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95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95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9 热度:13
;可爱情人型的包大同;大厦里广告公司的时尚先锋;甚至她可以暗恋成熟大叔型的潘主任,可为什麽她都不爱,却偏偏爱上了那个捉摸不透的男人呢?有时候,她感觉他是如此爱她,把她当作珍宝一样的呵护着,可有时候,他又突然冷漠疏离,让她分不清这感觉是真实的,还只是因为她犯花痴而产生的幻觉。  
  上、下班高峰期的公车是很要命的,好不容易等到她要坐的车了,却发现已经挤得不成样子。她没有勇气上车,决定去坐地铁,虽然会绕一点远,但想来车况会好一点。想来还是自己的家好,离所里比较近,她总是走路上、下班,不用受这份罪。可是,如果回家住,就不能明目张胆地呆在他身边了!  
  她边想边向地铁站走,快到站口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家大型商场的巨型广告牌,上面宣传着一个名牌内衣。她身材不错,所以对内衣比较在意,很是舍得投资,此刻见到漂亮的模特儿、梦幻般的内衣,让她忽然有了一种想购买的冲动,根本无法抗拒的冲动!  
  她的脚步迟疑着,理智终於没有战胜慾望,向商场走去。  
  这家商店比较有名,可是前些日子一直内部整修,所以小夏并不熟悉调整过的柜台位置。可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她一进门后就直接通过扶梯上了三楼,轻车熟路地来到内衣部,好像装修后来过似的。但她还没来的及意识到这一点,就已经被美丽的内衣吸引住了。  
  她挑了一套,发现竟然没有店员来服务,於是心血来潮的去试衣间试一下。她没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反常,平时买内衣时,只按着相应的型号买就好,从来没有在商场里试过。此刻却不知怎麽,好像心里有一个声音指挥她一样,只不过她自己并没有感觉到。  
  她也没注意到,内衣部的旁边,是儿童服装部。  
  对着更衣室的镜子反覆照了几回,她很满意内衣的效果。可正当她要换回自己的衣服时,却发现更衣室的小门打开了一道门缝。这可把她吓坏了,还以为有色狼,担心自己已经走光了,大叫一声。  
  可是,她没有发出声音!  
  更衣室木质的墙壁上,不知道何时伸出了一只小孩子的手,死死的按住了她的嘴。接着,木门打开了,张嘉琳站在门口!  
  她还是原来那副样子。长发、复古的衣裙、青白的小脸、一对没有丝毫活人气的大眼睛盯着小夏,森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小夏吓呆了,连挣扎也忘了,就那麽和张嘉琳对视着。而张嘉琳在站了一会儿后,突然扑上来,用力抓了小夏一把!小夏从不知道有什麽东西能那麽快的,她连眼睛还没眨,只觉得眼睛一闪,左胸处就传来一阵疼痛,耳边听到一声尖叫。  
  那不是她的叫声,而是张嘉琳的。由於她太靠近小夏的护身符了,明显被那护身符散发的黄光烫了一下,但尽管如此,还是在小夏的手臂和胸部中间地带抓了一条血淋淋的五指痕。  
  这一刻,小夏突然觉得,这小姑娘恨她!  
  可是为什麽要恨她?他们为什麽又要恨包大同?她和包大同从来没有招惹过他们啊!  
  但是她来不及细想,因为在护身符发出光芒的一瞬间,那从墙壁中伸出的手也缩了回去,小夏急忙趁这一眨眼的机会冲出了更衣室!  
  是不是走光,她已经顾不得了!好在她的裙子是两件套,她另一只手还抓着上衣挡住胸前春光,她是赌张嘉琳不是实体,赌她怕了自己的护身符,赌自己闹出大的动静引起他人的注意,这才硬冲出去!  
  膝盖和手肘传来的疼痛证明,张嘉琳确实不是实体,但她这一撞也没有把张嘉琳撞飞,只是穿身而过。小夏也不向后看,一边大叫救命一边爬下来,绕过货架就跑。但她立即发现,无论她叫得多麽大声也没用,周围的人根本看不到她存在,彷佛她是透明的一样,可她明明听到外界的嘈杂声音,为什麽其他人看不到她、听不到她呢?  
