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85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85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6 热度:12
 我一愣,随即明白了是什麽意思。这个小礼堂像个小型电影院一样有个二楼,不过除了开报告会什麽的,二楼基本上不常有人去。赵江不知使的什麽结界术,虽然我自己觉得没有走过楼梯,可实际上却让我从后台后面的楼梯跑到了二楼去,然后以娜娜为饵,假如我扑过去救她,就会失足从二楼摔下来!  
  包大同一定是看到了或者意识到了什麽,而他又进不来这结界,所以用敲击声引导我。可是我怎麽又来到校园中的草地上了,如果我没看错,这离小礼堂至少有二十分钟的路程!  
  「你在结界里的时间和距离都不是正常的,事实上你走了半天了。」包大同被撞得够戗,半天才爬起来,「可是你只看到赵江制造的幻象,就是看不到我!」  
  「娜娜去哪里了?」  
  「和那个男主角跑出去了,我急着救你,没有跟上,但我相信我找得到,我们快走!」包大同拉起我,一边快步走,一边说,「所有的同学就看到你发疯一样追着娜娜和那个男主角,然后他们两个就跑出去,然后你就追出去!」  
  原来其它同学并没被扯进来,这就好!想来赵江也不想闹的很大,真要惊动太多的人,他也不好达成他卑鄙阴险的目的。  
  「你破不了那个结界吗?」我有点埋怨包大同,因为他破不了赵江的结界,只是引导我自己出来,耽误了不少时间,这期间赵江可能做更多不利於我们的事!  
  「我说过他遇水会增加能力的!」  
  「哪来的——」我话还没说完,头顶上就响起了一声闷雷,我这才意识到,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来,所以我会感到草地湿漉漉的。而因为我太担心娜娜的缘故,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全身早已经湿透了!  
  「老天爷真不给面子,怕什麽就偏偏来什麽!」包大同咕哝了一句。  
  我不说话,跟在包大同身后小跑起来。  
  的确,我们面临的局面更危险了,我们本来计划这两天只是防守就好,只要不给赵江借水增加力量的机会,就完全可以等到阿瞻回来,然后三人联手除掉这邪祟。可是没想到天竟然会下起雨来,气象预报明明说这两天只是多云、阴天,但不会下雨的!  
  包大同停下了脚步,我因为跟得太紧,差点又一次撞到他。只见他站在细雨里用力吸吸鼻子,「下雨让鬼气都不易追踪了,不过我敢肯定他引诱娜娜和那个男生去了小树林了!」  
  「那我们快去!」我急道。  
  「别忙,你想再掉进他的陷阱吗?」包大同说,「他从段锦的侍女那里拿走了全部功力,假如没有这场雨我还可以抗衡,现在他力量加大,我们要想个办法才行!放心,他暂时不会杀了娜娜的。」  
  我知道包大同说的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关於赵江会不会伤害娜娜的问题,我们之前有过讨论。我一直很奇怪,既然赵江对娜娜有那麽深的执念,就算他伤不了我,至少可以直接杀死娜娜,为什麽要那麽费事呢?  
  在包大同看来,赵江不是不想那麽做,他是不能那麽做。假如娜娜被他杀死,了不起是凶死的人,她没有要报仇的人,就算是舍不得什麽人,也绝对不是赵江,所以她的魂魄没有理由会徘徊不去,多半会很快进入轮回,而以赵江现在的法力,虽然能困住其它魂魄一段时间,就像对小玲和跳楼女生那样,但绝不能长时间强留的。这样做他还会失去娜娜,所以他不让她死,只是缠着她,然后再想其它的办法,或者想办法加强自己的功力!  
