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89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89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6 热度:15
的,他受了伤害就不会疼吗?  
  「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麽说对不起?」她的眼泪滴到了他的颈窝里,让他麻酥酥的,「又不是你的错,傻丫头!」  
  「反正就是对不起。」小夏说,心里觉得大家对万里都很过分。  
  他身边的人都把他当作好朋友,可有谁真正关心过他吗?他总是帮别人的忙,可是当他独自舔着伤口时,有谁给过他温柔的安慰吗?或者阮瞻有,可是她没有过。她是多麽自私啊!  
  万里苦笑一下,没有再争辩下去,「别哭了,别人会以为我欺负你了。」他拍拍她的背,继续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麽每回和你分手时总是先离开了吧?因为我受不了看着别人离开,这是我的心病,我很怕那个人再不会回来。我是医生,可是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  
  「每个人都有心理疾病,没有病是不正常的。你说的。」小夏含糊地回了一句,但心里还在为万里而疼。  
  「是啊,我的问题可多着呢,比如说对包大同的态度。」万里叹了口气,「他没做错任何事,事实上一直在帮我们。可是我下意识中要寻找一个转嫁我痛苦的介质,所以会迁怒他。我怪他们父子当年没有把赵江收了,我怪他没有把娜娜向我多推一公分,我甚至怪他没预见到那场雨,哈,多麽不讲理。」  
  「他似乎知道这一点,很配合的和你吵嘴呢!」  
  「是啊,或者他也有一些内疚吧!我们三个人,竟然没救得了一个娇弱的女孩。」  
  「也许这样他也好受些。」  
  「没错,我想阿瞻也是一样。」  
  阮瞻的名字让小夏的身体轻颤了一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一提到他,自己就有那麽大的反应。万里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点,心里一阵酸涩。  
  「知道一开始的时候阿瞻为什麽肯帮你吗?」万里忽略着心中新的痛苦,「因为我说你像娜娜。」  
  「我像吗?」小夏有些意外,放开了万里。  
  「应该说--不像。除了你当时被猛鬼纠缠的处境,没有一点和娜娜相像的地方。长的不像,个性更是不同,她非常娇弱,会让男人不自觉的心疼,你是个急躁的性子,平时很温顺,可让人惹急了就韧劲十足,简直说得上是嫉恶如仇!」  
  「听着像夸奖我。」小夏见万里渐渐平静下来,心疼他的情绪也稍缓,「可是--就因为我像娜娜,我是说我当时的处境像娜娜,阮瞻才出手帮我吗?他--还爱娜娜?」  
  「不是因为那个。」万里看出小夏对这件事很介意,於是实话实说,「他没有很深地爱过娜娜,或者说他没有很深地爱过任何一个女人。」  
  当然如果你不算在内的话--万里在心中补足。  
  「这麽说,他对那件事也同样内疚了?」小夏说,「我还以为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或者说是怕我泄漏他的秘密才帮我。」  
  「他怎麽会怕那个!」万里长出了一口气,「你没见过他以前的冷漠,他可以看着无辜的人死在他面前,而他只会从那人身上跨过去,连眼皮也不抬一下。他又会操纵别人的记忆,还怕你会说出去吗?你说得对,他只是内疚而已,想找个渠道纾解一下,所以才帮你。至於以后的,那是你大小姐的赖皮功夫一流,他被你缠得没办法。」  
  小夏没说话,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阮瞻会操纵别人的记忆,那麽他是不是也对自己也做过这件事?不然为什麽最近她总是记忆混乱,总觉得有什麽事发生,却怎麽也记不起来?  
  可是,不会吧?她还记得在李景明事件中,他答应过自己,永远不会去操纵她,他答应了的,以他的个性,说过的一定会做到,应该不会!  
  一定是她胡思乱想!  
