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83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83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7 热度:13
时急着帮忙救人,等那司机被救护车带走时,我才发现娜娜一直呆呆地坐在地上看着远处。我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千哄万哄地安慰她,然后就忘了这件事。  
  「那场没发生的车祸与赵江有关吗?」我问。  
  娜娜心有余悸地点点头,似乎回忆起那天的事,「我看到他蹲在树上对我笑,就蹲在树叶的中间,树干上一直滴着水!他手里拿着一根红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栓在汽车上!人们都看不见他和这奇怪的绳子,可是我看得到!这是真的,不是幻觉。他是在告诉我,他可以随时让你死,而且既然他能从那麽远的地方过来,他就可以到任何地方,校园困不住他!我怕他杀了你,不知道怎麽办才好,只能这麽一天天拖下去!」  
  我怀疑地看了一眼包大同,把包大同吓了一跳,「你别看我,他不是利用我跑来的!你想想那几起事故,可是在我来之前发生的。」  
  我一想也是。虽然阿瞻说过,灵体不能单独离开自己死去的地方很远,要离开也必须依附在一个什麽东西上才行,可是我也听说过很多人类为了某种利益而帮助灵体的事。赵江可能利用任何一件东西回到校园里,而且从时间上看,他经过了漫长的等待。  
  「另外我不认为他强大到可以控制外人来伤害你。」包大同继续说,「你想,他那麽恨你,怎麽会饶过你?假如他真的可以,有一百场车祸可以让你死!」  
  「那麽娜娜说的要怎麽解释?」我问。  
  「你是个阳气极旺的人,这样的人不仅普通邪祟无法上身,而且见了你还要避开,免得伤了自身,当然有法力的邪灵另当别论!」包大同解释,「另一方面,这样的人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特别不容易被改变运势,如果不是法力极高的灵体,是不能夺走你的生命的,了不起是重伤。」  
  「你说的轻松,重伤的不是你!」  
  「我还没说完。」包大同摊开了手,「他要控制外物伤害你,不仅要压你的运,还要控制另外的物与人,物也许可以,但同时控制你和对方两个人--我可不认为他有那麽大的道行。我说了,他如果能的话,你早死了一百次了,所以这只是他利用娜娜对你的关切吓唬她而已。你以为阳间是猛鬼横行的地方吗?他们也不是想做什麽就做什麽,特别是考虑到他的道行只比我高一点点,还没强大到那个地步。」  
  「明白了,他是想对娜娜说:怎麽样,你男朋友的命在我手上。其实他只能控制那个车子突然失控,但无法控制司机采取制动措施,更加压不下我的运道是吗?」  
  「基本上--是这个意思。」包大同说,「从娜娜的说法来看,我也可以推测出他为什麽会从他该去的地方逃回来,并且变得有法术了。记得吗?当时和他在一起的,还有段锦的小侍女。她和段锦待在一起时间长了,自身也带有了一些法力,但她天生善良胆怯,所以一直没有危害。赵江和她是一起走的,我想赵江一定是用了什麽方法把她的法力过到自己的身上,说不定还害了她而增加自己的力量。赵江对娜娜有强烈的执念,这不是那个单纯的侍女所能提防的,现在他竟然能吃魂,可见一定是吸取了不属於自己的力量,不然从时间上来看,他不可能修炼到如此地步!」  
  包大同的话听得我浑身冷汗,不是对鬼怪的恐惧,而是对人性的恐惧。他只是暗恋娜娜罢了,为什麽可以为了这感情而做出那麽多邪恶的事?爱,原来可以让人变得如此肮脏吗?可是爱,原本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啊!  
