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88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88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0 热度:15
为学校除了这片小树林外什麽也没有损失!  
  在警方和校方的调查中说,这四个遇袭男生中有一个是校园剧社的男主角,他只是有些摔伤,可是却一直头晕,关於怎麽会到了小树林,怎麽受到的袭击,什麽也记不起来。另外三个男生,有两个是本校的学生,一个是他们的朋友,他们都是头部外伤,伤势最轻的一个是最后醒来的,他自始至终手里都紧握着一只黑色的小木剑,怎麽也不肯松开!后 证实此木剑只是一个儿时同伴的玩具。  
  这个最后醒来的人就是我。事实上我根本不愿意醒来,不愿意面对现实中的一切,只是在我昏迷中,我听到阿瞻的声音直钻入我的脑海说,「快起来,还有事没做呢!」  
  我明白他说的是什麽,因为警方不仅找到了这四个遇袭男生,还在湖里找到了一具女生的尸体,那就是我的娜娜。在她的尸体的脖子后面有青紫的痕迹,显然是他杀,有人按着她的脖子溺死了她!虽然现场没有脚印,但可以把这件事和纵火案联系在一起!  
  可我知道那是谁干的,愤怒和伤心让我立即从无意识的逃避中醒来,看到窗外天色已 晚,面前站着头上包扎着厚厚纱布的阿瞻和包大同。  
  「我会和包大同联手制造我们还在休息的幻象,让别人觉察不到我们回学校了。」阿瞻没什麽感情地说,但他眼睛里有着深深的疲惫和愧疚,「我想你希望亲手报复。」  
  「他还在吗?」我问。  
  「如果你说的是那个跳楼女生的话,昨晚她做完她想做的,大概就跑了!」阿瞻说,「不过如果你想要她,我可以魂魄离体,帮你把她追回来,她没那麽快进入轮回。」  
  我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她只是报仇而已,因为是我们把她牵扯到这件事情里来。虽然我恨她杀了娜娜,但冤有头,债有主,找她又有什麽用呢?」  
  「说得好!」包大同难得的面色凝重地说,「不过她从受害者转为了害人者,会沦落 进她绝不想进入的轮回的,那就是她的惩罚。」  
  「我要的是赵江。」我咬牙切齿地说,从没有那个憎恨过一个人,「这个卑鄙小人一定还在,娜娜从树林中出来就不对劲,她早就被控制了!不然只凭那个跳楼女生,也不能那麽轻松得手。」说到娜娜的名字,我心如刀绞,但对赵江的仇恨让我转移了疼痛。人就是这样,极度的伤心下,必须有其他强烈的情感才能支撑下去。  
  「他不在了!」阿瞻肯定的说,「血木剑下无逃魂,谁都一样。娜娜之所以被控制,一定是这阴险小人趁我们不备的时候做了手脚!他一定是分了自己的魂魄绞缠在娜娜魂魄 上,所以才能控制她!」  
  我一愣,没想过这个可能!思维混乱之下,还曾以为是血木剑在我手中没有发挥作用 。  
  包大同点点头,「没错,我说怎麽看他灰飞湮灭时总觉得少点什麽呢,可当时为什麽没有意识到呢!」他悔恨地搥了一下墙壁,「我把娜娜从赵江手里救出来时还没感到有什麽特异的地方呢,可是没想到她又被抓回去,一定是那个时候动的手脚。唉,为什麽我不大点力气呢,为什麽我不小心一点,那样她就不会--」  
  原来是那一公分的距离!  
  我心里一片凄凉,又想起她那双含泪的眼睛中求救的神色,想起我们的指尖曾经那样接近过,近到可以体会她皮肤的温暖,可我却让她远离了。假如我当时多跑那麽一公分,她就不会再被抓回去,也不会让已经警惕的赵江做了手脚!  
