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90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90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4 热度:13
/>   此时,阮瞻和万里正坐在房间里一筹莫展。  
  「怎麽回事?」阮瞻因为靠近门,所以连忙把小夏扶到椅子上,爱怜地抹了一下她额头的汗水,「先喘口气,慢慢讲。万里,拿杯水来。」  
  「不不,我不渴,我也不用喘气,我要马上救包大同!」她把抱在怀里的电脑小心地交给阮瞻,「我不确定,但他可能是因为这个自损的。」  
  「电脑?」阮瞻有些意外。  
  「你不是说,如果他自己肯定没着了吕妍母子的道,而我们又想不到他身体受了什麽伤,就要想一下他损坏了什麽东西吗?」小夏咽了咽口水,「他前几天弄坏了我的电脑!」  
  阮瞻和万里对望了一眼,「就算他弄坏了你的电脑,电脑里也要有和他相关联的东西才行。」阮瞻说,「想一想,他拿你的电脑做过什麽?」  
  「他和包大叔联系过,平时收邮件什麽的,也是用我的电脑。」  
  「问题是,他的邮箱啊,QQ啊、MSN啊、密码啊,这些常见的联络方式,我们怎样才能进入呢?」万里说,「总不能现在找人破解密码吧?时间也不够啊!」  
  「这个我有办法。」小夏急忙说道。「他一向马马虎虎的,记不住密码、地址什麽的,结果就记在了一个小本子里。我还开玩笑说,哪天偷来那个小本子,可以探听他所有的秘密,拿走他所有银行存款。」  
  她话音还没落,万里和阮瞻就跑到包大同的房间去翻箱倒柜,过不久就在他行李箱最底部的夹层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皮面小本子。  
  对照着小本子上的纪录,他们一项一项寻找着有可能造成包大同自损的原因,可是找到后来,还是没发现线索,聊天纪录和来往邮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让三个人从开始时的兴奋,又回到沮丧之中。  
  「至少我们知道他的网友全是女的,从罗莉到熟女他全不放过!」万里试图开个玩笑缓解压力,可是连他自己也不能开怀一点。  
  眼见小夏都要急哭了,阮瞻思索了片刻道,「我也觉得他的自损和这个电脑有关,但我们肯定忽略过了什麽问题。小夏,你给我详细讲讲当天的事情。」  
  小夏想了一下,然后把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细致到当晚吃的什麽和包大同细微的表情。阮瞻皱着眉头听着,之后长久的沉默。  
  「想到什麽吗?」小夏轻轻地问,生怕打扰到阮瞻的思考。  
  「你说,那天又有小孩子来骚扰你?」  
  「没错。」  
  「你在柜子里看到了张嘉琳、小童和阳阳?」  
  小夏点头,想起那天的事还让她毛骨悚然。  
  「阳阳是肯定没有问题的,你和包大同都与张嘉琳没有实质的接触,看来就只有吕妍母子最可疑。」阮瞻分析着,「但既然包大同说他没有着了那母子的道,我相信他不会判断错。那麽,按照我的猜测,如果那妖孽真的是通过这台电脑让包大同自损的,而且包大同用电脑时并没有出错--」  
  「他们是通过我伤害他的吗?」小夏接过话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电脑只有她和包大同用过,原来是她害了包大同吗?  
  「不是你!」阮瞻看着小夏的惊慌和自责,心疼得不得了。想让她快乐的,想让她不沾染这世界上一点的悲伤和无奈的,想让过最单纯的生活的,可是为什麽总是做不到呢!  
  「并不是因为你。」阮瞻认真地看着小夏的眼睛,「只是因为你倒楣遇到了我们几个,你是最接近我们的人,假如有人想害我们,他们就会在你身上打主意。就算你无比小心,他们还是会想办法陷害你!」  
  小夏苦恼地摇摇头,「假如我强大一点--」  
  「假如我考虑的周全一点,娜娜就不会死。」万里接过话来,「你们刚才怎麽劝我来着,没有人是滴水不漏的,阿瞻说得对,是你倒楣,遇到我们。」  
  「不,认识你们是我的幸运。」小夏由衷地说。  
  「你这样想就好。」万里拍拍小夏的头,「再说现在不是考虑责任的时候,先想想有什麽事被吕妍母子钻了空子,或者说是被小童钻了空子,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小孩子搞的鬼。」  
  小童?是小童吗?  
