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87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87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9 热度:15
r/>   半空中的赵江蓦然睁眼,显然没料到我们竟然以火破水。水火相克,只是看哪一方的能力更强,水强就会灭火,火强也会把水烧乾。  
  原来我和包大同联手,只能和赵江形成平局的,可他借了这场雨水的力量而凌驾於我们之上,但他万没想到阿瞻会突然回来,这下他又是弱势的一方了。而且由於我们配合默契,他的形势更加危险!  
  嘎吱--  
  水壁发出了玻璃破裂前的声响,赵江哆嗦了一下,虽然咬紧牙关加力催动水气,可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态势!  
  「我来添柴。」我跑过去,捡起掉在地上的桃木棒,向那已经烧成一团的火心用力掷了过去!  
  那是桃木棒,本身就有辟邪的功效,加上它投入的是符火和有灵力的风中,所以登时烧成熊熊的烈火,迅速突破水壁,向赵江袭去。  
  赵江惨叫一声,向一棵树后疾闪,但是来不及了,火球重重击在他的胸口,让他向后飞出好几米,如吊死鬼一样吊在一根粗大的树杈上,而包围着我们的水壁也瞬间消失!  
  我松了口气,虽然打斗的时候嘻笑怒骂,实际上心里也是很紧张的,现在压力一减,登时感觉出惊险和害怕了,生怕再来那麽一次窒息。  
  那火是符火,不会烧到无辜的人,所以打在赵江身上后并没有燃烧,只是把那个面具瞬时烧成了灰烬,露出面具后面那男生呆滞的脸,这让我明白事情还没完,赵江虽然受了重创,却还躲在那男生身体里!  
  扭头看了一下阿瞻,只见他绕到那棵树的后方去,和包大同所站的位置形成一个夹角,我立即明白了他是什麽意思,所以走远了一点,站在阿瞻故意留出的通道一侧,一只手把娜娜护着,另一只手摸着后腰。  
  只见阿瞻向包大同比画了一个手势,之后两个人几乎同时出手,一个虚空画符,一个祭起符咒,一起向挂在树上的赵江打去。  
  『砰』的一声响,赵江连叫也没叫,那具肉身像被强风吹拂了一样剧烈地摇晃了起来,一团白色的东西随着那摇晃浮现在肉身之外。  
  那东西是个人形,躯干很清楚,但是四肢模糊,只觉得他好像死拉着那肉身不肯出来似的。可是他的顽抗是没有用的,渐渐地,他被甩了出来,飘在了半空中。  
  这时候不用阿瞻再吩咐了,包大同把最后的符咒全部祭了出去,对着那白影猛打。那白影就是赵江的魂魄,此刻之前,他还自信满满,妄图把我们都杀死,可指是输了一招罢了,却让他满盘皆输。  
  人也好,鬼也罢都是这样的,作坏事的,都不能理直气壮,所以一落下风就开始慌张。  
  包大同那边追得他紧,赵江下意识的向阿瞻那边跑,可是阿瞻施术卷起来的风差点把他吹散,他吓得立即回退,眼见突破不了阿瞻和包大同的防线,便疾速向我这边扑来。  
  「别让他回到湖里!」包大同叫了一声。  
  但他不知道我和阿瞻早有准备,所以当那白影一到我面前,我立即把腰间的血木剑抽了出来。此时的血木剑才有一尺来长,赵江离我稍远,我构不到他,於是像掷石子一样猛掷了过去。赵江大概以为我没有法力,也没注意到我拿着血木剑,所以根本没有提防,被血木剑当胸穿过。  
  结果可想而知。  
  这时,雨突然停了,好像是专门为我们而停的。我们四个人一时无语,面面相觑,打的时候还很有劲头,这下这麽突然结束,心里竟然有些失落感。  
  咯吱--咯吱--  
  因为赵江的消失,他设置的结界也消失了。本来阿瞻进来时就已经破坏了这个结界,现在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让我们都能看见雨后的树林原貌。我这才发现我们竟然是在小树林的边上,从稀疏的树林间都能看到那个小湖。  
