他的手指落下,不知从哪里冲出一股水来,浇到电脑上,电脑发出『滋拉』一声响,并冒出一股黑,那张脸连同三个小孩瞬间消失,房间里那股说不出的寂静也豋时告破!  
第十九章遭遇     
  「你个笨笨!电脑无论如何也关不了,你不会把你的泡面倒在上面嘛!」  
  小夏发呆地站着,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麽办。  
  「这--这就完了?」  
  「可不就完了吗?」包大同耸耸肩,「下回再出这种事,对电脑浇水前别忘了念水咒就行了。你看,你的电脑没有插电,但还是发生烧毁的情况,这就是法术的功劳。」  
  「法术?」  
  「是法术啊。」包大同因为得意,迟钝地没有感觉到小夏语气的不对,「五行禁法,不是教过你吗?」  
  「教过我?」  
  「绝对教过!」  
  「好啊,那电脑赔给我。」小夏先是被吓,现在又被气,怒气冲冲的向包大同伸出手,「你从电脑里把它赶走不就行了吗?如果能用水来浇,我还叫你来干嘛?」  
  「那个--比较省力。」  
  「省力是吧?那赔个新电脑给我,否则我让你一辈子也不用费力了,一直躺在床上混吃等死!」小夏边说边跳下床来,把衣柜的门依次关上。  
  「我哪有钱?」  
  「那你就继续向富翁诈骗,我不管,你一定要赔偿我!」这已经是她近一年来坏的第二台电脑了,上回是因为关正,这次是因为失踪儿童,她可没钱再去买新的。而且她保存的所有资料都在里面,她明天要拿给朋友看看,假如硬盘没坏,看能不能恢复部分数据。  
  「好吧好吧!」包大同见小夏真的懊恼地不得了,只得答应,「回头在电脑上也贴上符咒,像手机一样,这样那妖邪就不能通过电脑施展幻术了。」  
  「它如果存心找我,在哪里都会有通道。发现了吗?它虽然不能直接进入这房间,但是却可以通过很多介质来影响我。」小夏叹了口气,「算了,随它怎麽折腾吧,只要我随时能通知你们就好。」她晃了晃手机。  
  手机的反面贴了一张包大同的大头贴,实际那是为了掩饰他所画的符咒用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符咒,她刚才在那妖邪封住所有与外界联系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呼叫的到包大同。实际上,她也不是打手机,而是通过那枚符咒直接通知包大同这里的情况危急。  
  「对了,万里回来了吗?」小夏问。  
  「还没。」  
  「有那麽多积压的工作吗?」  
  「这个--我认为,怎麽说呢?我这个人可不会挑拨离间,不过他的行踪很直得怀疑,应该是不务正业去了。」包大同调皮的挤挤眼睛,「我看你也别等他了,还是下楼玩一会儿吧。那里人多,又有包大法师我亲自坐镇。」他知道小夏工作的资料都在电脑里,现在明显已经不能继续工作了,於是建议道。  
  小夏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我要睡一会。几个小时后还要按计画行动,我可不想明天带着熊猫眼去上班。」  
  「你一个人在楼上不怕吗?」  
  「怕,可是没有办法,我得自己面对才行,不能总让人家保护我。你们都给我记住,我是伙伴,不是累赘!」小夏顿了一顿又说,「再说,你只要把这个电话和电插座贴上符咒,这里就没有和外界联系的直接介质了,它又才闹过一场,这会儿恐怕也没精力再来烦我。」  
  包大同点点头,「你说得也对,阿瞻这个阵还是有用的,不然那麽厉害的东西也不会绞尽脑汁用别的办法靠近你。可是这让我越发好奇,它为什麽对你那麽有兴趣呢?」  
  「我但愿它对我视而不见才好。」小夏懊恼万分,自己的八字真的那麽衰吗?「别废话了,快画符咒吧!」  
  在小夏的催促下,包大同回到对面他的房间去,拿出那只小木匣,取纸笔画符,然后贴在座机和插电孔上。那个小木匣中都是非常特殊的驱邪物,就连画符的纸、笔、朱砂也是带有灵力的,因而效力非常大。  
  现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包大同做完这些修补,她就可以安心的睡一会儿了。因为阳阳的妈妈提前一天回来了,包大同又给阳阳家下了禁制,所以现在他们没有什麽后顾之忧。  