  小夏低头细想,努力回忆着和小童在一起时,有没有牵连到包大同的。想当初包大同第一次和小童见面是大家一起去的,那时应该没什麽问题,后来有一次是她和小童被倒扣在衣柜里面,包大同把他们救了出来,好像当时有点怀疑小童,还在小童身上探测了一下。但既然包大同自己说没有中了暗算,那麽也应该不是那时候。  
  那是什麽时候呢?  
  包大同那麽机灵,假设小童真的是通过自己伤害到他,一定是趁和她单独在一起时做的手脚。  
  蓦然,她心里一凛,想起一件很小,很不起眼,但又非常重要的事。  
  「我有一次哄小童玩游戏--」小夏慢慢地说,觉得身上所有的血液都集中到了心脏里,让她的胸口发涨得无法呼吸,「我的电脑里有一个软件,就是能模拟出人老了的样子,还可以换各种衣服的。只要有一张照片就可以通过那个软件变幻。我觉得好玩,而且我电脑里有一张包大同的半身照,所以--我为了逗小童开心,就把包大同老龄化了,还给他弄了点胡子,穿上了道士服。」  
  「哦?」阮瞻来了精神,「还记得当时他--我是说小童,有什麽不寻常的表情或者表现吗?」  
  时间有点久了,再说那些都是很平常的细节,小夏记不太清了。可是她明白那关系到包大同的命,所以拼命回忆着,「当时我抱着小童坐在我腿上,他的脸对着萤幕,我看不到。不过--看到包大同的老年道士像时,小童好像突然沉默下来,我还以为他不认识包大同了,因为一个人的老年像和青年像的差别真的很大。於是我好像问他,你不认识了吗?他说:这是包叔叔嘛!还说了一句--」  
  「一句什麽?」  
  「他说--他好像说--他变成什麽样,我都认得!」小夏终於回忆起来。  
  「他?」阮瞻皱紧眉头,对这个字格外注意,「小童没说『包叔叔』什麽的,是说的『他』吗?」  
  「我记不清了。」小夏很烦闷,「我不能确定小童说的具体的字,可能说的是『他』。」  
  「好了,我们不想这个。」阮瞻连忙安抚小夏渐渐失控的情绪,「现在我可以确定问题出在哪里了,你不用再担心了,包大同死不了!」  
  没有比听到这个更让小夏高兴的了,这几天紧绷的情绪终於有些缓解,放松的情绪让她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我想起来了,当时我给小童看包大同的像时,他还用手指摸了半天萤幕!」  
  「这就对了。」阮瞻的心也豁然开朗,「他一定是通过电脑对包大同的像施展了妖术,然后再找机会来吓唬你。但是他的目标不是你,而是包大同,因为他算准你关不掉电脑,势必也知道我和万里不在,所以只有包大同才能『救』你,而实际上就是引诱他毁坏电脑。」  
  「这样就让包大同自损了吗?」万里问。  
  「没错,这世界远比我们想像得更神秘。我曾听说过有一种法术,想杀人的时候,只要想办法弄到对方的血,再混合他们特制的一种墨,然后画上被害人的像,当然要画得相当传神,最后撕掉这张画,那麽这个被画上像的人,不出三天就会莫名其妙的死去。」  
  「天哪,这也太可怕了,简直杀人於无形嘛!」小夏叹了句。  
  阮瞻摇了摇头,「但愿不要让我们遇到那样的事,否则我真不知道要怎麽破解这个术。  
第三十四章施救     
  既然知道了大同伤在哪里,接下来的事,就是怎麽来救活包大同了。  
  「他的心思还真细啊。」万里感叹,「看来这小家伙可不是一般的猛鬼可比,竟然这样心机深沉,连坏计都使出来了。」  
  阮瞻和小夏都没有说话,但心里明白他说得对。  
  虽然不知道小童为了什麽原因要伤害包大同,可他确实用了个巧妙的方法,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就让他动了手脚,而后他又背地里推波助澜,借敌人的手完成了自己计画。  
  『他』变成什麽样,我都认得!  