  「我们走吧!」阿瞻淡淡地说,绕到一棵大树后拿起行李。我这才发现,他是从车站直接赶到的,都没来得及回宿舍。  
  「上面的这个怎麽办?」包大同指指还挂在树杈上的男生。  
  阿瞻没说话,抬手一挥,那风就把粗如小臂的树杈横着扭断,那男生如破布一样掉了下来。由於他什麽也没说就动手,包大同没有准备,吓了一跳,只来得及横着推了那男生一下,泄了他落地的力,不然他摔这一下也够呛。  
  「用不着那麽冷酷吧。」包大同咕哝了一句,「不过这个树林我还是要烧,太破坏风水了,如果不毁掉,以后还会出事。」  
  「随你。」阿瞻应了一句,提着自己的行李就走,也不管我们。  
  「他大少爷这麽潇洒,你就别跑了!」包大同叫住我,「这个男生块头那麽大,全身浸湿了,而且昏迷,有多重啊,我一个人搬不动!」  
  我见他说的也是实情,於是放开一直发抖的娜娜,安慰了她两句,让她跟在我们后面,我和包大同抬起这个男生往树林外走。  
  好不容易走到树林外面,看阿瞻在那里等我们,包大同就又跑回去用那没有燃尽的符火点燃树木。这是雨天,树木潮湿,按理说是烧不起来的,可那是符火,所以迅速燃烧了起来。  
  「我们快走,不然脱不了干系!」我说。  
  阿瞻和包大同还没有说话,身后的娜娜却慢慢地说,「你们走不了了!」  
  她的声音那麽奇怪,好像是从地底深处传来的,还伴随着『碰碰』两声响。我一惊,扭头一看,见娜娜双手握着那根折断的粗大树枝,向我的脑袋猛挥过来。  
  我还没来得及喊叫,就觉得头侧一疼,整个人摔到在地。  
  地上,阿瞻和包大同紧闭着双眼,满脸鲜血,比我更早一刻晕倒了。  
第三十一章悲剧     
  我想娜娜一直是爱我的,所以无论她怎样被蒙蔽和控制,内心深处的强烈感情也使她对我下手时不自觉的手下留情,所以我虽然被打的伏在地上不能动弹,却没有像阿瞻 和包大同一样不醒人事,还保留着一丝清醒的神智。  
  可是我多麽希望我当时是昏迷的,或者乾脆死了算了,这样我就不用眼睁睁地看着娜 娜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  
  我眼见着她拿着木棒茫然地站在那儿,似乎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那麽做,就像我们常见的人格分裂一样,身体里有两个声音,一个要她走过来,在我们每个人的脑袋上再补上几棒,直到打死我们为止,另一个要她丢下木棒,赶快叫人来送我们去医院。    看着她矛盾而空洞的眼神,我突然明白,事情还远没有结束,我们太大意了,我们会为此付出无法接受的代价!  
  「娜娜!」我试图喊她,可是我发现我只能在喉咙里咕哝了两声,根本不成音节;我试图站起来,哪怕爬几步也好,可是浑身却一点力量也没有,只能看着她如同雕塑一般呆 呆地站在那里,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我的神智越来越模糊,头上的剧痛已经压迫得我连睁开眼睛的能力都快没有了,而娜娜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也不管树林中的火慢慢由微渐强, 烧得大了起来!  
  啪--  
  当我感到一股火的热气吹到我脸上时,木棒终於从娜娜的手中掉落在草地上。我心里一喜,以为她恢复了神智,哪想到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来吧。到这里来!」  
  我无法转身,却骇然认出这是那个跳楼女生的声音。她在叫谁?难道是娜娜吗?赵江已经死了,她应该挣脱了禁锢,应该离开了才对,为什麽现在还要出现?  
  「来吧--快过来!」跳楼女生催促道。  
  这时,娜娜终於动了,她看也不看我,表情和动作都僵硬着。像一块缓慢移动的石头 ,一步步向湖边走去!  
  看到她的样子,我心里突然涌出一阵不祥的预感,觉得她就要永远离开我了。这认知让我终於大声叫出她的名字,并且艰难地翻了个身,面对着湖的方向!  