第二十七章照片     
  转几天来是校园剧社最后的彩排日,等这次彩排结束,就是后天的演出了。  
  因为赵江迟迟没有动手,让我们三个人分外紧张,要知道可怕的不是灾祸临头,而是那种明知道灾祸离自己不远,可它却还没有到来的等待过程。  
  彩排之前,我和包大同满学校乱转。在其他同学看来,是包大同就要回家了,离开学校前找几处景点拍照留念,而实际上,我们是检查一下赵江有没有在校园里布下什麽陷阱,特别是湖边。  
  「这里的怨气越来愈重了。」包大同摆了个POSE,然后蹲下身子假装系鞋带,顺手塞了一个画了符咒的石子在湖边松软的土里。  
  今天一大早,他去外面捡了很多小石头回来,然后在上面画上不太显眼的符咒。他一直后悔这次出来没有多带他老爹的符咒,他自己因为法力有限,符咒的力量也有限。  
  「他要动手了吗?」我低声问。  
  「我不知道,但他肯定在做准备了。」他倚在湖畔的柳树上又照了一张,「你能尽快把照片洗出来吗?气场是流动的,我看不太清,假如有图片证据就不一样了。」  
  我低头看看手中的相机。  
  相机是正常的,不过镜头上被包大同用血调和朱砂画了密密麻麻的符咒,所有人都看到我给他拍照,不知道我看到的其实一团横七竖八的墨迹笼罩下的产物,好像镜头所及的范围被一个笼子困住了。  
  血是我和他的血混合而成,因为他说是我在拍照而他在施术,二者缺一不可,但我其实很怀疑他的『灵能照相机』是否有用,虽然他说过,那是依据他老爹的『定灵符』所制,他以为既然能『定灵』,自然也能定住『灵像』。  
  「到底能不能洗出照片来?」他见我不语,又问了一句。  
  我表示完全可以。我和学校摄影社的社长是哥儿们,这点小事还办得到。  
  「你要自己亲手做哦,如果有什麽,会吓坏别人的。」他嘱咐了一句,「过来照一下湖水!」  
  我对他的指手画脚烦透了,可还是忍气照做。对着水面一通狂拍,然后就被他打发去洗照片,他自己则留在湖边继续『欣赏美景』。  
  而奇怪的是,镜头上虽然画了很多符咒,可是照出来的照片却很清晰,他在操场、他在宿舍楼前、他在图书馆、他在食堂、一切都正常的不得了,除了在湖边的!  
  他在湖边一共照了三张照片,一张是蹲在湖边围栏上,一张是倚着柳树,还有一张是站在较为空阔的地方,背景是小礼堂的尖端和远处的小石桥。  
  这三张照片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渍。初看的时候,会觉得照片的光线不太好并且弄脏了,但仔细一看却发现包大同的身边一直有其他的东西。  
  第一张,有一条模糊的黑线从水中伸出来,缠在包大同的脚上,似乎是要把他拖下水去;第二张,柳树中间伸出来一只雪白的手,朝向包大同的心脏;第三张,包大同的身边倒没什麽,只是在石桥和礼堂的上方笼罩着一团乌云!  
  我呆呆地看着这些照片,心理明白为什麽暗中有那麽多东西袭击包大同而他却没有事的原因。这从照片上就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外侧有一层白光,似乎是阳光在他身上造成的光晕。可是今天的阳光并不充足,还有些阴天,所以那绝不是自然光线折射而成的,而是他自身形成的保护层。虽然微弱到不意发觉,但却足以保护他不受伤害,并且在这个『灵能相机』上显现了出来!  
  当时我也在湖边,假如包大同给我照像的话,是不是我身边也有其他的怪现象呢?而我并没有觉得身体上有什麽不舒服,也就是说我也有看不见的东西保护我,那麽有什麽保护娜娜吗?  
  如果没有什麽保护她的话,就由我来保护她!  
  我坚定地想着,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见和包大同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连忙把最后几张照片放入显影液中,小心的用镊子夹住相纸轻轻移动着。慢慢的,相机捕捉到的画面显示了出来!  
  四张照片,四张人脸!  
  小孩子、小玲、民工、还有赵江!  
  这四张脸都双目紧闭、脸色惨白,被水浸泡得浮肿异常,五官都扭曲了,隔着一层淡绿的水色对着我!不知是不是由於显影液晃动的关系,我恍然有了现在就在湖边的感觉,觉得他们就在水下漂浮着,随着水波的摇晃,脸上似乎有表情似的,正一点一点向水面钻来,马上就要冲水而出!  