  小童口中的『他』是指大同吗?他是无意中想找包大同的晦气,还是要痛恨包大同救了小夏并且怀疑了他?他是要除掉碍事的人还是和包大同早有仇怨?  
  这还真让人费解!  
  可是阮瞻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个,只能将谜团暂时放一放,目前首要的任务是把包大同救回来。幸好包大同见机较快,护住了自己的命脉;幸好小夏回忆起这些前因后果,让他找到事情的根源;也幸好他感到了包大同的危险并及时赶回来,否则这次包大同必然会挂。  
  「要怎麽做?」万里问。  
  「去把倪阳叫上来。」阮瞻简单地吩咐,「这小子电脑玩得超好,我需要有人帮我修复这张受损的画像。」阮瞻打开E盘中的图片,找到了包大同的画像。果然见他照片中的底衬变成了黑灰色,而且照片上全是淡淡的浅红色细纹,就和他身上的裂纹完全相同,好像揉皱了他的照片,并且有血从里面渗出来一样。  
  「可是,这样倪阳会发现你的秘密啊。」小夏有点担心。  
  「没关系,把电脑放到包大同的房间去,倪阳就看不到我在这个房间里做什麽了。」阮瞻说,「再说,这两个小子精得很,他们每天都在这儿跑来跑去,这两天包大同又不出现,他们可能早发现了什麽,只是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那你呢?」万里问。  
  「我会灵魂出窍,试着把包大同的受损魂魄修复并拉回来。但是我需要一个人帮我护法,因为小童如果发现了我们救治包大同而前来捣乱,我会比较危险,我需要一个天生神鬼不侵的人。」  
  「不用说,是我。」万里举了举手。  
  「那我哩?」小夏问。  
  「你负责连络。」阮瞻说,「我虽然灵魂出窍,但是我会用通心术告诉万里下一步要怎麽做。万里不能离开我身边,你就负责把画传给那屋里的倪阳,同样,假如倪阳那边有事,你也马上来通知我。」  
  计画完毕,小夏找来了倪阳,告诉他要他修复一张包大同的照片。按照阮瞻的说法,要倪阳把这图像脸上的细纹全部去掉,然后底衬变回纯白。  
  「放心,我的眼睛能分辨出好几种不同的白,而且我制作图像的技术是一等一的。」倪阳知道包大同出事了,也知道他的老板不是常人,但是聪明地不问。  
  小夏感激地笑笑,「但是你老板还说过,你在修复照片的过程中,有可能明明改好的部分,又会回复到原来的样子,或者这照片会出现异常。这个时候你不要急,因为照片损坏的速度一定没有你修复的快。等你老板什麽时候叫你停止,你就马上存盘。」  
  「我了我了。」倪阳答应着,心想今晚刘铁要累死了。因为他听到小夏姐告诉刘铁,他今晚的任务就是要一个人照顾好酒吧所有的客人,要让一切如常,不能让任何人怀疑酒吧内有不寻常的状况。也不能让任何一个人靠近楼梯和厨房,甚至如果客人要用厕所,也要告诉他们厕所坏了,让他们去别家店里借用。  电脑这个东西看起来操作很简单,但想要真正熟练运用一种软件,特别是图形软件是很难的,这从倪阳严肃的神态中就能看得出来。他平时是个嘻嘻哈哈、马马虎虎的个性,可现在修复起照片来,却满脸认真仔细,吓得小夏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影响他的工作,进而威胁到包大同的小命。  
  「咦?」过了不知多久,当小夏的腿酸得要站立不住的时候,倪阳突然轻叫了一声。  
  小夏连忙跑过去看,只见电脑萤幕上包大同的脸本来已经修复好一半了,却突然又变回满脸血纹的模样,好像在脸上罩了一张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