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92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92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1 热度:14
,最后只剩下抽搐一样的抖动!  
  「去看看倪阳。」阮瞻借万里的口再次下命令,「修复好照片立即存盘。」  
  小夏松开包大同,迅速跑到另一个房间,只见倪阳刚好修复完最后一点,连忙叫他存盘,然后又跑回来报告消息。  
  「妖孽,还不快滚出来!」阮瞻终於开口,同时放在包大同额头上的两指一捏,似乎是拔出什麽一样向空中一甩,右手同时朝着那个方向一挥。  
  『咻』的一声,就好像半空中打起了一个响哨似的,一团黑气被阮瞻右手挥出的无形风刀一劈两半,在空中碎得无影无踪,而后又被一股无名风吹散了。  
  包大同又和死了一样安静了。  
  万里向前一步,扶住就快倒了的阮瞻,「怎麽样?」  
  「他消耗的过大,过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我问的是你!」  
  「我没事。」阮瞻看来万分疲倦,好像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找个电扇吹吹这屋里的秽气,让倪阳也去休息吧。」  
  「你就别管别人啦。」万里皱着眉头,「你出了太多汗了,要补充水分,不然会脱水的。小夏--」  
  他扭头找小夏要点水,却发现小夏早已抱着大号冷水杯站在那里了,手上还拿了一条乾净的毛巾。  
  阮瞻把水一饮而尽,拿过毛巾,「我要洗个澡,你们盯着包大同吧,我想他醒过来时会很难受的。」  
  「你行吗?」万里有点担心,觉得阮瞻的脸色白得不正常。  
  阮瞻点头,表示完全没问题。可是他才一走下床就觉得一阵眩晕,控制不住的向前便倒。一旁的小夏连忙去扶,可是他哪有那个力气,所以被直接压倒在地板上。  
  她幻想过无数次和阮瞻的亲密接触,但从没想过是这一种,现在完全是给阮瞻当肉垫。他的胸口整个闷在她的脸上,如果不是万里把他扶起来,她一定会憋死。  
  「这家伙,昏倒也不忘了揩油。」虽然有波折,但事情毕竟结束了,万里心情很好。  
  可小夏并不这麽想,反而有些担心。因为这是阮瞻第一次在她面前昏倒,这让她心里有些慌乱和受不了。在她心里,阮瞻对付起这些灵异事件来永远是那麽强大而自信,好像任何事情到他手里都能解决一样。她没想过他也是脆弱的,那坚强面具的背后可能是曾经付出的无数痛苦代价!  
  她守着包大同,却在担心阮瞻好在阮瞻休息了一阵后就好了起来,虽然脸色还是苍白得一点血色也无,但洗过澡换过衣服后,他又回复到平时里镇静而平稳的模样了。  
  而当天快亮起来的时候,包大同也醒了过来。  
  「我没死?」他不像阮瞻,虽然有点憔悴,但一醒来就中气十足,特别是在喝光了差不多一桶水后。  
  「没听说过吗?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万里戏谑地笑,「中国这些祖先的智慧是无穷的。」  
  「喂,我刚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你就不能让着我点吗?」包大同说着从床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除了有点脱力,好像没什麽大碍。」他看了其他人一眼,见每个人都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一瞬间非常感动但是又找不到感谢的话说。  
  「话说回来,你们是怎麽查到我自损的地方,然后又是怎麽救我的?」他的目光扫到阮瞻,见阮瞻抱着一本古旧的书苦读,根本不抬眼睛,而万里则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只好把询问的目光犯在小夏身上。  
  小夏无奈,只好给他讲了一遍。  
  「你先去洗澡好不好?」小夏皱了皱鼻子,「这是夏天哪,我的床都有馊味了。」  