  『?当』一声,我手中的镊子不知怎麽脱手了,落在容器底部,发出一声轻响,而那一版四张的照片却浮在了显影液的表面!  
  这时,我蓦然发现,照片不再是我刚才看到的样子了,前三张人脸上的肌肉开始脱落,很快就变成了三张腐烂恶心的脸,根本辨别不出男女老少,而第四张脸却没有变化,还是赵江!  
  我使劲眨了眨眼睛,怕是自己接受了某种心理暗示而产生的幻觉,但之后的情景告诉我,我没有看错,那三张脸确实变成了那副令人作呕的样子,只有赵江没有变!  
  我一咬牙,伸手把照片抓了出来,死盯着赵江的脸道,「你有多远滚多远,吓唬我是没有用的,我不会让你伤到娜娜一根汗毛!」  
  「我们走着瞧!」他说。  
  他?他说话?赵江在这里吗?  
  这一惊,我差点把显像设备撞倒,急忙扑过去把暗室的灯打开,随手拿起一瓶东西戒备着。然而,房间里什麽也没有。是幻觉吗?不,那感觉太清楚了,而且他的声音离我非常近,近得似乎就在我耳边,近得--就在我的手里!  
  我立即举起照片看。只见前三张照片还是腐烂的样子,赵江的脸也还是没变。只是在我死盯着他的一瞬间猛地睁开了眼睛,并笑了起来!  
  愤怒和惊恐使我差点丧失理智,然而就在我要崩溃的瞬间,突然明白他是在打击我战胜他的信念,於是我拼命强迫自己冷静。伸出双手捏助相纸的两端,眼睛毫不示弱地盯着他,双手用力,把他的脸从中间撕开!  
  一瞬间,他的脸消失了。只剩下两只眼睛分别留在两片断裂的相纸上。  
  我也不敢再耽误,急忙收拾了一下,就赶去了小礼堂。才一拐进湖边的那条林间小路,就见包大同站在小石桥上。  
  「你晚了。」他说。  
  「别站在这里说话,他会听到。」我没时间和他争辩,边说边四处张望。  
  「看来我们拍到了灵异照片。」包大同瞄了一眼脚下,「站近点,他听不见我们说什麽的。」  
  我低头一看,见他在地上摆了一圈石子,石子周围还画了些花草样的东西。我明白那可能是结界类的东西,连忙一脚踏入,把照片塞在包大同手里,把在暗房的事简略说了一下。  
  「放心,他没和你去暗房,不过是用了点小法术来使他看得到你罢了。就好像--可视电话什麽的。」  
  「我看像放像机,照片竟然也会动的。依我看,他大概知道我们在盯他,所以才会示威。你在湖边埋了那麽多符咒石头,到底有没有用?」  
  「怎麽会没用?」包大同耸耸肩,「不过这是不能困住他的,是为了消除他收集水的阴气提升法力。他现在这个状态,你我联手,勉强防守是没问题的,假如给他借到力量,咱们就要一起呜呼哀哉了!」  
  「不管怎麽说,我要保护娜娜!」我咬牙切齿地说,「本来他死的的时候,我还很同情呢。可是他的悲惨并不能成为他害人的理由。」  
  「说得好!」包大同说,「我们不过在昨天才知道他在作祟,不过从另一方面讲,他今天才知道我们在盯他,在准备方面我们站在同一起跑点上。可是我猜他明天不会动手,而后天阿瞻就回来了,到时候只有他怕我们。」  
  「明天为什麽不会动手?」我问。  
  「明天是正式演出,看在女主角是校花的份上,明天的小礼堂会人满为患的。都是年轻人,阳气旺盛,别说是赵江,就是当年的段锦也不敢在这时候出来。」包大同自信地说,「学校里出不了事,跟到外面也没他的好处!」  
  「这麽说今晚的彩排是他唯一的机会?」  
  「我也是刚想到,不然也不用紧张了半天。」包大同搔了搔头,「可是今晚会是很凶险呢,我们一定要小心。你先去接娜娜吧,我去后台转一圈,然后今晚你守台前,我守台后。」他说着一弯身,把放在地上的一个小布袋递给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