  不知从哪里伸出一根木棒,把小夏再一次绊倒。她还没起身,就有两条小腿出现在她面前,两只穿着小红皮鞋的脚抬起一只,恶狠狠向她的头上踏来。  
  她连忙向回缩,才一转身,张嘉琳就又出现在她背后,再换方向,还是一样,好像有无数个张嘉琳把她包围了一样。她这才明白,她的护身符对这种法力强大的妖童作用不大,只能保护她不被袭击身体上的重要部位而已,但饶是如此,张嘉琳还是抓伤了她的皮肤!  
  嘎吱--  
  一声轻响在小夏的耳边响起,近得就在她的身侧。她骇然四顾,发现自己就跌坐在童装部的几箱还没开封的服装箱中间,声音就是从箱子后面传来,而张嘉琳就站在她的对面,阴魂不散地盯着她!  
  「阿--姨。」箱子的缝隙间传来一声呼唤,声音僵直,不似人声。  
  一颗头慢慢地从箱子后面探了出来,面目如画,唇红齿白,可是却笑容呆滞,皮肤发亮,竟然是一个儿童的木头模特儿。他一边叫着小夏,一边从箱子后面走了出来,因为膝盖不能弯曲,姿势极其怪异。  
  小夏胡乱穿上衣服,想躲到箱子后面去,但突然感觉双手手腕一紧,瞬时被冰凉僵硬的东西抓得紧紧的,低头一看,竟然又是两个小木头模特儿。他们是一男一女,身上穿着商场里展示的服装,上面还带着品牌和价格标签,一左一右拉着小夏,机械地转动脖子,抬头看她,发出『卡巴卡巴』的响声,好像是给钟表上弦一样!  
  「我--们--走--吧!」他们齐声说。  
  「要去哪?!」小夏奋力挣扎,想摆脱那两个小木头的钳制,可她根本办不到,就这麽被硬拉着向一道看起来像逃生梯似的门走去,张嘉琳倒退着引路,眼睛中白惨惨的光一直盯在小夏身上。  
  「我不去,放开我!」  
  她记得商场里的木头模特儿都很轻,有时候她不小心撞一下都会倒似的,为什麽这两个那麽沉重?她的双手快要生生扯断了,可还是不能从那五指不分的木头手中挣脱开!  
  眼看着离那道门越来越近了,她叫得声嘶力竭,还踢翻了几个货架上的东西,意图引起他人的注意,但她绝望的发现,这些都是徒劳的,虽然她身在热闹的商场中,却好像在孤岛上一样无援!  
  到了门边上,她一脚蹬住门框,死不肯离开,看张嘉琳恼火地望着她,竟然有些胜利的喜悦。  
  终於,她不再是冷冰冰的不变神态了,终於,她可以让这妖童费些力气,不会那麽轻易制服她!  
  「进商场要小心我们!」腿上一麻,一只手又抚上了她的大腿,同时像蛇一样凉的话在她身侧响起。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展示西装的木头男模。这让小夏双腿一软,再也无法支持,直接被一股大力推到了那扇门中。  
  黑暗,无边的黑暗!  
  她不知道那门的后面通向哪里,只觉得黑得不同寻常,那两个小木头人也还拉着她的手,两侧却传递给她极强的压迫感,感觉是走进了一条铺着木地板的长走廊,并不住向下。  
  她相信自己的感觉,因为万里说她有幽闭恐惧症的倾向,所以对封闭窄小的环境非常敏感。  
  邦-邦-邦--  
  木头脚踩在木板上的声音就在她身体的两侧响起,前方有两盏寒气袭人的小白灯飘飘忽忽地前进着,正是张嘉琳的眼睛。那她自己的脚步声呢?  
  为什麽听不到她的脚步声?是张嘉琳搞怪,还是她的魂魄离体?  
  一瞬间,她非常后悔。她不该去买东西的,明知道现在正是危急的时刻,那两个攻击性如此之强的妖童不会只守不攻,为什麽还是粗心大意了呢?  