  「好好,我走,我走。」包大同也觉得自己的味道不够好,依言去浴室洗澡。而他一离开,阮瞻就给万里使了个眼色,也离开了。  
  小夏一个人收拾房间,总是不放心的向窗外看,但她再没看到什麽异常了。好像刚才阮瞻救治包大同的同地同时也伤了那个来捣乱的凶邪,眼见着房间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她突然觉得这一切像一个梦一样,有点怀疑究竟有没有发生过。  
  「可以开冷气了。」万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吓了小夏一跳。  
  「今天的天气异常炎热,不开冷气确实难以忍受,不过如果开冷气的话不会有什麽藉着这管道跑进来吗?」  
  「没事了。」万里明白小夏的意思,「阿瞻给这个防守阵动过手术了,完全没问题!」  
  这个房子里的阵法对一边灵体而言是绝对不可能进入的,不过这一次对付起法力这麽高的东西来,确实有些漏洞。而阮瞻一直找不到补救的方法,刚才灵机一动,想起了龙大师留给他的那本书,那是讲阵法的,他以前粗略的翻过,但没有仔细研究,今天突然想起其中的有关记载,急忙翻阅一下,果然找到了补救这个防护网漏洞的方法。  
  这样一来,环境可舒服多了--那个让人揪心的包大同恢复了生龙活虎的状态,阮瞻虽说要有几天的休养期,但目前没有大碍;万里的情绪也放松下来;温度清新凉爽,在这种情况下,虽然阮瞻主张大家先休息,尤其白天还要上班的小夏,但每个人总急於知道对手的来历,想知道阮瞻此行的收获,所以以一票对三票,决定还是要开个小会。  
  「就像一个动画片里说的,你真是有狗的恢复力。」万里见包大同兴致勃勃的,忍不住斗嘴,「一小时前你还一身碎纹,像个茶叶蛋!」  
  包大同少见的没有回嘴,全副心思都放在阮瞻的情报上,只是威胁性地指了指万里,就对阮瞻道,「那麽,他们是什麽来头?」  
  「他们是出土文物。」阮瞻简单地说。  
  「什麽?什麽出土文物。」包大同问。  
  实际上每个人都很想问,每个人都很疑惑,从没有人想到过答案会是这个。  
  「记得我说过,张嘉琳身体里的妖气化为了一棵红莲吗?当时我们还说,妖也好,人也好,总是不自觉的把自己生活中经常见到的或者印象特别深刻的东西,无意识地带到行为或者其他事务中,就好像形成了本能一样。」  
  「你是说过。」包大同接过话来,「所以当时我们断定,这两个--我们暂时猜测是两个,一个是张嘉琳,一个是小童,以前生活的地方一定和莲花有关。」  
  「别忘了湿泥。」万里提醒,这是阳阳提供的情报。  
  阮瞻点点头,「没错,这些都有关联。或者说,这就是两个妖童的来历。我们猜得没有错,为祸的妖孽一共有两个,都是从溪头村出来的。」  
  「那可是西安啊。」万里叹了一声,「这麽远跑到这里来?可是有一个时间问题你们注意到没有?吕妍的丈夫张子新是五年前失踪的,她们是当时就过来这里吗?还是有什麽阴差阳错的事?还有,我们怀疑过吕妍,那麽他是人还是妖,或者是鬼?他为什麽找上我们呢?」  
  「这些事情会一点点水落石出的,你不要急。」阮瞻说,「重要的是,我们找到了事情的根源,找到了他们『出生』的地方。」  
  「你们不要打断他,听他先讲嘛!」小夏制止又要开口的包大同。  
  「这件事包大同是有些功劳的。」阮瞻平静的说,但夸奖的意思并不明显,「如果他不是从张子新的朋友那里打听到溪头店这个地方,我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对妖孽的老窝。这是个很偏僻、很贫穷的地方,但就是在这个地方,五年前出了一些奇怪的事。当时闹的很大,当地的小报以奇人轶事报导过,不然也不会传到了张子新的耳朵里。他当然是不相信的,於是想破解这些灵异事件,然后写一本书,哪里想到会从此失踪。」  
  「所以没见过的事,这世界上不一定就没有。」包大同给了注解,「人还是要客观点好。」  
  「你觉得张子新的死,或者说失踪,真的和溪头店的这件事有关吗?」小夏问。  
  虽然他们之前这麽怀疑过,但她还想得到阮瞻的确定。而阮瞻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直觉却让他分外肯定,於是他点点头。  