  「悔恨也无法挽回,我们这就去让他付出代价!」阿瞻语意冷酷,「这王八蛋对娜娜的执念太深,当他无法实行带走娜娜的计画时,就想把自己的肮脏魂魄永远和她的纠缠在一起,而我能感到娜娜还没走,所以我们这就去把他揪出来!」  
  因为阿瞻这一句话,三个重伤未癒的年轻人悄悄潜回了校园湖边。阿瞻和包大同联手 ,很轻易就从湖中拘出了娜娜的魂魄。  
  此时的娜娜是新魂,虽然也属横死,可是她心中无怨,所以不能成形。阿瞻在我的额头正中画了一道血符,才能让我看到一团浅白色的雾气从湖面上升腾而起。  
  在见到这情景的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曾经的爱情、曾经的温暖、曾经的欢乐,都像这雾气一样可望而不可及了!那时我突然明白佛家所说的苦,所说的生离死别,明白离别两字虽然在后,可就是因为这两个字,生与死才会有痛苦!  
  「妈的,这王八蛋真的分了一魂一魄在娜娜身上。」包大同骂了一句。  
  我随着他的手势一看,果然见那团白雾中有两颗散发黑气的圆球,像两只罪恶的黑眼 一样躲在雾后,飘飘荡荡地盘旋、躲藏。  
  我『腾』地一下站起来,就想冲过去,被阿瞻一把拉住。  
  「拿着这个。」他说着递给我一根细树枝,树枝上缠了好几张用血写就的符咒,「别小看他这一魂一魄,因为他吸取了那个小侍女的法力,所以每魂每魄都有意识,只要有一 丝存在,他就不算死透!」  
  「那我们帮他一把!」我咬着牙说。  
  阿瞻点点头,盘膝坐在地上,手中比画着奇怪的姿势,而包大同则配合着念起符咒,「...各安方位,备守圹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  
  随着他们的动作,白雾开始不平静起来,好像有风吹动一样,时浓时淡的,而白雾中的两团黑气则慢慢的贴在了一起,并浮到表面上来,似乎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拉住它似的 。  
  「还不给我滚出来!」包大同突然大叫一声,阿瞻同时双臂伸直,指向那黑气,然后 向回勾指。  
  『嗖』的一声风响,那黑气再也无法顽抗,被阿瞻抓到手心里。  
  他看了我一眼,我下意识的把树枝举起,眼见他把那两团黑气像串糖葫芦一样串在树枝上!我只觉得手上一沉,说不清有多少重量,但确实感觉到了手上的黑气在力图挣脱, 却根本无法逃开。  
  「你来决定要怎麽办?」阿瞻说。  
  「烧烤吧!」我心中万分的憎恨取代了哀伤,「月夜下的湖边最适合干这个!我要让娜娜亲眼看到,伤害和欺负她的,会有什麽样的下场。」  
  包大同闻言二话不说,立即祭出了一小团火来,「这个火不用乾柴,你想烧多久就烧多久,让我和阿瞻再来布个结界,不让让何人闯进来打扰你。」  
第三十二章救星     
  我拿着树枝架在那团符火上。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善良的,心肠软的,可当自己被那麽深的伤害,心中的愤怒也可以让我疯狂而不理智。这时候,所有的道德名言全是屁话,我只是要报仇,要赵江付出代价,尽管那不能使我得回失去的东西,可却能麻痹我心灵上的伤口。  
  赵江被串在树枝上逃不开,一声一声的惨叫着,声音非常细小,但我知道他是有意识的,这让我感到了复仇的快感,而且我知道娜娜就在旁边看着。  
  我不愿意给他一个痛快。我要慢慢折磨他,於是我就用那有法力的火烧他一阵,又拿开,当他稍一平静就又去烧他,让他受着无尽的痛苦来清洗他的罪孽。  
  他当年为了自己而帮助妖婴去伤害同学;他猎杀了无辜而善良的小侍女,吸取了人家的功力;他因为饥饿而害死了无辜的小孩和民工;他为了接近娜娜而杀死了无辜的小玲;他为了报复而害死了跳楼女生,并最终导致了娜娜的死!  
  我所爱的娜娜,我的初恋,我亏欠了的人!  
  他哀号,他求饶,我的心肠却刚硬之极,现在才明白中国人为什麽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因为没有人会做错事而不付出代价的,做了的,都要承担后果,无论有多久,无论有多惨!  
  我重复着动作,不说话,阿瞻和包大同也不出声,一点一点看着那黑气被烤得越来越小,挣扎得越来越轻,直到完全没有气息,直到这个该千刀万剐的人终於不会再污染这个世界。  
  我握着那树枝,不舍得扔到那火里,因为那意味着事情的结束,娜娜就要永远的离开我。我多麽希望天不要亮啊,可是我那麽渺小,怎麽能控制天色!  