  「咱们上那边去!」包大同突然说,向图书馆那边一指。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谨慎一点,别让赵江听到我们的谈话。房子里没有被雨淋到,他如果制造秘密谈话的结界,赵江也没办法突破。  
  「你有什麽办法?」确定周围是安全的后,我问。  
  「你来明的,我来暗的。」包大同说,「我隐身,然后你背着我进去。我在树林外制造一个幻象,好像我一直在外面转悠,实际上我和你进入了树林内部。假如他分神提防外围的我,我们在树林里就有机会,假如他不提防,他也会以为我们分散来了,戒备不会那麽严,我们还是会有机会。」  
  「可是为什麽我要背你?」我不是不配合,只是很纳闷。  
  「实话说吧,我的隐身法还没有全部学会。」包大同有点尴尬,「走路是还会有浊气,影子也没办法隐去,而且我自己走的话容易分神,说不定突然就——」  
  「没问题,我背你!」时间紧迫,我不想责备他学艺不精,「然后呢?」  
  「确保人没事的话,我们火烧小树林!」    
第二十九章一公分的距离     
  雨,下得大了起来!  
  我背着包大同走在雨地里,看到身边『嗖』地窜过『他』的身影,不知道他是怎麽做到的,竟然能制造出这种幻象,明明他隐了身躲在我的背上,却能使人误以为我们在图书馆门口分道扬镳。  
  「别走泥地上,脚印会泄漏秘密。」包大同用只有我听得到的声音警告我。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包大同死沉死沉的,若不是我平时酷爱锻链,说不定都背不动他。从表面看来,我双手不自然地搭在腰侧,手中握着一只破木棒,一路东张西望的走着,脸上满是寻找和戒备的神情,实际上,我在逐渐向小树林的方向靠近,心里焦虑而慌乱,不知道要怎麽办才好!因为包大同虽然说了要火烧小树林,但在这之前怎麽做,则完全要靠见机行事才行!  
  从踏进树林的第一步,我就知道包大同没有判断错误,赵江和娜娜就在里面,因为一进入其中就感到一种不能言表的寒冷,那是一种温度不是很低,但却让人汗毛直竖的感觉!  
  赵江这是要干什麽?  
  他没有能力长时间困住其他魂魄,所以他不会带娜娜去湖里,因为那无异於杀死她!那他为什麽突然出手劫走娜娜,来到小树林里呢?难道他想逃跑,而逃走之前要想办法带走娜娜?  
  「他在等我们。」我用极低的声音『自言自语』的说。  
  「当然。你才想明白啊!如果不是为了等我们,他早就跑了!」包大同道,「他没想到我们会发现湖里的秘密,而明天阿瞻就要回来了,他不走难道等死吗?可是他怎麽甘心让你活着呢?只要你活着一天,娜娜就不会爱他!其实他不明白,就算你不存在,娜娜也不会爱他的。要知道感情是最自然的东西,不能有一分勉强。」  
  「可惜他不明白。」我叹了口气,「我们就正面对敌吗?」  
  「我们是兵分两路,你忘了,我在树林外忙活着哪!」包大同说,「他要麽就分神对付我们两边,要麽就没意识到『你』其实是『我们』两个人而疏於防范,无论如何我们都有机会。放心,我的幻术是不错的,依他的程度不会发现破绽。」  
  我没说话,但是明白他的意思。赵江的力量比我们强,我们就用迷惑对手的方法来取胜!我转头看了看,见假『包大同』鬼鬼祟祟的在树林外转悠,好像要使什麽阴谋诡计一样,心想赵江一定会上当的。  
  树林中,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子小路,把整个树林切割成两半。我慢慢走在上面,虽然按时间和距离来看,应该走出树林了,但眼前的小路还在无限的向黑暗中延伸,我知道我又困在结界之中了。但此时我不着急,反而希望对决早点到来!  
  雨越下越大了,雨点打在树叶和草丛上『沙沙』作响,彷佛每走一步都有人在后面跟随,夜也黑得不同寻常,我仅凭藉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双眼,以及雨滴反射的微光辨别道路。  
  蓦地,前方出现了两个椭圆形的白色物体,在幽黑的树林里飘飘忽忽的向我靠近!  