  「你不去买东西,我还是会想其他办法抓住你的。」她脑海里突然挤进了这麽一句话。  
  小夏一惊,才明白自己莫名其妙地突然想买东西是受了蛊惑。想来,万里的病人也不是无缘无故要自杀的,一切是为了把万里从她身边调开。毕竟万里是神鬼不侵的体质,想迷惑他可没那麽容易!  
  娇脆的童音阴沉地笑了起来!  
  小夏明白她听得懂自己的心意,知道自己一定是猜对了,所以她才如此得意。  
  「有什麽就冲我来,不要用这种卑鄙的方法去给阮瞻设陷阱!」她以为自己又被当成了饵来引诱阮瞻上勾,气坏了,冲那两盏小白灯大叫。  
  她只是想爱他,想给他温暖,想把他从他黑暗的内心世界里拉出来而已,从来不想成为他的负担,甚至是他的弱点,为什麽所有人都这样利用她呢?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拖累他!所以她尽量平静心情,怕他那麽敏感的人能感受到她的危险!多少次了,只要她有麻烦,他就能感觉得到,并且会立即赶来,就连在司马南的梦杀术中也是一样,这让她感觉和他血肉相连,亲密无比,可是也让她觉得会是带给他危险!  
  她要试着自己解决问题!她一定有办法!  
  「阮瞻是个什麽东西?我根本不放在眼里!」那个声音又进入小夏的脑海,「我要的是你!」  
  这小妖童要的是她?为什麽?  
  「还有包大同!」  
  原来他们两个是目标!    
第三十九章两难之选     
  一转身,一瓶红酒被碰到了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洒下一地的红色液体。阮瞻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心里这种不安感是从何处而来。  
  「老板,我来打扫。」刘铁乖巧地走过来。  
  阮瞻点了点头,闪身到一边,挥手间又摔碎了一个酒杯,不过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是默默走到楼梯口,坐了下去。  
  一定是出事了!  
  他想着,感觉心中野草丛生,并渐渐浸入了他的四肢百骸,让他的每个毛孔都紧缩起来。  
  一般而言,能让他有那麽强烈的感应的,应该是他最亲近的人--万里、小夏、或许还有包大同,甚至,他的父亲。  
  这个世界对他是冷漠的,所以他也冷漠地对待这个世界,可是在他的生命里,温暖他的东西也始终存在,虽然很微弱,可是为了这些温暖,他可以对抗一切。所以,尽管他那麽不喜欢介入灵异事件,也一件件介入了,并且当现在发现有妖灵危害世人时,他这样冷漠的人竟然忍不住想要出手!  
  是那些温暖改变了他吧?何况小夏已经慢慢地融化了他心里的坚冰!他明白,现在的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这些最宝贵的东西!  
  可是,是什麽让他感到心烦意乱?  
  一个小时前,他突然心有所感,但这一次的感觉很奇怪,好像有什麽东西两面夹攻他的心房,让他一时之间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不知道要跟踪哪一方面的信息,不知道正遭遇危险的是谁?!  
  因为强烈的感情,他和小夏之间本来有着清晰的心灵感应,可是为了让她忘记在洪清镇中发生的事,他强行销去她的记忆,这不仅让她的身体脆弱了很多,就连他们之间的感应也模糊了起来。他以为时间可以改变这一切,可现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有多麽后悔。假如因此而使小夏受到伤害,他是无法原谅自己的!  
  电话打过了,万里的不通,小夏的也不通!而正当他急得团团转,准备跑出去找找看的时候,两方面的信息又先后断绝了!但这没让他感到好受些。相反,更让他觉得有些什麽事正悄悄的进行,可他却无从知晓,更是无所适从。  
  一旁的包大同看到阮瞻这副模样,非常意外。  
  他和阮瞻的交情说深不深,说浅也不算浅了。但在他看来,阮瞻这个人在外表无论如何变化,内心永远是冷漠淡然,举止也永远是从容不迫的,即使遇到很大的危险,也从未见过他慌乱,现在是什麽难事能影响他到如此呢?  
  他今天在楼上养息了一天,晚上酒吧营业了才下来。因为他知道阮瞻虽然没有自损,但为了救他,很是伤了一下内息和元神,所以下楼来帮忙照顾酒吧的生意。所谓不劳动者不得食嘛!可是他呆这儿半天了,见阮瞻一直是魂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