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81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81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6 热度:15
稍大,诡异的是,它的头顶生了一小丛头发,偏分着,让我感觉分外熟悉,好像从哪里见到过。另外,它的眼神比较奇怪,不知为什麽让我想起那个没有在湖中救起的民工,眼神中对我充满了忌妒和憎恨,欲对我杀之而后快!  
  「我抓不住了!」头上的污渍再说,然后绳子就开始抖动起来。  
  我心想这下我完蛋了,肯定要摔成肉饼了,於是什麽也顾不得,破口大骂道,「你奶奶的包大同,不守时的混蛋,你要害死老子了!」话音才落,身边一米的地方突然『哗』的又垂下一条绳子,而我抓着的这一条却劲力顿失。  
  我没有时间考虑,在手上失力的一瞬间,脚蹬着墙面一跳,抓住了旁边那条绳索。才一抓紧,就觉得头上有热力袭来,下意识地一躲,就见一团小火球向下砸去,直袭到摔到地上的跳楼女生和癞蛤蟆的头上,同时还燃着了那条掉在地上的绳索。  
  只见火光到处,那三样东西『咻』的一下全不见了!  
  「快上来!」包大同的声音轻喊。  
  我三下两下爬上去,就见一个浓妆艳抹的长发女鬼站在窗口!  
  我想也不想的一拳挥去,女鬼痛叫一声,立即倒地,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你它妈的,为什麽打我?」却是包大同的声音。  
  我跳过去,用膝盖顶住女鬼的咽喉,「说,王茹的三围是多少?」我怕被幻化的恶灵骗,非要问个问题确认不可。我这问题是绝版问题,恶灵不会感兴趣,可却是包大同最感兴趣的。  
  「85--61--89。」女鬼毫不犹豫地说出。  
  我松开了他,证实他确实是包大同不假。  
  包大同爬起来就火了,「为什麽打我,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和你没完!」他压低声音吼,在黑暗里听来感觉毛毛的。  
  我知道打错人了,可是不肯认错,也低声道,「谁让你装扮的像个女鬼!丑死了!」  
  「废话!如果真有脏东西,发现我是个男的,会上勾吗?我好不容易改变气息,让自己闻起来『阴』一点,又找来假发假胸化妆,你还打我!你等着,天亮了我要打回来!」  
  「我怕你吗?」我继续嘴硬,「你不想想,有女生睡觉还化这麽浓的妆吗?这不是欲盖弥彰吗?真是天下第一笨!」  
  「姓万的,你可以了啊,又打我,又说我丑说我笨,我的脾气是好,可这不代表我好欺负--嘘--」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做了个禁声的姿势,悄悄贴到门边去听。  
  这时,楼道里传来一阵『踢踢哒哒』的脚步声!  
第二十五章癞蛤蟆     
  我们学校的宿舍楼都是一个建筑格局,中间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侧是一间一间的寝室。娜娜住的这间寝室正巧在走廊的中央,而声音是来自走廊的另一端。  
  只听那脚步声清晰的传来,一下一下很有节奏,好像有个人用平稳的速度慢慢走着,每走几步,就停一下,似乎是每到一间寝室的门口就停下来向门里窥望一样。  
  脚步声到了我们所在的寝室也停住了,隔着门板,我听到一声深深的叹息。接着,脚步声又渐渐远去,慢慢走到了走廊的另一端,然后又返了回来,这样走了好几个来回。  
  「怎麽回事?」我用极低的声音问。  
  包大同对我比划了一下,意思是叫我躺到上铺去藏起来,不要出声,他自己则在门板上画着什麽符咒。夜太静了,只是手指轻划木板而已,竟然也发出轻微的『唰唰』声,等他画完也钻到我对面的床上去时,正巧那脚步停留在门口。  
  这一次,脚步声没有再向前移动,而是轻『咦』了一声,就定在我们房间的门口不动了。我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眼见着门上的球形门把手慢慢的转动了,然后发出『卡』的一声,反锁的门开了,一团模糊的白色雾气飘了进来。  
  那雾气很冷,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气,中间缠绕着水草一样的黑色头发,从我身边经过时,迎面袭来一种窒息感。我忍耐着,躲在被单下往外偷看,只见这雾气慢慢移动到窗边,拉开了一直挂着的窗帘!  