  「唉哟!你们要急死我!」万里插嘴道,「溪头店的村民到底挖出什麽『出土文物』了?」  
  「水缸。上面画满了红色莲花的水缸,当地俗称『荷花缸』!」  
第三十六章荷花缸里的陪葬物     
  「水缸?」包大同讶异地瞪大眼睛,「什麽时候水缸也能成为文物了?」  
  「有可能。如果年代非常久远的话。」万里说,「不过文物一般都是大型陵墓出土的陪葬品之类的,我不懂考古,但是陪葬水缸好像有点奇怪。听人家说啊,在西安这种地方,随便拿个小铲子挖几下,兴许就能掏出好东西来,可是水缸听起来怎麽那麽--那麽--」  
  「我没说那是很珍贵的,很有考古和工艺价值的水缸。」阮瞻无奈地说。  
  「那你说是『文物』?听起来好高贵似的!」包大同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要故弄玄虚好吧?」  
  阮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怎麽说才好。这几个人,只听他说了个话头就一直凭自己的想法猜测下去,哪给他解释的机会了。  
  「我说这三个荷花缸是『出土文物』,是说它们确实是从土里挖出来的,也确实有了两、三百年,甚至更久的历史,而且更确实是发生了一些怪事。这是一种比喻的说法,懂不懂?」  
  「就是说这三个水缸没有什麽价值,唯一值得研究的就是由这三个水缸引起的怪事?」包大同问。  
  阮瞻点点头,「没错,这三个水缸很大,上面画满了荷花,如果说有物质方面的价值,也就是缸面上画的那些鲜艳的红莲,为什麽能埋在土里那麽多年却没有变色了。」  
  「你说这三个水缸很大,那麽它们是做什麽用的?」一直没说话的小夏插嘴道,「是因为画满莲花而得名莲花缸的呢?还是养荷花用的?假如和灵异事件有关的话,我曾听人说起过,有的地方是用水缸来做为死者的容身物的,是不是--」  
  「等等!」万里打断了小夏的话,转头看着阮瞻,「你说有三个水缸?」  
  「是三个。」  
  「咱们现在有两个附在小孩身上的妖邪,不会再出现第三个吧?」万里吓了一跳,就这两个已经够要人命的了,还三个?那不是致他们於死地吗?  
  「假如你们不一直提问,听我简单的说完就会明白了。」阮瞻被这三个人折磨得充满无力感。  
  这就是他不喜欢和人接近的原因之一,人多瞎捣乱。不是人多就能快速解决问题的,有时候一个人反而更能把事情办好。  
  「你说你说,我们不再插嘴了。」小夏拉万里坐在床边,又瞪了包大同一眼。  
  见这三个人终於安静了下来,阮瞻慢慢地说,「我才说了,因为有了这个地址,我相当轻松地找到了当年出事的地方。可是小地方的人比较迷信,加上那件怪事还有遗祸留下,所以开始时当地人不敢讲,还以为我和五年前来的大时时彩实战专区的记者一样,是来找麻烦的。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断定张子新确实是从这个地方失踪的,至少是来过这里,并且做了一些人憎鬼厌的事。」  
  「有联系就好办了!」包大同才一说话,就接到小夏的一对白眼飞刀,连忙住口。  
  「可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加上当时村里出了点事,村长的孙子在雨夜的山上迷了路,回家后有些神智不清,已经闹腾半个多月了,於是我帮了他们一把,所以他们才告诉我当年发生的事。」阮瞻继续说,「溪头店比较乾旱,因此五年前,他们想建一个水库,实际上只是一个蓄水池而已,好在雨季的时候可以储存一些水。对於这件事,县里只给了一些财政拨款,所有的劳力全是村里自己出的。但因为这件事做成后对大家都有好处,所以只要有壮劳力的人家都出人出力去挖水库了。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有一天,有一个村民挖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当时大家都很兴奋,都猜测会是宝物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