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82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82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1 热度:13
他觉得自己无法对付那恶灵,所以宁愿失去在我们这玩乐的机会,也试图去找包大叔。可惜,他找不到。  
  我们俩一时无语。  
  「看来要靠我们自己。」我想了一会后,下定了决心,「好在再过三天阿瞻就会回来,到时候咱们三人联手,应该有胜算了吧?」  
  包大同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他虽然强,可是既然能被我看出一点端倪,也没有强大到无法战胜,只要再有一个有法力的人来帮忙就完全可以了。从你和娜娜脸上的黑气看,你们确实走衰运,有凶气临身,这也就是我死赖着不走的原因--呃--之一。」  
  听到他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我都差点笑出来,因为他竟然愿意承认自己死赖着不走,也承认除了帮忙外,他还有其他不可告人、但众人皆知的原因。  
  「可问题是--我不确定他的目标是不是你和娜娜,也不知道他会何时动手。」他补充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小心再小心,不让他有机可乘!」  
  「怎麽办?逃走?」我说,「假如我们走了,他恼羞成怒而伤害别人又怎麽办?他去伤害娜娜的家人又怎麽办?」  
  「你说的对,逃走无异於把自己的衰运转到别人身上,会伤及无辜,也太损德了。」包大同赞同道,「告诉你,那样办的话,早晚阴差阳错,还是要报到自己身上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三个形影不离,不给他一点机会。就算有疏漏,至少我们还可以集中力量。平常的时候该怎麽着就怎麽着,不能让他看出我们戒备,也不能让娜娜紧张。」  
  我点点头,少见的和他意见一致,但是他提起娜娜,我又想起娜娜昨晚的古怪行为,认为还是要问一下才好。我和包大同一说,包大同也觉得从娜娜口中,至少我们可以知道对方是不是针对我们。  
  「你也要告诉我,今晚你遇到的事啊。」我们研究了一会儿后,他问我。  
  我把整件事和他说了一遍。  
  「和我从上面看到了差不多,可是我只是看到结果,没想到过程这麽惊险,你没吓死还真是不赖!」  
  我不知道他这算不算夸我,但我没心情考虑这些,突然想起那只癞蛤蟆,感觉心里又恶心又诡异,连忙对他详细描述了一下。  
  「我根本没看到。」包大同分外吃惊,「我只看到那个跳楼女生和你顺着一根绳子往上爬,实际上那也不是普通的绳子,不知道他是用什麽东西幻化的。」  
  「幻化的?就是我手里什麽也没抓,直接爬上了墙?」我有点吃惊。  
  「你当自己是超人啊!」包大同嘲笑道,「虽然是幻化的,但也有真实的物质在其中,只是我不明白那是什麽罢了。你也太有想像力了!不过,你确定有一只癞蛤蟆吗?」  
  我想了想,觉得虽然我有可能中幻术,但是那只癞蛤蟆的眼神太真实了,我不相信那是假的。  
  「长了人的癞蛤蟆的话,而且眼神还那麽特殊,说不定今晚是他化了身亲自来的哦!」包大同根据我的说法猜测着,「你还说他的眼神中对你充满了恨意--这样的话,就可以肯定他是冲你来的。说不定娜娜是为保护你--不对不对,等等!」  
第二十六章暗恋者     
  包大同打断我要说的话,好像怕打断他的思绪,他想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这让我想起一个庸俗但是合理的可能哦!」  
  「别卖关子,快说。」我此刻头脑混乱,平时的快速反应一分也没剩下。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您这位心理学系的高材生想必听说过这句话。」他向我挑了挑眉毛。  
  我恍然大悟。  
  可是又一想,那癞蛤蟆只是一个形体,不一定会有隐喻的意思,再说谁会把自己变成癞蛤蟆啊!  
