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08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08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41 热度:16
正确,使他更有信心打败这两个祸乱人间的东西。  
  「利害!」包大同由衷地又废话一句,同时把手向后腰处一伸,把血木剑抽了出来,「有本事你再来试试这个!」他一脸兴奋地说。  
  这可是血木剑啊!道界的至宝,平时连摸一下,阮瞻都舍不得,可今天他却能用它来斩妖除魔,怎麽能不兴奋?  
  这要拜金光大阵所赐,因为在这个阵中,他是负责守住『死』门的。守这一位置的人,防守不是最重要的,不断地以木剑和符咒做法,维持阵内的杀气才是首要任务。而在作法的过程中,剑和符咒的威力越大,阵里的杀气也就最厉害,放眼看看,还有什麽剑比血木剑更利害!所以血木剑被分配给他做武器,他有此剑在手,又能持剑做法,又能仗剑退敌,真是一举两得!  
  「红玉,谁让你轻举妄动的。」张小华一抬手,阻止了欲再度跃起攻击的红玉,并再一次环顾四周,确定他的观察没有错。  
  从他自老道那传承来的知识来看,金光大阵是由金光神咒演化而来的,金光神咒可是道界最常用的咒语之一,刚刚包大同念的就是。可是同样的咒语,法力不同的人念出来效果也是不同的,包大同念的虽然有些水平,但还不算太厉害,可是这阵法显然改良过了,让它的威力加了倍。  
  最奇怪的就是这四个人的站位。  
  包大同守『死』门,阮瞻守『生』门,这在他的预料之中。因为包大同道法正宗,由他催动阵中的杀气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而『生』门是阵中人要逃生必须攻击的一个位置,所以由法力和灵力都很强大的阮瞻来把守,也可以理解。  
  只是,守『阴』位和『阳』位的人选让他有些意外。  
  万里的阳气极旺,是那种天生鬼神不侵的人,有几次万里来他家,他都要适当躲避他才行,否则身体就很不舒服。按理说他应该来守『阳』位,以他先天的阳气一镇,这阵说不上牢不可破,但起码是很难破解的。可没想到他站在『阴』位上,这样的话,阴阳相冲,互相抵销,对这阵有害无益!  
  另外,守『阴』位的竟然是小夏!  
  女人本来就是阴体,何况她的八字还超轻,体质也属阴,让她去守『阳』位,他哪里镇守得住?不过,她身上画满了符咒,或者就是帮她提升阳气之用的。只是这样也有点本末倒置的行为,放着天生阳气旺盛的万里不用,却费事来提升小夏的阳气,简直多此一举。  
  但是,他又觉得事情没那麽简单。第一回合,他小看了阮瞻,结果被阮瞻利用,用自己的功力帮他们启动了阵法,这不只是损失了灵力和法力的问题,而是让他极为恼火。那麽这一次,阮瞻又是耍什麽花招?  
  难道阮瞻可以逆阵?这个阵是反向的,里面又夹杂了什麽阴谋诡计?可是这可能吗?逆阵,那需要很强大的灵力作基础。或者,这个阵表面上是金光大阵,实际上是其他阵法,就像刚才,表面看是防守结界,实际上是启动阵法的开关!  
  阮瞻弄糊涂了他,这是因为他一开始就太轻敌了,一脚就踏入了阮瞻设计的机关,可是进来容易,想出去也就难了!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要出去!  
  想到这里,张小华把心一横,心里默念几句,同时借那驱邪香之力用力一挤,腾地移出了魂魄。小童的肉身他虽然喜欢,可是附在这副肉身会影响他法力的发挥,力量过大还会伤害这皮囊,不如力战一番,然后再回到这身体里就是了!  
  张小华做了这番决定只是几秒钟的事,在旁人眼里看来,只见小童的身体慢慢软倒,而在他的头顶灵台有一缕黑气窜了出来。在半空中迅速凝结成一个小小的身影。夜很黑,黑气也黑,但他们都用符咒加持过眼力,所以仍然看得清楚。  
  张红玉叫张小华哥哥,可他的身影比她还小,但是却稳当许多,虽然也是脚不沾地,面目模糊,可却身形沉重,头角狰狞,不像张红玉那样只是个轻飘飘的影子。  
  包大同暗赞了一下张小华强大的实力,精神为之一紧,把自身的力量也全部提升到最高,同时瞄了阮瞻一眼。但见阮瞻神色清冷,眼神似乎都没落在张小华身上,不由得有些自怜形秽。怪不得他老爹总说他虽然法术修炼的不错,但气度总是不佳,他一直不服气,但今天一对比,他才知道他老爹不是为了打压他玩的,事实确实如此。  
  扑--  
  就像是气焊枪喷出火苗时发出的声音,张小华左手的掌心突然平空出现了一团火焰,火焰有网球大小,看来毫无热力,冰冷的烧着,正是冥火。  
  张小华把手举到身前,就见那冥火迅速变大,眨眼就长大到篮球大小。外圈的白光炙亮得刺目,冥火所形成的光芒终於照亮的他的脸!  