  小夏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房间,然后躺在床上,伸手从枕头下摸出小血木剑贴在胸口。  
  「阮瞻。」她轻轻呢喃了一声,彷佛只是叫一声他的名字就可以让她安宁,「你要平安回来。」  
  血木剑好像听得懂小夏在呼唤它的主人似的,极轻微的颤动着,小夏就在这悸动中慢慢进入梦乡。  
  「我们就这样傻等着?」  
  午夜时分,小夏和万里坐在阮瞻的车里,停在一片新建住宅小区外。  
  「有时候守株待兔比四处乱跑强。」万里调整了一下座位,让自己更舒服些,一点没有小夏的紧张,好像是要去看电影,而不是去追踪邪灵。这让小夏又是钦佩,又有点担心。  
  可是万里说得对,这个时时彩实战专区太大了,他们只有两个人,在任何一条街道上都可能与邪灵错过,等在一个选定的地方,找到线索的机率反而大些。  
  「为什麽选这里?」  
  「因为这里是几个防守薄弱的地方之一啊。」万里解释道,「自从警方发布公告,让家有适龄儿童的家长注意自己的孩子后,还是有小孩继续失踪。丢失小孩的家长都说,即使不睡觉,到了一定的时间也会莫名其妙的人事不知。家里养狗的,连狗都不叫。醒来后孩子就没了。你该知道的,这件事已经造成了全市的集体恐慌,在这种情况下,警方已经竭尽全力了,调派了很多警力来夜间巡逻。我想,那妖邪就算再厉害,对这麽大批煞气极重的警察四处围剿,也不敢正面冲突。它一定会更小心,或者不敢动手,或者挑警力薄弱的地方下手。」  
  「警力分布不均吗?」  
  「因警力不足造成的,可这是大案,这漏洞很快就会弥补上,但在那之前,这里对孩子而言是比较危险的。」  
  「这些情况你又是从哪里调查的?」  
  「涉及这件事的情报都是绝密,我哪能打听得到,我是凭猜测。」万里敲敲小夏的脑袋,「你想,以前的案子都是发生在市区,警力当然也会集中在那里。而这是城乡结合部的新建小区,连派出所都还没设立呢,哪来得及布防。」  
  「你想得到,警方又不是笨蛋,当然也想得到。」  
  「对啊,是想得到,不仅我们,邪灵也会明白这一点。但想到归想到,在力量不足的情况下,当然会有所侧重。其实这里也安排了巡警的,不过不像市区那样摆下了天罗地网罢了。」  
  「有巡警?」小夏向后视镜看了一下,「你想没想过,我们这麽做也会有麻烦。如果巡警看见一男一女半夜三更不睡觉,鬼鬼祟祟地坐在车里,说不定会把我们当了嫌疑犯!」  
  万里笑着看了小夏一眼,没说话。  
  「你笑什麽哦?」  
  「你也说是一男一女、鬼鬼祟祟了,到时候我们装成偷情不就完了?说到这个,你坐过来点,一会儿有巡警来怀疑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好抱成一团。你知道,有时候肢体语言更能说明问题。」  
  小夏打了万里的手臂一下,「别贫嘴了!你真可恨,我紧张得不得了!假如真让我们遇到,要怎麽办呢?」  
  万里又笑笑,再一次没有回答。  
  最近很忙,又出了许多事,当然还因为那个可恶的包大同,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小夏这样安静地单独相处了。两人间这种熟悉的、温暖的、轻松的感觉一直是他非常喜欢的,那是一种互相信任、互相安慰又有点暧昧的感觉。这让他平静而舒服,虽然这美好的感觉在他心里已经变了质,渐渐进化到了爱情,但他也明白,她对他的感情却还停留在比友情多,比爱情少的阶段。  
  她爱着他最好的朋友,他很明白这一点。只是他的工作虽然是引导别人怎麽面对内心,怎麽做出正确的选择,可是他自己现在却混乱了,所以他乾脆不去碰它。活了这麽多年,他学会了一件非常有用的事--不能解决的事就先放着,时间会替你决定一切。  
  「问你呢,一会真那麽『好运』遇到那邪灵,要怎麽办?」小夏又轻打了万里一下。  
  「跟着失踪的小孩!」万里拉回思绪,「从张嘉琳开始到现在已经失踪十五个孩子了,又没有失踪儿童出市的报告,所以一定会有个地方藏匿,除非他们已经进了妖邪的肚子。」  
  他说得冷静,可是小夏却听得打了个寒颤,她无法想像在这麽繁华热闹的时时彩实战专区里竟然会潜藏吃人的妖魔。这是什麽世界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在人群中不露痕迹,也许每个人都光鲜无比,但每个角落也都有最见不得人的慾望存在!  
