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96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96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7 热度:14
守舍的样子,既不说话也不抬头,彷佛在思考什麽重要的事。  
  「阿瞻!回魂回魂!」他技巧的暂停了和几个酒客的闲聊,来到阮瞻身边,拍了拍他的肩。  
  阮瞻像没听到一样没有反应。  
  包大同大奇,才想继续叫他,阮瞻突然坐直了身子,接着站起来,快步走到吧台去。  
  原来是有电话打进来,可是因为酒吧里还响着悠扬的音乐,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电话铃响,阮瞻离电话最远,但却听到了,显然他表面上虽然呆呆的,但心里一定警醒万分。  
  包大同看着阮瞻,只见他认真的听着,然后说了几句什麽,似乎有些疑惑,接着就又回到楼梯口来。  
  「什麽事?」包大同正经地问。  
  「溪头店的村民打电话来。」  
  「什麽?」阮瞻的声音很低,包大同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离开溪头店时给了村长一笔钱,还告诉他会找法师来帮他们全村做法,给他们驱邪避凶。作为条件,我留下电话号码,让他们发现什麽特殊状况就找人去镇上打电话给我。」  
  「你真谨慎,这样不错,谁知道那对妖孽还有什麽新花招?」阮瞻做事这麽滴水不漏,让包大同着实佩服了一下下,「现在有什麽消息?好的还是坏的?」  
  阮瞻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只说前几天他们那里下暴雨,因为溪头店总是旱,所以这一场雨让大家都高兴坏了,特别是孩子们。其中有几个孩子不听家长劝,淋着雨跑到山脚下去玩,结果发现了一具尸体被暴雨从山上冲了下来。」  
  「这事报警就得了,告诉你干什麽?」包大同耸耸肩。  
  「村里人迷信,前几年又出了那麽多事,他们怕两件事是相关的。」阮瞻烦躁地抚了抚额头,「而且这位死者是穿道士服的。」  
  「啊?这个问题就复杂了!」包大同讶然道,对这个情况相当意外。  
  「我得去看看。」阮瞻说,看了看手表,「但是这边的事我放心不下。小夏早就应该下班了,可是到现在连个人影也没有--电话也不通,单位的电话又没人接。万里这家伙,手机也打不通!」  
  「说不定两人私奔了。」包大同开了句玩笑,但心里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不然你先盯着这里,我出去找找看。」  
  可他的话音才落,酒吧的门就开了,万里一脸疲惫的走了进来。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阮瞻和包大同站在楼梯口看着他,却没有小夏的踪影。  
  「小夏回来了吗?」万里问。  
  「你问谁?我还问你呢!」包大同说。  
  阮瞻没说话,但一颗心一直往下沉。  
  「我有一个病人出了一点状况。」万里叹了口气,「轻度抑郁症患者,本来好好的,心里状况已经明显缓解了,结果今天闹自杀。我被急着叫去,折腾了三个小时,他突然又想开了,不自杀了。」他边说边四处张望,「小夏真的没回来吗?」  
  「骗你干什麽?」  
  「可是我从患者家回来,回去了诊所一趟,律师事务所已经没有人了啊?」万里有些吃惊,「这种敏感的时候,她应该不会乱跑!我打她的手机试试。」  
  「已经打过了,没人接。」包大同拦住他,抬头看了看阮瞻,见阮瞻脸色发白,一言不发。  
  她果然是出事了吗?为什麽他后来感觉不到她的危险了呢?  