  「你想,他恨你,是无缘无故的;他纠缠娜娜,也是无缘无故的;他残害女生,更是无缘无故的,可是这世界上就没有无缘无故的事,即使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也会有深层的原因。」包大同说,「所以我们假设他暗恋娜娜,这很合理,因为娜娜那麽漂亮又可爱,可是娜娜是你的女朋友,他当然就想置你於死地!而如果他想接近娜娜,很可能利用她身边的女生呀!」  
  「还有一个问题。」我说,「我总觉得他好像是外来户似的。我在这学校四年了,可是最近这个湖才开始频频出事!」  
  「对,我也觉得他身上的水气不很陈旧似的。那麽你说,按照我们的猜测,他爱上娜娜是在什麽时候呢?是他无意间在湖里安家,无意中看到娜娜而一见钟情,还是在其他地方遇到过娜娜而后追了来呢?」  
  我摇摇头,真的回忆不出什麽。和娜娜相爱以来,我们去过很多地方游玩,怎麽能想得到这东西是躲在什麽地方呢。但我有一点可以肯定--假如他是从其他地方迁到那个湖里的,那个可怜的小孩是他第一个猎物,小玲是第二个,然后他可能利用了小玲来接近了娜娜,进而威胁了她。娜娜胆怯地逃了,只可怜了那个跳楼的女生成了牺牲品,还被恶灵当成了近一步威胁娜娜的筹码!  第二天,我在学校以东租了个短期的房子,租期为一周。之所以在那个方向,是因为包大同说最近紫气东来,非常有利。之所以离学校不远,也是因为他说,离得多远对方也能到达,反而他们走在路上比较危险,不如尽早躲到他做了布防的家里。  
  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那东西追到校外来的机会不大,在校园里,我们是最危险的。白天还好,一但天黑起来,我们就要时时堤防。  
  战战兢兢的一天就那麽过去了,晚饭后我们三个人回到了租屋里。包大同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只好磨蹭到心事重重的娜娜面前,握住了她的手。  
  娜娜哆嗦了一下,彷佛知道我要问什麽似的,连我的脸也不看,把手抽了回去。  
  「我--我去外面抽根烟。」包大同支吾了一句,跑到阳台上去。其实他根本不吸烟,这个离开的藉口说得分外滑稽,可是大家心里都有事,没有人注意到。  
  我再次小心地靠近娜娜,试探着把她抱在怀里。一瞬间,我感觉她整个人都崩溃了,身体无力的挂在我的身上,压抑的抽泣起来。  
  「这并不怪你。」我柔声安慰,知道她必是因为跳楼女生的问题而自责,毕竟是因为她的逃跑而使那个无辜女生受到了牵连,假如当时她勇敢面对,现在那女生就不会死!  
  昨天包大同已经借助小玲让事件重演,是那个恶灵在窗外制造出声响,当从睡梦中惊醒的女生好奇地打开窗帘时,就看见一张可怕的血脸。惊恐之中,她还没有尖叫出声,就被窗外的鬼手一把掐到脖子上甩到楼外,当场毙命!  
  「你没有错,你是为了保护我!」我接着说,「你不要自责,有什麽事我们一起扛!」  
  「这与你无关,你别问了!」她突然推开我,显得很激动。这让我又是恼火又是心疼,一方面她自私地选择了逃避的方式,即使她知道那还会伤害别人;另一方面,她是为了我,她一向是善良的,但为了我却宁愿背负这麽大的心灵重担!  