  我立即定住脚步,感觉背上的包大同的身体也是一紧。  
  我无意识地抓紧了手中的桃木棒,紧盯着前方,看那黑暗中刺目的白色越来越近了,然后停在我面前十步远的地方。  
  卡--  
  一道明亮的闪电后,一声惊雷在空中爆响。而在这雷声之后,树林里突然有了些微弱的光亮,彷佛舞台上黑色的幕布被掀起了一角,让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前面的林间空地。  
  那里,一男一女面对面站着,身上还穿着欧洲中世纪式样的戏服,我所看到的白色椭圆状物体是他们还戴在脸上的面具。他们双手交握,浑然忘我地站在雨地里,脉脉含情地对视着,好像继续着刚才在舞台上没有演完的戏剧!  
  「别动!看他在耍什麽把戏!」虽然只有我听得到他的声音,包大同还是情不自禁地压低声音说。  
  我强抑着冲上前去的冲动,静静地站着,彷佛我被吓傻了!  
  「娜娜,我爱你!非常爱你!和我走吧!」男人突然说。  
  我总是陪着娜娜一起排练,不记得有这麽个情节,此一幕显然是经过『改良』的。而且,不仅台词中女主角的名字由姬丝汀改为了娜娜,那男主角的身体显然还是那个高大黝黑的男生,但声音却是尖利而微弱的,还略带些颤抖,明显是赵江的声音!  
  「我--」娜娜有一瞬间的犹豫,好像不知道怎麽回答。  
  「你说你爱我,愿意和我一起走!」赵江提醒道,声音里有一点不安,显然娜娜的反应和他预期的不一样。  
  从小礼堂的舞台上,男女主角就开始不对劲了。当时我守前台,包大同守后台,赵江不可能毫不费力地控制娜娜,因为娜娜身上带了不少於十几张符咒。虽然包大同的能力不足,可是假如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雨,让赵江可以藉水增力的话,他也不能在我们眼皮下为所欲为。  
  可是那场不在计画中的雨来了,虽然小,但却致命的雨!而当时所有的人都太专注了,有的专注於戏剧,有的专注於演员,根本没有注意到。  
  於是赵江人不知鬼不觉的潜了进来,避开了包大同对灵体的反应,在我们这些没有慧眼的人的面前躲了起来,而后趁机下手。  
  他不仅占据了那个男生的身体在众人面前带走娜娜,现在还要以这具躯体在我面前上演一出爱情剧来瞧瞧。可是娜娜虽然被他的邪术控制,内心深处却对我存在着强烈的感情,所以一瞬间有些无所适从。  
  「娜娜,和我走!」赵江见娜娜还不答话,加大了声音,在风雨中听来格外凄厉。  
  「拉她回来。」包大同催促我。  
  「娜娜,别相信他!」我大叫出口,向前走了几步,「看看我,娜娜。我是万里!」  
  「万里?」娜娜重复了一遍,慢慢转过头来看我,疑惑地问,「万里是谁?」  
  赵江哈哈大笑了起来,很开心他的邪术让娜娜把我遗忘,但他只得意了一会儿。因为娜娜一直喃喃地念着我的名字,然后像中了魔咒一样向我走了几步。  
  「住嘴,娜娜!」赵江一把拉住娜娜的手,「不许你再说这个名字,你爱的是我,你爱的是我!」  
  「看过自欺欺人的,可没见过症状像你这麽严重的。」我转向赵江说话,让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好让娜娜脱离他的控制,「你那麽要人顺着你的意思说,为什麽不去买一只鹦鹉?」  
  「没有你,她会爱我的!」  
  「爱怎麽能够强迫?」  
  「我会杀了你的。」他不怒反笑,说出的话像毛虫爬过草尖似的,听得人心里发麻。  
  「有本事你过来试试,不要挟持一个女人!躲在女人身后的窝囊废,有哪个女人会喜欢!」我感觉背上的包大同慢慢地蹭到了地面上,知道他发现了破绽,要动手了,所以故意激怒赵江道。  
  「你说什麽?」赵江轻轻的问,但我感觉他要气死了,或者说他要气得再死一次了!  
  「不是吗?」我握着桃木棒的手微微往上抬了抬。那是包大同抓着我的手腕造成的,但这个动作引起了赵江的注意。他紧盯着我,我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说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