  「万里。」阿瞻叫了我一声,声音有些不忍。  
  我站起身来,不敢看那团白雾。心乱如麻,手颤抖了许久,终於还是把树枝扔到火里,亲手结束了我的爱情。  
  身边的阿瞻轻叹了口气,和包大同走远了,而那团白雾则慢慢飘移了过来,围绕着我的身体,恋恋不舍。我听不到她的声音,可是我明白她有多舍不得我!  
  我要怎麽办?感情让我割舍不下,可是理智让我必须做出决定。  
  她不再是我的了。假如我强留她,她会心甘情愿的留下,可是她只能成为游魂,没有幸福和来生,没有重新为人的机会,而我什麽也不能给她,除了痛苦和危险。她死了,这已经不再是她的地方。  
  「走吧,娜娜!」我忍着泪水,强逼着自己冷静地说,「如果有来生,我们再爱一次,我发誓我可以找到你!」  
  白雾还是缠绕不去,把我包裹在其中。我只感觉那凉凉的水气如此温柔的抚慰着我,好像轻吻着我的脸庞。我伸出手,却什麽也抓不住,触不到!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一刻我真想放声大哭,可我却必须忍耐着,因为我知道,我的痛苦会让她更加不舍。  
  「走吧,娜娜!」我心痛如绞,每说一个字就好像用刀在我的心上搅一下,「我发誓我绝不会忘了你!我这一辈子,你永远在我心底有一个位置,永远会有!没有人可以触碰到,最安静和最温暖的位置!」  
  一阵风吹来,但白雾不散,只是在风中传来一阵呜咽。那声音如此悲伤,让我差点就随了她去。我想让她安心,於是不再说话了,亲眼看着那白雾温柔缠绵地围着我飘荡着,逐渐透明,而后--消散!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麽回的医院,我只知道我彻底失去她了!以后很多年,我经常梦到她,可是那只是我的思念造成的想像而已,因为她走的时候得到了平静,所以她一定会有她的新生!  
  后来,包大同走了,我和阿瞻毕业了,我们再也没回到过那里,对於当年那件校园案件,由於我们口供一致说:不知道被谁从背后袭击,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小夏泪流满面,她从不知道万里的内心有那麽深的伤痛。  
  「只差那麽一公分而已!」万里还沉浸在回忆中,「假如我再快一秒钟,她就不会死了!不管我们的爱情最终能否成功,至少她不用去死!她那麽年轻、可爱,只差一公分的距离!就那麽一点点--」  
  「不要自责了,那不是你的错!」此刻的万里看来如此脆弱,让小夏的心都扭痛了起来。因为万里是坐着的,所以她走上前去俯身拥抱他,试图安慰他,「都是老天不好,是他要弄出那麽阴差阳错来折磨你,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考虑不周才会这样。」万里执拗地说,好像责怪自己就会让痛苦减轻,「那时的我那麽志得意满,以为可以轻松的解决一切,没想过这世事是多麽复杂难以掌握!」  
  「就不是你的错,那时你还那麽年轻,哪会想得到!」小夏抱着万里的脖子,用力打了他一下,心疼他的自我惩罚,「再说,你也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从没忘记过她,还为了这件事毁了你的婚姻。我想,她地下有知,会感到幸福的。被你这样的男人念念不忘,是很难得的!」  
  她从没有那麽后悔过!  
  为什麽要打听他和包大同的事呢?为什麽非要揭开他已经癒合的伤口,让他再度痛个鲜血淋漓呢?她很恨自己,不仅是因为让万里回忆起不堪回首的过去,还因为平时大家对万里的态度。  
  每个人都有了烦恼和不安就找他发泄和倾诉,尤其是她,好像他应该帮助大家排解心理压力,好像他天生就是大家的守护者。从没有人想过,他也是人,他也在这个繁华的时时彩实战专区里活得辛苦而疲惫,他也有自己的悲伤和痛苦,可是有谁去关心过他心灵的伤痕?就因为他温柔而善解人意,就因为他每天笑咪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