  铃--  
  电话声再度响起来的时候,三个面面相觑的都听到了,但还是阮瞻最先扑过去抢电话。万里和包大同在一边看着他,只见他点了点头,脸色越发苍白。  
  「小夏有事!」万里了然,率先走了过去,「怎麽了?」  
  「一个小时多前,一家商场的员工在内衣部的试衣间发现了一个顾客遗失的背包,而且在附近的童装部发现有挣扎打斗的痕迹。」阮瞻的眼神焦虑不安,「后来在消防通道发现了两个童装的木头模特儿,模特儿的手掌上有血迹。」  
  「童装?」包大同心里『咯』一下,「那个背包--?」  
  「是小夏的。」阮瞻说出这个名字,觉得心里像被一柄锋刃极细的刀画了一下,找不到伤口在哪里,可是一直血不止。其他两个人虽然已经猜到事实,但还是愣了一下。  
  「警方打来的电话?」万里问。  
  「是,警方在小夏的背包里发现了小夏的记事本。上面还有这里的电话号码。」  
  「那我们把她救出来!」包大同挽起袖子,「我们现在就去找吕妍母子拼命,一定和她们有关的。」  
  「慢来!」万里拦住他,「焦急只会坏事,至少要策画一下才行。阿瞻,你说怎麽办?」  
  阮瞻有几秒钟没有说话,强迫自己冷静。当得知小夏被绑架的一瞬,他心乱如麻,几乎不能思考。她是他的弱点,任他平日里多麽冷静沉着,遇到她的事,他就不能冷静的对待。或者,这就叫做『关心则乱』!  
  「我们是一起出击,还是兵分两路?」包大同是急性子,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你认为溪头店那边的事是偶然的吗?假如是偶然的,我们就一起去救小夏,假如不是,那边的事怎麽办?」  
  「溪头店?」万里很意外,「那边又出什麽事了?」  
  包大同把刚才的事对万里说了一遍。而阮瞻则沉默着,拼命压制住内心的慌乱,考虑着对策。  
  「为了谨慎起见,我们兵分三路。」阮瞻认真考虑一下后,沉声道,「溪头店的事或许和这边的事无关,可是我们不能冒险,所以要有一个人去现场调查一下;而警察刚打来电话,是要我们一个人去配合警方工作,这也要一个人去;另外一个,就去把小夏找回来,你们的手机号码给我,记得随时保持联络。」  
  他一向不用手机,不过后来小夏送过他一个。在那个手机里,他只有小夏的电话号码,保证她随时可以呼叫到他。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好像她是他一个人的,好像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虽然这想法非常白痴,可是他一直保持着这个样子。现在为了方便联络,不得不添加上万里和包大同的号码。  
  「怎麽分配任务?」包大同问。  
  「这还用说,各取所长呗。」万里说,「我人头熟、会说话,所以我去配合警方工作;你熟悉道法流派,所以你去溪头店研究一下那个去世的老道士;阿瞻和小夏有心灵感应,而且法术最高,所以他来救小夏!」  
  三人分工完毕,各自行动。  「小夏--小夏--」  
  黑暗中,小夏听到有人呼唤她。那声音如此熟悉,让她立即站起身来。  
  是阮瞻吗?  
  她仔细地听着,心里十分矛盾。一方面,她希望他来救她,渴望他安全的怀抱;另一方面,她又不想让他来,怕他遭遇到什麽危险!因为现在情况不明。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从那个长长的黑走廊一路向下走来,就被关进了这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这应该是一个房间,不算太大,大约四、五平米的样子,因为虽然看不见,但当她被猛地推进来时,大约踉跄了五、六步就撞到了对面的墙壁。按照正常的房型来说,应该没有判断错。  
  另外,从隐约隐约的回声上来猜,这个房间是空的。  
  进来后不久,她本想站起身凭藉摸索研究一下这个房间的格局,好给自己谋得逃生的机会的,但最终还是没有行动,一直坐在黑暗潮湿的角落里没动。  
  在陌生的环境中,一动不如一静,仔细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和逃走的种种可能!  
  这是阮瞻告诉过她的,她决定照他说的做。况且这房间太静了,连她呼吸的声音和活动时衣料摩擦的声音都很清晰,很有惊心动魄之感。  
  思考,对她而言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她知道,如果她让一个念头在心里停留的时间稍长,就会让张嘉琳感觉到。所以每当她思索一下逃生的事,就立即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或者回想一个电影的片段,或者心里哼唱一首歌,总之她虽然成功的让张嘉琳没来找她麻烦,但这种一心两用之法,让她的思维也混乱不堪!  