  小夏甩甩头,想把这个念头甩开,可是因为用力过度,最近身体状况又一直不佳,一甩之下突然头晕目眩,向前便倒。万里吓了一跳,一伸手抱住她,「小心啊!」  
  小夏跌坐在万里的膝上,缓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我--」她想说句感谢的话,可是一抬头,蓦然见到门前站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是她日思夜想的,此刻他突然出现,让她宛如梦中,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阿瞻!」还是万里先反应过来,「你回来啦!」  
  阮瞻把眼神从小夏身上挪开,指了指包大同,走进了房间。  
  小夏见他移动,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坐在万里身上,连忙站起,「你吃饭了吗?」  
  「还没。」  
  「我帮你准备一点好不好?」  
  「好。」阮瞻简短地回答。  
  听到他肯定的答覆,小夏连忙跑出门去,走到楼梯口才敢呼吸。这是怎麽了,怎麽见了他,心差点要跳出来,很想扑过去抱着他。假如她再不尽快离开,说不定真的会对他动手呢!自己什麽时候变得那麽色了呢?不行,要转移注意力,要先帮他弄点吃的,他看起来好累啊!  
  她想着,就跑到楼下给阮瞻弄吃的,而楼上的两个男人间的气氛却有些尴尬。  
  「事情还顺利吧?」万里打破沉默。  
  「还可以。」阮瞻走到静静地躺在床上的包大同身边,「溪头店的人很淳朴,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害怕不敢说什麽,但是只要能够帮助他们而且诚心,他们还是肯回报的。」  
  「查到『张嘉琳』的来历了?」  
  阮瞻点点头,「知道了个大概,虽然还有谜团,,但是可以推测出一些线索。」  
  「怎麽回来的?又用你的时空扭曲术?」万里叹了口气,「你经常用那个是不行的,还是选择正常的物理方法好不好?」  
  「我也知道。」阮瞻习惯性的皱眉,「可是我怕他等不了。」他检查了一下包大同身体的气场,见他的情况还不算太坏,心下稍安。  
  「是啊,你是救星。上次你就是感应到我的危险,提前赶回来的。这次又感应到他有危险。」  
  「上次?」  
  「娜娜出事的那次。」万里的声音低了下来,但他马上调整过自己的情绪,「刚才我就是在给小夏讲那件事,结果她哭得唏哩哗啦,比我还伤心。」  
  「你不该给她讲那件事,她的心里会不好受很长时间。」  
  「也许你说得对。」万里想了想,「可是这世界上太多的悲伤了,你如果想让她不受一点侵蚀,在她身边全是快乐的事,你先要保住自己的小命才行。」  
  「你该知道--」  
  「我知道。」万里打断阮瞻,「可是你也不能这麽安静地对待命运,就算是为了小夏吧。你刚才看到她在我怀里,难道不妒忌吗?」  
第三十三章硬盘     
  阮瞻没有回答。  
  事实上他是妒忌的,虽然他认为他死后,把小夏交给万里是最放心的,可是当他看到小夏坐在万里的腿上,两人拥抱着时,他还是忍受不了了。  
  可是他快死了,他有什麽资格妒忌?  