  一咬牙,我说出昨晚我的遭遇,明白地告诉娜娜,那个恶灵是在骗她,他根本不会放过我,他就是要我死,然后得到她。  
  娜娜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脸孔雪白,让我感觉这沉重的心理压力压得她连呼吸也无法顺畅了。这让我很心疼,坐到她身边拥着她说,「告诉我全部事情,我们是想要相守一辈子的,假如连这个难关也不能一起面对,那麽这麽长的人生要我们怎麽渡过?」  
  娜娜不说话,但我感觉她在犹豫。她应该明白我说的对,只是由於她太恐惧了,因而一时拿不定主意。我也不催她,只是轻抚她的肩膀,从肢体上传送她安定和信任的气息。  
  终於,她动了一下,艰难地说,「他说了--假如我说出去,就要你的命!」她的眼泪涌了上来,「我不能让你死,失去你,我活不下去!」  
  她的话让我的心一下子皱起来,抱着她不知说什麽,而她则好像打开了情绪的闸门,继续喃喃地说下去,「小玲死后,他就来找我了!每一夜都进入我的梦里,每一夜都不放过我。他说他爱我,还威胁我不准说出去,也不准我离开学校,否则你就会倒霉,我的家人就要倒霉,同学们也要倒霉!我相信他做得到!我不敢!我不敢!开始时,他只是说很多可怕又肉麻的话给我听,后来他就动手动脚--摸我、亲我,让我觉得有一堆冰凉的蛇在身上爬,可是最后他竟然要对我--我实在受不了,才跑出学校的,没想到燕燕会出事!我很后悔!我不想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嘘--嘘--没事--没事了!」我安抚着她渐渐激动的情绪。虽然我听到那恶灵这样对娜娜,羞愤得我想立即杀了他,可我必须让娜娜平静下来,让她明白我是可以保护她的,「冷静一点,我们慢慢说。现在包大同在这儿,过几天阿瞻也会回来。到时候我们联手,一定可以消灭他。只是躲没有用的,他会害更多的人,你能心安吗?而且他这麽丧心病狂,你说他会放过我们吗?我们在山林旅行的时候,那麽凶恶的妖灵都战胜了,这个也一定会被我们打回到他姥姥家去!别怕,恐惧是最要不得的情绪。」  
  娜娜含泪点了点头,我见状把包大同叫了进来。  
  「他确实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说,「他一定是水里的东西,也一定是刚来的,对不对?可是,他是什麽来路呢?为什麽不去他那个世界找,而爱上人世间的女孩?」  
  「他--」娜娜乾涩着嗓子说,「他是水里的,也是刚来的,只是他--早在四年前就爱上了我!而且,你们都认识他!」  
  「我们认识?」我大为讶异,「我们什麽时候认识了个水鬼?我怎麽不知道!」  
  「你提起那次山林旅行--」娜娜幽幽地说,「你想想,上次是谁淹死在那里了?」  
  几秒钟的沉默后,包大同猛地一拍大腿,我也瞬间惊呆了!  
  是赵江!  
  那个腼腆瘦弱得如同女孩子、沉默寡言得让人忽视的赵江;那个一直暗恋着娜娜却从来没说出过的赵江;那个在山林旅行中,当娜娜被水潭淹没时,不顾一切跳进去救人的赵江;那个淹死后被妖婴控制、把同学们带入歧途的赵江!  
  原来竟然是他!  
  当时消灭了段锦的孩子后,因为他和那个小侍女也是受害者,包大叔并没有收了他们,而是送他们去了转回之地,可他为什麽没有离开,而且带着强烈的执念回到校园里?为什麽他会变得如此厉害?  
  我转过头看包大同。包大同连忙举手,「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我老爹绝对把他送去了该去之地,按理说他是不能回头的啊,出了什麽错了?」  
  「我哪里知道!」我说,「可见除恶务尽是对的,但是现在埋怨也没有用,我们要尽快想办法才行!」  
  「他是怎麽找你的?」包大同问娜娜,「只是通过梦?」  
  「一开始是噩梦,后来,我分不清是梦境还幻觉,或者他真的来到我身边。」说起这些娜娜就发抖,「他说他很饿,可是吃了那个小孩和民工的魂魄后就不饿了,小玲是他抓去的,他要利用小玲来见我!他变得很厉害,就算比不上当年的妖婴,可是也足以伤害我所爱的人了,这点我能感觉得到,所以特别怕他。他还威胁我不许告诉你和阿瞻,否则就先让你死,假如我乖乖的,他会考虑放过你和我的家人!记得那天我们去校外吃饭,你差点被一辆失控的车撞到吗?」  
  我点点头,想起那天的事。那几天娜娜似乎情绪不好,现在看来可能就是因为那个威胁性的噩梦,可当时我并不知道,还以为她因为我不常陪她而不开心,所以特地抽时间带她出去渡过一个浪漫夜。  
  走在街上时,我们在人行道上顺行,可有一辆行驶得好好的车突然失控,向我们猛冲了过来。紧急之下,我把娜娜推到一边去,眼见着自己就要被撞飞了,那车子突然向旁边一拐,狠狠地撞到一家店舖的围墙上,司机当场重伤。  
  我当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