  阴沉的夜色下,那个湖的水面像一面镜子一样闪亮着微弱的光芒,看来幽深、诱惑而美丽。而在湖和树林中间的空地上,一个女人披头散发、一丝不挂地『站』在那儿。  
  我知道她是那个跳楼女生,因为包大同烧掉了她赖以附体的睡衣,所以她就以光着身 子的面目出现。  
  「娜娜--娜娜--」她勾魂似的叫着娜娜的名字,每叫一声就向湖边飘一步,娜娜也就随着她跟上一步,而因为我喊出了声,娜娜蓦然停了一下,彷佛突然想起了什麽一样 。  
  「娜娜--来救万里--万里在水里!」跳楼女生往回退了几步,加大了对娜娜的控 制,而娜娜也真的继续向前走去。  
  「不,娜娜,我在这儿!」我再叫,拼命想让娜娜恢复神智。知道假如我不能拉回她 ,她就真的会一直走到湖水里,然后淹死在那里。  
  这个跳楼女生不像小玲,小玲妄死后没有责怪别人,虽然被赵江控制去接近娜娜,但更多是对人生的留恋,并没有害人。这跳楼女生的性子却相当刚烈,所以横死后很凶,一直想找替死的人,为她的死讨个公道。先前在我爬楼时,她想害死我,现在又轮到娜娜了,我虽然同情她的遭遇,可是却不能让她对娜娜下手,我只是不明白为什麽娜娜会在跳楼 女生出现前就丧失了神智。  
  「娜娜,回头!回头!我在这里,救我!」我竭尽全力的叫,试图挽回局面,一边叫还一边用尽全力去踢包大同和阿瞻,可我的力气太微弱,他们两个又伤得太重,根本没有 反应。  
  跳楼女生见我一直在妨碍她,愤怒地向我冲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来到我面前了,我一直别在腰后的血木剑突然发出了一道红光,骇得她尖叫一声,慌张地飘回到湖边去!  
  由於她是翻滚着逃开的,我才发现她的身体从哪个方向看都是背面,整颗头也只有后 脑和头发!  
  「娜娜!」这一次,是我和那跳楼女生同时呼唤。  
  我明显地看到这一声呼唤后娜娜的犹豫和混乱,我多麽希望她能听从我的意愿而回到我的身边来,可是她却在愣了一会儿后,抬脚向前挪了一步。  
  一步,只是一步而已,却宣告了我的失败,还有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痛!  
  跳楼女生阴森地笑了起来,继续叫着娜娜的名字。我眼见着娜娜随着她向前走,拼命唤回她,同时挣扎着向前爬动,多麽希望能有个人路过这里,帮我一把。可平时的白天湖边就比较冷清,何况现在是在雨夜里呢?就算身后树林的火烧了起来,也竟然没有人注意 到!  
  包大同说对了,假如是你的灾祸,你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必须面对或者解决它,假如你因为恐惧而逃走,甚至因而把衰运转给别人,让别人因此而受害,那麽早晚这厄运还会找上你,你还要付出加倍的代价。可是人往往在惊恐之下会做出错误的选择,只是这报应在娜娜身上也太快了些。她是想保护我,她也是无辜的,她也是被伤害和侵犯的!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挽回娜娜的生命,在那一刻,如果有一点办法,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我多麽希望能代替她去接受惩罚!而我们是情人,应该是由我来保护她的!  
  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无能为力!我只能亲眼看着这一切发生!!  
  我眼睁睁的看着茫然无知的娜娜一步步踏入水里,那跳楼女生就『走』在湖面上引诱她越走越远、越走越深入,直至没顶,然后是水面上翻腾的水花,一只洁白的手臂徒劳无助地在水面上挣扎着。而我的心被手臂拉扯得鲜血淋漓,当水面平静如初,我的心也碎了 !好像和娜娜一样,再也无法呼吸。  
  悲剧就是这样,你明知道它会发生,却什麽也做不了,只是等着它发生!  
  这时候,我再也无法坚持,昏了过去。而当我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听说那晚一把火把湖边的小树林烧得乾乾净净,因为不知道怎麽会在雨夜里无缘无故的起火,再加上湖边有四个遭袭击而昏倒的男生,所以初步判断是有人纵火。至於为什麽纵火,怎麽纵的火则是个谜。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