  窗外,一张血脸正贴在玻璃上!  
  是那个跳楼的女生!两个『不明物体』就这样面对面了。  
  『哗啦』一声,一只手穿透了玻璃,抓住了那团白色雾气。向下猛地一扯,那白雾瞬时凝成一个人形,从窗口跌了出去。同时,跳楼女生爬呀爬的从窗口中爬了进来,找到包大同下方的床,森森的笑着,一下子扑在上面。人形瞬间消失,只剩下那件带血的短袖睡衣!  
  「丹朱口神,除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神虎?。熙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燎液,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包大同突然念起神咒来。  
  他出声的太突然,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又出现了什麽,『霍』地坐起。只见包大同在床上翻滚了一下方向,趴在床边上,一手拿了一张符咒指着下床,「循环已毕,去吧!」  
  「我冤啊!」一个尖利的女声从下床上传出,接着那件睡衣『腾』的一下窜了出来,飘在半空之中,『嘤嘤』地哭泣了起来!  
  它在房间中飘来飘去,似乎是寻找着出路,有几次都蹭到了我的鼻尖上。让我浑身发麻,但无论如何它都没有冲出房间。  
  「唉,不必执着,恶有恶报啊!」包大同叹息了声,一直指向睡衣的手指轻轻动了动,画了个小符。登时,一股无形的漩涡形成了,把那睡衣向床的方向吸着,睡衣不肯就范,痛苦的呻吟着挣扎,包大同只好又加上另一只手来施法。这下,它坚持不了了,整件衣服缩成一缕破布样的东西,『唰』地落回床上,看似『痛苦』的扭动了起来!  
  包大同摇了摇头,彷佛有些不忍心,但还是把手中符咒施到了下床上,那睡衣立即着起火来,发出痛苦的喊叫声,虽然声音很小,但却感觉像指甲画过玻璃一样刺耳。  
  「我不想烧你,可是你执意不去,我只好送你一程!」他说着,跳下床来,眼看着那睡衣迅速成为灰烬!  
  「下来吧,等我抱你吗?」他头也不回的对我说。  
  「你这是什麽路数?」我也跳下床来,看着那堆灰烬说,「你把她弄哪里去了?」  
  「自然是她该去的地方。」包大同还是不回头,「她死得冤枉,所以才会一直不去,刚才我是让她重演被害的过程,了却她一桩心愿。可是她还不肯走,非要看到恶人正法,我只能强行送她走了。」  
  「你还是没说她去了哪里。」  
  「等你死了就知道要去哪里了,不过以你这种智商,可能很难理解!」包大同突然转过身来对我做鬼脸,眼睛翻着白,一口小白牙全部露在嘴唇外面。  
  我这一晚经历太多非常理的事了,他突然摆一张扭曲的脸在我面前,着实吓了我一跳,而他好像很得意在我身上造成的效果,「总算报了你打我的一拳之仇!」他笑咪咪地说。  
  我气结,想和他理论,可是门外那『踢踢哒哒』的脚步声又来了!  