  只是她渐渐发现,她心里想得越来越多的,竟然是和阮瞻相处的点点滴滴。她知道这不行!会让张嘉琳体会到阮瞻对她的重要,说不定会给他带来麻烦,所以拼命不去想他,可此时,他的声音偏偏出现在她脑海里。  
  也许是太想他而出现幻觉了吧?她一开始是这麽认为的,可当他呼唤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她发觉这是真的,他一定是知道了她被绑架,因此跑来找她了!  
  她紧张地倚住墙壁站着,一时无法控制心中所想,生怕被张嘉琳发现什麽,虽然自从她被关进这个小黑屋,张嘉琳就没有出现过,什麽也没有出现过。  
  她突然想起她的护身符,那个护身符本身就有保护她的力量,又被阮瞻加持过,所以想侵犯她的东西根本不能靠近她的要害部位,除了她自己,别人也不能把护身符从她身上扯下来。  
  如果不是这个护身符的保护,张嘉琳恐怕早杀了她了,不知什麽原因,小夏明白她非常憎恨自己。现在她一定是去想其他杀掉自己的方法了,那麽在此之前,这个护身符也许能阻隔断那妖童对自己内心的窥伺。  
  只是要用护身符护住心脏还是头呢?人的思维虽然是通过大脑,但心情是不是会通过心呢?  
  小夏犹豫了一阵,当呼唤她的名字的声音再一次引起她的心悸时,她毅然取下护身符按在心脏部位。大脑是科学的说法,现在她是在灵异事件中,一定是心灵比较重要!  
  阮瞻--别来!  
第四十章人皮娃娃     
  小夏把护身符从心脏处拿开,拉短了可调节的细绳,把它像戴抹额一样放在眉心之中!这一次,护身符的作用是阻隔张嘉琳对她的思维探测!  
  她只想对阮瞻示警,告诉他不要轻易跑来救她,所以当她一感到心中有了他焦急的回应,就立即停止呼应他了。通过和他的心灵交流,让他凭藉感觉找到这里来,非她所愿!  
  她是他的伙伴,可不是他的拖累,这句话不只是为了说来听听的,她一定也能做到!想到这里,她平静了一下呼吸,鼓起勇气开始自救。  
  手机,就在左手腕上。因为她怕手机放在背包中听不到呼叫,所以每逢夏天,她都是把手机放在腕式手机套里。在她被强行拖到这里后,她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电池悄悄取了下来。这个手机是她唯一对外联络、甚至保命的东西,不能被张嘉琳发现!  
  悄悄装回电池后,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双手紧护着手机,随便按下了一个键,但尽管如此,『滴』的一声按键声还是从掌心中传了出来,在这死寂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和突然,把她自己先吓了一跳。  
  好在,房间里还是沉寂着。小夏咽了咽口水,慢慢把手机从掌心中拿了出来。  
  许久的黑暗后,萤幕上突然出现的幽幽的微弱蓝光有些晃眼,让小夏在几秒钟后才适应这种照明。从这里不同寻常的黑暗和潮湿发霉的空气来看,她一直以为她是被关到了一间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大约十几平米的样子,此刻被光线一照,完全证实了她的判断。  
  小夏高举起手机,模模糊糊地看到对面四、五米的地方是一堵空荡荡的墙。除了一扇看来很沉重的木门外什麽也没有!  
  尽管知道那扇门不太可能会是开着的,但她还是慢慢走过去尝试了一下。脚步声一步步地回响着,每一步都像踏在自己心上似的,让她有心惊肉跳之感。她这才知道,寂静本身也是一种惊悚,因为每个最细小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显得与这寂静格格不入,似乎是心脏额外的负担!  
  手触到门把手,一股又冷又粘的感觉立即传来,已经生锈的金属上,似又长了一层青苔般,让人感觉摸到了一条蛇。小夏立即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