  「其实她只是头晕摔倒。」万里解释,「并不是我们有亲昵举动。」  
  虽然他也爱小夏,可是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愿意利用他们之间的误会。  
  「或者我应该希望你死,这样小夏就是我的了。」他继续说,「可是我并不那麽希望,你和我是过命的交情,我要你活着。我是个贪心的人,爱情和友情我都想要!所以你给我打起精神来,我拼了老命也会让你活下来。」  
  「你的老命一钱不值。」阮瞻嘴里虽然这麽说,可是脸上却微笑起来。  
  「那就先看看这条价值一分钱的小命吧!」万里指了指包大同。  
  阮瞻伸手在包大同的脸部上方,静默了一会儿道,「刚才我就发现他的气场不太糟糕,不过他自损得很厉害,不知你发现没有,他身上这些红印子。」  
  「红印子?」万里吓了一跳,连忙凑近包大同赤裸的上身看,果然发现他的皮肤上布满了很多细小的红色痕迹,就好像是瓷器被磕碰了,虽然现在还没有碎,但是布满了裂纹,随时会破碎一样。  
  「这是怎麽回事?」他问,又是吃惊又是内疚。  
  今天一天是他看着包大同的,因为包大同一直安安静静的,他就粗心的以为他没问题。小夏毕竟是女孩子,不可能让她伏在包大同的身上仔细观察,而包大同的皮肤较黑,他就没有注意到。  
  「他--不会有事吧,否则我万死不能辞其咎。」  
  「从这红印子来看,虽然他是自损,不过也是先中了妖术。」阮瞻说。「幸好他够聪明,把魂魄和阳气全依附在符咒上,保护了精气和阳气没有快速流失。而我回来的还算及时,不然他就危险了。不用自责,就算你发现他身上的红印子,你也没办法。」  
  「还好还好,我还怕因为我的疏忽而要了他的命。这个人虽然没什麽建设性,但大小是条性命,还是要保住!有什麽办法吗?」万里心下稍安,故意说得轻松些。  
  「等小夏上来,你们要仔细回忆一下这些天他做了什麽,然后找出他自损的原因,这样才好想办法救他。」阮瞻又探了一下包大同的脉搏,「他中的妖术真的很巧妙,从他身体外部根本探测不出来。」  
  「假如回忆不起来呢?」万里为难地说了一句,「他昏过去前已经知道他自己是自损,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曾经做了什麽。」  
  「如果回忆不起来--」阮瞻语调冷漠,但神情无奈地说,「那你要想好要怎麽才能和包大叔说,他唯一的儿子中了妖术而不治,我可不想面对包大叔。」  
  「明白了。」万里愣了一阵说,「就是说非要想出他怎麽中的招不可!」  整整一夜,三个人都在苦思冥想包大同会自损的原因,可快天亮时也一无所获。万里伏下身子看包大同的身体,发现红印子又多了许多,已经从他的腹部向上扩散到脸上,脚下也是,好像整个人一碰就会碎了!同时,包大同自己调和了血和朱砂所画的符也慢慢变黑!  
  「他还能坚持多久?」万里问。  
  「今晚太阳落山。」  
  「那怎麽办?他不能死!你一定要救活他!」小夏紧张万分,下意识地握住阮瞻的手。阮瞻只感到她小手冰凉,还微微地颤抖,显然非常慌张。  
  「还有一整天,我不会放弃。」阮瞻温柔地看着她,「你去睡一会儿,然后上班去。」  
  「我哪有心思睡觉和上班啊?」小夏看了包大同一眼,实在无法想像这麽活蹦乱跳的人也会死。  
  「你必须有心思!」万里拉起小夏,把她向另一个房间推,「大家坐在这里死想也不是办法,你该干什麽就干什麽去,说不定思路打开会有新发现。有了新情况就随时通知我们,要知道正常的日常生活才能刺激记忆。」  
  小夏没办法,只好听万里的,可是她无论睡觉还是在工作中始终放不下包大同的事,快中午的时候,她急得头疼欲裂。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还以为是包大同出了什麽事,半天才敢接听,但一看萤幕显示,却是那位帮她恢复硬盘数据的朋友。  
  「硬盘受损不大,我已经帮你修复了,数据没有丢失,电脑也重新装好了,你什麽时候过来拿?」朋友说。  
  小夏刚想说过几天再说,可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念头,就像闪电照亮她黑暗的记忆。她拼命抓住这要一闪而过的思绪,终於想到了包大同有可能自损的原因。  
  於是她几乎疯了一样跑去朋友那里把手提电脑取回,把和当事人约会的事忘到了一边,急忙赶回去,一路把电脑抱在怀里,生怕出什麽意外。  
  「有一种可能!」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