  他笑着,僵硬、纯真的笑着,好像一个笑容保持了几百年,但在此时此刻却透露着无比恶意;他肤色青白,不过这青色是那种极暗的青,就好像白色后面隐隐渗出黑色来。此外,他的脸上还有不规则的淡紫色斑点,正是因水银中毒而死的人特有的、俗称的水银斑。  
  这一刻,张小华显露了真身,是他死时所具有的表!  
  「他要攻过来啦!」包大同叫了一声,提醒别人,也是提醒自己注意。阮瞻和万里立即打起精神,凝视备战,只有小夏,还是盘膝坐在地上,不动也不说话。  
  无声无息的,那冥火从张小华手中疾飞而去,对着万里就打了过去。万里早有准备,左手一直按在斜跨在腰侧的腰包中,右手举着一柄画满了符咒的桃木剑,见张小华先攻的是自己的阳位,右手前挡,左手把腰包中的东西扔在了自己面前约一米处的地上,同时抛下一枚符咒,而他左侧不远的阮瞻也向地上的东西伸手一指。  
  『叮』的一声,阮瞻手指上的劲气打到了那个东西上,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配合着骤然变得明亮的符咒,万里的面前竖起了一面半人多高的暗红色金属旗子,而就在同时,冥火已经到了!  
  可是,就在冥火距残裂幡还有零点零一米的时候,它突然转向了,藉着残裂幡上巨大的反弹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包大同兜头而下!  
  包大同本来全副心神都集中在未动的张红玉和应敌的万里身上,这一下变故太过迅速,慌忙中举剑直刺冥火中心口中念着,「倾尽三江,浪滔天,困!」  
  以水克火,五行之道!他这一剑,搭配着五行禁法,应该是可以对付的,可这冥火来得太急、力量也太大,他只觉得冥火窒了一窒,力量稍减,但来势未变,仍然向他的面门打来!电光火石间,他急中生智的一矮身,当冥火正好在他头上时,左掌运上灵力向上猛托。  
  水之灵力对冥火,虽然没有发现声响,但他头顶的半空『突』地冒起一股白烟,好似有很多水汽被瞬间蒸发一样,纵然水汽消失,冥火也失了准头。  
  可没想到的是,一般的冥火在失去准星后会熄灭,可张小华的冥火却没有熄灭,反而更亮了,像一盏孔明灯一样漂浮在半空之中,张小华伸手虚空一抓,冥火又回到了他的掌心之中。  
  而在张小华攻击的同时,张红玉也突然动了起来。如果说张小华是虚攻万里,实攻包大同,那麽张红玉没那麽多花招,而是直接扑向她选择好的敌人--小夏。  
  她像一张黑色风筝一样『忽』地飘起,四肢大大的张开,缠绕在身上的黑气如同一件大衣一样包裹着她小小的身体,使她宛如一只飞翔在夜空中的黑蝙蝠飘然至小夏的面前,张开那张乌紫的小嘴,喷出一团腥臭的尸气!  
  小夏还是不动,如雕像一般沉默,低着头,双手抱紧那只黑漆木盒,似乎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而就在尸气笼罩在她脸上的一刹那,她身体右侧袭来一阵微风,不仅把尸气反卷到了张红玉身上,那风还在靠近张红玉的身边蓦然荡开,从各个方向袭击而下!  
  张红玉似乎早有准备,急收四肢,身体变成了薄薄的一片,躲过这一轮绞杀,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笑,不是因为成功的避开了阮瞻的风刃,而是因为知道哥哥在阮瞻动手的一瞬间已经自趁虚而入了!  