  「其实警方已经在寻找藏匿地点了,因为他们不可能推测这一切是邪灵干的,顶多会推测是变态人在袭击孩子。但是这个时时彩实战专区太大了,他们需要时间。我想我们应该尽量解决了这件事,如果不行,也要争取破坏它的行动,能救一个是一个,而且可以间接帮助警方。」  
  「我明白。」小夏点点头。  
  两人不再说话了,就那麽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认真的注视着四周的一片黑暗。  
  这是片新建区,不仅还有部分土路,路灯也没有一个,四周一片漆黑死寂,倒是在旁边一块还长着长草的空地上,不时传来一声声夏虫的鸣叫,也有些小虫发出的星星点点的微光闪亮着。这寂静的夏夜本应让人感到安祥的,可此刻却让小夏感觉是身处聊斋现场,连吹拂进车窗的夜风都让她觉得有些阴冷。就像现在,她就突然觉得这风有些大了起来。  
  她坐直身子,感觉万里伸过温暖的大手按在她手背上,让她稍安勿躁。但她能感到万里整个身体都绷紧着,头转向她这边,盯着窗外那片空地处。  
  草丛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他们已经适应黑暗的双眼能看到草丛纷乱地动着,好像有什麽在长草下穿行,向着他们身后的路边而去。  
  这情景让万里当机立断,拿出两张阮瞻留下的隐身符,贴在自己和小夏的肩头。  
  而后视镜中,他们看到草丛在动了一阵后,从里面跳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来。  
  那是个五岁左右大的小女孩,穿着一条漂亮的红纱裙、小凉鞋、留着短短的头发,虽然看不清楚五官,但双眼却如两个小萤火虫一样发着豆大的绿光,让小夏想起上次在医院遇到的那些鬼童。  
  唰--  又一阵阴风吹过,那站在路边发呆的小女孩突然拐了个奇怪的直角,向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动作僵硬、缓慢,摇摇晃晃的,就好像是在梦游的状态。  
  「怎麽办?」小夏低声问。  
  「别怕,我们现在是隐身的。」万里握住小夏的手,感觉她柔软的掌心中全是冷汗,「只要不说话就好。」他相信阮瞻,阮瞻的功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画的隐身符一定连那妖邪也看不透,虽然带符之人之间会互相看到,但无论在人还是在灵体的眼中,这车都是空的!  
  小夏点点头,紧张地看那小女孩走了过来,脚步声有节奏而沉重,一步一步的!她祈祷着离他们的车身远一点,并且快一点经过,可是她的每个愿望都落空了。这小女孩不仅紧贴着他们的车身走过,而且还在车门处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着车子!  
  卡哒--她竟然打开车门,坐到了后座上!  
  这绝对是意外,当那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来,小夏望了万里一眼,不知道怎麽办才好。万里想了一下,然后对她眨了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