  「怎麽只解决了一个?」等那脚步声从房门前经过后,我低声说。  
  「这一只是水里的,我要到她丧生之处才能施法!再说我不是解决她们,都是可怜的人,我只是送走她们,不让她们做错事而已。」  
  「那她为什麽来这里?」  
  「这里是她最怀念最想来的地方啊,或者,她是从这里被勾走的,笨蛋!」包大同还在逮机会报复我。  
  「难道是小玲?」我不理包大同的挑衅,满心惊讶着这个答案,「看来这个湖还是有问题。」  
  「我早和你说那湖里有怨气。」  
  「我们去烧了那树林。」我狠了狠心说。  
  「好啊好啊!」包大同看来有些兴奋,不像是为了驱魔,好像是觉得烧树林很好玩,「但是烧了树林只能让阳气旺盛,但现在湖里已经有了怨气,那是要化解的,只是烧没有用。」  
  「那你还提这种建设!」我不由得加大了声音。  
  包大同做了个下压的手势,指了指门外。此时小玲又绕了回来,等她经过房门后,我接着低声说,「没有用的话,你以后少说。还修道呢,这麽不慈悲,难道树木不是生灵吗?」  
  「也是。」包大同搔搔头,「让我来想个办法,我拿不准水下有什麽,贸然行动会坏事的!」  
  「我看我们还是先出去!」  
  「好办法!但是我们还是从窗子走吧,不要和外面的那位撞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今晚发出了那麽多奇怪声响,明天早上会有人发现破碎的窗子和床上的一团灰烬,马上就会盛传女生宿舍闹鬼呢!」  
  我想他说的也对,就先从窗子爬出去。这一次我加了小心,见绳子那端确实是包大同才行动。包大同随后也下来了,我正发愁绳子要怎麽办时,就见他边收边抖,那绳子就乖乖回到他手里了,好像是他修练的法宝那样听话。  
  我们俩想讨论一下这件事,因此没有回宿舍,鬼鬼祟祟地跑到校外去。走的时候,我们特意远离那个树林和小湖,生怕时辰对我们不利的时候,遇到奇怪的东西。  
  校外是一座立交桥,我和包大同坐在桥底下。他说这里四通八达,不易聚灵,可以防止被人偷听。  
  「先告诉我,你为什麽不守时?打过信号后半天没有出现,害我差点摔死!」我秋后算帐。  
  「没有啊,我从打了信号后就一直等着啊。」  
  「你胡说,那我怎麽会遇到那种事?!」  
  「那个--我们中了障眼法,互相看不到。不过--最后不是化险为夷了吗?」  
  「化我的险,为你的夷!」我气不打一处来,「我没有法术,你有啊,怎麽会轻易上当?我看你根本法术不精!」  
  没想到包大同点点头,老实的承认了,但马上又转过话题道,「不过我架式还是不错的,很潇洒。可惜不能给女生看。」  
  他这样说,我完全没信心了。在那次可怕的山林旅行中,我见过包大同像模像样地比画过几下,没想过他其实也是很年轻,不可能有那麽强的功力的。对付一般的灵体他可能绰绰有余,可是如果湖里潜藏着一个恶灵呢?  
  「我也没想过,水里的东西那麽强,从外表根本看不透里面的情况。」包大同好像明白我所想的,「从他能让我中了障眼法就知道他极不好对付。也正因为他是至邪,所以他害死的人也特别凶,刚才我差点压制不住。你看你,你是万中无一的体质,阳气极盛,按理说,不该有东西能近你的身,可是跳楼女生竟然能靠近你,可见我的判断是没错的。」  
  「那怎麽办?阿瞻也不在,他回家祭祖的时候根本联络不到他!」我有点发愁,「不容他那麽害人了,况且他可能要了我和娜娜的小命,不然,叫包大叔来帮忙行吗?」  
  「他去云游了,我好几天前就在找他了。」包大同叹了口气,「可是找不到。」  
  「他老人家出门都不给你个连络方式吗?」  
  「说起这个都是眼泪!」包大同愤慨地说了一句,「你看他的样子很慈祥,可是他平时对我根本是放羊的态度,而且他这羊官极不称职,基本上把我扔到一个有草地的山坡就要走了,根本不管我草够不够吃,附近有没有大灰狼什麽的。这次,要不是他一去几个月,我怎麽能跑到你们这里来!」  
  包大同一气之下说了实话,我这才知道,原来他说他是奉父命前来参观学习云云都是假的。  
  「心灵感应有没有?」我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心想修道之人总会有这些异能,哪想到包大同还是摇头。  
  我得到这样的回答,心里一凉。  
  假设他没有判断错误,确实有个针对我们的厉害的恶灵,那麽他的行为就可以解释为,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