  他们一起被关在地下三百年了,又因为修习了同样的法术,分食了同样的灵魂,早已经心灵相通。阮瞻他们会借力打力,消耗哥哥的灵力和法力启动了金光大阵,使他们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那他们就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佯攻万里,然后利用残裂幡的推挡和反弹之力去实攻包大同,而她就同时攻击小夏。  
  阮瞻大概不会知道,他的法宝每一件至少有五百年的历史了,所以那学识渊博的老鬼对此也熟识於心,他甚至可以在他活着时一直四处寻找,死时还在没有这样的法宝陪葬而遗憾。可作为真正陪葬品的他们,借那老鬼的力也获得了无数的知识,所以从见到这两件宝贝的第一天就明白这法宝的威力。  
  血木剑--道界异宝,以邪制邪,是最具杀气的东西,除了主人的魂魄,其他不具备实形的东西都在它的威胁之下,闪避、取巧还可以,如果硬碰硬,都逃脱不了灰飞湮灭的结局!或许阮瞻本身的杀性不大,所以剑的凶性弱化了许多,但尽管如此,也没有魂魄敢於直面於它。  
  残裂幡--如果运用得当,可以收一切魂魄,幡内还可以启动炙术,能让收入其中的灵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仅如此,这幡还能把攻击其上的力量抵挡并反弹回去,是绝佳的防卫武器。  
  对於肉体凡胎、并且没有刻苦修炼的阮瞻而言,虽然他的天生良能非常厉害,可更让他们怕的,却是这两件法宝。上次她在追击万里和岳小夏时就已经见识过了,这宝贝在没有能力的两人手中尚且逼得她无法靠近,在阮瞻的手里更是可怕!  
  可是,物毕竟是死的,如果人使用不当,那麽宝贝也不过是废物。所以哥哥在失了先机的情况下,利用残裂幡来攻击包大同,而让她同时攻击岳小夏。哥哥是舍不得这个女人的,但却算准了在包大同手忙脚乱、无法顾及,而万里太远的情况下,阮瞻不会放任岳小夏被攻击而不管,而这个女人是无力自保的,她出现在这里,只是在布阵时人数不够而已。  
  而当阮瞻来搭救这个女人,哥哥就会趁机攻击他的软肋,阮瞻一除,只剩下个包大同,他们也就没什麽本钱了!,哼,别说是金光大阵,就算是万道金光巨阵,又能把他们怎麽样?  
第五十二章第三员杀将     
  在张红玉心中得意阮瞻即将中计时,张小华果然把手中的冥火向阮瞻打了过去。刚才他打万里时只是伸手一挥,然后借残裂幡之力攻击了包大同,而对阮瞻,他不仅是双手同时挥出,而且那对一直眨也不眨,好像画在脸上的眼睛宛然放出了红光!  
  这红光不似血木剑遇邪时散发的红光那麽明艳美丽,虽说是由他眼中的红莲幻化而来,但却成暗红之色,似有浓重的血气。这红光由他眼中一射出,就在平地掀起一股狂风。风助火势,那冥火比先前又涨大了一倍多,像一张蓝幽幽的巨口一样,向虚空画符的阮瞻咬噬了过去!  
  阮瞻毫无慌乱之色,一手画符驱动风刃攻击张红玉,以解小夏之困,另一手迅速结了一个结界挡在自己身前,阻止冥火的攻击。可是张小华实力强横,此刻对阮瞻又是全力攻击,他一只手怎麽招架得住,只一击,玻璃的碎裂声就再度响起,宣告着结界被破,但这一次,可是致命的!  
  张红玉听到此声,可是心花怒放,对着仍旧盘膝而坐的小夏再吐出一口巨毒尸气,妄图让小夏在这世界上彻底消失,以解她心头之恨。但哪想到阮瞻虽然自己的性命还在危急之中,但对小夏这边的兼顾也没有停止,第二记风刃再度袭来。  
  耳听尖锐的啸声在自己身边响起,张红玉大叫一声,想再一次把身体变成薄纸一样,以躲避这风刃中隐含的四面攻击。可由於她错估了形势,加上有伤未癒,只不过变化得稍慢了一点,就觉得一股刚硬的凉意从她左腿处掠过!  
  一段尺长的黑影从张红玉身体上掉落在地,因为没有了本体的支持迅速化解、消散,带得地上的碎石像被极重的东西辗压一样化为石粉!没有物体相撞的声音,但是有张红玉的惨叫!她娇嫩的童音夹杂着恨意与不甘,还有那麽点奸计得逞的快感叫了出来,在这黑夜里显得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